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四十八章 萬古雙鍾.江山齊鳴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八章 萬古雙鍾.江山齊鳴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四十八章萬古雙鍾.江山齊鳴

「……當年碎星團輾殺神魔無數,區區顯身,何足道哉?金山毒霸的無敵屍術,今朝就讓你開開眼界。」

尚帥的大笑,似乎刺激到溫去病的靈感,他側頭道:「金山毒霸的屍術?碎星團的技術怎會……嘿,你冒充尚概勇,讓人把你和迅雷神盜聯想,隱藏你的術者身分,這思路確實像是碎星者……」

「哼!尚概勇是我堂兄,他生前辱我幾回,即使他死,我也要釣出他所有親友故舊,盡數誅滅,方消我尚概頌心頭之恨。」

尚帥道:「你也不用自作聰明,我追尋碎星團的線索,苦心鑽研,最後偶得異寶,才拆穿了那個天大的秘密,褒麗妲的無敵屍術,控制的根本不是殭屍、根本不是術法,操控者也不必是術者,只要這些乙太屍蠱能運作……」

說話中,黑煙又從尚帥袖中游出,卻是朝歐陽晚襲去,後者大驚失色,連連後退。

「乙太屍蠱,是天外神物,不是神器,更勝神器,每一個單獨個體,都微小到肉眼難見,侵入人身血肉,無知無覺,聚千衍萬之後,卻有諸般神奇妙用,終至無所不能1

尚帥看著手下的駭然急退,獰笑道:「你其實不用跑的,乙太屍蠱只能作用於非生物,普通的血肉生人,承受不住,沾之即斃。」

這話並沒有讓歐陽晚心寬,為了求生,她揮動戰器,攻向黑煙,卻渾不察覺頂上異光流轉,兩隻鬼爪無聲出現,剎那打下,她什麼反應都不及有,就這麼被打破頭顱,當場斃命,屍身青芒閃現,手指微微動起。

「服從命令就對了1

尚帥獰笑聲中,黑煙迅速鑽入亡骸,屍體立刻起了變化,青光逐退,赤芒泛起,轉瞬之間,四具閃著紅光的殭屍,手執戰器,殺氣騰騰,攻擊半空中的龍雲兒。

龍雲兒一目黯淡無光,另一眼卻青芒大盛,傳說中的冥界屍龍,正是獨眼,她周身浮現無數綠色光點,如似無數幽魂,伴隨力量衝擊,襲向四面。

四具攻襲的殭屍,首當其衝,被這蘊含劇烈屍毒、怨氣的綠點光雨,打得身上坑坑巴巴,連金屬化的亡骸都沒能扛住,累積許多洞穿傷,卻終究沒有倒下,揮動戰器,烈焰、風刃再一次攻上。

火焰素來就是各類屍毒的剋星,四件高階戰器合擊,雖然無法入侵她護身青光罩的範圍,卻也讓她甚為吃力,更甚為憤怒,仰首一嘯,似要再爆發力量,但灰青色的皮膚表層,卻忽然浮現裂紋,顯示肉身承受不祝

尚帥見狀,心下大定,大笑道:「肉身強度不足,挑了個爛容器,龍魔也困淺水,又能如何了?」

「……躲在安全地方,不敢真身上陣,只推手下去死的老鼠,放起話倒是響亮。」

溫去病冷笑道:「你寄魂在姓韓的身上,乙太屍蠱又是什麼時候給他的?給他作什麼?打一開始,你就預備犧牲這些手下,將他們化為屍偶,來提升戰力籌碼……哼哼,密偵司的作風,令人作嘔。」

「哦?鼎鼎大名的溫剝皮、溫千刀,忽然變身成正義使者了?」尚帥昂然道:「你追殺碎星者的卑劣手段,連我們的記錄員都羞愧得無法下筆,反倒沒有作嘔問題了。」

「妄自尊大,自以為是……」溫去病搖頭道:「就憑這點能耐,你真以為能壓制冥界屍龍?就算成了屍偶,中階還是中階,你讓他們成高階爆發,能撐多久、活動多久?乙太屍蠱有那麼神嗎?憑几件戰器就想翻盤?你有沒有看見她手上拿著什麼?」

龍雲兒現身以來,一直是空手,尚帥也沒太在意,這時一下被點醒,發現粗布裙裝、荊釵束髮的她,雙腕各套著一個布滿花紋,鏤空雕刻的黃銅護腕,在八方烈焰交煎下,漸漸發出耀眼的金芒。

「那是……」尚帥的雙目圓瞪,更充滿怒意,最後失聲叫道:「第一武神的萬古江山鍾?」

這一叫,彷彿提醒,一直憑本能戰鬥的龍雲兒,忽然收爪,勁貫雙腕,護腕一下變形、重組,化為一對炮管似的笨重拳套,形態看來樸拙可笑,卻沒有任何人敢懷疑它的分量,還有蘊藏的威力。

尤其是走過百族大戰的尚帥,清楚知曉這雙大殺器,在前一個主人手中,是如何的妖哭魔號、萬邪辟易,更別說此物若完全認主、蘇醒,就是神兵等級,區區戰器根本不夠看!

心驚肉跳,卻看溫去病不知何時雙手掩耳,蹲到一個祭壇邊,天上龍雲兒則是雙手一舉,一雙拳套重重砸撞。

萬古雙鍾.江山齊鳴!

提升后,等級未明的龍雲兒,能夠發揮出江山鐘的幾成威力?這本是尚帥質疑的問題,可直至雙鍾齊鳴,一個模糊不清的巨龍形影,在龍雲兒身後伸展、吟嘯,他才意識到要命的關鍵。

這裡是英靈殿!

在這特殊空間里,神魔之力不受約束,加倍發揮!

由這力量推動,萬古江山鍾擊發的鐘聲,一時間竟然是完全的寂靜無音。

大音希聲!

全數轉為最純粹的震蕩波,甚至是震蕩風暴,首一波的音震,四具屍偶手中的戰器、寶兵,布滿蛛網一樣的細密裂紋,它們更應聲栽倒,半天也沒能起來。

震波被四屍聯防消耗了不少,再傳到尚帥身上,憑著高階修為,挺了過去,未有太大效果,卻也令他眼前一黑,氣血翻湧,險些就眼耳口鼻一起淌血。

這種震波……絕對不是捂著耳朵,就能避過傷害,然而,看溫去病的模樣,雖然臉色脹紅,癱在祭壇邊,卻不像有太大傷害,這事委實奇哉怪也,只能解釋為身上有強力的護身寶物……

四具屍偶加上戰器,原本有望壓制未成熟的神魔顯身,卻漏算了一個萬古江山鍾,只要龍雲兒再這麼催發幾次,這邊肯定大敗虧輸。

雖然可以將韓星魂也弄死、屍化,持地階寶兵赴戰,但……一來龍雲兒潛力未盡,二來乙太屍蠱植入后,自身魂靈就不能依附,等若失去對戰場的掌控權,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走這一步……

尚帥腦中多個念頭盤旋,卻沒察覺到自身動向,全被人看在眼裡,溫去病躲在一座祭壇后,冷眼旁觀,敵人大致的盤算與處境,他都基本掌握。

一直與尚帥相互探底,主要目的是測出對方修為深淺,現在基本已可肯定,對方最高也就是地階,不是恐怖的天階人物,無法遠隔千里、萬里傳神降臨,換句話說……

思索著關鍵問題,溫去病驟聞一聲龍嘯,如風雷怒震,眼前一片黑,幾乎被那股威煞弄到失去意識,很難想像,血肉人身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四具亡骸,沒有心智精神,乙太屍蠱無視威煞,不受影響,揮著手中戰器,拚命攻向中央的龍雲兒,但這一回,一直避免近身戰鬥的龍雲兒,動了!

彷彿在剛才的那一下音震爆發中,有什麼覺醒了,又或許是**開始破損,讓她改為採取更直接的戰術,當敵人再起攻勢,她身影瞬移,出現在歐陽晚的面前,罩著超重拳套的左臂,水平揮出。

極霸戰道.毀天霹靂!

山陸陵的絕學,是這具**最熟記的一式,在神魔之力灌注下發動,又輔以第一武神當年的神兵,貫勁一揮,隱約之間,依稀就是那個無雙巨漢,所向披靡的蓋世之威!

毀天一擊,神魔難阻,鷹魔凶魄發出恐懼的尖嘯,本屬虛無的形象,因為這一拳的迫近而扭曲,並在下一刻,連同碧眼鷹爪一起粉碎。

戰器被摧毀,持有戰器的亡骸更不足道,在這一拳的余勁下粉身碎骨,硬生生給打成了渣,只余腰部以下,不住顫抖的雙腿。

霸絕無匹的一擊,將屍偶連同戰器一起轟滅,當剩下三具屍偶緊急受命,瘋沖向龍雲兒,她泛著青芒的獨眼,也盯在尚帥身上,跟著,又移到冷觀一旁的溫去病身上,嘴角冷冷地勾起。

同一時間,在外界空間,山腳下的各派人馬中,龍虯髯、武通天兩人面露憂色,其餘之人也從他們兩人的短暫言語中,聽出問題,猜到大概,各自懷抱不同心情,有為了蒼生而憂,也有一心想看好戲的。

「龍大人、武大人。」

全身罩在斗篷內的密偵司來人,拱了拱手,含糊的語音,似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事態緊急,我密偵司願全力以赴,先消弭眼前這場大禍,但關鍵就是必須取得龍大人的幫助。」

「哦?」

龍虯髯瞪著對方,拳頭緊握,一副恨不得將他當場擊殺的模樣,「你要我怎樣幫助?」

「……自然是龍大人此行所攜來的滅龍之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