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七十八章 前路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十八章 前路難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蝙蝠也就算了,翅膀一扔,改當陰溝老鼠,這就太沒下限了,妳不至於墮落成這樣吧?」

溫去病一嚷,後頭冷哼一聲,拎著酒瓶的金髮小女孩,搖搖晃晃地走出來,但仍只顧著坐在椅邊喝酒,沒有說話的打算。

見狀,溫去病一笑,對龍雲兒道:「冥界屍龍血脈,完全覺醒后,大部分的技巧都介於生死之間,使用必須半屍化,護身力量尤其是,腐屍體、朽木功一類的技巧,抗擊力是其次,主要是斷絕痛楚,反擊以傷換傷……等妳覺醒到天階,就算被人大卸八塊,妳也不會痛了。」

龍雲兒一怔,這才明白,自己所繼承的,是何等邪惡的一個血脈,一路覺醒下去,不但神智盡失,還會變成一個不生不死的怪物……

「……生生死死,都只是循環的一個過程,屍化是恐怖了些,未必就是邪惡,如果逆天而行就是邪,那所有試圖進化的生命體不如直接去死。」

溫去病的話,讓龍雲兒愕然,這和自己過往聽到的正邪之分,是截然不同的觀念,但看著這個男人的臉孔,她忽然醒悟,和自己比起來,溫家哥哥現在的生命形態,才真是不死不活的一筆糊塗帳,比半屍化更「邪惡」。

「嗯,哥哥你說得是。」

不想在這話題上刺激他,龍雲兒點頭稱是,溫去病讓她進去裹傷,她應命而去,這邊剛走,溫去病便嘆了口氣,「妳明知她是屍龍血脈,還讓她練金剛身,陰陽衝突,這樣好嗎?」

被詢問的一方,睜開朦朧醉眼,哂道:「屁!你知道她是屍龍血脈,還讓她練九陰玉簡,全陰一脈相通,這麼練下去,不出五年,就算你全力壓制,也阻不住屍龍奪舍降世。」

溫去病皺起眉頭,這情況不在自己的預計內,要詳細推演才能判斷,但也很難說一定就不會這樣,畢竟在涉及神魔的功法上,香雪才是大行家,自己的認知不及她準確。

「龍家的東西你不熟,教不了她,九陰玉簡是道門典籍,你是想讓她學成之後,和玉虛真宗接軌,然後練雙極輪吧?雙極輪運轉兩儀,盡卸天下,倒是最不受傷的安全保命技,你對她真疼惜得很啊1

香雪喝了口酒,道:「那你為啥教她毀天霹靂?最強的矛與盾,你看過有人同時拿這兩個還用得好的嗎?」

「……當時是情勢需要,教她一個夠強的護身技,希望保她平安,沒想到後頭會屍龍血脈覺醒,也沒料到會入手九陰玉簡。」

溫去病解釋著,回憶當時,自己把從未傳授給任何人的生平絕學,傳授給龍雲兒,多少……有些薪盡火傳的意味。

一個被自己救過的女子,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淡忘,執著地追著自己過去的足跡,一心一意想要重繼當初碎星團的理想,這些……確實打動了自己,在冷嘲熱諷的考驗之後,自己很想透過她,把一些東西……傳續下去。

這些話,想是可以想一想,可要訴諸於口,那就不行了,肯定會招來香雪的恥笑,溫去病想了想,道:「金剛身無法速成,但……毀天霹靂源出於金剛身,唔,這麼說,她這些時日,暗地裡一直在反覆強練毀天霹靂……棘手了,本來道門系統與雙極輪一脈相承,可練了金剛身,從此就不能練雙極輪,往後……」

「好笑,世上神功密技那麼多,就非得從寰宇咒武那四式里學?」香雪道:「百族大戰時,為了快速彌補人與非人者之間的差距,那個人才創出咒武,分傳四家,重在修練速度,現在已經不是那種時代,大可搭配別的技巧練。」

看似成理的話,溫去病一時無言。

值此人族盛世,戰爭平息,有類似想法的人肯定很多,包括七家八門在內,都在消除各種戰爭後遺症的影響。

然而,沒人知道封神台生變,若是惡化趨勢不變,最遲六年之內,神魔將大量重臨人間,百族大戰將要重啟,屆時,那些被拋開的戰爭「後遺症」,還來得及撿回來嗎?

「妳說得也對,她體內神魔之氣充盈,足夠她一路練上地階去,減了累積的過程,確實不用倚靠咒武。」

溫去病沉吟片刻,道:「佛道合流,也不是沒人試過,她金剛身一練就有這威力,這功夫和她也挺合,還有萬古江山鍾可以搭配,後頭再配合九陰玉簡的一些攻防技,只要設計得當,陰陽調和,未嘗不是一條新路。」

「……只有這樣夠嗎?」香雪笑道:「就算能儘快把她拉上高階,就算她今天一戰擊退星榜高手,可以嚇阻其他人一時,但又能撐多久?下一個來生事的上門時,你拿什麼擋?」

在此之前,溫家刻意營造出神秘,又有如瘋狗般亂咬的綜合形象,大門大派顧忌身分,就算想并吞,也不便染指這隻為國辦事的瘋狗,中小門派卻認為溫家實力莫測,不敢輕易行動。

這道苦心維持的保護層,巧妙利用形勢,雖然保溫家六年平安,卻也薄弱,現在終於有大門派戳破這層薄罩,向溫家動手,而且還是頂尖勢力,下一步,溫家何去何從?

「……你練了幾年的兵,手上也就兩個高階,加上老在叔,三個連地階都上不去的,和七家八門任一個相比都是渣,照我說,你不如包袱收收,和我一起出海算了?」

香雪抓抓金髮,慵懶道,「或者,之前寄放到海外的……調些回來?」

溫去病看著香雪,知道這一句才是她真正要說的話,恐怕這次由海外歸來,就是為了說這一句。

撤向海外,那是不可能的,這意味現有建立的基業全要放棄,但要從海外調人回來……還太早,未恢復的傷兵殘勇,縱能掀起些波浪,也不足成事。

「……還不是時候。」溫去病淡淡道:「六年的準備,不是為了解決這種小小障礙,我們要做的事,還沒到動的時候。」

「那你……」

「不就是七家八門嗎?小菜一碟,我就擺平他們給妳看。」溫去病笑道:「那個人……當初能玩弄他們於股掌上,我一樣也能1

少有的氣勢表露,溫去病語氣中自信十足,香雪一下愣住,連酒都忘了喝,數秒后,她捧腹大笑,笑到幾乎滾倒地上,出色的美貌,一時也變了樣。

「哇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個人……一顆心九十九個竅,連肌肉里都是**,你則是連腦里都裝肌肉,你……哈哈哈,一個肌**子,也學人玩心計?嗚哇哈哈哈」「嘿,別這麼拆台可以嗎?肌肉什麼的都是假象,我的真面目,本來就是心機貴公子,傳奇鍊金術師,巨漢什麼的,全是浮雲埃」

「好好好,理解理解,哇哈哈哈」香雪笑了一陣,忽然正起表情,道:「糟糕,有件事情不太妥當。」

「……怎了?」

「剛剛想到,我和你這麼認真討論她的修練方向,怎麼感覺……」香雪沉吟道:「好像兩父母在討論小孩的學習路線?」

「……剛拆完台,現在立刻調戲老戰友,這個嗜好也太低級了。」溫去病沒好氣地道:「雖然妳也是沒空亂跑的人,但既然都來了,就再待幾天吧,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妳幫忙。」

需要倚靠香雪的地方,是她在藥物、生物體處理方面的長才,使毒、放蠱,雖然是惡名昭彰的手段,但想要發展成大家,沒有紮實的用藥、生物知識,絕對不可能。

溫去病所擅長的煉金、煉成,偏重非生命物質,**材料雖然也能處理,卻不如香雪玩得熟,早年在碎星團,兩人就一起窩在地下秘窟,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聯手搞研究,現在所使用的各種藥粉、藥水,基本也都是與香雪一起研發出的配方。

「……我還有巡迴演唱會要趕的,你當我很閑嗎?」香雪瞥了溫去病一眼,「要我留下幹什麼?」

溫去病一笑,倒是沒有傻到問人家既然忙,為什麼還浪費時間跑回來,只是道:「也是運道,就在昨天,我拿到了飆風之晶。」

「哦?那個風屬性的極品奇石?能把空氣百倍壓縮,或儲存或釋放?」香雪道:「沒了太一以後,這東西是難搞了點,但也不是珍稀,你為啥像撿了寶一樣?」

「普通的飆風之晶,確實是縮百成一,但飆風之晶裡頭,有一種異品,不存於大地礦脈,也無法人工合成,只存在九天青冥之外,可遇不可求。」

溫去病笑道:「它的性能優異,能把空氣縮萬成一,勝過凡品百倍,妙用無窮。」

「……什麼用?放屁特別響嗎?」香雪皺了皺可愛的小秀鼻,似乎想到了什麼,「你別老是拿一些有的沒的,猛往自己身體里裝可以嗎?這聽起來好詭異埃」

「……會比任勞任怨幾十年,一天上班的時候,發現公司大門深鎖,老闆跑路,退休金一夕成空更詭異嗎?」

溫去病聳聳肩,道:「我一個人,沒把握妥善駕馭,趁著妳在,我想把這個設計給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