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八十四章 會吃人的府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四章 會吃人的府第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龍雲兒之前數次遇過險關,覺得自己要死了,但習武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因為把握不到戰鬥節奏,大意輕敵,為敵所趁,一刀剖胸腹,真覺得自己要死了,一些之前在訓練中沒有的念頭、感應,都在這瞬間生出。

幾天的猛特訓中,香雪努力**了一些攻守套路,龍雲兒從中學習,對於敵人怎麼攻來,怎樣反應,都作了訓練,彌補倉促練武的缺失,但此刻迫在眉睫,不假思索,竟全然忘了這幾日練過的套路,最直接的反應,無視攻擊,雙臂舉並,合轟敵人頭顱。

刀落快,雙臂轟耳更快,在這一刀落下之初,雙拳、雙臂已然轟中,剎那間的感應,龍雲兒說不太清楚,只覺得,勁發倉促,自己雙拳的力量,未夠集中,沒能打出大力金剛擊的精義,卻由雙腕上有股震蕩波釋放。

隨即……胸腹一痛,像被什麼鈍器劃過一道……

鈍器?

神魂甫定,龍雲兒往下凝望,赫然只見,點滴鮮血往下灑落,但自己的傷處並沒有很疼,再看得清楚些,胸腹雖被刀氣劃過,衣衫切裂,但已弱化的刀氣,突破不了金剛身,徒留些痛楚,卻連皮肉傷也沒多少。

但為何……明明衝上第五級的一擊,為何沒能成傷?既然傷勢不重,又為何血滴如雨?

抬頭再看,康巢獃獃站立,握刀的手,緩緩鬆開,目光獃滯,半晌,他眼耳口鼻不住淌出鮮血,七孔流血,最終,刀落地,人後仰,殞命當常

周圍掀起一片哄然之聲,康巢的一刀之威,在場之人親眼所見,不但充滿智策機變,更透過戰器,將一擊之威強行催上第五級,拚著耗損嚴重,也打出本身的巔峰一擊,堪為經典之作。

但這一擊,最終卻敗死在對方手上,由於他先一步斃命,手上散了勁,餘力更破不了堅固的金剛身,就此殞命。

龍雲兒雖衣衫破損,有些失態,身上卻不見半點傷痕、出血,自始至終,僅是一拍,而後貫耳一擊,力量也看不出多強,卻把康巢一招殺,這實力果真是高深莫測。

「怎……怎會……」

龍雲兒一句訝然未出口,已經被香雪踩著腳給阻斷,「閉嘴吧,說多錯多,拉好妳的衣服,閉著嘴跟我走!還有……是不是練了金剛體,踩妳就不嫌痛啊?要我腳下加點料嗎?」

「沒、沒有,真不敢。」

正因為意外殺人,心頭有些不寧的龍雲兒,被香雪的話給鎮住,稍微有些哀怨,覺得自己像是遇到了惡婆婆的可憐小媳婦。

一邊跟著離開,龍雲兒不忘問道:「香雪姊姊,為什麼我……」

「那傢伙的企圖,一早寫滿臉上,看了就知道是要仗兵器逞凶,就妳這沒經驗的看不出……」

香雪笑道:「而若非因為妳手上也有貨,我們哪敢放妳這傻妞出去挨刀?」

龍雲兒醒悟,以香雪這老江湖的目光,未戰已判知輸贏,自己的籌碼除了身上功夫,更還有一雙護腕神器,哪怕殘缺得不像樣,神器仍有神器威能,還是一件左右勝負的大殺器,更讓自己履險如夷。

「對了,既然身為碎星者,記著規矩。」香雪道:「那個一臉衰樣的,妳既然打掛了他,就可以取走他的兵器當戰利品。」

龍雲兒錯愕道:「我又不練刀,取他的兵器作什麼?」

「傻瓜,妳不用,太一能用啊1

香雪一言點醒,龍雲兒立刻轉頭往回跑,想去撿拾那把戰器,卻又被香雪給拉祝

「……但身為一名將成形的高手,幹這種事情太掉身價了。」香雪搖頭道:「妳目前是溫家的門面,形象重要,這種不名譽的事情……留給老頭子去干吧,他懂得怎麼作的。」

「怎麼能讓在叔收爛攤子……」

龍雲兒說著,卻發現香雪一反平時啥事都不理的冷漠態度,拉著自己越走越快,像在趕著什麼,「姊,有什麼事嗎?是……哪家的新鮮甜食出了?」

香雪整天酒不離手,卻不怎麼喜歡酒,反而喜歡甜食,龍雲兒就看溫府的人,多次奉命為她買來剛出爐的新鮮甜食,白糖糕、蜂蜜糖糕、栗子香糕,都是她的喜愛,龍雲兒也想過找機會出去買來送她,看她高興高興。

「沒,有誰在一個地方鬧完事,這麼快又來第二次?我覺得,這可能是調虎離山,聲東擊西1

「啊1

明白香雪的顧慮,龍雲兒腳下加快,就往溫府趕回去。

時間回溯,在龍雲兒對戰康巢之前,雙聯幫襲擊溫家多處商鋪的消息傳出,所驚動的不只是溫家,正出門辦事的司徒小書聞訊,也吃了一驚。

雙聯幫是封刀盟的附屬幫派,封刀盟除了每月收取貢金,基本從沒交辦什麼事,無非就是叮囑「維持治安,勿違俠道」之類的規條,襲擊溫家一事,既非自己的命令,也不可能來自封刀盟,看來就是雙聯幫自把自為。

「……搞什麼?這麼干,置我封刀盟的仁道於何地?如果真要動手,為何不堂堂正正,上門挑戰?襲擊店鋪、酒樓,傷及無辜,卻讓正主逍遙無事,這是我輩應為嗎?」

司徒小書氣結,問明路徑,預備親上雙聯幫問責,但行至附近,裡頭一隊人馬,勁裝、背刀,快步趕出,殺氣騰騰,一看就是出去開戰,司徒小書心念一動,悄然跟了上去,走了一段路后,發現這行人果然是去尋溫家晦氣,而且,直奔溫府。

原本司徒小書就是來制止這種暴力襲擊,尤其不得傷害無辜,但看他們是直奔溫府而去,情況就又不同,眼見這這種景象,司徒小書改變心意,尾隨在後。

一行二十餘人,三名中階,余者都是低階刀客,不過所持用的兵器,全都是能提升本身力量,還是一支頗有戰力的隊伍,就這麼殺入溫府,戰果可期,司徒小書遲疑起來,決定靜觀其變。

這行人也不是正面殺入,來到溫府後,他們繞過圍牆,從左側翻牆進入,身手矯健俐落,司徒小書瞥看一眼,忽然有些擔心,府內無辜若是受害,該當如何是好?

想到這個,司徒小書就覺得自己該跟進去,不讓事情失控,然而,這個念頭才剛生出,她就察覺一樁異事,那支隊伍進去十多秒,裡頭一點聲音也沒有,現在正值午後時分,溫府中僕役、護衛,人來人往,這支隊伍雖然身手敏捷,卻也沒到隱形無蹤的地步,怎麼入內那麼久,全沒被人發現驚叫的?

時間匆匆又過幾分鐘,這支隊伍如同泥牛入海,半點聲息都沒有,司徒小書守在府外,一下感應血腥之氣,一下感應殺氣,卻一無所獲。

……無法隱形匿蹤,又不是殺人滅口,為什麼幾分鐘了,裡頭一點動靜都沒有?

……就算進去以後,一伙人全部蹲著不動,總還是會被人看到,發出點聲音吧?

……難道,這夥人進去,立刻被制伏、反殺,以至於沒機會發出聲音?但為何自己又感應不到任何血氣?

時間分秒過去,司徒小書看著那很平常的圍牆、宅院,心裡生出莫名感受,覺得這所宅院像只蟄伏在此的怪物,將不懷好意的入侵者瞬間吞噬,沒留下半點渣來。

前一次登門挑釁,沒覺得溫府有什麼殺機,什麼危險,可這時的詭異,司徒小書不得不承認自己走了眼,十幾分鐘過去后,受不了這份詭異感的她,臉上有了決絕之色,對著圍牆,縱身一躍。

……………………………………………………………

圍牆的另一側,雙手健全的溫去病,負手踱步,看著地上那些猶自拚命掙扎,卻漸漸肢體僵硬的人體,搖搖頭。

「……日頭炎炎,吃飽太閑啊,放著大門大路不走,偏要翻牆,這間屋裡裡外外,所有的布置,都是針對你們這些不走正路的鳥蛋啊1

地面上,灰白色的大片黏膠,是這群刀客落地后,忽然冒出來的,一開始並不存在,全無預兆地出現,名符其實地一網打盡,半個也跑不了。

這片黏膠,黏性超強,沾上之後,連中階也無法掙脫,如果用刀,倒是有機會割開,但所有人一開始滑倒,滾在黏膠上,連拔刀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牢牢黏住,而且,還四肢僵硬麻痹,舌頭腫脹,發不出聲音來。

「……下次換個有點新意的入侵法行嗎?又不是三歲小孩,居然翻牆跳進來,前天晚上那批空降主屋的,比你們有誠意多了,雖然也全滅了啦……」

溫去病俯視已失去意識的一群人,苦笑道:「溫剝皮的命,哪有這麼好要?如果讓你們輕易得手,那就真對不起前面的犧牲者了。」

正說著,忽然見到一抹身影,如同蒼鷹,飛掠過圍牆,身法不俗,三米多高的圍牆,竟然不用上牆頭,直接就翻了過來,凌空打了個照面,看清正是司徒小書。

「唷,不速稀客啊1

「溫賊1

司徒小書一看見溫去病,又見他孤單一人,登時眼中發亮,動手拔刀,對著溫去病一刀斬出。

「天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