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八十二章 橫掃高階的飛拳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二章 橫掃高階的飛拳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龍雲兒向香雪請教,乍然聽見「咒武」一詞,驚奇之餘,想了解這到底是什麼的技巧,但話沒出口,香雪就打出隔絕封印,封鎖聲音外傳,然後低聲問話。

「對了,我想問一下,當年咱們家的痴佬溫,在你們府上被退婚,詳細是什麼情形?」

「咦?溫哥哥,他沒對你們說嗎?」

「其實我們都很八卦,對於他為什麼被退婚,超想知道的,不過他從來都不肯說,被我們逼急了,就變身學猩猩發狂,所以,我們不清楚……」

香雪摩拳擦掌,「趁著有相關人士在,當然要了解一下,我們……就把那個我問,妳不說,我抓開妳頭蓋骨,問妳腦子的過程省略,直接說結果吧。」

「……妳確定妳的酒真夠烈?要不要再來一壇雅潔青蓮冷靜一下?」

龍雲兒搖搖頭,雖然有些好笑,但很清楚曉得對方真不是說笑,腦里回憶起當年舊事,正要開口,忽然聽見一聲悶響。

練功密室位於地底,隔壁就是溫去病的工坊,裡頭經常發出悶雷似的轟響,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龍雲兒被嚇得不輕,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溫在乎極為鎮定,不以為意,香雪來了之後,也只說一句「常有的事」,時間久了,龍雲兒也非常淡定了。

「……又炸了,不曉得是進展得不順?還是進展得太順了?」

擔憂地往裡頭看了一眼,卻不料,與之前的經驗不同,悶響沒有結束,卻是連響不絕,一炸連著一炸,而且還越來越大聲,隔著厚厚的石壁,爆炸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高階末段……半步地階……」

香雪皺著眉頭,喃喃自語,最後神情一變,訝然道:「地階出力1

聲音一落,兩人前方的那堵石牆,連同內中的防禦結界網,應聲炸碎,一道黑影從內中飛衝出來,高速朝兩人這邊撞來。

幾天特訓的反應,龍雲兒發動金剛身,運起金剛力,就想去擋,香雪扔下一聲「找死嗎」,閃電出手,拉著她往旁一閃,那飛墜出來的黑影,又打穿一層石壁,不知飛到哪裡去,直過了好半晌,才看到溫去病從工坊中搖搖晃晃地走出,不住咳嗽。

龍雲兒注視他的身影,第一時間注意到,他右手袖子不見,一條手臂整個消失,大吃一驚,連忙衝上前去。

「溫哥哥,你的手……」

「沒事,咳咳,失敗是常有的事,但我又往成功靠近一步了。」

溫去病臉被煙熏得發黑,卻露出笑容,似乎非常開心,香雪晃著酒瓶,斜睨道:「那塊隕石的效果?裝在手掌心,吸氣然後射出,那只是一股衝擊波,你用什麼方法控制住,升華成地階出力的?」

「那牽涉到神經組件的製作,只有把傳導效率提升上去,才能做到有效控制,目前還未算滿意,差了少許,沒有能真正駕馭這股失控的力道。」

溫去病尷尬笑道:「一隻手飛出去,不過應該沒報銷,等會兒修修裝上就行了,只差一點,飆風晶鑽就可以實用化。」

「……這不過是蠻力,不是實質的力量。」香雪道:「你以前不是最看不起這種事嗎?怎麼現在又……」

「以前是以前,現在我覺得……不管武力、蠻力,只要能打倒敵人,就是夠力!妳整天放蠱下毒,連蠻力也不用,照樣把事情辦了,我覺得這挺好。」

溫去病笑道:「別小看這個設計,只要製作得當,又打得准,高階以下,沒人挨得了一下。」

龍雲兒在旁靜聽,大感詫異,尋常武者要練上高階,要付出的心血絕非等閑,而能站上高階,就已經是高手,星榜之中,九成都是高階,堪稱千里挑一的人物,怎麼溫去病隨手作件道具,就敢說是橫掃高階,沒人能當一擊?真有如此神奇?

「你就作夢吧!就憑你這爛身體,怎麼打中還是問題,高階武者的移動速度、反應時間,是你一個廢人隨便舉手就能打中的嗎?」

香雪的言語,再次讓龍雲兒不解,這種存心挑剔找事的語調,表示女孩心裡著實不悅,但……為何會不悅呢?

瞥向溫去病,龍雲兒琢磨話意,單單隻有這股噴射力量,實質意義並不大,想要真正發揮用處,必需要其他的配合,以他的才能,要作出輔助道具,並不困難,但他的輔助道具……

一想到此處,龍雲兒臉色立變,溫去病的道具,基本都是裝在身上,或者說,全裝身體裡面,要再裝什麼東西,肯定也是與**融合,那……

「你發瘋了不成?」

香雪把酒瓶一丟,落地砸碎,怒道:「乙太屍蠱雖然能保住**機能運作,但你的心、腦,都還是正常血肉,由太初真血維持,後頭如果找到那幾件關鍵物,就有希望重塑肉身,讓你回歸正常人,可你如果這麼亂搞,拿乙太屍蠱當底牌,搞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改造,耗竭心腦元氣,你就真的剩下沒幾年了1

相處時日還不長,龍雲兒卻從沒見過香雪這樣發怒,但她也顧不上這個,駭然望向溫去玻

「溫哥哥,你……你的身體……」

龍雲兒道:「你不是說,現在雖然身體弱了點,但哪裡壞了就修哪裡,修不了就整個換掉,反而比之前簡單……」

……因為他一直都是笑著說的,像說個與本身無關的笑話,自己雖然猜說他心情可能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好,因為他一向愛強撐,卻也沒有意識到,每次的改裝、改換零件,都是對生命的揮霍,若這樣下去……

「哪有這麼簡單的?」香雪一手插腰,怒道:「這傢伙要是識相點,完成初擁,和我一起當吸血鬼,那倒是可以沒事,偏偏他……」

「嘿!沒人這麼推銷的好嗎?」溫去病苦笑道:「當初妳也一直抗拒,死都不願意全妖化,變成真正的吸血鬼,妳不想乾的事情讓我干,這有說服力嗎?」

「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我現在是個超開心的吸血鬼,樂觀向上,天天有酒喝,愛宰誰就宰誰,比你好多了,你……」

香雪越說越冒火,講到後來都在捲袖子,隨時會動手的樣子,不過,掛在左面牆壁上的鏡子,驟然閃光,是外頭有事聯絡的訊號,通常是溫在乎所發。

「……上頭出什麼事了?」

溫去病皺眉仰望,通常自己在下頭開工的時候,老管家不會來打擾,而會讓他選擇通知的,都不是小事,而且……也都不是好事!

「得上去看看了,不過在那之前……」溫去病尷尬道:「哪位幫個忙,去替我把手撿回來可以嗎?」

龍雲兒臉上一白,急急忙忙衝出去,到隔壁的石室里去找手,看她背影消失,溫去病笑了笑,低聲道:「她修練的速度怎麼樣?」

「……還可以吧,幾天時間從中階頭到中階尾,大概比以前團里的修練速度快十倍,神魔之氣果然是好用的東西。」

香雪瞪了溫去病一眼,「這丫頭片子的心不錯,我勸告你啊,如果對人家沒那個意思,就別把她擺在身邊,讓人家整天為你難過落淚,擔驚受怕的。」

「妳這論點太奇怪,難道我有那意思,才要把人擺在身邊,讓我喜歡的人為我難過落淚,擔驚受怕?」

溫去病哂道:「我又不是變態虐待狂……再說,妳也想多了,我對她沒有那種想法,就只是覺得她可以栽培、可以信任,才擺到這位置上的。」

「……能得到你信任,這本身就是個奇了……你表情為什麼那麼緊,手臂痛得很厲害嗎?」

「小聲點可以嗎?我一直讓她以為,這些隨拆隨裝的東西,是可以關閉痛覺,不會有痛楚,儘管嘻嘻哈哈的……」

「是可以啊,你自己不幹而已。」

「頻繁開關觸覺神經,會造成末稍鈍化,後頭想關關不上是還好,就怕想開也開不起,麻煩就很大了,所以寧願痛些,也要保留未來性。」

「嘿,有道理啊,自我麻痹沒什麼未來性,我也不該整天靠這些酒瓶來過日子,不如從今天起,我戒酒了吧?」

「………那很多人的未來就要沒有了。」

「你這偏心的痴佬溫1

香雪捶打了溫去病一下,不久后,龍雲兒把那條飛射太遠的手臂撿回來,神色如常,還能開玩笑說手臂完好,代表用料不錯,打造的技術也好。然而,從她眼角殘餘的水痕,兩人都看出來,她剛剛應該是掉過眼淚的……

「妳們兩個先上去,看看是什麼事,我先把這隻手給裝上,總不能露臉時成了獨臂人……」

溫去病如是說著,打發自己的護衛長與書記先行離去,而兩人一出去,就遇到憂心忡忡的溫在乎。

「剛剛雙聯幫砸了我們的酒樓,還出言挑釁。」

「雙聯幫?」

龍雲兒一怔,她對力夏達港的事物還不熟悉,但聽說過這好像是港市內面上的最大幫派,幫眾過萬。

香雪卻似毫不在意,笑問道:「哪家酒樓?」

溫在乎沒好氣地道:「就是這趟妳回來毀掉的那家……」

在老人的印象里,這個護衛長一年到頭不知在哪鬼混,只見書信不見人,一回來就天翻地覆,真不知家主為何非她不可?

香雪道:「我有責任嗎?那一起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