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七十章 時尚與風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章 時尚與風流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朱沐恩回去自己的包廂,今次他是與父親同來,招待貴客,席間沉悶,出來如廁,偶然聽到所經過的包廂,說有什麼香雪新曲,感到好奇,闖入一看,結果白白浪費了一次觀影機會,實在可惜。

不過,能在那群三流暴發戶面前擺擺顯,看他們先目瞪口呆,後來又垂頭喪氣的表情,倒也過癮,只是可惜這套顯影設備,來自商家進獻,欲購無門,要不然,花錢能解決的事,對自己又算什麼?

身旁的侍衛湊近開口,「少爺這次真是克制,屬下還擔心您會惹出什麼事來。」

「你當我是傻子嗎?都不看情況的?」

朱沐恩哂道:「我老子在這,本家的來人也在,還有那個貴賓,我要虐人尋開心也不會挑這節骨眼啊,我能橫行那麼久,你以為我都不長眼的啊?」

「是,是,少爺英明,也幸好那些傢伙沒有……」

侍衛的話,還沒說完,後頭就傳來一聲叫喚,「朱大少爺1

距離朱沐恩自家的包廂,還有十多米,便在長廊上被人叫住,朱沐恩一回頭,便看到剛才遇著的那群人,從後方追趕了過來,為首的一個,臉色發白,步子走得不快,累得所有人都走得慢,但沒人試圖越過他行走。

……這表示,來此生事這行人,是以此人為首。

朱沐恩眯著眼睛,看著那個臉色蒼白的青年,道:「你是什麼人?」

「敝姓溫,溫去病,老家是賣醬油的。」

溫去病拱了拱手,笑容滿面,朱沐恩「哦」了一聲,輕蔑道:「你就是那個奴隸商人溫剝皮?」

對人販子,朱沐恩一臉不屑,但在心裡,他確實緊了一下,這個名字他曾聽過,被分類在「什麼都幹得出來的亡命之徒」,自己身嬌肉貴,遇上這等人可得當心。

「聽說你家的酒樓,今天被碎星餘孽襲擊,燒了酒樓與附近幾家店鋪,還死傷百多人,這樣還能出來作樂,倒真是好心情。」

「哈哈,我這不是苦中作樂嗎?這些碎星殘黨殺之不盡,真是討厭,他們害我破財,我只好再去殺他們全家,換點錢來彌補損失,唉,正行生意真難做。」

溫去病笑道:「些許雜務,不勞朱少費心,剛剛我等承蒙朱少指教,心下有愧,特來回報。」

「哦?回報?」朱沐恩道:「你們想怎麼樣?」

語氣不善,周圍的護衛與從人也有所感,擺出戒備的架勢,氣氛登時緊繃,溫去病視若無睹,在走到近處時,冷不防地動手,亮出一根短管,彈射出幾支細針,卻不是射向朱沐恩,而是命中那幾個扛著重石盤的仆佣。

被這幾針一射中,幾名僕役白眼一翻,立即暈倒,手中所捧的石盤砸落地上,那些石盤雖然沉重,質地卻頗脆,這麼一砸,石屑紛飛,不是出現大片裂痕,就是有邊角折損,還有兩個甚至從中折斷。

不管本來有多少神妙功能,砸成這樣,肯定壞得徹底,這具本來還能使用數次的顯影設備,就這麼完蛋了。

「你1

朱沐恩發出了彷彿被刀砍的慘叫,指著溫去病,氣到發不出聲音,旁邊的護衛動作起來,出手要擒拿溫去病,後者不避不閃,身旁一個人跳出來,正是先前被打碎海螺的張文遠。

他一躍出,從腰間拔出刀來,橫刀便斬,勁道雄強,同時,手臂變得極為粗壯,有若熊掌,蒼背巨熊血脈,激發出第三級力量,配合玄奇刀招,一連三刀,三名護衛雖然力量不遜,卻被這三刀阻住,被殺得連連倒退,一身冷汗。

「怎麼?就許你們砸我東西,我們砸還回去,你們就來拿人?」張文遠喝道:「我們也有權有勢,鷹揚雖然姓朱的說了算,卻也還輪不到你朱少來發號施令。」

說話同時,後方的一眾闊少同時鼓噪,吶喊助威,陶敏才撫掌而笑,「好一式三王斬,文遠,你練得有模有樣啊,令尊每年獻給封刀盟的貢金,沒少砸錢吧?」

「哼1張文遠沒有轉頭,卻滿面得色,「三王斬是我盟絕學,沒有資質和苦修,你當只要花錢,就能有得練嗎?就練得成嗎?」

陶敏才笑道:「口氣別那麼大,搞不好朱少手下,還有金剛寺的高手呢?大地上誰都知道,三王斬碰上銅像功,一向討不了好。」

「……別哪壺不開提哪壺行嗎?」

被戳中痛處,張文遠一臉悻然,卻沒有抗辯,只是盯著對面,朱沐恩見到手下護衛被迫退,臉現怒色,可還是先回過頭,往身後緊閉的包廂大門看一眼,明顯有顧慮,這才回過頭,道:「你們這些不入流的東西,也敢在本少爺眼前晃?識趣的給我滾蛋,否則……」

「否則怎樣?我們也不是嚇大的1

張文遠握緊手中刀,一刀砍了身旁的花瓶,姿態兇狠,後頭眾闊少高聲鼓噪,有的也拔出兵器,隨時都會動手。

然而,表面越是兇狠,心裡就越是沒有底,之前是溫去病擔保,會讓朱沐恩道歉賠禮,大家這才一哄而來,現在對方沒有低頭的意思,氣氛越鬧越火爆,難道真要和姓朱的干一場?

這可不是欺壓弱小,一仗幹下去,贏不贏得了不知道,就算真贏了,那後果也承擔不起……

「哎呀哎呀哎呀,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兩邊氣氛劍拔弩張,手基本都按在刀柄上,但一個聲音打破僵持,開口說話的,正是溫去玻

蹲在一旁,沒參與兩邊的對峙,只是從地上的碎石塊中翻找挑選,跟著,他站了起來,蒼白的臉上,滿是笑意。

「你們這些粗人也真是的,大家明明是來拍馬屁……呃,送禮、交朋友的,怎麼弄到連刀子都拔出來?丟人!丟人啊!還不快收起來1

溫去病的斥喝,一眾闊少都摸不著頭腦,不過這顯然是個很好的下台階,眾人趁機收了兵刃,就看溫去病走到朱沐恩面前,亮出手中的一塊碎石片。

「朱少請看,這上頭是什麼?」

「01-12-09-03……一串數字,有什麼特別的?」

朱沐恩上下打量著溫去病,後者笑道:「朱少有所不知,像這一類的術式裝備,海外諸國的習慣,與帝國不同,通常都是批量生產,會留下數字,代表特別含意。」

「什麼意思?」

朱沐恩皺眉道:「這東西是批量生產,不是只有一個?但進獻給我的那些商家明明說……」

「他們如何說,在下就不知道了,但這裡的四個數字,分別代表生產批次,物件編號,使用總數,可用餘數。」

溫去病笑道:「翻譯之後,朱少的這件顯像器,就是第一批次產品中,編號十二,最多可用九次,尚餘三次……後頭的不論,但第一批次的產品,說不定也是唯一的一批,還是挺有價值的。」

善意的解釋,未有得到認可,朱沐恩咬牙切齒,握緊拳頭,「可惡!那群商人,竟敢忽悠我!說什麼此物獨一無二,天下只此一件,居然是量產的……」

被忽悠事小,但原本得意洋洋,以為是獨一件的嘗鮮優越感,被破壞殆盡,這才是真正不痛快的地方,可惜,知音難得,自己的這份心情,俗人怎會懂?

「朱少的心情,我也明白的。」溫去病嘆了口氣,「錢這東西,對我們還算回事嗎?唯有對時尚的堅持與品味,這才是上等人的驕傲。」

「……你區區一個奴隸商人,居然也懂得時尚?」

朱沐恩看了溫去病一眼,因為被他說中了想法,頗有共鳴,語氣都和緩幾分,後者笑道:「這個當然,不然為啥我會做海外生意呢?什麼新東西、新玩意,我都想第一個弄到手,只要玩過一回,就開始過時了,這才叫新潮、叫時尚……如果不夠潮,只有些臭錢,怎麼能當上流人呢?」

不只朱沐恩有同感,那些闊少也暗自點頭,這原本就是他們的價值觀。

一陣跑步聲響起,幾名溫府家丁,舉著大木盒,飛快趕來,溫去病笑道:「朱少,寶劍贈英雄,潮物配型男,如你這樣的潮男,我有一點小禮物相贈。」

朱沐恩斜睨兩眼,「我看得上眼的東西,豈是你……」

話沒說完,幾名溫府家丁已然來到面前,將木盒往地上一放,打開蓋子,內中所裝的,赫然是幾個玉盤,造型與剛才損毀的石盤同,卻晶瑩剔透,細緻光潤,充滿華貴感。

「這、這是……」

朱沐恩吃驚望向溫去病,只見他笑道:「朱少請看,01-01-15-15,這是編號第一的特級品,影像更清晰,使用次數更久,其他那些劣質品,沒法比的,這才是獨一無二。」

「有……有這樣的好東西?」朱沐恩脫口道:「多少錢?我向你買,不,我要定了,你開價……」

「嘿,說了要贈送的,談錢就沒意思了。」溫去病道:「我見朱少先前用的是劣質品,想給您個好的,這才砸了爛貨,請您勿見怪,事實上,這件東西還有一樣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