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七十五章 極樂天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五章 極樂天堂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接到府里呼叫的溫去病,匆匆忙忙趕回,出了密室,就看到溫在乎等候門外,告知有客人到訪。

「客人?今天是求償鬧事的高峰期,我不是吩咐過,除了陶敏才,其餘誰也不見嗎?」

「家主你的確這麼吩咐過,但這批客人分量特殊,不見也不行。」

「裝病裝死都沒用?什麼人這麼跩?唔,我知道是誰了……」

溫去病更衣梳頭,遮掩後腦傷口,為了讓臉色好一點,還特別塗抹了點胭脂,確認一切看來正常后,這才出門見客。

客人早已在大廳中等待,來的不是別人,赫然就是朱鼎宇、司徒小書兩人,看到溫去病出來,朱鼎宇笑著拱了拱手,司徒小書卻一直轉過臉,厥著小嘴,看也不看這邊一眼。

「溫老闆,老字號溫家的大名,我自幼就聽聞至今,久仰了。」

「哈哈,不過區區一介打醬油的,哪值得朱少這麼客氣?」溫去病道:「我們立足於鷹揚,算來還是朱門臣民,該對朱少執臣民之禮的,您這麼客氣,反讓我們不知如何是好了。」

耀宇朱門,是朱家人的榮耀自稱。

七大世家之中,朱家雄踞鷹揚,武力算不上出類拔萃,卻對財富熱心追求,獎勵商賈,成為帝國六郡里最富庶之地,他們在首府丹嵬以黃金堆建門樓,自稱「耀宇朱門」、「朱門一族」。

如果當其面,直稱舊名「丹嵬朱氏」,就是存心侮慢的挑釁之舉,身為臣民,這樣叫更是大不敬之罪。

「不用,我雖有官身,但此行不代表朱門,也不是家族公務,溫老闆無須拘禮。」

朱鼎宇說著,朝外頭看了一眼,光是這趟隨行的朱家護衛,就足足三十多人,全站在大廳外,要說無關家族公務,實在欠缺說服力。

本來這時候,應該是小師妹要出來說話,她的身分最為合宜,這也是讓她來的主因,偏偏這位大小姐使起性子,雖然人來了,看也不看這一眼,弄得氣氛異常尷尬,只能自己開口了。

「溫老闆,此回我代表師門而來,之前……你與敝盟曾有商務往來……」

「是啊,封刀盟大名鼎鼎,守正衛道,我聘請貴盟的鏢局,隨行護送我的貨物,一向銀貨兩訖,合作愉快。」

溫去病笑道:「但不知為何,貴盟忽然單方面終止合作,還情願付我大筆賠償金,弄到我手足無措,一直也沒弄清楚是何緣故。」

重提舊事,這個回答,弄得朱鼎宇一臉尷尬,支吾其詞。

帝國允許人口買賣,溫家當時做的也算正行,只是沒領到牌照,他為了把奴隸運到拍賣市集,需要武裝護衛,便找上封刀盟經營的連鎖鏢局,支付的報酬也很可觀,不拖不欠,是極好的客戶,鏢局也與他合作愉快。

哪想到,合作一段時間后,這件事為小師妹所知,她聯合盟中一些保守派的長老、護法,鬧了一場,最終盟主不得不下令,終止與溫家的合作。

那些保守人士的說法,是雖然碎星團奸惡謀逆,意圖顛覆帝國,危害人族,罪該萬死,但溫家並非單純捕殺碎星者,還經營其他的人口買賣,這種事……哪怕合法,也不是俠義道所當為,封刀盟接這樣的生意,臉上無光,必須打祝

給這麼一鬧,封刀盟解除了與溫家的合作,事後必須給付的數倍賠償,饒是封刀盟家大業大,也著實肉痛,幸好溫去病識相,主動表示放棄這筆錢,這才讓封刀盟避免損失,盟主也回報其誠意,下令封刀盟內不得找此人麻煩。

這道命令下得及時,因為,據說小師妹的一個姊妹淘,牽扯進碎星餘孽之事,全家慘死,下手者身分不明,但很可能就是老字號溫家,畢竟他們追得最狠,下手也最兇殘。

自此之後,小師妹便深恨這些獵頭者,尤其是溫剝皮,她作梗破壞自家與溫家的合作,只是第一步,跟著就要去找溫家晦氣,她身邊一向圍繞著眾多討好者,這些人又都有錢有勢,她一呼百諾,如果不是盟主下了令,溫家接著就有大麻煩。

事情本來就這麼過去,想不到……今次居然有要用得到溫家的地方……

朱鼎宇道:「溫老闆可知……山陸陵未死,在不久前已重現大地了?」

「如此大事,焉能不知?」溫去病扼腕道:「可恨當初萬里沙海,不是我去追殺,否則碎星逆賊,焉有活路?朱少當知,凡是被我盯上的碎星者,有死無生,絕不會鬧出這種事後復活的大笑話出來。」

「那是,那是……」

朱鼎宇嘴上稱是,心中暗笑,溫家捕殺的那些,基本都是碎星團的外圍成員,少有中央骨幹,更別說首腦人物,如果真碰上山陸陵,只怕瞬間就被團滅了,哪容得你這樣大放厥詞?

「溫老闆當知,這些年來溫家剿滅碎星餘孽,居功甚偉,帝國內說起對付碎星餘孽的力量,哪個不提老字號溫家?」

先捧了捧,朱鼎宇道:「但樹大招風,碎星餘孽也對溫家恨之入骨,這回山陸陵復出……」

「山陸陵已是過氣的人物,旁人怕他,我可不怕這肌**子,他若有本事,早殺上門來了,哪用得著龜縮度日?」

溫去病顯出一副豪壯模樣,「朱少放心,溫家對付碎星餘孽,有專門手段,管他來的是誰,定讓他有來無回。」

「溫老闆可能不曉得,情況今非昔比,朱門得到秘密情報……碎星餘孽已與左道合流。」

朱鼎宇道:「這些年來,碎星餘孽屢滅不絕,除了有歹人冒名做案,很大的一個理由,是因為他們已與九外道合流,既託身庇護,又源源不斷訓練出新人,世代交替,再非六年前剛遭覆滅時的窘迫……溫老闆熟識江湖,不會沒聽過九外道中的易水墳和極樂堂吧?」

「易水墳很熟,我與他們常有生意往來,這票披著殺手皮的奸商……我真心祝福他們死一戶口本,至於極樂堂……」

溫去病臉孔扭曲起來,「碎星餘孽現在成了****?」

九外道顧名思義,是九個不見容於正道的組織,也不是個個都大奸大惡,有些介於正邪之間,但無可否認,這九個組織每一個都有極大威脅性。

易水墳專營殺手買賣,因為其獨特的規則,雖然不是古往今來最強的刺客團體,卻肯定是從古到今賺最多的殺手集團,溫去病從沒有委託殺人,但為了自身安全,和那邊打交道不是十次二十次了。

但極樂堂……又名極樂天堂,那就是一班暴徒、瘋子,形式有些像宗教,崇尚破滅之道,認為萬物到頭皆空,只要滅盡世上一切,就能求得真理,入極樂,享永恆。

匪夷所思的教義,不是重點,反正教徒基本也沒當回事,不過是個滿足自身**,放手破壞、殺戮的藉口,這群暴徒所過之處,燒殺擄掠,盡成焦土,什麼也不留下,比蝗蟲啃過還乾淨,帝國之內,人人聞之變色,可他們神出鬼沒,游移不定,七家八門幾次商議剿滅,都撲了個空。

「……極樂堂是百族大戰末期才冒出的組織,形式很像一群……信了教的傭兵……」

溫去病道:「嘖,是和碎星團有點像,兩個勾搭上,不算意外……真的勾搭上了?這個就麻煩了……」

「確實是勾搭上了,朱門的情報,碎星團的葆麗妲、尚概勇都逃脫蟄伏,與極樂堂合流,受其庇護。」

朱鼎宇道:「現今山陸陵重出,雙方必然聯繫,屆時,肯定是一場血腥清算,如溫老闆這樣與碎星團仇怨結深的對象,將首當其衝,我師父顧念前次對溫家的虧欠,今次特別遣我等來……商談合作。」

「……合作?」

聽到這裡,溫去病完全明白了,姑且不論極樂堂的消息是真是假,山陸陵重現大地,碎星團的威脅再次明顯化,各大勢力提防戒備,未雨綢繆,除了注意碎星團的復起跡象,也開始注意那些對付碎星者績效卓越的「專家」。

溫家向來神秘,對頂尖勢力來說,自家這點力量不值一哂,但獵殺碎星者的經驗卻很寶貴,再者,自己也不信,他們會對可能存在於自己手中的各種獵殺戰利品不感興趣,之前是不急著動手,現在……恐怕不只封刀盟,其他還有人也想要行動了……

「是的,由敝盟提供保護,保障溫老闆與貴寶號的安全,溫老闆則指導敝盟駐派貴府的人員,協助訓練他們,儘管當他們是自己人來**……」

朱鼎宇笑道:「在鷹揚郡內,不會有比敝盟更能給予溫家保障的力量,為了安全,溫老闆應該認真考慮這個提案。」

封刀盟當今之主,司徒誨人,娶妻朱氏,正是耀宇朱門家主之妹,司徒小書即是司徒家與朱家聯姻所生,兩家親如一脈,在鷹揚郡內,封刀盟確實可以橫著走。

溫家想在鷹揚郡內立足,就必須順從朱氏,如果拒絕這個提案,後果可以想像,溫去病摸摸下巴,有些好笑地心想,該怎麼回答這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