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六十八章 絕色歌姬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八章 絕色歌姬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力夏達港內,赤壁大街縱貫南北,兩旁的房舍,九成都是朱牆琉璃瓦,一整片的紅顏色,故名赤壁大街。

大街上,門門戶戶,張燈結綵,充滿各色不同風情的彩燈,光彩照耀遊人,織出一片繁華盛景,酒香、胭脂香氣瀰漫,兩旁絲竹之音,交響錯落,樓台之上,處處鶯鶯燕燕,綺蘿織艷。

赤壁大街,原是港市內最大的風月區,酒樓、妓館、歌院林立,是市內最繁華的幾個區域之一,無數豪客,在此一擲萬金,倚紅偎翠,貪求朝夕之歡,也在不住的杯觥交錯中,無數的交易、生意,在其中完成。

港市中的名流,無論是召集擺宴,或是閑來小酌,都喜歡到赤壁大街,雖然說,只要出得起錢,赤壁大街來者不拒,但在各家酒樓、妓館的名單中,仍有些人物被列為頭疼客人,除了酒品低劣、有錢就愛胡來的惡客,還有一類

一輛輛馬車、轎子,在各處妓館前停下,每每停妥,還不待上頭的人下來,就有大批人迎上去,或是妓館的人員,或是相識的朋友,簇擁著一起入內,此刻,當一輛華麗馬車遠遠而來,紅袖院門口的侍者,紛紛迎上。

馬車樣式華貴,車廂由烏木精製,上頭鑲金,刻有華麗花紋,全是稀奇古怪的異獸圖騰,爪、眼各以五彩晶石點綴,著實是費了巧工,一看就知道,這是砸了重金下去的豪門之車,裡頭所乘坐的,不是貴胄就是富商。

然而,看到馬車上懸挂的那盞燈籠,上頭寫著大大的一個「溫」字,本來要搶著迎上,搶收賞金的侍者們,就像見了鬼,立即止步,紛紛走避,就連身在附近樓台上的客人、歌女,都連忙進去,只有膽大的還找了個隱蔽位置偷窺。

「溫去病來了」

「又要不安寧了」

「這次不曉得又是什麼陣仗上回他去棲鳳院,院子的大門就給燒了。」

「哪比得上紅袖樓的那回,整棟樓毀得乾乾淨淨。」

說話中,馬車停妥,但車門方啟,上頭的人還沒有下來,旁邊就陡然一聲大喝。

「殺」

幾個蒙頭蓋臉的黑衣漢,手舞著鐵煉製大槌,呼喝有聲,高速奔沖,直搗馬車而來。

「今日只誅溫剝皮一人,其餘免問」

「誅殺大奸商溫千刀」

「溫去病,我殺你全家氨

勢若瘋虎,幾名大漢舞著鋼鏈大槌,一路衝撞,路上的人紛紛避讓,赤壁大街頓時騷亂,而當他們即將奔到馬車之前,大槌揮砸出去,碰到馬車,卻像是碰到一面無形之壁,偌大的鐵球,被彈飛出去。

鐵球無功,緊閉的車門一下打開,幾道黑水噴了出來,那幾名大漢儘管還有段距離,卻無一倖免,被黑水噴個正著,慘嚎著倒地,骨融肉爛,連站也站不穩,在地上滾來滾去。

馬車前駛一小段,車門打開,一隻黑布鞋踏了出來,踩在一個滾底地上的大漢身上。

「唔,地不太平啊算了,這世道向來不太平,誠誠懇懇做人,都還一天到晚遇刺將就吧。」

雙袖一整,溫去病下了車來,踏著猶自哀號的傷者,往前走向正迎著他而來的一眾酒肉之友。

「哇,老溫,我真是欣賞你這冷酷無情的帥樣,來就來,還偏偏是踏著別人屍骨走進來,多麼冷血殘酷啊夠帥」

「文遠,話別亂說啊,是我把他們抓來殺了扔鞋底嗎他們都是來要我命的,怎麼我殘忍,他們就不殘忍、不兇惡了你別冤枉了好人氨

「這個當然啦,你溫大少是幹什麼營生的本市第一的人販子,恨你的人可以排出市外,都不知道有沒有比你更壞的壞蛋了,難怪要你命的人這樣多。」

「冤枉啊,我是領了帝國許可,遵守國家法令,作正行生意的正經商人,別說得我好像整天違法亂紀一樣。」

溫去病咳嗽兩聲,道:「我每年都捐大筆善款,給那些無家可歸的孤兒,施了不知多少粥飯,給那些遊民、窮人,感謝狀都不曉得拿多少了,是受到社會肯定的大善人,你們看過有壞蛋像我一樣捐這麼多錢的嗎」

「是啦是啦,最近的流行,黑社會和壞蛋都是捐錢捐超多的」

與這些酒友笑笑說說,溫去病與他們一同步入早已預留好的包廂。

酒友們都是這座銷金窟的常客,能夠負擔得起如此消費,當然也不會是普通人,都是港市內的官二代、富二代,背後的家族也各有專擅,販鹽、海外貿易、船隻製造、珠寶專營,個個背景都不簡單,大有來頭,串聯在一起,能牽動的商業利益更為可觀。

帝國尚武,商人的身分在其他地方頗受歧視,唯獨在朱氏執掌的鷹揚郡,商家極受禮遇,只不過,奴隸商人的行業特殊,一般正經人家的子弟,顧忌身分,不會來與溫去病結交。

物以類聚,那些大商家、大官家的紈褲子弟,都喜歡拉溫去病出來尋歡作樂。打從還在故里時,「溫家的敗家浪蕩子」就大大有名,他相貌俊俏,得女人歡心,常跑海外異國,見聞廣博,說些奇風異俗,人人愛聽,自身玩得一手好樂器,花錢又大方這樣的人物,自然是宴會寵兒。

溫去病不喜歡這類宴會,自己的身體,很不適合這樣無度的飲酒,偏偏還要邊喝邊裝豪氣,實在無味得很。

然而,這樣的應酬,仍有相當的必要性,官二代、富二代,哪怕再紈褲,也是官與富,從他們的言談之中,可以窺見那些官家、商家的想法,根據此作出未來的判斷。

比起那些早在官商場上打滾成精的老人,溫去病覺得這些小毛頭可愛多了,雖然,自己與他們基本是同年

席間,所談的自然是風花雪月,雖然即將在西北打響的那場戰爭,已引起全帝國上下的注意,但這些富少、闊少,對遠在萬里之外的國情,毫不關心,也不怎麼在乎家裡生意,反正都有別人打理,唯一讓他們感興趣的,就是新奇、時尚的潮流玩法。

「別唱了別唱了活像鴨子叫一樣,吵什麼呢」

鹽商子弟出身的張文遠,揮手斥退了包廂里獻唱的歌女。

這些歌女無論歌藝、姿色,都是一流之選,讓她們入廂房獻唱,都要花費不貲,更是彰顯身價的排場,但張文遠卻一臉煩厭,將她們斥退出去,旁邊餘人覺得有趣,家中擁有數十條商船的陶敏才開口。

「文遠,你把她們趕走,那我們聽些什麼總不成你親自唱吧那我們可得先找個地洞躲起,你的歌聲能止小兒夜啼啊,哈哈哈」席間一陣轟笑,張文遠臉上一紅,拍桌道:「你們這幫渾帳,儘是拿我當笑話看,哼,這班庸脂俗粉,胡思亂吼,有什麼好聽的你們這些井底之蛙,我給你們聽點真正好的。」

語罷,張文遠從懷中掏出一個海螺,擺放桌上,在場俱是識貨之人,官家出身的趙學而,嘖嘖稱奇,「是留聲海螺這東西只產於海外,比帝國的錄音石更好用,能留的聲音更長,不過很不便宜埃」

張文遠道:「錢這種東西,對我們算回事嗎這回老溫來了,不拿點夠分量的東西,豈不被他小看」

陶敏才道:「留聲海螺雖然難得,不過也未算什麼稀奇珍物,老溫可是看慣了奇珍,你要讓他開眼界,除非海螺中的聲音」

在座的眾闊少都不笨,立刻有人想到,奇道:「難道是今天剛到的那一批,香雪大家的」

「香雪大家」

「那位羅曼尼亞的歌藝大家」

最後一個問句,問得特別小,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中,自己吞了回去。

與內陸都會不同,在這座容易得到海外信息的港市,沒聽過香雪之名,就是落伍的代表。

香雪,是海外羅曼尼亞的歌姬,本來名聲不顯,近幾年傳入帝國,一傳進來就引起轟動,因為在海外諸國,這個名字已經被傳得神而神之,和其驚人歌藝一同流傳的,是各種匪夷所思的奇。

金髮金瞳的歌姬,年約十六,傾城嬌容,艷絕海內外,歌聲有如天籟,使得海上迷途的船員們,辨清方向,得到生機;能令戰爭中的軍隊惘然止戈、棄械,消弭一場戰禍;讓殺心堅定的暴君動堯崩潰,反下令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有對其不敬,就會惹來大軍報復。

其歌藝所締造的神奇事,幾乎已成了傳奇,更有人說,她的歌令冰雪溶解,繁花在冬天破凍土而盛開,群蝶紛現到了荒誕離奇的程度。

但無論如何,當她的傳奇故事,伴隨著殘缺歌聲,隨著遠行的商人傳入力夏達港,這邊的市民也為之瘋狂,這幾年裡,相關於她的物品,都是熱銷到斷貨的商品,尤其是她唱歌的錄音石,哪怕有所缺漏,每次從海外運送回來,都造成民眾騷動,瘋狂搶購,癱瘓掉整座碼頭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