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六十二章 房裡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二章 房裡人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要忙的事情很多,越是了解他,龍雲兒越是難以想像,他肩上的擔子到底有多重?他有著太多只能一個人單幹,無法找人分憂的工作,具有高度機密性,不能讓人知道,或是沒人有能力接手,必須由他親自來完成。

龍雲兒希望自己能儘早幫得上忙,不辜負他選擇了自己,但至少在眼前,這還不可能,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給他添麻煩,因此他有命令下達,她便不質疑、順從地奉行。

來到溫府數日,第一次走出那間密室,負責為她安排一切的,是老管家溫在乎,據說,這是頂級貴賓的待遇,只有王侯之類的大貴人,才由老管家親自一路安排。

「你身分特殊,家主吩咐過,不能用原貌走動,得換個樣子,還得替你訂作一份新的身分證明……」

溫在乎沉吟道:「龍家子孫的假證明可不好辦,很難有空子鑽……你是龍家哪一房的?父親是誰?」

「嗯,家父龍承運……」

「威遠侯龍承運?」行前帶路的溫在乎,聲音陡然拔高,像一腳踩著了狗屎,跟著,老管家驚愕地回頭,「你父親是威遠侯?那你姊姊……是龍仙兒?」

「是……是礙…」

龍雲兒怯生生地承認,有些驚訝,溫去病沒把話說清楚,溫家與自己家是有舊怨的,這位老人家本來只以為自己是龍氏中人,就態度冷淡,現在知曉自己就是「仇家」,哪還會有好臉色?

「龍仙兒的妹妹……」

老人表情扭曲,望向龍雲兒的目光,**裸地寫著「禍水」,急匆匆地趕了幾步,似要去規勸家主,可腳步才跨出,就立刻頓住,長長嘆了一口氣,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

「罷了,家主從來不是別人能勸的,他做事都有自己的道理,既然他做了這判斷,帶你回來,一定是考慮很多次,也不用老頭子多言。」

老管家抬起頭,先是板著一張臉,但很快便調整態度,盡量讓表情看來溫和些,「龍小姐是家主帶回來的人,溫家之內,不會有質疑他、與他不同的聲音,所以你會得到我們的尊重,後頭有甚麼需要,請儘管吩咐。」

「在叔客氣了,後頭還要請您多多指點。」

在這位老管家面前,龍雲兒絲毫不敢自以為是,雖然在很多世家裡,權力再大的管事也就是個奴僕,但她從來也不是會擺主子架子的人,更何況,這位老管家對溫去病的意義,等若家人,自己怎麼都該敬重有加。

於是,在老管家的安排下,先有人來幫助龍雲兒染髮,改易面貌,溫家是做人口買賣的,為了讓貨物的賣相好一點,這類專業人員從來不缺,別說染髮易容,就連改換指紋這一類的手術都有得做。

這些打理完后,就是替龍雲兒採購一些新衣物,以溫家的財勢,通常都是直接找來市內的知名布莊、裁縫師,直接到府上量身訂做一批衣服,但……

「龍小姐與家主……」老人思索了一會兒,道:「已經是家主的房裡人了嗎?」

「呃,我……還不是……我是說,當然不是1

龍雲兒答得亂七八糟,實際心情也很亂,自己與溫去病當然清清白白,但在關係上,自己是他合法買回的女奴,他如果對自己提什麼要求,自己也不能拒絕,只是……他會提媽?

「既然不是,那購衣就只能到外頭選購了。」溫在乎一本正經道:「過往只有少爺的房裡人,才能享有直接到府制衣的待遇,你既不是,就向帳房取款,到外頭另購。」

「咦?我記得……溫家哥哥未有婚娶……」

龍雲兒問話出口,隨即意識到這是個傻問題,如溫去病這樣的人物,就算沒有婚娶,也不可能房裡沒人,當前的世道,守身如玉的男人可不被視為美德,但……也很難想像溫去病會有女人,他身上秘密太多,照理不可能有太親密的人存在。

「家主的女人常換,本市有名,凡是表現不好的,直接賣往海外,賺回前期投入。」

「啊?什麼?」

龍雲兒嚇一大跳,望向老管家,但溫在乎就像什麼都沒說過,一臉木然,讓人很難判斷這是不是玩笑話。

跟著老管家出了溫府,府外的景象,龍雲兒處處都覺得新鮮。

作為世家貴女,她讀過許多書,見過一些世面,但終究不可能走過萬里路,見聞廣博,而力夏達港,則是全帝國最南端,與海外通商最大量,最受異國風情沾染的都市,內中風情,七大世家的都城雖然繁華度能更勝一籌,卻少了這裡的多元風貌。

走在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兼具著各種發色、瞳色與膚色,自從血脈覺醒的技術傳開,各民族的發色、膚色也複雜化,多采多姿,只不過平常很少見到不同民族、部族雜處的景象。

「藍發、銀髮、紅髮、紫發……這邊好多人埃」

形形**的行人,有將近一半是商旅,來自全帝國各地,到這個南方港都來做生意、找尋機會,他們帶來了全國各地的貨物,也帶來了不同的文化與需求。

耳邊聽見的,是各種方言和語言,有叫賣,有彼此殺價,還有街頭藝人的歌唱與樂聲,有些甚至是從未聽過的樂器,傳入耳中,除了新奇,更帶來一股旺盛的活力。

只要有需求,就會有市場,為了滿足這些需求,力夏達港的商業能量異常蓬勃,無論布匹、裝備、武器、種子、雜貨,乃至於各族料理店,各種上得了、上不了面的交易,力夏達港應有盡有,過千金幣規模的買賣,分分鐘都在發生,這樣的能量,唯有帝都能夠比擬。

仰抬起頭,吹在臉上的風,帶著海洋的氣息,人都說,龍是屬於大海的生物,或許是因為這理由,一直生長在北方的自己,首次來到濕熱的南邊,卻沒有半分不適,還覺得異常清爽。

「多的不只是人,還有傻瓜。」

溫在乎冷冷一句,龍雲兒一怔,忽然感覺到身邊有異,有些極細微的觸碰,先前被忽略,現在卻一下清晰。

龍雲兒猛抬眼,一名七八歲的孩子,被老管家一把抓住,他的手正朝自己腰間掏摸,正要扒竊,只是被溫在乎先一步阻止了。

溫在乎沒有處置扒手,隨手把人放掉,那個孩子頭也不趕回,一溜煙地消失在人群中,他也沒看,只是對龍雲獬鞘泄庀柿晾觶機遇到處都是,但也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別只盯著那些看得見的部分,也要留神那些不容易見到,卻真實存在的部分,才能在這裡生存。」

龍雲兒不是很理解,但靜下心去看,去注意那些第一眼不會看到的東西,登時發現,除了那些光鮮亮麗的新奇事物,確實還有不少特殊存在,一些明明大熱天,仍套上一堆厚衣服,奇形怪狀走在路上的,看似想要引人注目的藝人,卻遮掩住本來面目,甚至……

「獸……」

一字出口,引來老管家的側目,龍雲兒連忙打住,卻也肯定了自身猜測,這座城市裡有非人者活動,而且,還是光天化日,直接走在街上。

百族大戰後,那些非人種族被逐出帝國,棲息在國境外的山野荒地,帝國內雖沒有明文禁止,但基於戰爭帶來的影響,非人者也不會隨便跑到帝國境內,但在這裡……他們竟然大搖大擺上街,雖然外形有遮掩,可並不是那麼隱蔽,周圍的人多半也心裡有數,卻視若無睹……

力夏達港,果然是一座機遇與危險並存,光下和影中同時運作的多元城市!

體認到了這點,龍雲兒忽然聽見,左手邊遠處隱約傳來一聲「到貨了」的叫喊,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到了貨,聽得也不太清楚,但……整個場面一下就亂了。

這條街上人來人往,甚是喧鬧,那聲「到貨了」也沒喊得很大聲,照理不該引起太多人注意,然而,就好像許多人一直在等那聲叫喊似的,一聽見馬上就搶奔過去,急急趕向碼頭。

具體人數說不上,但從規模來感覺,龍雲兒相信附近幾條街區都動了,大批人潮一下湧向碼頭區,龍雲兒正想問老管家,這是什麼狀況?怒涌過來的人潮,已將她和溫在乎衝散,轉眼間,她就被人潮不知推到什麼地方去了。

「礙…糟了1

這麼大的人,居然還會鬧走失,龍雲兒覺得丟臉,卻未算慌張,反正溫府是知名所在,隨便找人問問都能回去,真正要緊的,是自己別露了行跡,被人發現身分,那才真是麻煩。

不過,麻煩好像不是自己希望沒有,就不會找上來的……

「喂!那邊的漂亮小姐,你長這麼好看,你爸媽知道嗎?嘿嘿,爺悶了想喝酒,看得起你,一起去旁邊喝杯酒如何?」

輕挑的語氣,似乎是市井流氓一類的,龍雲兒沒感應到明確的威脅,對方實力應該有限,她暗自握了握腕上的黃銅護套,多了一點信心,一下迴轉過頭。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