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七十六章 斬腕一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六章 斬腕一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惡意併購,大魚吃小魚,這類事情溫去病在商場上,倒也見得多了,不足為怪,比較要命的,是如何解決這問題。

直接答應,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可沒有趴地上舔人腳底的嗜好,更不容許人家派一隊武裝進駐溫府,吃自己的、喝自己的,還要自己傾囊教導,普天下哪有這種好事?

但……自己腳踩在朱家的地頭上,這趟明面是封刀盟遣使,實際上,這就是丹嵬朱氏、封刀盟的聯手而為,自己若是不給人家面子,吐半個不字,恐怕不光是眼前這些朱氏武者要動手,外頭還會有幾百人隨時揮刀殺來。

溫去病咳嗽兩聲,笑了笑,道:「能接受封刀盟的保護,溫某求之不得,有貴盟的英豪駐府,定能震懾宵小,哪還有什麼碎星餘孽膽敢來犯?哈哈哈。」

朱鼎宇頗為意外,都知道溫千刀是一號人物,機巧靈變,奸滑陰毒,己方的這個提案,他雖然不答應也得答應,但真沒想到他會一口答應。

「不過呢,貴盟要保護我,總不會空口說白話吧?」

「溫老闆這是何意?」

「我是說……該不會,貴盟的人員中,反而有些想要我命的人?」

溫去病拿著茶杯晃了晃,目光卻往司徒小書飄,極不莊重地從胸口瞥到腰下,再往上瞥看到胸口,來回掃幾次,最後露出一個非常輕蔑的微笑。

「你1

一直在旁邊噘著嘴,強忍怒氣,不肯往這邊多看一眼的司徒小書,受到這目光的刺激,就像**引線上點了火,立刻怒不可抑。

「惡賊,你看些什麼?再多看一眼,我立刻挖你的眼睛出來。」

小美女怒言相向,手都按到刀柄上,隨時都會拔出斬人,朱鼎宇一臉尷尬,連忙站起,攔擋在師妹身前,生怕她真一刀砍出,壞了大事。

「師妹,不得無禮,師父特別交代過,必須完成這一趟的任務,妳想抗父命嗎?」

「哎呀,朱少,貴盟到底是什麼想法?又說要保護我,又說要斬我,總不成就是喊保護我的人斬了我?你們的護衛太危險了。」

溫去病搖頭道:「不如我們各自冷靜幾天,釐清狀況,說不定,你們一走,玉虛真宗、金剛寺也會來和我談談保安,我可以挑個真正安全的。」

「溫老闆,你這未免就……」

朱鼎宇和溫去病一說話,對身後的注意稍放鬆,司徒小書逮著空檔,筆直衝了過來,對著溫去病就是揮手一斬。

「師妹!不可1

事發突然,溫去病最初以為是大意之下的意外,但看見朱鼎宇叫喊之餘,眼中閃現的冷靜,登時醒悟,這是要利用「意外」,趁機探自己的底了。

心念閃動,溫去病預備發動機關,這裡是溫府,到處都是自己設計、暗藏的機關,要擋下這一斬不是問題,然而,一道人影卻搶先飆出,擋在這一斬之前。

氣勁交擊,司徒小書露出訝色,不只驚訝於這一記手刀被擋下,更錯愕於眼前這名跳出來的,是一名千里挑一的美人。

大大的眼睛,水漾晶燦,文靜秀雅的氣質,看來是好人家的子女,那一撮如鮮血般的紅髮,染污了碧玉,讓整個人帶著幾分邪異的氣質,卻更添麗人艷色。

「滄溟龍氏?」

司徒小書聲若寒冰,「龍家人幾時墮落到替人販子賣命了?識趣的就讓開,憑妳擋不住我三刀。」

「護衛家主,是職責所在,秘書不能擅離。」

龍雲兒平穩著回答,卻感受到兩道不認同的視線,從背後火辣辣地射過來,這一著沒有事先報備,溫家哥哥大概又發火了,但自己也很無奈,誰曉得會忽然被踹出來?

「三刀?哈。」

後方傳來溫去病的笑聲,「聽說封刀盟的大小姐,單人滅江左七寨,斬殺焦州三鬼,星榜二十八,武功高強,怎麼連我家一個小小書記都要三刀才擺平?朱少,這下我真懷疑,貴盟有力量保護我嗎?」

朱鼎宇皺眉道:「溫老闆,請謹言慎行,我師妹剛才一刀,並未認真……不過,貴府這名書記,這年紀就上中階,也算不俗了。」

未滿二十歲的中階,在天才、菁英眼中,根本沒啥了不起,朱鼎宇也不當回事,但以一般人來說,確實出類拔萃,而且……朱鼎宇覺得這名美人書記,讓自己有些看不透……

她舉臂接刀時,爆發的氣勁是中階,但她動作卻頗為生澀,好像剛習武未久,手腕上震蕩出的能量波,似乎套了什麼防具,有可能是高階戰器,她是以中階力量,催動高階戰器?

朱鼎宇目光銳利,一眼看出龍雲兒身上許多異常處,卻也因此倍感困惑,龍雲兒卻聽出溫去病的言外話意,硬著頭皮,向司徒小書拱手。

「司徒小姐,請賜招,護衛家主是我的職責,貴盟要接手,起碼……」龍雲兒正色道:「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證明實力?」朱鼎宇像是聽見什麼極荒謬的話語,「居然有人質疑封刀盟的實力?」

不光是朱鼎宇,連站立在外頭的數十名封刀盟武衛,聽到這話都大笑出來,自百族戰後,已經沒人敢說這樣的話了,即使不算「刀尊」司徒無視的存在,封刀盟的聲勢也如日方中,萬邪辟易,現在竟有狂徒質疑?

「實力不在言詞,而在乎勝負。」龍雲兒平靜道:「如果要我等心服口服,請司徒小姐或朱少賜招。」

學著記憶中江湖大豪的模樣,龍雲兒一派從容平靜,心裡卻在狂打鼓,自己不過區區中階,對面兩人不但是高階起跳,還都位列星榜,真要打起來,一招就能把自己斬殺,也不曉得為什麼香雪讓自己出來趕人?

毀天霹靂,妳是用不出也不可以用的,但既然有修練毀天霹靂的基礎,剛剛教妳的那招,妳可以試試看。

雖然,自己心裡真怕得很,可如果退開,事情就會推到溫家哥哥的面前,那自己希望能幫得上忙的心愿,就非常可笑了……

龍雲兒不再言語,拱手站立,謹守禮儀的同時,也表現出一股絕不讓開的決心,看在對面兩人眼中,益發覺得這女子果然不同。

朱鼎宇想就此打住,回歸正題,司徒小書卻瞪著龍雲兒,她甚至是死死攔在自己面前,不讓自己的視線穿去,更別說人過去。

……如果就這麼放手,轉身回去,不就等於放過溫剝皮這惡賊?如此奸惡歹毒之人,不遭報應,也無人制裁,那還有天理嗎?

「……妳為虎作倀,也不是好人,該當一起教訓,但……妳是堂堂正正向我挑戰,我踏足高階之後,就沒再單對單與未至高階者交手過……」

司徒小書說著,身上散發出陣陣威煞,在龍雲兒眼中,對方一下變得無比高大,充滿壓迫感,彷彿一隻指頭就能輾死自己,就連站在外頭的刀客武衛,都在這股威煞中顫慄。

忽然,整個威煞消失,司徒小書平淡道:「封刀盟從不倚強凌弱,我用和妳相同的力量,妳接我三刀,只要接得下來,今日之事作罷。」

朱鼎宇愕然道:「師妹,師父交代的事豈能這樣就……」

「師兄,你看看這油滑奸賊,可有半分真心要應允的樣子?」司徒小書冷笑道:「就算我不阻撓你辦事,你要他屈服,總得先打到他趴下吧?」

朱鼎宇聞言沉默,小師妹不是單單隻憑個人衝動,還冷靜看出了情勢,相較之下,反倒是自己表現差了。

「請小姐賜招1

龍雲兒擺好架式,簡單一拱手,真氣緩緩流轉全身,看似到處都是漏洞,但血脈之力已隨之發動,一層淡淡的青光,若有似無,在龍雲兒身上瀰漫。

「……甲木之氣?」

後方朱鼎宇看出端倪,皺起眉頭,滄冥龍氏的血脈非常強悍,各種屬性的龍血一應具全,火系、雷系的龍血,覺醒之後可不是一般的強,相較之下,木系比較偏門,覺醒出來的血脈,往往都是毒龍一類,招人忌憚。

進入中階后,血脈覺醒能讓部分肢體異變,毒龍血脈的具體表現,往往就是毒爪、毒牙之類,一下不小心,便會受傷中毒。

司徒小書年紀輕輕,卻受封刀盟全力栽培,有著超越外表的豐富戰鬥經驗,臨陣場數甚至還高過師兄朱鼎宇,他看出來的顧慮,她心中同樣有數,暗忖毒龍血脈,難怪為龍氏嫌忌,流落在外,替奸人賣命,早知如此,自己也不用降低力量,直接一刀就為世上除害……

驟然,龍雲兒閃電出拳,轟向司徒小書面門,拳打得快,但刀光更快,瞬間暴起的刀光,直削向她的手腕,也是這一拳運勁的破綻。

只一刀,破招兼斷腕!

封刀盟威震大地,素來憑的不是蠻力,而是后發制人與精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