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七十四章 無可突破的晶階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四章 無可突破的晶階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七四章無可突破的晶階

打發龍雲兒出去后,名義上,溫去病是在房裡補眠休息,事實上,體弱需要休息的他,根本沒有那種時間。

進入密室,開啟隔絕法陣,阻斷內外氣息后,溫去病取出了乙木青光旗,迎風一展,整個人就從原地消失,傳入進入英靈殿。

英靈殿中,靈光、祥雲飄動,光風霽月,依舊神聖莊嚴,隨著青芒閃現,溫去病踏足於斯,來到封神台上。

上一趟,事出倉促,被傳送過來之後,就是忙著布置應敵,沒有太多的空閑時間,這回,封神台上空寂寂,溫去病想了幾秒,取出預備好的工具,在封神台上增補施工。

乙木青光旗,在遠距離傳送上有獨到之處,但手上這支得自太一,使用有限數,當初就預備另設布置,反正簡單的傳送設備,自己也不是做不出來,回到力夏達港后,這些天里製作完成,便傳送回來補工。

一輪忙碌后,溫去病看看自己設下的旗幡法陣,點了點頭,雖然可傳送距離沒有乙木青光旗那麼遠,但好處是可以隨己操控,只要設幾個中轉站,理論上,傳送範圍可以籠罩整個帝國。

設這個法陣的技術不難,但想把這法陣烙在封神台上,那就不是這麼簡單,如果自己不是封神台的建造者,了解其中關節,一試圖刻印,就會被反震炸掉。

「……行了。」

撫摸新完工的法陣,溫去病微微一笑,這該是自己偷開的後門,如果以前的戰友看到,肯定會嘲弄自己不老實……

沒有他人在側,獨自一個的時候,特別容易陷入回憶,溫去病看著封神台,往日回憶點滴浮現心頭。

當初,所有弟兄跟著自己,一起衝鋒沙場,懷抱著改變世界的理想,不管是什麼刀山火海,都甘之如飴……天天都有人死去,自己每天都有機會握著某人的手,替他送終,但誰也沒畏懼,死了一個,就有人昂首補上……

那應該是一段很慘的時光,但回憶起來,溫暖的感覺卻充滿胸臆,這種複雜的感受,並非自己獨有,當時的戰友們,個個如此,只要是為了那個土雞瓦狗的理想,縱使犧牲也值得,這一生……沒有白白浪費,每分每秒,都曾燦爛過……

……誰也料不到,最後會是這樣的收抄…

……你們……恨我嗎?你們的不甘與怨憤,我一刻也沒有忘記,每當看到那些叛徒,我……

想著這些,溫去病臉上一貫的笑意漸漸僵住,露出了他平素極力在剋制的深刻痛意。

這個表情……不可以讓身邊的人看見,也不能讓知根知底的舊人看到,碎星者所要爭取的,從來就不是同情與憐憫……

「……我既然活著,不管還有多久,土雞瓦狗的火焰就不會滅……」

心緒激蕩,溫去病氣血翻湧,一下劇烈咳嗽,他咳了幾下,從懷中掏出一包藥粉,大口咽下,過了片刻,才臉色蒼白地平復下來。

「真不好……一失去冷靜,身體就不聽使喚啊,再不珍惜使用,頻繁替換零件,恐怕真沒有幾年了。」

溫去病將目光移往封神台,將手中一個葯囊撒出,藥粉漫天散落下來,晶階登時發出亮光,可以很明確見到,其中有幾處,晶體已然變色。

「果然有了質變,比上次看起來,這邊的變色更明顯……晶體受到侵蝕,現在已經可以確認了,劣化程度還糟過預期……」

前次匆匆一瞥,狀況無法肯定,但帶妥裝備來此檢測后,溫去病肯定先前的判斷沒錯。

「……只是變質而已,但變質的原因,是晶體本身的朽化?或是外力影響?要觀察才能確認,可照這樣推算,出現裂痕是早晚的事。」

裂痕不會只是單一出現,而且一旦有裂縫出現,就會不斷擴大,最終導致封神台的崩解,這都是可以估計的。

「裂痕出現的時間……最遲兩年,裂痕出現后,最多六年,封神台就會崩解,想要止住變質,就必須找到問題源頭……但源頭……」

溫去病將目光投向晶階的三級頂,在最頂上的位置,發著幽幽的彩光,更不住散出強大的靈壓,阻止任何人靠近。

皺起眉頭,溫去病試圖踏階而上,但迎面壓來的阻力,卻令他舉步維艱,從第二級晶階往上走了幾步,全身如受山壓,骨節作響,如果硬要往上走,肯定粉身碎骨。

身為封神台的設計者與建造者之一,溫去病自然曉得厲害,這裡的設計,承受的力量越大,反向施壓的力道也越大,別說地階受不起,即使是天階神人到來,一樣給轟回去,這座能封斷時空,永鎮神魔的晶台,不是尋常人力能抗,神力也不行!

自己本以為,利用現在身為「普通人」的優勢,或許能硬著頭皮闖一闖,結果仍是不行,那……只有試試看第二方案。

溫去病驀地抽身,以早已預備好的方向,快速退至一個祭壇前,反手抽起插在上頭的一柄地階寶兵「玄玉冰劍」。

袖一抖,纏繞在手臂上的晶環發光,那是溫去病特意製作,用來取代本身,發動寶兵的能量源,以一招為限,讓自己能像地階武者那樣,打出寶兵的全盛之威,至於打出之後,自己的身體如何承受……這就暫且顧不得了。

基於這個可能性,自己設計了戰術,瞬息間搶發寶兵一擊,六角狀的冰晶雪線,飆噴直出,射向第三層晶階的光幕,同時,左腕再一抖,電光飛射,一槍射出,搶在冰晶雪線之前,先行命中。

兩擊同發,是溫去病當前所能做到的極限。

極限,自然有顧不到安全的意思,發動寶兵的一擊,才剛發出,套在右臂的晶環就硬生生炸開,發動寶兵的反作用力,便將他轟得倒飛出去,直墜向封神台下。

兩擊打中光幕,堅固的防禦力場沒有一絲開裂,反而亮度驟強,粲然耀目,一股沛然大力,數倍於之前地階寶兵轟擊的力量,反震出來,撕裂大氣。

震蕩波掃擊出來的時候,溫去病已經先一步被反震力轟飛,墜下封神台,如果慢一秒,被震蕩波轟個正著,就算是地階高手,也是四分五裂的收常

「……呼。」

躺倒在地上,渾身無一處不痛,後背像要散架,後腦恐怕已經出血,溫去病躺了幾秒,讓呼吸平順過來,露出一絲苦笑。

「……果然,屁用都沒有礙…花了那麼多心血設計、打造的作品,如果這麼容易就被鑽空子,那還能叫永恆鎮壓嗎?」

喃喃自語,溫去病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親手做的東西,就是無懈可擊,你們總說我做的是劣質品,一碰就壞,現在證明,我的作品,果然是第一流的,連我自己都解不開……哈哈哈……」

笑得無比痛快,內中更帶著強烈的自嘲。

但在沒法踏上晶階第三級,就無法確認封神台的問題源頭,更不能阻止封神台的質變……

封神台的存在,讓人界永遠是人的世界,神魔妖仙永隔,亂世不再現,但如果封神台出現裂痕,那也就代表,封神計畫出了大問題,被隔斷在彼岸的東西,有可能再次過來。

外界少有人知,當初,碎星團領導人族,說是打贏了妖魔、百族,其實是用盡了一切手段、所有資源,連拐帶騙,這才驚險成功,並不是真正堂堂正正憑實力贏過。

妖族、魔族被逐出人界,乃至封神計劃的大成功,在外界看來,或許真是大勝,卻只有少數核心人士曉得,了解這份勝利的背後,是多大一個虛張聲勢、瞞天過海的布局。

如果不能在那一天,把妖族、魔族逐出人界,如果不能在那個時間點,把空間斷開,被假象蒙蔽的妖魔,就會從恐慌中平復過來,理智地發現真相,屆時,重新發揮應有實力的他們,會毫不留情地輾壓整個人間,人族包括碎星團在內,都不可能擋住那股洪流。

那時的戰局,事後回想,每一步都是無窮的后怕,想不通怎麼會這樣好運,一環扣一環,都那麼不可思議地成功了,想到最後,只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就是如果重來一遍,自己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曾犧牲那麼多人,流了那麼多血,用盡一切不仁不義手段,好不容易才封印起來的東西,還撐不到十五年,就要被打回原形了嗎?這一切會否……就是種註定?

冥冥中若有雙命運之眼,俯覽蒼生,現在又會不會正在惡意嘲笑?人定勝天,到頭來,就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笑話?

失控的狂笑,在英靈殿內迴響,久久方才沉寂下來……

「……謊話,能騙過一次,還能再騙第二次嗎?碎星團這個詐騙集團,已經不存在了礙…」

慢慢從地上掙紮起身,溫去病凝視封神台良久,慢慢平復心情。

封神台若崩,百族大戰將重啟,神魔再臨,為禍之劇,將遠勝於十二年前,偏偏這個危機、這個秘密,暫時就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如果自己不說,很可能在數年之後,帝國……不,全體人族,將在全無預備的情形下,面對滅頂之災。

「……或許不用那麼久,如果有哪個喪心病狂的進來,破壞掉變質中的封神台,末日隨時都會來臨。」

溫去病搖搖頭,使用了自己預備的最後手段,拿出一包藥粉,對空一撒,飄落在三級晶階上,變色的晶階發著亮光,緩緩恢復原狀,看起來沒有任何變質異狀。

「……可以撐一陣子了。」

正琢磨著,溫去病胸口亮出閃光,一個符印閃閃生輝。

「在叔怎麼了?我才走一下,家裡就出事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