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五十九章 不思上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九章 不思上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五十九章不思上進

「袁健之綽號神劍飛猿,位列星榜,在袁家新生代中備受看好,是將來有望爭奪下代家主的熱門人眩」

溫在乎皺眉道:「這麼一個人物,怎地不思上進,卻迷起這些花樣來?」

「不思上進?」

溫去病哂道:「尋花問柳,吟詠風月,這些人稱風流雅事,怎麼喜歡音律,仰慕偶像,這就成了不思上進?」

「偶、偶像?」

「是啊,在叔你觀念傳統,在你眼裡,所有優伶都是下等,既無情無義,又低三下四,是不入流的人物,但在海外異國,他們沒這些觀念,就算是唱歌、彈曲的,都可以透過努力,成為高高在上的人物,被稱為大家、偶像,甚至被當神拜咧。」

溫去病說著,看老管家一副「天下豈能如此荒唐」的表情,啞然失笑。

「江北袁家,好清談、玄學,內中多狂士,放浪不羈,越是別人眼中不應做、不敢做,甚至不屑做的事,他們越是幹得開心,標新立異,才是袁式風流,你想要結交世家子弟,需得投其所好。」

溫去病笑道:「朱氏愛財,司馬家尚音律,袁家多狂士,你不針對這些去下手,難道要專門送人家不愛的東西,然後等著吃閉門羹嗎?」

這是自家發展的大方向,無關乎個人喜好,溫在乎端正表情,點頭稱是,道:「另外,有接到消息,侍衛長發訊說要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吧,又不是什麼重要大人物,難不成還要鋪紅毯、派樂隊遊街歡迎不成?那煙火要不要?順道把要滅跡的那幾具屍體一起炸上去?」

充滿揶揄的回應,老管家明白了家主的態度,但忽然,溫去病端正表情,非常慎重地開口,如臨大敵。

「有一件事情不能忘記!從城市周邊開始,凡是我們能控制的酒肆、酒庄,貨源供應量一定要充足,尤其是雅潔清蓮!哪個沒準備,我就斬哪一個1

斬釘截鐵地交代完,溫去病開動機關,進入密室,在過去,這間密室只有溫去病本人、溫在乎能夠進入,連許可權極高的侍衛長都沒能獲得授權,還為此鬧過幾回。

但這回,溫在乎沒有跟上,因為那間密室里已經有人了。

數日前,身負重傷的家主,滿身是血,躲在一輛蓋滿稻草的牛車上,被偷偷送回府上,當時在他身邊,偽裝成農婦的,還有一名女子,

溫在乎熟知家主性情,他是一個戒心非常重的人,決不會輕易把背後、弱點暴露在人前,他被送回府的時候,神智還清醒,換句話說,這女子就是他所選定,陪他一起共患難的人。

這個認定,份量可不輕,整個勢力里,除了侍衛長與多年忠僕的自己,還沒有第三個,這回家主直接將個陌生女人帶回溫府,還藏在密室,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該直接將她當成女主人來看了,特別是,看到那一頭毫無雜色的綠髮。

……龍家的女人?

家主當初與滄溟龍家的恩怨,溫家上上下下都有所耳聞,但真正知道完整狀況的,也就只有自己這個老東西,這回他什麼人不好招惹,偏偏帶了一個姓龍的女子回來,自己真是越想越擔憂……希望,後頭不會惹出甚麼事情來。

而老管家的擔憂,在密室中忙碌的龍雲兒,是看得出來的。初來乍到,對於這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有著許多的不安,卻更清楚自己到來的方式,也讓這裡的人心情忐忑。

那日從傳送陣中轉移出來,甫結束術式,魁梧的巨漢就倒在傳送陣中,早一刻,龍雲兒還以為他的猛拳若擊出,輕易就能殺斃兩名高手,心中不忍,卻被一聲大喝震得眼前發黑,再清醒,已經與他一起倒在新的傳送陣中。

堅實如岩的巨軀,激烈的溢血,青黑色的血液,彷彿劇毒,腐蝕著地面土石,冒出輕煙,散出刺鼻的腐臭氣味,很難想像,這麼毒的液體,竟在人身骨肉中流動。

跟著,巍峨的身軀開始崩解,散成一塊一塊的血肉,掉落在地上,崩落的骨肉碎屑之量大,足可以再拼出幾具普通人屍骸來,龍雲兒這才明白,當初在萬里沙海,用以確認山陸陵死亡的那些殘屍,究竟從何而來……

不知這能否算是正常變身,龍雲兒錯愕看著血肉崩解,直至溫去病從裡頭露出,完全昏迷過去,還不斷大口嘔血,她才知曉事情嚴重,幫著進行搶救。

走過那個戰爭年代,女子多多少少都學會一些救急、治傷的手法,龍雲兒在這方面也有信心,但一輪嘗試后,溫去病嘔血未停,還好像更嚴重了,總算最後人清醒過來,指點她如何處理,這才先止住嘔血。

傳送陣所在,那個全然漆黑的地穴里,赫然藏有車輛,龍雲兒依言把人放上車,用稻草蓋住,推著滑輪車走了一段后,出了地穴,外頭不遠處就有農家,掏錢聘請,把這一車乾草載至溫府。

那一路上,龍雲兒摸不準溫去病傷勢輕重,因為儘管他臉色蒼白,神情萎靡,卻還記得提醒那戶老農,帶些臘鴨、臘腸與新鮮農產,放在乾草上一起運走。

「……橫豎都是偷渡,又不是免費,不順手捎上幾件東西回去,那不是虧本了?我怎麼說也是堂堂走私大王,干這種蝕本的事,以後怎麼見人啊?」

看著這男人重傷,龍雲兒急得快飆淚,可他還一副沒事人樣的,盡在糾結一些沒用的事,只想跺腳,不過,他既然能堅持這些小事,應該還不會有什麼大事吧?

這樣想,慌亂的心情多少能好一點,就這麼把人運進溫府,由老管家接過手,龍雲兒一看就肯定老管家的地位不同,從頭到尾,就他一個人接應家主,忙裡忙外,沒有喚來第二人幫手,這顯示……他是被溫去病所信任,且唯一授權能參與過來的人物。

那麼,這樣的一個人物會怎麼看待自己,就非常重要了……

「在叔他……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太歡迎。」

龍雲兒委婉地表達,事實上,那天溫在乎的眼神,根本就像在看一個不懷好意的女姦細、女騙子,只差一點就動手了。

「那很奇怪嗎?滄溟龍家好大名頭,你見過幾個人看到龍家人後歡天喜地的?」

「這個……」

龍雲兒感到羞赧,滄溟龍家的優點很多,但其中絕不包括親民、和善這些方面。

七大世家中,龍家的領地、勢力之強,就連帝室李家都不是穩壓得下,家族中血脈強者眾多,傲視群倫,出來行走時,也不可免地擺著高人一等的架子,與他人的摩擦自然也多,加上龍家人作風一貫強勢,不理旁人感受,會遭人忌憚、嫌惡,實在沒什麼好奇怪。

「行了,讓你在這裡準備,不是來閑聊的,有些話要和你說清楚。」

溫去病開始拆著身上的繃帶,濃濃的藥味散出,底下血肉不自然地蠕動,有些黏住了繃帶,強撕解開,相當疼痛,他不禁皺了皺眉頭。

「我身邊需要一個幫著打理雜務的人,在叔不行,他年紀大了,靠著藥物儘力鼓催,勉強上了高階,已是極限,後頭有很多工作,都超乎他的能力,這很遺憾,但是事實。」

龍雲兒凝神細聽,知道這些話的分量。要這個男人坦誠表態,絕不容易,他總是習慣用冷嘲熱諷,來包裝真實心意與善意,不到萬不得已、不是對著真正重要的人,他不會用這種近乎攤牌談判的口吻,說出自身的真意,因此,自己必須要認真聽……

「你不是我理想的人選,可能的話,我不希望這個人是你,你不合適,你也不應該成為這個人1

毫不客氣地說出事實,沒有嚇退龍雲兒,她知道這番話一點不錯,自己什麼也不懂,武功不行,見識不足,完全要從頭學起,不能立刻上手,確實不適任,但是……

「我會努力做到好的!不會的,我可以學,我一定會認真學。」

「有個觀念你要知道,這裡不是學校,不是旅行,什麼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沿途風景巴拉巴拉,碎星團是軍隊,結果代表一切,最終目的沒有完成,誰管你過程中流的是血是淚還是屎!所以,你一定要做到,沒有失敗的餘地。」

溫去病道:「我不希望這個人是你,但很遺憾,你知道的東西太多,如果你不能成為這個人,那……我也不可能讓你活著離開,這點,你應該心裡有數。」

如果是其他女人,可能就被這些話給嚇退,但龍雲兒卻像春風過耳,聽完綻放笑靨,認真地道:「我會努力學的,絕不會讓你失望,如果我不是那塊料,你怎麼處置我都行,我只需要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還有……」

龍雲兒重重說道:「我向祖宗發誓,也向你發誓,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的1

素來溫婉的女子,把話說得斬釘截鐵,溫去病感受到那份心意,心裡感覺複雜,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