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六十七章 老戰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七章 老戰友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作者語:

最近身體不佳,存稿用光。眼下開始用正常速度更文,改為一天一更。

撇開了封神台的相關討論,香雪問清溫去病許都之行的始末,皺眉道:「冥界屍龍是地府霸主之一,還掌握輪迴通道,是辣手狠角色,你把祂的顯身留在旁邊,等若虎口奪食,不怕有危險?」

溫去病笑道:「碎星者的存在,神魔不容,本身就是最大的危險,難道還怕容不下一個小小顯身?」

「只是這樣?」

香雪跳上溫去病膝頭,她身材矮小,只能這樣跳上去,才撩撥得到他的頭髮,「沒有其他個人理由?」

「現在的我們,沒什麼個人問題,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溫三得了冥界屍龍的力量,在短期內成重要戰力的可能性很高,留在身邊栽培,有何不妥?」

「你的培養下足了本啊,九陰玉簡整份傳出去,連萬古江山鍾都送給她?」

「……這事還真冤枉!說著我都還來氣。」溫去病苦笑道:「那口好色的爛鍾,一看到女孩子哭,就爭著認主了,真不是我給的,要早知道它是這德行,當年就不花時間改造,直接融了它拿去澆大便。」

「看來還真是個有福氣的女子……也是你喜歡的那一型。」香雪道:「什麼生命平等、生命寶貴之類的話說不停,這類人你一向喜歡。」

「宅心仁厚沒什麼不好,當初我就說過,我們整天打打殺殺,拆骨煎皮,已經夠累了,不想回來休息的時候,身邊還一個滿口殺伐決斷,勝者為王的。」

口氣裡帶有一絲嚴峻,溫去病目光變得慎重,不能肯定友人的質疑,會否變質成什麼其他的想法,甚至……危險的念頭。

「嘖嘖嘖,看你這眼神,太傷老戰友的心了。」香雪搖搖頭,小秀鼻皺了起來,一把摟過溫去病的脖子,哀怨道:「當初在萬里沙海,人家差點連心都掏給你了……」

俏皮的說話,卻是當時的實際狀況,乙太屍蠱輸入新死的人體,會有什麼效果根本無從保證,說不定一滴進去,整具**直接灰飛煙滅,連太初真血、寶相金身都承受不祝

為了提高成功率,她確實做了準備,情況一不對,就以心相換,賭上自己的性命……幸好,事情沒有走到那一步。

「……是啊,還真感謝妳咧,就差一個吻,直接把初擁給完成,我就是個快樂的吸血鬼了。」

溫去病嘲弄地說話,雖然刻意壓抑,聲音中仍流露著不滿,六年來,兩人一直小心迴避這個話題。

誠然,救命之恩是大恩,但彼此都清楚,溫去病沒有求過這樣的救命,沒有求過這樣子存活下來,活得……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什麼東西……

但自己也沒資格抱怨,因為友人的付出同樣巨大,那一天,為了有效引導,她接受了抗拒多年的太初真血,徹底拋棄人類之身,並且承受術式反噬,心性變化,極端偏激,忍不下、等不了、不能受半分氣,一失控就成名符其實的毀滅機械……

有一段時間,她的精神狀態近乎癲狂,只能藏身棺中,埋於地底,冬眠靜心,後來,自己嘗試各種奇葯,發現以前團里流傳的「雅潔清蓮」,能短暫抑制她的狂亂心性,總算讓狀況好些,再配合酒精,讓意識處於微醺、愉悅的狀態,終於可以放出來活動。

只不過,不得不整天醉醺醺地做人,那個滋味……比起自己這個不知道在活什麼東西的,也不會好過到哪去。

「好啦,彆氣了,生命中總是充滿無奈,你過得不痛快,我不也是為了配合你,整天醉著過日子嗎?腦子昏昏,脾氣就好一點,沒那麼多看不慣、忍不下的事。」

香雪跳下溫去病膝頭,笑道:「你和太一換什麼了嗎?封神台上有些舊東西,你應該拿去換了吧?也不用告訴我啦,我有自己想換的東西,到時候我要換……對!神手大劈棺,就換那個,當初那傢伙騙了我不少酒,最後才說已經把功夫換金葉,沒法教我……渾帳王八蛋1

憤慨的神情,又握起來的小拳頭,看在溫去病眼裡,忍不住放聲大笑,是那種完全放鬆的大笑,幾乎連自己都忘記,有多久沒在人前這樣笑過。

……能讓自己放心這麼表露情感的人,寥寥無幾。

……以前在碎星團的時候,自己與她就是一路相伴,生死扶持的好戰友,一起並肩作戰的次數,比團里任何人都多,哪怕到了現在,故舊凋零,還是只有自己與她相互依靠……

聲音遠遠傳了出去,院落外的龍雲兒聽了,都不禁替他高興,過得片刻,院落的門打開,溫去病一個人走了出來。

「走吧,別都愣在這裡。」

「那香雪她……」

「正在喝酒,要等她醉醺醺出來,還要點時間。」溫去病道:「在叔,行程表上該幹什麼?」

「家主你是出名大懶蟲,不是必須要你乾的事,你通通不自己干,行程表上哪有什麼事?」

溫在乎道:「不過,如果家主想找些事做,那……是有些最好不要推的應酬,可以出席。」

「最好不要推?有這麼嚴重的正經事,怎麼沒告訴我?萬一開罪沒必要開罪的人,惹上不必要的麻煩,那會很麻煩礙…」

溫去病皺起眉頭,認真的質問,連龍雲兒都覺得老管家會否判斷失誤了,但溫在乎翻了翻白眼,道:「上次我這樣勸你的時候,你說不要煩你,真要是因為這樣惹上什麼人,你就燒他全家,誰敢讓你麻煩,你一定會讓他麻煩到想死。」

龍雲兒的目光移回溫去病身上,後者眼神飄了一陣,似在困惑自己幾時說過這些話,隨即恍然,訕訕道:「我只是說,別在我搞研究的時候來煩我嘛……」

「但家主你腦門上又沒寫字,老奴我怎知你是純粹發獃?還是正在嚴肅思考呢?」

老管家的話,又一次問得溫去病啞然,最後道:「行了,那就去吧,偶爾也要應酬一下,維持個人形象,不然要是被當了草食男,我走私大王的名聲就臭了。」

說著,溫去病正要離去,想了想,對龍雲兒道:「妳盯緊裡頭那傢伙,我擔心有事。」

龍雲兒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裡頭的「那傢伙」,如果就是自己所理解的那個人,自己哪來的本事去盯緊她?

「你不是……治好她的瘋病了?」

「瘋病?這麼解釋也行,但她的病沒得醫,雅潔清蓮的冷靜效果只能短暫維持,效果過了之後,就要靠酒了。」

溫去病低聲道:「她有個缺點,如果放了什麼話,當天一定會去實現,不計代價……」

「啊1

龍雲兒想起不久前在火場中,香雪最後要去完成的事,不由得背後發毛,但對方是威名赫赫的一代毒霸,她決心要乾的事,自己有什麼能耐阻止?

「別擔心,她這狀態所能發揮的力量,與妳同階,而且,她耐心超爛,今天的承諾今天沒做完,明天就不做了,所以,撐過今天就行。」

溫去病笑道:「不是說了要幫我嗎?這就是妳成為我心腹的第一件任務,今天之內,盯好她!這顆百酒丹妳拿著,適當時候,可以派上用場,偷偷下藥。」

「對……對金山……對她下藥?」

龍雲兒都快暈過去了,心想怎麼可能,對方使毒手段神出入化,自己對她下藥,那不是找死?

「妳看著辦。」

溫去病沒多做解釋,匆匆而去,龍雲兒看著手中的藥丸,心裡七上八下,全沒察覺身後輕盈如貓的腳步,跟著,當龍雲兒為那陣酒氣給驚醒,金髮女孩已經拎著酒瓶,斜眼看著她手中的藥丸。

「……百酒丹喔?這個殺千刀的,就這麼把妳扔給我了?」

……其實是把妳扔給我。

龍雲兒心裡這麼說著,卻不敢分毫顯露表面,只是點了點頭,想說拖得一時是一時,道:「他說……讓我請前……呃1

話到嘴邊,龍雲兒不知該如何稱謂,說「前輩」好像喊得老了;說「姊姊」,對方那童稚模樣,怎麼也喊不出口;若說「妹妹」……自己還乳臭未乾時,對方就以美艷魔女的形象,橫掃大地了。

「稱謂不重要啦,妳要是夠膽,學其他人那樣喊我小妖女、賤人都可以。」

香雪揮了揮手,道:「先改改樣子吧,妳這樣子……不行啦。」

「怎、怎麼不行了?」

「溫在乎老東西以為自己會辦事,其實屁也不懂,他以為替妳染個發,稍改樣貌,就能瞞天過海,讓人猜不到妳與龍家有關……狗屁不通,妳一身的龍氣屍臭,我十裡外就能聞到,瞞得了誰?」

香雪上下打量龍雲兒一眼,啐了一口,「跟著我過來,等會兒出門,要先把妳的樣子整整,搞個一勞永逸的法子。」

當年在碎星團,「金山毒霸」葆麗妲不只是善使毒,屍術無敵,幻術也同樣是專長,易容什麼的於她只是小技,有她出手,自己以後可以安穩上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