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七十七章 早來的一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七章 早來的一步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閃現的刀光,急奔擊出的手腕,司徒小書判定對方手腕上戴有異物,以兵器出手,卻在斬中的一瞬,發現勁變有異。

抗擊力好強,不只是戰器,是受損的寶兵她一個中階,能驅動寶兵略為訝異,這一刀未能破開護腕異物,司徒小書判斷出來,僅用與對方相同的力量,無法破開這件異物,又記起三刀之約,為了不讓這一刀之數被虛耗,她刀勢一轉,貼著手臂落下,直斬肩頭。

這一刀,就要把一條手臂卸下來,但落下的一瞬,龍雲兒身上青光大盛,肩上發出一股力道,讓這刀如中古木、橡皮,勁道銳減,刀氣雖然破入肩頭,傷了皮肉,卻沒能斬筋斷骨。

木龍一系專有的護身勁司徒小書心下一凜,各系龍血脈流中,護身勁最強的是金系、土系,再來才輪到木系,強度雖是一般,卻常常以朽屍功、腐骨體一類的形式表現,一面散放劇毒,一面隔絕自身痛楚,充分利用中上強度的護身勁,爭取第一時間反擊。

過往聽長輩提過類似狀況,司徒小書立刻做出戰術判斷,自己一刀已砍中,對方的反擊立刻就會到,帶毒的可能性很大,自己刀勢已盡,無法回防,只能硬挨上一記

妳是這麼想的吧也太小看我封刀盟了,哪會這麼簡單司徒小書眼中厲色一閃,出拳反擊中的龍雲兒沒有看見,卻落在後頭溫去病眼中,他微微皺眉,大致猜出司徒小書會用的招法,心中閃過一絲擔憂,不知道該不該介入喊停。

龍雲兒一拳擊至半途,中刀的左肩驟感劇痛,封刀盟的御勁之術,神妙無方,竟然不用收刀,直接控勁爆發,於刀勢盡處,重新發出新的一刀。

已經被砍開的護身勁,這時處於不設防狀態,除非無視風險,強行令屍龍血脈覺醒,否則,左臂便難保住,龍雲兒猛一咬牙,強運真氣,把一切賭在香雪傳授的戰技上。

驀地,一股強悍的勁道,從中刀處的肩頭髮出,將破肩而入的刀勁彈出,剛強至正,不帶一絲邪氣的氣勁,讓司徒小書大吃一驚。

這、這是錯愕中,龍雲兒身上縈繞的淡淡青光,迅速被一層金屬光芒所取代,與陶敏才當日的銅像功形似,卻更為強勁,不但肉身抗擊力大幅提升,連輸出的力量也瘋狂遞增。

寰宇咒武金剛身

激增的護身力量,較諸之前強上數倍,比金系龍血更強,不但讓司徒小書的第二刀徒勞無功,更反震出來,令她手臂痠麻,而還沒等她鼓勁變招,龍雲兒的一拳,已經轟在她小腹上。

金剛身大力金剛拳

洶湧力道,如萬馬奔騰,驟然宣洩,司徒小書柔軟的身軀,被這股沛然大力所激,飛噴出去,直摔出大廳,墜向外頭的庭院。

事出突然,也直至此時,朱鼎宇才脫口叫道:「金剛身金剛寺傳承」

司徒小書墜向庭院,外頭的武衛刀客大驚失色,想要出手援助,半空中的司徒小書已然發勁,滾滾氣浪從體內爆發,將轟入體內的拳勁盡數逼出。

中段的第六級力量,釋放出的氣浪有如實質,擊面生疼,在場的武衛刀客,連同朱鼎宇都吃了一驚,距離她突破至第六級,才寥寥數月,普通人還在穩固境界,她居然已經把力量提至中段,照這速度,很快就是末段,十八歲前地階有望了。

和普通的菁英相比,這高歌猛進的修練速度,絕對算是天才,天之驕女當之無愧,然而,這個天之驕女縱使神威赫赫,臉色卻非常難看。

為了逼出入體金剛勁,不讓這股拳勁侵筋入脈,被迫使了全力,雖然成功迫出異勁,卻運上了第六級力量,破了早先的承諾。

「啪啪啪」

響亮的拍掌聲,來自走出廳門的溫去玻

「厲害啊,厲害,司徒小姐年紀這麼輕,都快碰觸到地階邊上,果然不愧是星榜黑馬。」

溫去病一面鼓掌,一面笑道:「但不是說好只用同級力量,怎麼出爾反爾了該不會連對付我家一個小書記,也要用上第六級力量才穩操勝券」

司徒小書面上一紅,卻不是羞赧,而是一種異樣的潮紅,她怒瞪著溫去病,似乎想說什麼,卻強行忍著。

溫去病道:「既然說話不算話了,那何必還客氣呢說好的是三刀,還欠一刀,砍出來看看吧一刀不夠的話,四刀、五刀都可以埃」

「你」

司徒小書臉泛紅潮,像要滴出血來,停頓了幾秒,才平靜下來,道:「溫剝皮,多行不義必自斃,天道好還,你乾的那些缺德事早晚有一日讓你撞在我手裡」

說完,司徒小書掉頭便走,甫一轉身,嘴角就一道血線淌流下來,壓抑不住,這道血線讓收刀回鞘的美少女,感到少有的羞恥,強忍著眼角的灼熱感,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

溫去病轉頭,望向步出廳門的朱鼎宇,「朱少,今天這樣,該怎麼算」

朱鼎宇的目光,盯在廳中的龍雲兒身上,雖然他都走了出來,注意力仍有大半在打量龍雲兒,遲了幾秒,道:「料想不到,溫老闆府上虎藏龍,不但有龍氏中人,還有金剛身的傳人」

「哈哈,這妞不算我家人,也是外來的,和朱少你們一樣。」溫去病笑得古怪,道:「實不相瞞,她到我家才沒幾天,朱少你們晚了一步。」

說的都是實話,但聽在朱鼎宇耳中,就是另一個意思。

金剛身,是金剛寺的鎮寺神功,也是金剛寺在百族大戰中,能夠轉危為安的關鍵,銅像功、鋼筋鐵骨、石皮禪都是從中演化而出,象徵意義不是普通的重,更不輕易傳人,反過來說,能被授予金剛身出來走江湖的,都不是普通人。

山陸陵重出,碎星餘孽與九外道沆瀣一氣,能夠對付碎星者的「專業人士」,身價都水漲船高,封刀盟遣使上溫家,只是想仗著地緣關係,搶在其他家之前,先行一步,料不到還是遲了,被金剛寺捷足先登。

「商場上,瞬息萬變,來得早,未必好過來得巧。」

朱鼎宇臉色不善,卻也沒有翻臉,只是勉強一笑,道:「溫老闆,山水有相逢,今日遲來一步,說不定下回就是我在敝盟相迎,請。」

一拱手,朱鼎宇帶著一眾武衛刀客離去,溫去病在後頭看著,大是玩味,人家說得含蓄,意思很明白,就是總有讓自己上門求他的時候,今後封刀盟就算非敵,暗裡的絆子恐怕不少

「忍得住也藏得下,這才叫城府,才叫人物埃」溫去病笑道:「如果你是遇點事情就潑婦罵街的傢伙,我就可以輕鬆點了。」

搖了搖頭,溫去病走回廳內,關上大門,臉色也沉下來。

廳內,龍雲兒一手按肩,一雙靈動的眼珠,滴溜溜地亂轉,像是一隻不安的小白兔,看著這男人的走近,心都快跳出來了。

「幹什麼那麼緊張」

「你你會不會不高興我自作主張」

聲音越說越膽怯,自己是因為希望能為他做點事,才硬著頭皮動手了,未及請示,不知他會不會因此動怒但自己也不後悔就是了。

「怪什麼要自作主張,這主張也不是妳的,一看妳就是被人踢出來的。」

溫去病查看龍雲兒的肩頭,伸指彈刺幾下,幾道銳氣從血肉中釋放,出血量一下變大,溫去病取出藥粉撒上,龍雲兒頓感傷處一片清涼舒坦,痛楚全消。

「按著傷口,後頭三天,少動這條手臂。」溫去病正色道:「星榜前三十的菁英,這一刀不是鬧著玩的,雖然她降低了力量,但也不是妳那初學乍練的金剛身能扛住,如果不把殘餘刀勁釋放,一段時日過去,妳這手臂就廢了。」

「這、這麼厲害」龍雲兒看看肩頭傷口,「我以為只是皮肉傷,沒損到筋骨。」

「現在是,但封刀盟刀術是內家刀,只要有刀勁殘留傷口,就會持續破壞,當然,也起碼要是司徒小書這境界的幸虧她還沒練到化入無形的境界,否則一刀下去,皮肉不損,筋骨盡折,妳這程度的金剛身嘿,就是一刀破的下常」

溫去病冷笑兩聲,龍雲兒暗自心驚,只是,憶起剛才短暫的兩招拚鬥,驚恐之餘,竟覺得有些有趣,隱約很想再拚個兩刀這種衝動,真是莫名其妙,會有這種衝動的自己越來越變態了

「那那個」

甩開腦中的胡思亂想,龍雲兒臉上發紅,調整思緒,問道:「先前我用血脈的護身勁,挨刀時還沒什麼感覺,後來她第二刀發勁,我運上金剛身,卻痛得厲害,這是不是因為金剛身還不如我的」

話到一半,龍雲兒覺得自己也太狂妄,金剛寺是當世武學魁首之一,金剛身據說是他們的鎮寺神功,自己的血脈縱然不弱,怎麼就敢說勝過金剛身了這也太大言不慚了

剛這麼想,後堂就響起一陣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