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六十一章 其實我是鍊金術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一章 其實我是鍊金術師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后,龍雲兒對自己的表現,感到非常失望,明明下定決心要派得上用場,結果卻上演了那樣的醜態,又一次在他面前暈倒過去。

幾天的時間,自己曾經有心理準備,如果他向自己分享秘密,自己要有接受黑暗的預備,甚至,最壞的情形,搞不好會被迫殺人,作為墮入黑暗的投名狀,這個可能性……自己還沒做好抉擇,但哪知還沒到那一步,光是小小血腥,就讓自己丑態畢露。

不過,透過這次的事件,自己也確實窺見了碎星團的奧秘,當初能夠連連戰勝神魔,確實……他們腳下踏的,是截然不同的一個世界,其中的一個重要支柱,就是「技術力」,其中的代表結晶,就是「第一武神」山陸陵。

「……山陸陵,是拼組出來的東西,他其實……並不存在,存在那裡的是個空殼,是人們各種意念的投射。」

溫去病的解釋,龍雲兒一度完全無法理解,但透過後頭的詳細剖析,她才稍稍明白過來。

千古難逢的特殊血脈,與太初真血結合,令血肉激變,這只是第一步,而後,施行祭血術式,將無窮願力,透過陰陽術法結成契式,融入那巨大的身軀中,每次身軀一變組完成,以佛門「寶相金身」為基礎的術式就同時發動,化無窮無邊大力,所向無敵。

所謂「人們各種意念的投射」,一方面是指山陸陵素來沉默無言,他的具體形象,由人們的想像、議論所編織;一方面則是指,人們對於這個「第一武神」形象,所傾注的意念,崇拜、敬畏、恐懼、憎惡,都匯流入陰陽術式,成為這具無敵巨軀的力量。

因此,那個巨碩無朋的身軀,其實可以理解為一具「裝甲」,穿戴在溫去病的身上,只要他穿戴上去,那個無敵的武神就會出現,而這一切,則是以侵蝕內部核心,也就是損及溫去病自身為前提。

這些機密,當初在碎星團中,知情的也只有寥寥數人,畢竟,如果讓人知曉自己的長官,是個未滿十歲,穿戴著奇怪「裝甲」的小鬼,那些窮凶極惡的人犯,恐怕會立刻翻臉,陣前叛變。

即使是龍雲兒,了解這些機密后,都覺得超沒有現實感,但若非如此,一個九歲小鬼,靠著變身,一瞬間擁有高階戰力,這種事情哪有可能做到?

「……倚仗太初真血變身,自身血脈與意志是關鍵,但我死過翻生后,整個經脈、筋肉盡毀,是靠乙太屍蠱強行建構,承受不住金身術式,所以六年來,山陸陵沒再出現過,第一武神死了。」

「那這一回,你……」

「乙太屍蠱有一個特性,在滿月之下,會大幅活性化,吸收月華之後,各項能力都相應提升,不過還沒強到能夠負荷術式的程度,但這回……九陰玉簡中積存的月華,比尋常滿月還濃上千百倍,乙太屍蠱吸納之後,強化的幅度也超越正常,撐住術式反噬。」

溫去病道:「再加上九陰易脈法,完成了體內真氣循環,負荷力超越之前,如果再逢月圓之夜,飽吸月華,應該……」

「可以讓山陸陵重現出來嗎?」

龍雲兒忍不住心內激動,一下問得急了,溫去病白了她一眼,道:「別像個追星族一樣可以嗎?每次幹這種事,都是有生命危險的,如果可以,我曾希望一世也不用再變成那樣……」

「對、對不起……」

「……在滿月之夜,可以重新發動術式,變身十五分鐘的時間,但還是有相當風險,而且在那之前,要做一些改造……有些裝備需要強化,沒有現成的,得花時間研發,現在先將就修修,替換零件。」

溫去病的口吻,像是龍雲兒記憶中,那些專註於造器、鑄器的大匠,可他所做出來的道具、裝備,卻是正常狀態下無法想像的東西。

不知是第幾次,龍雲兒終於能從裝滿營養液的罈子中,穩穩拎出白骨,交給溫去病,雖然暈眩感沒了,可非現實感卻很重,因為……照說就不該有哪個人,能這樣動手術來替換身上骨骼的。

「……你一副見了鬼的樣子,至於嗎?這只是鍊金術的小應用,如果煉成陣開到極致,不必動外科手術,直接就能替換骨骼材質。」

溫去病說著,皺眉道:「但我玩得大了點,骨頭的內含物太多,單純煉成搞不出這些細緻地方,只能自己手工,然後外科植入。」

又是一連串聽不懂的話,但溫去病用實際行動,讓龍雲兒理解,他開啟能量鋒刃,一下揮過,將骨頭斷為兩截,從斷面中可見,骨骼空心,更不只一層,里裡外外四層,顏色不同,材質各異。

「里裡外外,高強度陶瓷,可液化合金,火鼠浣紗,冰龍筋膜……這些材質交織組出來的骨頭,不但耐衝擊,抗水火,對抗扭力、剪力都有出色表現,就算是普通人,也能憑這施展玉虛真宗的雙極輪。」

溫去病比劃解釋,這支看似簡單的骨骼,其實是多重技術與材料的完美組合,如果體內的主要骨骼,都換成這樣的材料,即使是不能習武的普通人,也能扛住中階武者的攻擊。

「骨骼一換,**的抗擊力就逼近妖獸、魔獸,扛住中階武者毫不稀奇,這僅僅是從守方面而言,我正在研發的指骨、腕骨,可發射電漿,冷不防射出去,就是高階也要吃屎……這是……喂,你為什麼好像快哭出來了?」

望向龍雲兒,溫去病皺眉道:「把你那眼神收一收,我不需要人同情,別讓我都開始覺得自己可憐礙…」

「抱歉……」

龍雲兒急忙抹去眼淚,儘力擠出一個笑臉來,心裡疼到不行,溫家哥哥為了全體人族出生入死,現在卻被人族追殺,連身體都被搞到不像人樣……

溫去病看了龍雲兒的眼神,知道她不是真正想明白,搖頭道:「你弄錯了,這種事情……你以為我是現在才被逼著乾的?錯了,在碎星團的時候,我就替很多人這樣干過,只是材質沒這麼好,我甚至可以說,這就是人族戰勝妖魔的基矗」

「啊?」

「你有沒有想過,這世界為什麼那麼不公平?同樣是生物,人族的**說是天生道體,最容易修行,但獸類、妖族肉身之堅,遠勝我們,魔族不用念咒、不用結印,術式自成,甚至出生就會用,這些是什麼道理?為什麼他們能,我們卻不能?」

溫去病說著,悠然神往,轉頭道:「我們所說的擷敵之長,用於己身,是指學習,但為什麼就不能做得徹底些?如果我們把妖族、魔族的各種優點,直接就拿來用,就能和敵人站在對等面位上戰鬥,不會一開始就處在弱勢……為什麼我們不能這樣呢?」

龍雲兒張大了口,好半晌才從震驚中清醒,心情有了很大的轉變,對眼前這男子的感覺,更是又發生了變化。

最初,覺得他是個刻薄的商人,後來,明白他是熱血的英雄,現在……又發現他一部分的本質是學者,重逢至今,溫家哥哥不斷在給自己驚喜……

「哥哥,你是個了不起的人,雲兒非常榮幸能夠跟隨你。」

龍雲兒向溫去病深深一禮,表達了心內的敬重,跟著俏皮一笑,「下一回,我會有準備的,還好你只換骨頭,如果還有些血肉內臟什麼的,我可能真的扛不住了。」

「……那些,在你昏睡的時候,我自己換了。」

溫去病的話,讓龍雲兒呆若木雞,像被一桶冷水從頂澆下,覺得腳底下的這個黑洞,比預想得更深,溫去病看著她的表情,搖頭道:「開玩笑的,你不會當真吧?代用臟器我還在研發,現在想用也沒得用。」

聽到是玩笑,龍雲兒著實鬆了口氣,溫去病道:「下次要爭氣點,我用你是來減我的負擔,結果你暈給我看,我要自己一個人把手術做完,這又不能麻醉,痛到爆說……」

搖了搖頭,溫去病也不願苛責,自己的要求,確實超過正常女性的負荷,更別說僅僅一個月前,她還只是待在深閨中繡花縫鞋,大門不出的千金,現在一下要她拿起屠刀,切來砍去……她之前恐怕連雞都沒殺過吧?

「在底下悶了幾天,很無聊吧?出去逛逛吧。」溫去病道:「力夏達港可能是帝國境內,最具異國風情的城市,讓在叔帶你出去走走。」

一面說,溫去病拿起罈子,從自己頭上澆下,潭中的液體澆到血肉上,被切割開來的血肉,快速蠕動,各處傷口飛快癒合,在蠕動中,隱約可以見到乙太屍蠱的活動,著實怵目驚心。

龍雲兒心裡陣陣發寒,但已嘗試去接受、理解,大著膽子道:「有乙太屍蠱,就是不死之身了?」

「哪有這麼好的事?」溫肉壇營養液,能刺激乙太屍蠱活動,癒合血肉,但要經過提煉,像這樣的一壇,不但貴到嚇死人,還足足要累積大半年,如果在這之間出了事……嘿嘿,行了,你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