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八十一章 寰宇咒武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一章 寰宇咒武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府之內,各有各的忙碌,自那天封刀盟使者登門拜訪,又含怒離去,一轉眼就已經數日,對於那日所發生的事,不只溫府,整個港市都在議論紛紛。

引起大家熱烈討論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那日封刀盟使者離去,不是自願退走,而是狼狽敗逃,由於被溫家人所擊敗,不得不含恨退走。

這消息傳出去,造成的震撼可不一般,誰都知道,封刀盟派來的不是普通使者,而是本代盟主之女,司徒小書,這位天之嬌女,不是那種繡花枕頭的富二代,一身本事,輕敗張文遠、陶敏才時,技驚當場,更別說,她位列星榜。

星榜,是大地上所有年輕武人的夢想,如同天上雲階,要踏上去,要經歷的激烈競爭,絕非外人能想像,所有能擠身星榜的武者,都是千錘百鍊,各有貨真價實的超卓實力,假都假不來。

司徒小書不只是位列星榜,而且還是年紀輕輕,就擠身星榜前列的絕頂人物,放眼港市,能出手壓制她的,也就只有幾個老前輩,同齡之內,她基本無敵,卻在打上溫府後,踢到大鐵板,這證明溫家之中伏藏的高手,更在其上。

一直以來,溫家就被傳說得虎藏龍,除了明面上的第一高手溫在乎,還有其他的高手隱藏不出,這回司徒小書鎩羽於溫府,事後眾說紛紜,流傳出來的說法,深藏於溫家的那個高手,也是一個年輕美女,金剛寺傳承,三招內打敗司徒小書。

司徒小書已是星榜前列,如此年輕,又能三招內敗她,這樣的人物,必是星榜前二十,甚至前十的人物,人們都在傳說,那是一名地階武者。

星榜絕大部分都是高階人物,但能夠打入前十,穩穩站住,沒有地階力量是壓不住陣腳的,星榜前十都被傳聞已入地階,所以當司徒小書慘敗而歸,坊間所有傳聞,都直指溫家有地階坐鎮。

整個港市,也沒幾個地階,溫家有地階存在,足以一躍而成本地的頂級勢力,隨著這傳聞出來,人們看著溫府大門的眼神又是一變,覺得長期以來猜測的東西被證實了。

作為這個傳聞的中心,龍雲兒異常不解,只要司徒小書出來,一句話就可以揭穿自己這個「沽名釣譽」之徒,為什麼她一句也不說呢武者不是都很重勝負,以敗仗為恥嗎為何她寧願承受羞恥

「哎呀,妳不懂的啦,她是司徒老瞎子的孫女,學的都是那種老派作風,榆木腦袋一個。」

香雪拎著酒瓶,站了起來,挺胸道:「武者最大的恥辱,不是敗給別人,是輸給自己,力量的強弱並不重要,輸了就是輸了,不管敵人用什麼卑鄙手段、陰謀詭計,只要自己夠強,就能戰勝一切,輸了就是輸了,沒有藉口」

彷彿背誦教條,香雪念得非常刻板,但龍雲兒在旁,依稀也能從中感受到一股正氣,那是一種頂天立地,我執我道,雖千難萬險仍往矣的氣概。

這股氣息,與香雪本身大相逕庭,南轅北轍的變化,龍雲兒一怔,隱約從她身後,看見一個挺直腰桿,昂立天地的身影,只是一眼,就令人氣為之奪,手足痠軟。

奇異的氣息,一閃即逝,香雪像是被抽掉脊梁骨一樣,坐倒地上,不停用手搧風喊累。

「很累嗎」

龍雲兒小心問了一句。「毒霸」葆麗妲當年縱橫大地,除了毒技、屍術,各種幻術也是拿手好戲,傳聞已經練到化幻為真的絕頂境界,剛剛那番氣息模擬,顯然就是她的手段。

「才怪,只是模擬一絲氣息,又不用虛化出修為境界,這樣也累,乾脆去死。」

香雪道:「只是要模擬那傢伙的氣息,讓他的那些思想經過我腦子太噁心了,我頂不住,差點就吐了噁心,噁心,噁心,重要的感覺說三次埃」

「剛剛那氣息是刀尊前輩」

對於這位當世第一的九重天階高人,龍雲兒不敢有絲毫不敬,傳聞他也是八門之中,最具仁骨俠風之人,雖然隨著時間流逝,不少詆毀之言為宵小流傳,或是說他年紀老邁,實力衰退;或是說他假仁假義、偽君子但龍雲兒仍相信,這位名俠是自己所景仰的那種偉人。

「除了那老瞎子,還有誰這麼噁心嗚,太惡了」

香雪不住給自己搧風,似乎那些信念之於她,比烈酒更讓腦袋發昏。她所奉行的生存原則,確實與俠風仁行是天地之別

「行了,別浪費時間,妳還有好多東西要練。」

連著幾日的時間,龍雲兒都在勤修苦練,急著把所學到的各種技巧,熟練上手,化為自己的血肉,讓那些深藏體內的潛力,急速進化為實力。

原本,溫府之內,除了溫去病自己,最適合的基礎指導員就是溫在乎,這不是個好選擇,只是沒有更好的選擇之下,無奈之選,但香雪回歸,見識、胸中所學,勝溫在乎何止百倍,由她親自,龍雲兒的武功,在短短數日之內迅速成形。

屍龍血脈天賦、九陰玉冊的內外功、金剛身,還有從小到大所見過的各種龍氏武技,都漸漸整合,像裝甲一樣,一件一件套上身,短短數日,就跨越普通人數年的進境,力量由第三級提升至第四級,初段、中段,迅速衝破,來到中階末段。

一路看著龍雲兒修練,香雪道:「既然外頭都傳說妳是地階,那就給我咬緊牙關,在把妳操上地階之前,我的操練不會停妳真走運,以前在碎星團,沒幾個人能」

「沒幾個人能得到妳的親自嗎」龍雲兒喜道:「我真榮幸,能讓四武神之一來教我武功,就像夢一樣」

「傻瓜妳想太多」香雪道:「我是說,當初在碎星團,沒幾個被我親自操練,還能活得下來的,就連神魔血脈都被我活活訓死幾個冥界屍龍的血脈,還是有些門道。」

最後那句話,龍雲兒深有同感,金剛身剛猛絕倫,修練時對**負擔極重,本不適合女子修練,初期動輒肌肉拉傷,甚是痛楚,但這些難處,都被擁有屍龍血脈的自己輕輕跨過,血脈一蘇醒,什麼痛楚都沒了,甚至那些傷口,還帶來一些輕微的愉悅感。

這也更證明了屍龍血脈的邪惡,不難想像,要是太倚仗這身血脈去戰鬥,歧路上越走越遠,終將無法自拔,特別是香雪還說過,屍龍血脈覺醒到中階后,發出的攻擊基本都帶屍毒,想收發由心,起碼得到地階

「金剛身有一定的鎮邪作用,修練這個,可以抑制屍龍血脈的邪氣,小心均衡調配就是。」

香雪傳授金剛身修練要訣時,曾作過這樣的解釋,龍雲兒也因此堅持修練,再者,即使自己深居閨中,也不會不知道讓人族挺過大戰的四神技,能修練金剛寺的鎮寺絕學,哪有不願意的道理不過

「這不是金剛寺的鎮寺絕學嗎為什麼」練功之餘,龍雲兒問道:「碎星團怎會有金剛寺的密傳你們」

「小丫頭搞錯,那四門武學之所以被奉為神技,並不是因為有多**炸天,多精深奧妙,而是上手快,修練快,威力強,又不難練,能快速提升戰力,這才被當神技的,現在四門把它管束起來,不是被核准的人就不能練,但在大戰初期,他們拚命流傳,基本自家門派里只要像個人樣的,就抓來塞本秘笈過去。」

「傳得這麼廣那為何現在縮限得那麼嚴我聽說,這四套鎮派絕學,被管得很緊,如果不是審核通過的人,就不允許修練,偷練是重罪。」

說著,龍雲兒小吐了一下舌頭,因為自己正是偷練,不過橫豎背負著屍龍血脈已是天理不容,債多也就人不愁了。

「嘿嘿,那當然是有些不好對外人說的理由啦,要不是這四套東西威力大又好練,他們應該是想直接廢掉的。」

香雪笑了笑,想起已經被搞成武力競賽的亂局,四家手上各有自己的大殺器,如果拋開不用,別人卻用了,自家就很難生存,當年姿態最高的玉虛真宗,就是因此,才被逼得低頭接受,把雙極輪廣傳門下弟子

「香雪姊姊,我有點不懂」

龍雲兒大著膽子,用了這個稱呼,雖然面前的金髮女孩,怎麼看都是小丫頭,可如果喊成妹妹,說不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武功威力越大的,不是應該越難練、越艱深、越要花時間嗎那為什麼這四門神功,會又好練,威力又大,還不拘資質呢這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好事」

「最後一句倒是說對了,又好練,威力又大,練起來還快,天底下確實有這種事,只不過不是不要代價的。」

香雪道:「這四套東西,在團里流傳的版本,比在四派手中的版本,少了遮掩,更接近原貌,我們也因此參透其原理在外頭,有人稱這是寰武絕式,其實真正的名字是寰宇咒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