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八十三章 開山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三章 開山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雙聯幫是港市第一大幫,這僅是明面上而言,實際上,港市在行政劃分上,雖只是一個二線都市,可每日在此吞吐的貨物、金錢流量,別說媲美各郡首府,甚至直追帝都,一個萬人大幫如何鎮得住場?

港市內大大小小的幫派,幾乎背後都另有靠山,有些還不只一個,明面上是七家八門中某派的分支,私底下其實是九外道的臣屬,這種事情早已見怪不怪。

因為地理關係,雙聯幫內的主流是刀,基本是封刀盟的分支,也獲得朱門的認可,多有業務往來,平素在港市內揚眉吐氣,走路有風,只是自命正道,還不至於橫衝直撞,欺男霸女,而溫家立足港市,逢年過節,也都是備妥重禮致贈,早年甚至還交過保護費的。

龍雲兒等人抵達事發現場,聽工人們的解釋,說是剛剛工人們正在修繕、重蓋酒樓,卻來了一群雙聯幫眾,過來不由分說就打人,臨了更還撂話,說這只是開端,事情不會輕易結束。

「這是……戰書嗎?」龍雲兒望向溫在乎,「我們和雙聯幫的關係怎麼樣?最近可有恩怨?他們為何忽然針對過來?」

「這才不是戰書咧。」香雪喝著酒,摩拳擦掌,「這是他們替自己寫下的遺書,親筆的。」

同伴躍躍欲試的模樣,讓龍雲兒心驚肉跳,她曉得溫去病肯定不樂見香雪肆無忌憚的失控行徑,但進一步的消息卻連接傳來,陸續又有幾人來報,雙聯幫砸了溫家的酒樓、妓館、布莊、藥店,甚至還砸了三間老字號溫家醬油坊。

野火燎原般傳來的壞消息,讓龍雲兒稍稍感受到溫家的產業之廣,卻也訝異這些人所帶來的訊息。

「雙聯幫的人說了,封刀盟才是武界獨尊,說我們用卑鄙手段沽名釣譽,他們忍不下,指名要我們鎮府的那位高手,出去單挑,不然直接賠禮道歉也可。」

幾名鼻青臉腫,身上帶血的工作人員,如是呈報,龍雲兒著實料想不到,事情居然還是沖著自己來的,心下愧疚,若是道個歉就可以解決事端,自己低頭認錯有什麼關係?原本,自己就為著外頭的傳言而心裡不安……

「……一臉的懦弱樣,妳該不會真打算去給人磕頭認錯吧?」香雪哂道:「有點骨氣好嗎?妳現在接近高手了,別動不動就畏縮道歉。」

「我不認為變成高手,就要仗勢欺人了,這……」

「誰讓妳仗勢欺人了?我是讓妳想想自己肩膀上的責任1香雪道:「怎樣也好,現在別人當妳是地階,妳就是溫家守護神了,妳動不動就給人道歉,沒有守護神該有的樣子,那些虎狼之敵就會一窩蜂殺上門來,明白嗎?」

龍雲兒一想,果然是這個道理,但這麼一來,自己豈不是就真要去單挑了?

如果真有那種實力,自己當然無懼,可實際上壓根就沒有,上了戰場,實力高下立判,這如何是好?

「……其實,無視實力,只看勝負的話,可以用的辦法很多,放蠱下毒,陷阱偷襲,在決鬥中都有效,特別是對方蠢到以為妳真會和他決鬥的時候……我很多對手都是這麼被搞定的。」

香雪道:「如果非得明刀明槍,那我傳妳一套口訣,無敵六訣,比寰宇咒武還**得多了,以前我們就靠這個來戰勝天階的妖魔。」

……無敵六訣?

……比那四門絕學更強?

……戰勝天階的妖魔?

龍雲兒心頭一熱,暗忖那必是絕世神功,或許也是人族逆轉勝的關鍵,連忙低聲問話。

「這麼秘密的口訣,要不要找個隱密點的地方說?」

「不必,這口訣童叟無欺,也不算秘密,妳聽仔細了……」香雪做了一個撩腿踢胯間的不雅動作,正色道:「無敵六訣,圍毆、偷襲、下砒霜,嗑藥、插眼、打舊傷,憑此六訣,誅神屠魔,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矣1

「你們……當年就靠這些方法打贏妖魔?」

「當然!那些非人東西,手上不是爪就是鱗,妳手不下得黑一點,怎麼拚得過人家?大家本來就是敵,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會在乎我的敵人有沒有更恨我嗎?」

香雪說得理所當然,龍雲兒只能苦笑,忽然,附近的溫在乎神色一變,望向街尾,就看見一個身形瘦長,手抱著長刀的男子,緩步踏來,雖然距離還頗遠,但龍雲兒卻感應到那股肅殺氣息。

溫在乎跨前一步,道:「康巢,你來這裡做什麼?你雙聯幫砸我溫家產業,這筆帳定要你們償還1

聽了是敵,龍雲兒警戒起來,望向對方,就看那人昂首道:「溫家不識抬舉,合該有此收場,想要賠償嗎?戰勝老子手中刀后再說吧。」

語畢,一股股刀氣從身上釋放,飛沙走石,石板地上出現一道道刀痕,銳氣迫人。

香雪對龍雲餑袢私鋅山刀康巢,是雙聯幫的三大護法之一,四竅開通,大概四級中階末段,和妳差不多,一心就想揚名立萬,急著上星榜……妳和司徒小書戰過還贏了,就是他眼中最佳的墊腳石了。」

「呃,什麼四竅開通?」

「眼耳鼻舌身意,普通人練功大概一級開一竅,四級就是四竅開通,不過妳是亂跳級的,這套規則在妳不適用。」

香雪低笑道:「外頭傳說妳,這傢伙還敢來挑戰,擺明是來試虛實,來者不善喔。」

龍雲兒心頭一凜,知道這一仗多半躲不過去,就見溫在乎怒道:「封刀盟蠻橫霸道,以為勢大就可欺人了嗎?你想要挑戰,老夫在此接招1

「這與封刀盟沒有關係,你們不用胡扯瞎纏,是我雙聯幫看你這群人販子不起,要為民除害。」

康巢冷笑道:「至於動手……溫老先生還是讓到一邊吧,你這種靠吃藥硬推上去的高階,虛有其表,硬撐個門面,其實沒人會當你是回事,念你年紀老邁,還是退一邊去吧1

輕慢的態度,氣得溫在乎全身發抖,握拳喝道:「虛有其表?你小子且過來試試,不把你拆骨煎皮,今天就不算完1

龍雲兒看見老管家火冒三丈的樣子,再看對方趾高氣昂的模樣,心下同情,因為這種吃藥硬送上去的修為,有境界沒戰力,全無未來性,還可能縮減壽命,老管家為了守護溫家於萌芽,甘心作此犧牲,現在被敵人這樣嘲弄,看了真是心裡難過,同時,也為之憤怒。

香雪背後推了一把,龍雲兒會意,主動站出,越過溫在乎,抬頭道:「我是人販子養的打手,你要為民除害,先砍了我吧。」

司徒小書鎩羽而走後,外界傳聞,溫家有高手潛伏,是一名女子,地階實力,但詳情未明,打龍雲兒到場,就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這時終於看她出來接陣,不但遠近人群嘩然出聲,康巢也改了抱刀胸口的姿勢,一手橫刀柄。

「妳就是金剛寺傳人?」

「有什麼指教嗎?」

龍雲兒暗運金剛身,加催血脈之力,強自鎮定,心裡卻在忐忑,不知自己的表現如何?夠不夠高手風範?香雪說這人與自己一樣,都是四級近頂,打起來應該不分上下才對,自己……應該安全吧?

卻不料,對方只問了那一句,忽然出刀,也不拔刀,直接連鞘斬來。

厚沉烏木打制的刀鞘,份量沉重,橫掃出來,龍雲兒正運金剛身,提防著敵人的劈、砍,卻沒料到對方的一刀居然是「砸」。

純蠻力風格的刀術,不是封刀盟所講究,龍雲兒一愣,卻沒呆住,瞬息應變,雙掌一拍,迎向這連鞘砸來的千斤一刀。

自己有神魔之氣蓄體,金剛身又有大金剛力,是一力壓十巧的功訣,硬碰硬是自己的強項,有何可懼?對方放著強項不用,跑來和自己拚力量,正是求之不得,這一拚……穩了!

同樣的狀況,落在香雪眼裡,卻是暗自好笑。

連鞘墜砸的一刀,力重千斤,龍雲兒腳踩實地,有所借力,雙掌往上一拍,將這一刀硬生生夾注封死,開山的一刀,就被她這麼封住,不能寸進,周圍群眾爆出一陣驚呼,看不出這名女郎身形纖細,卻有如斯力道。

……奇怪,好像……太輕了!

龍雲兒驟覺不妥,雙掌之中,陡然爆發一股強悍勁道,從勢均力敵的第四級力量,一下激增到第五級力量,金剛力壓制不住,瞬息被破。

事發突然,龍雲兒眼瞪老大,滿滿的無可置信,應該是和自己同級的對手,怎麼會忽然爆出第五級力量的?

應變不及,力有不逮,就看那閃著金黃光芒的刀刃,破開刀鞘直劈而下,從自己的頸項直劈至小腹!

不遠處,金髮的女孩露出陰沉微笑。

……戰場上,瞬息萬變,透過功法或兵器,打出短暫一兩擊的越限之力,是常有的事,這回……該是個很好的教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