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四十五章 神魔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五章 神魔現身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四十五章神魔現身

與兵器、裝備完美結合的武者,提升的力量,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那不但代表力量的提升,整個人的精神、反應、速度,都可能憑空拔高一截,原本中階的武者,適當執用高階戰器,就像進行一場極限操練,運氣若好,幾次以後,直接突破都有可能。

這回進入碎星者的英靈殿,每人被允許挑選一件物品,歐陽晚拿取的碧眼鷹爪,品階極高,不是只增長力量的俗物,碧眼鷹魔凶魄加身,神魂強度、靈覺敏感都大幅提升,甚至能提前擁有高階程度的感應,正無比新奇地感受著周遭空間內,每一個微小的變化。

感應的提升,比正常狀態提高了何止十倍,也正因為如此,當歐陽晚察覺到身後可能有人,沒聲沒息地出現,心內震驚無以復加,直接反手一掃,鷹爪勁風掃出數十米,卻掃了個空,也沒有特別的感應。

如果不是所有同僚,驚惶失措地四顧尋找,歐陽晚只會把這一切都成錯覺,現在卻第一時間也跟著搜索。

密偵司有自己的一套,底下的成員,既善於**行動,也受過聯手為戰的訓練,這邊有四個人,立刻團結組陣,四人各據一方,搜索自己這方位的敵蹤。

中階、低階,只能用眼力、耳力去找,進入高階后,精神力開始萌芽,甚至可以透過戰器外放,比耳目更有效,他們四人手執戰器,暫時提升至高階,四道精神力凝化為網,快速地搜索。

四張大網同時撒出,遇到了不小的阻礙,英靈殿的特殊結構,很不利精神搜索,但一輪掃描還未結束,一道極其陰寒的氣息,就從西方飆出,雖然只是精神上一碰觸,四人都有種從頭凍到腳,要成冰棍的感覺。

「在那裡了1

持有南離火弓的那名好手,拉開弓弦,一道烈火凝化的利箭,直接搭在弦上,手也沒放,火箭破空而發,化為火鳥,追擊半空中飛快移動的陰氣。

南離火弓不是高階的「戰器」,是已入地階的「寶兵」,讓中階武者來用,連續跳了兩個等級,巨大的耗損已不只是吃力,完全就是在拚命,然而,巨大風險所帶來的威力,也確實強大,火鳥一閃,命中天上的陰寒之氣,瞬息炸開。

猛烈的火焰風暴中,陰氣被壓制、焚化,但火焰一弱,立刻就被洶湧的陰寒氣浪,反吞過來,陣陣陰氣,一下充塞整個英靈殿,而散發陰氣的源頭,也終於顯形出來。

龍雲兒身上的特製衣料,朽化破爛,之前承受著體型的脹大、縮小,都承受下來的特殊布料,這時就像下葬數百年一樣,劇烈朽化,腳上的繡花鞋整個被蝕掉,一雙赤足,踏在虛空中。

長發飄揚,龍雲兒的容顏仍是絕美,讓所有看見的人心內一贊,但白晰雪嫩的肌膚,變成寒玉、青鐵似的色澤,映著她的碧發,分外散著陰寒,當她望向下方的眾人,目光一掃,一雙眼眸早成了蛇類的豎瞳,人的目光與之一觸,如墜冰窖。

「……這是……高階嗎?從低階的底層,一步到……高階?」

歐陽晚膽顫心驚,仰望著半空中的邪異人影,腦中許多念頭紛至沓來,與其他的人一樣。

在血脈覺醒的路上,一入高階,就能讓血脈完全覺醒,整具**完全與古老血脈結合、強化,釋放血脈威煞,這些都是常識,不過,他們不敢肯定這推測是對是錯?因為在他們所知的常規里,從沒有人從一級一步登高階,哪怕是過往締造奇無數的碎星團也沒有,更從沒有哪個高階的武者,散發如此令他們心寒的威煞!

「裝神弄鬼,不管她弄什麼玄虛,先把她給滅了1

手持戰器,短暫提升至高階,敵我境界相同,又是以眾凌寡,密偵司四名好手信心爆棚,即使對方狀況不明,仍有足夠自信將之殲滅。

四件戰器聯手再攻,邪刀、鷹爪、虎槍、火弓,有遠有近,同步涵蓋,將龍雲兒吞入攻擊圈內,四種攻擊,同步往她身上招呼。

異變后的龍雲兒,眼神中邪氣大盛,卻似乎少了靈智,動作如屍體般呆板,被四面轟擊,竟然不知閃避,就這麼被捲入四方狂轟之中,任連串風火交擊,一下就掩沒在猛烈的光與煙中。

百族大戰時,這樣的聯合攻擊或許不算什麼,換成現在,四名高階的聯合攻擊,又都持有禁忌類的超限之兵,其中更有一名死士,拚了命去爆發近地階出力的攻擊,組合在一起,絕不容小覷。

猛烈攻勢中,四名竭力駕馭住戰器、寶兵的武者,一面力竭汗喘,一面也禁不住內心的狂喜,體驗著超人的快感。

碎星者所使用的戰器,製造水準不是現在的匠師能比,四人拿著高一階的戰器越級使用,都這麼久了,身體都還承受得住,如果再撐久一點,說不定還有希望帶來臨陣突破……

這邊的心態,溫去病完全能料到,他自己也在奇怪,龍雲兒的急速壓縮修練法,並沒有全功,而是提前出關,戰力確實有提升,可眼前這提升的模樣,並不在自己的規劃中。

溫去病的精神,沒能全放在龍雲兒身上,很大一部分,也在敵人首腦身上,尚帥無疑有著地階之力,他所依憑的韓星魂也最強,可他一直按兵不動,只讓手下出來頂,這讓溫去病開始懷疑。

溫去病不作聲,腦中進行著複雜的計算,不只是眼前、身邊,更開始估算這個空間之外,虎寨那邊可能的狀況。

單方面挨打的戰鬥,雖然淋漓暢快,卻也沒法持久,如果這四名好手的高階力量,都源自本身,那還沒有話說,可一個個都是憑著戰器催迫,強行提升,對**負擔極重,一輪爆發之後,很快就不行了。

首先一個力盡的,是持有火弓的那名四級武者,火系血脈傳承的他,佔了不少的便宜,卻也是賭上性命,透支發箭,耗損遠比他人更大,一下支撐不住,大口鮮血噴嘔,沾地立即狂燒起來。

「姜遠,你怎麼樣?」

歐陽晚等人出聲詢問,姜遠露出苦笑,待要強撐著答話,頭頂忽然浮現一團灰氣,凝化符文,迅速變成一隻骨爪,跟著,骨爪揮動,像打爛西瓜般將他給爆頭。

姜遠修為不俗,已到中階巔峰,火系魔獸血脈強悍,讓他敢連躍兩階,使用地階寶兵,身上更有護命之寶,這些以往與他一同出生入死的眾同僚,都目睹過多次,非常羨慕。

但這回,那隻鬼氣森森的骨爪打下,他來不及抵禦,身上的護命之寶也沒發動,讓他就這麼被擊殺,歐陽晚等人悲憤之餘,也都傻了眼,不明白敵人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這時,上空的煙塵散開,陰寒之氣大盛,與那支一現即逝的骨爪,有著相同的氣息,現身出來的龍雲兒,承受住那一輪轟擊,毫髮無傷,一隻眼睛閉上,一隻眼睛卻綠芒大盛,冰冷的蛇瞳,掃過地上。

乍看之下,血脈覺醒的龍雲兒,沒有太多的肉身變化,沒有鱗化、羽化,也不見明顯的骨肉變動,可在她身後,滾滾灰氣,迅速交織出一個影像,一條巨龍在她背後載浮載沉。

「這……這不是高階……」

歐陽晚的聲音顫抖,驚愕地看著這幕「背後靈」的景象,其餘的兩名同伴,也都在心裡閃過「法相」這個名詞。

血脈覺醒者,九成七以上,只能將力量推升至高階,先天血脈與肉身完全融合,引發半獸變或是妖化,如果想再往上,踏入地階,就必須探詢血脈源頭,找出更深的力量泉源,與自身結合后,演化出「法相」。

法相的存在,是地階的證明,地階高手的強大程度,全看法相,法相通常是人形或是獸形,開啟由人成神的道路,當最終肉身與法相結合,演化一界投影,便能踏入天階,最終讓投影演變成現實,自辟一個完整的世界,那時……就不是人了。

龍雲兒身後浮現的龍影,形象不是很清晰,但內中散發的威煞,卻是貨真價實,這絕對是法相無疑,法相是地階的證據,換句話說,龍雲兒已經踏足地階?

「怎、怎麼可能?一步踏地階……」

歐陽晚等人目瞪口呆,千古以來,從沒聽過有人這麼誇張,一步就從一級跨入地階,這麼荒唐的事,到底怎麼做到的?

心裡最慌的時候,尚帥的聲音響起,「這非地階法相,是……神魔顯身1

溫去病的心頭,同樣也在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