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五十五章 神手大劈棺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五章 神手大劈棺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神手大劈棺,仙界傳承的專武,毀物后傷人,一經命中,八成五以上概率,摧毀目標身上未滿神器等級的物件,成功機率與目標力量強度成反比,修習難易度:中等,兌換所需:十二萬金葉。』

簡單的說明,溫去病看到臉都快歪掉,如果沒記錯,當初這套絕學在太一這邊賣了八萬,現在居然坐地起價,直接用十二萬來賣。

而且,這還只是最單純用秘笈圖譜的方式來修練,如果要求真意傳承,直接灌頂,價錢還要再翻個幾萬上去。外頭的人都喊自己溫剝皮,但每次與太一打交道,自己才真是覺得被吞得連骨頭渣也不剩。

「神手大劈棺……這個……」

龍雲兒不太肯定,但連不通武事的自己都聽過,這確實是名頭極響的絕學。

神手大劈棺,碎星團四武神之一,「迅雷神盜」尚概勇的絕學,當初肆虐人間,別說人族高手,就算妖魔見了他都心驚肉跳,冷不防地挨上這一記,身上寶兵等級以下的物件壞光,連最重要的護命之寶都保不祝

許多高手,除了自身戰力,就是靠那一件最後關頭才發動的護命之寶,瞬間護體、逃逸,是最後的後路,神手大劈棺卻一上來就斷後路,再搭配尚概勇的刺殺,不曉得多少強人就這麼被幹掉,神手大劈棺惡名昭彰,聞者心驚肉跳。

「當初啊,我超想學這一手的,求過那傢伙好多次……」溫去病搖頭道:「可他說已經把這賣掉換金葉了,不能轉傳,這傢伙……枉費我還請了他那麼多的酒……」

話聲中的慨嘆,龍雲兒可以理解,溫去病想換這套技巧,有相當成分是在緬懷故友,但這一套直接索價十二萬金葉,溫去病剛才用一堆戰器兌換出的,不過兩萬金葉,剛好夠零頭,離兌換還差得太遠。

「……真是麻煩的黑店,換了別的地方,我就直接放火燒店然後搶東西了,嗯……試試這方法吧。」

溫去病打了一個法訣,拍在自己腦門上,意念傳輸,剎時,漆黑的天幕上浮現形象,許多模糊的人形,比劃動作,姿勢、動作有細微差距,卻都是比著相同的一式,時間一長,連龍雲兒都看了出來,這恐怕就是神手大劈棺。

太一的聲音冷冷響起。

「鑒定結果:神手大劈棺招式、部分運勁竅門。內中存有誤謬,如需補完、矯正,收取金葉一萬八千。」

這個聲音一出,溫去病登時鬆了口氣,還好……當初自己總纏著尚概勇,他雖然不能直接傳授自己已賣給太一的絕學,卻可以藉由動手,讓自己親身體驗。

大家是戰友、同僚,切磋交流的機會不缺,又旁觀他與人動手,累積起來,自己把這式絕學掌握到七八成,只欠缺一些最核心的部分,要不是碎星團覆滅,或許自己早就學會了。

「行,我換了。」

溫去病一句確認,一道光打入他腦門,神手大劈棺的完整資料輸入,補齊了欠缺的部份,至於要說真正練成,那是更以後的事了。

龍雲兒在旁看著,更進一步了解此地的運作,神功密技所費不少,正常換取並不容易,可如果自己已經會了大部分,只是要求補完,價錢就可以大幅下降。

只不過,普通人想做到這種事,也未必容易,得要先想辦法私下學習,還得學得夠多,才能儘可能省錢,有正統傳授管道的,不需要動這主意,靠偷學成才的,哪這麼容易學到那麼多?

想到這個,龍雲兒心念一動,默念名稱,一塊玉牌很快來到面前,閃閃發光,浮現字樣。

『天地大黏手,一經發動,十米範圍內,隨機選擇五到十個目標進行竊取,成功機率一半,隨行竊者與受竊者的修為而變動機率,每高一個位階,成功率提高百分之十,修練難易度:易,兌換所需:七千金葉。』

如果說,神手大劈棺是尚概勇威震大地的絕學,那這式天地大黏手,就是幻影神盜的成名技,當初,他憑著這式奇技,在戰場上滿載而歸,就是對上比自己更強的敵人,也常常能有所收穫,讓無數盜賊羨慕不已。

比起惡名昭彰、敵我皆淚的神手大劈棺,天地大黏手更受人追捧與肯定,但不知為何,居然價差那麼大……

「因為天地大黏手的功能有點坑1溫蠕然低階就可以修練、使用,但能偷到什麼全憑機率,無法指定,與其說偷,還不如說是閉眼抽獎,高過對方一階,成功率也才六成……嘿,我如果高過對方一階,直接搶就行了,還偷什麼?」

話雖如此,但七千金葉的代價,龍雲兒也支付不起,這裡並不是沒有幾十、幾百金葉的武技,可自己擁有九陰玉簡,沒必要去看那些……

「差不多了。」溫去病忽然嘆息一聲,非常肉痛地開口,「我要一個時空道標,不用太好,破損也可以,只要能用上兩三次就可以了。」

話聲方落,前方出現一雙殘損的青旗,像給烈火焚燒過,表面焦黑。

『乙木青光旗,寶兵,分插一端,發動后可相互穿越,剩餘使用次數:三,兌換所需:六百。』

二話不說,溫去病選擇兌換,六百金葉付出,乙木青光旗入手,帳面上剩餘一千四百金葉,龍雲兒則是九百一十六金葉,跟著,所有虛相消失,兩人離開了太一空間,回到英靈殿內。

「走吧。」

溫去病將乙木青光旗中的一支,插在英靈殿內,手裡拿著另一支,走向英靈殿的傳送陣。

「等一下1

龍雲兒望向那些祭壇,上頭仍插著一些戰器,甚至寶兵,溫去病卻沒打算拿取,就這麼擱著,怎麼看都太可惜了。

「那些不是溫哥哥你要自己留下的?我去替你拿吧。」

「免了,這次事出突然,我沒做好準備,倉促帶這些走,說不定會惹出什麼禍事來,姑且留個道標,下回準備妥當了再來帶走,畢竟……」

溫去病說著,將目光投向晶階的最上層。

封神台共由三層晶階組成,第一階收放秘笈、功法,第二階是兵器與裝備,但還有最頂上的第三階,早先龍雲兒想要上去探索,但好像被什麼給阻住,或是忽然方向迷亂,明明是往前走,卻下了晶階。

第三層晶階上的事物,應該比首兩層要寶貴許多,碎星團這些年累積的家底,絕不是說笑的,就連龍雲兒都感到怦然心動。

「那上面的……是神器?」

龍雲兒這麼猜想,因為連萬古江山鍾這件缺損神器,都被擺放在第二層,第三層的東西要更高一級,必然是神器,而訪間傳聞,可能在碎星團手上,卻未被肯定的失落神器,就有好幾樣……

溫去病沒有回答,目光變得深邃,龍雲兒相信,他必然知道最上一階有些什麼。

「……還不是時候。」

轉過目光,溫去病望向傳送陣,之前他們就是從這裡出來,連通虎寨後山的傳送點,但那個傳送點,相信早已被掩埋在崩塌的山石底下,原路返回,相信是不可能了。

溫去病手一揮,一張由光點組成的圖,浮現在眼前,龍雲兒認出那是帝國全覽圖,上頭有十七八個亮點,可一大半都已經黯淡了。

「這些是……」

「都是團里過去修建的倉庫,打到哪,蓋到哪,有些是隨便修修,隨手蓋蓋,不為人知,連我們自己也忘了,就被人當成秘庫,其實……什麼碎星遺藏,本來也沒那麼偉大。」

溫去病道:「已經熄滅的,都是被人發現,不當開啟,法陣破壞,不能再與英靈殿聯繫……當然,能與英靈殿雙向聯繫的,寥寥數個,剩下都只是英靈殿單方面降臨,那邊過不來。」

「那我們……」

「原本該用傳送陣,送你回家的,這裡有一個傳送點,在傲龍郡內,雖然離首府滄溟有點遠,不過回去應該很平安,只是現在……」

話不用說完,龍雲兒自己也明白,早先那一連串異變,自己血脈源頭的那個龍魔,定為龍家所忌,本來自己還有點僥倖心理,可那一道殺龍箭,密偵司從何處得來?此物不得龍家授權,就是拿了也難以發動。

那一箭,打碎了自己的僥倖期待,很清楚認識到,如果就這麼回到龍家,恐怕死路一條,連被監禁的機會都難有,甚至,哪怕自己還在世上,活著的消息傳出去,龍家都會派殺手過來,斬草除根。

「看樣子是明白了,那就先往南方,在力夏達港外三百里處,有一個以前建的秘窟,東西早被我搬光了,但法陣還在,我們就從那邊回力夏達港去。」

溫去病朝龍雲兒伸手,口中卻道:「還是……你不想來。」

龍雲兒忍不住笑了,這個男人似乎習慣了口是心非的人生,往後……自己也要習慣他的風格了。

「哪的話,帝國是**律的地方,我是溫家哥哥合法擁有的奴隸,這一輩子,你到哪裡,我就在哪裡1

大美人的誓言,聲聲動人,但溫去病的反應就有些不解風情。

「希望…你不是很會吃,不然,我好像很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