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五十七章 雙宮之震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七章 雙宮之震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狼翻郡內,靈鷲峰上,一座古老而高聳的寺院,巍峨矗立,樑柱都是烏木,頂上的琉璃瓦燦發著點點金芒,彷彿自成光源,照耀著周邊,莊嚴神聖,邪魔不敢侵。

驀地,一道鐘聲,劃破寧靜,由寺中發出的宏亮震響,遠傳四面八方,震擊百里,寺院周圍陡現金剛法相,東、南、西、北,四方齊光,化為一道道佛光漣漪,掃蕩邪氛。

「……寶相金身的氣息……」

一聲嘆息,傳自寺院後方的山壁,百丈高的陡峭壁面,如同刀削,內中有無數岩洞,其中有許多都傳出佛氣,有高僧坐鎮,在鐘聲回蕩中,靜修的僧人一個個結束禪定,感受著空間中的氣息。

「確實是寶相金身……在東南……」

「方位與距離……是虎踞郡……」

「術式被重新啟動,這麼說,山陸陵還活著?」

「阿彌陀佛1

確認了這個事實,千佛壁上,一眾高僧或嘆息,或憤怒,或惋惜,為著當初的那個交易,心緒難平。

金剛寺作為佛門領袖,百族大戰時,銳身赴難,貢獻極大,碎星團崛起初期,他們曾大力支持,甚至達成一個交易。

「有寶相金身護體,山陸陵哪是這麼容易死的?他既然在,碎星團就不會滅亡。」

「山陸陵無足輕重,碎星團也無能成事,他們氣數已盡,再無關我金剛寺,所慮者……仍只是那個男人。」

「古歌雅虎嗎?」

重提故人,即使高僧們禪定修為了得,仍壓抑不下情緒波動,金剛寺曾經全力配合碎星團,結果在封神一役,損失尤其慘重,天階力量幾乎一空,眾僧思之都是大慟。

不過,眾僧心裡也明白,對於碎星團,除了過往恩怨,還有一個問題,打從初始的那天起,就遲遲沒有答案。

「那個人曾說……佛門所得的傳承殘缺,只是小小一隅,並非全貌……」

「師兄錯了。」

「錯了?」

「確是錯了,賈施主那日說的是,本方世界的佛門,所傳精要殘缺,只見一隅不見天,並非真解,他有無窮妙諦,能解我等千年不解之惑。」

「是啊,他有妙諦真解,我們也一直相信,但時至今日,我們仍不知何謂真解,仍不知修行之路誤謬何處,為何……苦苦修行,卻不得解脫?」

「那個人言而無信,換走了寶相金身,取得我們一路支持,最後卻不了了之。」

七八個聲音,迴響於千佛壁間,有壯盛,有蒼老,各自散發不同威懾,聲音所過之處,傳出更多僧人的無解嘆息。

中斷禪修,是為了討論,為了那個十數年來困擾著金剛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而在眾家提出討論后,最終的結論也該出來了。

「邊關獸族蠢動,戰事將起,我等僧眾守土有責,不能置身事外,目前當以此為先,山陸陵之事,且待南面消息傳回,再做確認。」

一個蒼老的聲音,化為洪鐘,響徹千佛壁中,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若真是山陸陵,戰場上終歸相見,碎星團欠下的業報,須得由他償還1

寶相金身出於金剛寺,眾僧對自家術式瞭若指掌,相隔雖遠,仍有微弱感應,但這份感應並非他們所獨有,另一個號稱天下術式之宗的派門,同樣感查到了那份波動。

雲煙繚繞,崑崙群峰立於雲海縹緲之間,底部時隱時現,恍若海上仙島,靛藍晴空,陽光普照,落在一座仙宮之上,彷彿青玉堆建,正門口匾額上大大三字「玉虛宮」。

門前長長玉階,直通山下,長逾數千米,當初開鑿山道,蜿蜒成階時,著實是大工程,無比氣派,但現在真正令這長階氣派起來的,卻是長跪於數千米玉階兩旁的人們,匍匐叩首,誠心禮拜,大部分是年輕人,卻也有中老壯年,全是希望拜入玉虛真宗門牆的人們,綿延成龍,蔚為奇觀。

玉虛真宗,與金剛寺並為大地上的宗教領袖,但論排場,金剛寺就遠不能與玉虛真宗相比,而此刻,一股仙光沖霄而起,源自玉虛宮正殿的八卦爐,在雲頂拉出虹彩,七色變幻,瑰麗壯闊,引動底下連串驚呼。

「仙跡啊1

「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上仙出關?」

玉虛宮外的跪叩人群,訝然仰望滿天仙光,跟著,十多道虹光、厲芒,由不同方向齊射玉虛宮。

「三十六教御回來了十多位?」

「果然是上仙出關1

宮外人群議論紛紛,連排列的隊伍都有些失序,而在玉虛宮內,剛才射入的虹光、厲芒,分別凝化人形,十多個身穿各種道袍的男女,快步走向中央的八卦爐,看著那直衝天頂的仙虹,虹光中,一個仙風道骨的人影,往南方一擺袖后,消失於虹光中,留下一聲低語。

「土雞瓦狗……災殃不絕……慎之……」

仙影一現即逝,圍在周圍的諸教御,拱手低首為禮,或稱師尊,或稱師叔,或稱上仙,恭送這位宮內僅存的幾位天階之一。

送走了上仙,十多名教御換了表情,甚至可以說是殺氣騰騰,他們知道自己是為什麼回來,更因此動怒。

「那氣息、那術式……是山陸陵?碎星團氣數未盡礙…」

「上仙剛剛已示下,位置是南方,恐怕……是虎踞郡。」

「當初萬里沙海我就覺得蹊蹺,該死的一群賤人,坑害我們坑得夠了,既然碎星團有餘孽尚存,這次絕不與他們輕易干休1

「寰武絕式的無解之謎,還得從碎星者身上找答案,還有,幾位上仙被困異界,生死不知,解救之法也要從碎星者處探知。」

眾家的意見,很快達成一致,但要進入執行層面,卻還有一些意外障礙,關於要派什麼人南下,確認目標行蹤,並且追殺,這著實讓教御們犯了難。

「山陸陵可不是庸手,哪怕實力未全復,普通人過去只會被反殺……」

人選斟酌實費思量,最重要的是,不能因為追捕這人,導致自家派系有什麼損傷,更理想的是,如果能讓其他派系有損傷,那就完美了。

為了追求「完美」,一件簡單的事情,變得異常複雜,在一陣令人精疲力盡的討論后,最終答案出來。

「行了,就派她吧!實力足堪信賴,手腕還算幹練,由她來負責,應該可以成事。」

「她?會不會太生嫩了點?這可是大事。」

「不是正好給年輕人歷練機會嗎?再說,她自從被好事之徒推選成什麼帝國十美,一直心懷不忿,想要證明實力,這正是給她的機會。」

討論之後,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看似不夠積極、未算嚴謹的決定,卻也包含了頗複雜的心思在內。

爐中香煙裊裊,遠遠望之,對面人臉看來都有些模糊,更別說那些道不明的心情。

……失陷在異界的上仙、教御是必須迎回的,這是大義,不容質疑的大義!

然而……

……爐子有限,香位有限,多隻香爐多隻鬼。

……如果那些上仙、教御回來了……自己的位置又該搬哪裡去呢?還有沒有自己的位置剩下呢?

複雜的問題,困難過大道之謎,讓教御們憂煩不已,而屬於年輕人的煩惱,同樣也在某處發生。

傲龍郡,又稱天下第一郡,郡中有大湖,或以內海視之,一望無邊,其曰「滄溟」,滄溟龍氏,千百年來傍滄溟而居,以體內龍的血脈為榮,特別是在血脈覺醒技術成熟后,一躍而成帝國最強大的武門。

時至今日,滄溟海之畔,滿是各式豪宅、莊園,俱是龍氏的權貴,身分稍差一點的,都沒資格臨滄溟而居,不過,在那一大片競比豪奢的華屋、莊院中,有一個相當平實的特殊存在,相當礙眼。

雖然平實樸素,那也只是相對其他龍家人而言,如果讓普通人來看,這座爵府仍是宏偉氣派,而這座爵府,今日更遭了難,一道嬌小的紅色身影,飆沖而至,與輕盈體態全然不符的大力,一腳踹翻兩扇深鎖的大門,直衝進入。

爵府內的護衛人員被驚動,紛紛趕來,卻沒能阻住,被她長驅直入,闖到內里的主書房,同樣一腳,不但踢飛了兩扇門,連牆壁都沒能阻住盛怒的她。

闖入,是為了質問,但所得到的答案,卻不是想要聽到的,不久之後,綠髮的紅衣少女穿壁而出,無視家中護衛的詫異目光,高速奔竄,無人能阻地衝出爵府。

少女的容顏極美,十六歲的年紀,正值青春,洋溢著陽光般的活力,身材凹凸有致,俏麗的綠色短髮,眼角眉梢猶帶幾分嬌憨,是那種站在人群中,最為搶眼的小美女。

但此刻,她的淚水已在狂飆,順著臉龐滑落下來。

更荒唐的是,應該要保護兒女的父親,居然口口聲聲黎民蒼生,一口一個大局,太令人作嘔了!

……姊姊!靈兒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救回你!不管從什麼人的魔掌中……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