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五十六章 龍吼震天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六章 龍吼震天擊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虎寨下驚變,密偵司的頭領碎腦慘死,這不單單是密偵司的損失,也讓神都武家面上無光,因為這次的事件,密偵司明顯和武家打過招呼,分過好處,甚至共謀,連人都是武通天帶來的,忽然碎腦炸顱而死,武通天愣在當場,半晌都做聲不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紅,非常樣糗。

事情到了這一步,沒人願意折返,雖然上頭剛剛山崩,毀了整個山寨,但在這裡的幾家代表,並無弱者,上去勘查狀況,全不是問題,事關家族利益,也沒人退縮,就這麼結伴上了山去。

被整片山崖滑落削過、砸過的谷地,早就被毀得徹底,什麼也沒剩下,屍首什麼的,更引不起他們的關注,幾大世家的目標明確,就是去搜尋碎星秘藏的所在。

打一開始,他們就確認崩砸的墓葬群山壁,會是問題中心,直線奔著那過去,雖然那裡被毀得徹底,可龍虯髯、武通天兩名地階坐鎮,持寶兵破開岩層,仍從裡頭發現蛛絲馬跡,找到秘窟。

表層秘窟與當時溫去病進去,已經不是同一個狀況,經過搜索,找到了一些戰器、中低階的裝備,基本上都已破損,修復一下還是能用,對一些中小勢力,已是一筆頗豐厚的橫財,但卻又如何入得了頂級世家的眼?

至於其他的暗門、石刻,早就在首波爆炸中毀得乾淨,這邊就算搜索得再細,也看不出任何線索。

龍虯髯、武通天都很不耐煩,而兩名玉虛真宗的道士,捏法咒施術,拘提那些死在巨爆下的枉死冤魂,問話查明狀況。

「……龍兄真是有備而來埃」

武通天一旁觀看,微笑道:「專程請來玉虛真宗的道長,千里迢迢趕到許都,無論是當公證還是幫忙拘魂,這是無論生死,誓要追蹤到底的架勢了?」

「哼1茫無頭緒,龍虯髯正惱火,聽見這句問話,猶如揶揄,更覺不快,「我龍家做事,用得著你武家來教嗎?」

「不敢,許都屬鷹揚郡,是朱氏的地頭,龍兄要怎麼做,哪輪到我武家置評?就是希望朱家能與龍兄相處和睦。」

「你武家是一副看好戲的打算了?」

「……呵。」武通天道:「如果龍兄希望我武家下來相助,只要說一聲,我武氏子孫顧念世家義氣,絕不推辭1

龍虯髯不再言語,自知不善言詞,多說只是多錯,正想繼續找線索,陡然間感應到一絲奇異,武通天也臉色一變,「空間有變,有人正在從附近傳送。」

地階武者的感應力極強,卻也沒強到完全監控附近一切空間波動的程度,但剛才冥界屍龍的氣息,證明附近存在空間夾縫,戰鬥也在內中發生,因此,他們早就留上了心,始終在注意周邊的空間波動,一有異常,立刻就察覺到。

然而,就算察覺到了,又能如何?涉及空間,地階武者也只能感應波動,不能干涉,要說能對空間法則進行變動,那是天階高人,或是地階中的頂峰強人,在這裡的……都不是這種人……

「龍兄,請助我一臂之力1

緊要關頭,武通天瞬間決斷,從懷內掏出一把晶光燦然的短劍,飛掠向龍虯髯。

龍虯髯愣了一秒,這才暗愧不如,對方機敏應變,決斷之快,確實在自己之上,更放得下自己放不下的東西,事已至此,哪還有自己作壁上觀的理由?

「好1

龍、虎兩人齊心合力,并力一擊,正處於傳送陣中的溫去病,立刻察覺不對,一股巨大的吸力,正把自己與龍雲兒往外拉扯。

能夠強行破入傳送術式,出手的如果不是天階高人,就是有空間類的寶兵或神器,無論是哪種,都不是可以輕易對付的……

「怎麼了?」

龍雲兒擔憂出聲,溫去病不答,傳送陣咒法一轉,一個影像在右側浮現,圖像的尖端,是一把奇光流轉的匕首,刃上不住散發震波,在空間中掀起道道漣漪,一看即知是空間類的寶兵。

手持這寶兵的,是兩名大漢,身形都相當魁梧,溫去病甚至叫得出他們的名字,但真正重要的,是他們背後浮現的形象。

一隻金眼赤鱗的紅龍,仰首噴火,雙翼如蝠,不斷拍動,腳踏之地化為熔岩,滿身的凶煞之氣。

一頭白額猛虎,背生羽翼,張口呼嘯,狂風激卷,說不出的威猛神氣,一雙虎目,震懾諸邪。

一龍一虎,分別浮現於兩人身後,是兩人的法相展現,而隨著法相出現,地階力量全面催發,兩名地階合力,威能非同小可,夾以空間類寶兵,猛力刺來,溫去病一看就知撐不下去。

同在陣內的龍雲兒,意識到危機,卻不是太擔心,溫家哥哥是第一武神,當年不知幹掉過多少地階,甚至連天階高人都打爆過,區區兩個地階,如何威脅得到他?就是希望他手下留情,別一擊把虯髯叔給打死了……

驀地,溫去病全身骨骼爆響,九陰易脈法周天循環,真力催運,他臉色一下青,一下紅,氣血頻繁交換,整個身體迅速膨脹,骨肉激變中,巨漢的身影重新顯現出來,鋪天蓋地的恐怖威煞,如山洪奔瀉。

另一頭,龍虯髯、武通天忽然聯手一擊,在場的其他人都無比震愕,就見法相玄奧,龍虎之力流轉,匕尖一抹玄光,破透虛空,刺向不知名的彼處。

驀地,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身影。

龍虯髯、武通天精神大振,首先生出的想法,就是可能遭遇神魔顯身,如果遇到龍家的那條禍龍,恐怕很不好鬥,但兩名地階聯手,問題不大……卻沒想到,最終出來的,是一個龐然大物。

魁梧無雙,如岳撐天,這道身影一出現,就像是一片擋住天空的烏雲,擋住了龍虯髯、武通天頂上的所有光線,彷彿世界一下漆黑了。

「哪……哪會有這種事……」

「你……是你……怎會……」

極度的震驚,龍虯髯、武通天心內劇震,驚愕到連話都說不完整,他們當然認得這是誰,當初百族大戰,他們都曾與這個男人並肩作戰,雖然說不上交情,但這個男人,就像人族陣營的無敵箭頭,只要他頂在前頭,後頭跟著沖的人們就有信心。

龍虯髯、武通天都跟著這個背影衝鋒過,看著那岩山似的堅實背影,就信心滿滿,卻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正面對上這個身影,那如撞城槌般的巨拳,握得緊緊,隱約爆發出的威勢,若天之霹靂……

幻術、虛影、詭計……

諸多的可能,在腦中瘋狂閃過,兩人想著各種可能,拒絕接受眼前的事實,因為這現實如果是真,那就是彌天大禍,至於戰勝……兩人壓根連這念頭都不敢有。

然而,來自那巨軀的無窮威煞,如怒海浪潮,不住打醒他們,讓他們意識到這巨影的真實不虛……

還未交鋒,龍、虎兩大高手的氣勢,已經完全被壓下,在山陸陵長年累積的勇猛形象下,兩人腦中,只是不住閃現過往這男人在戰場上,縱橫無敵,殺高手如屠狗的形象,根本都沒想到要動手、要搶攻……

這個狀況,全被溫去病看在眼裡,一清二楚,如果在這時候出手,一擊必能破敵,無奈,靠乙太屍蠱勉強催運起來的變身,已經到了臨界點,再也撐不下去,看似雄偉如岳的巨軀,本質只是個大氣球……

心念轉動,溫去病竭力想要揮出一拳,哪怕只能一拳也好,但乙太屍蠱的迅速崩滅與反噬,終讓這一擊變得徒勞,身體更像被刺破的氣球,即將迅速消融下去。

在最後一刻,溫去病奮起全力,縱聲一喝。

龍虯髯、武通天眼中,赫然只見巨漢放聲大喝,吼出如山石碰撞般的巨音。

「不好1

聽見斷喝,兩大高手心中都是一駭,山陸陵的毀天霹靂,不只是拳擊,其中一個表現形態,就是音爆。

當初弔頸嶺上,山陸陵一聲雷吼,震殺多名妖王,威懾大地,如今在這樣的近距離下,兩人可不認為自己能扛住同樣的一吼,但……已經來不及逃了……

「吼吼吼吼吼」

震天一吼,如同雷震,剎時間,兩大高手心膽俱裂,魂飛天外,連各自出現在身後的法相,都劇烈搖晃,模糊不清。

一吼之後,山陸陵的身影消失,空間動蕩的效果結束,兩大高手回落至山腹內的洞穴,一個跌坐在地,一個踉蹌連退數步后,身上勁道失控,腳下爆勁,踩石地如同爛泥,半個身體都陷下地去。

兩人身上汗出如漿,像是剛從水裡出來,抬眼對望,在彼此眼中看到的全是驚恐與慶幸,卻啞著喉嚨,半天說不出話來。

在場眾人更為之駭然,因為,兩大高手氣息有異,似乎境界跌落,那一吼之威……竟強勁如斯!

這短短的一戰,必定震動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