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八十六章 那時代最好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六章 那時代最好的人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不管外界將碎星團傳得有多神,溫去病始終記得,每次集團作戰時,動員會議上一再耳提面命的,就是想盡各種辦法,削弱敵人的實力,決不能讓敵人有發揮實力的機會。

軍人的目標就是勝利,勝了才有榮譽,沒有什麼雖敗猶榮,想要和敵人全盛狀態交手,不必上戰場,站著挨打當木樁吧,保證敵人都能超水準發揮

每次上面這麼交代,底下的軍官就開始嗷嗷叫,熱血激憤,而被碎星團踐踏過仁骸,大多都死得憋屈,或是舊傷未愈,或是毒發拖累,又或是形形的各種理由,總之,他們死前的最大遺憾,就是沒能發揮真正實力打一場

問題是,戰場上,人人求生,敵人不會善良到總讓你發揮全力,堂堂正正戰鬥,原就不是合理要求,這些如果這丫頭還不忿,她的武者之路恐怕也不長。

自己與這小美女的長輩,當初平輩論交,眼下要忙的事情還很多,真心沒時間和小屁孩瞎扯皮,要殺要打是沒可能的,就是戲耍一下,讓她記個教訓,也就可以放人了

「看看妳這什麼眼神階下囚看人還滿滿的鄙視,真是平常被人捧慣了,滿滿的公主脖

溫去病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獰笑,怒瞪著他的司徒小書,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祥。

「你你要幹什麼」

「嘿嘿,台詞不對啊,妳不是應該喊,要殺要剮隨我便之類的狠話嗎」

溫去病上下打量司徒小書的俏臉與美好身段,「那麼多人捧妳,還不就是想成為司徒老兒的女婿今日天上掉下燒餅來,便宜老子你們不是想玩收編嗎行啊,老子就勉為其難,當妳司徒家的女婿吧」

總是脫褲子裝淫穢的表演過於頻繁,連自己都覺得噁心了,這回簡單一些,獰笑兩聲后,伸手撫摸司徒小書的臉蛋、耳垂,觸碰那充滿彈性的少女肌膚,可以明顯感覺到,手一碰著,雞皮疙瘩就冒出來,她處於極大的恐懼壓力中。

「你、你不敢的,我封刀盟不會善罷干休,你」

「唷,自己沒法了就拿家世嚇人,我溫剝皮是什麼人會這麼容易就被嚇到」

蹲在小美女身前,溫去病仍在發揮演技,「等一下,咱們就從此是一家人啦,難道我的岳父和爺爺,會殺掉自家女婿和妳肚裡孩子的父親咦,這兩個會不會不是同一個」

聽著從沒想像過的荒唐話語,感受著從未有過的恐懼,司徒小書終於明白,自己落在怎樣一個危險的處境,而這全然黑暗的未來,自己無力掙扎,一切即將眼睜睜地發生

兩行清淚,從小美女的眼角滑落,堅強的心防,終於被撕開裂痕

溫去病看看情況,覺得差不多可以收手,但通常變態淫賊戲碼,總要補一幕當眾舔東西的畫面才好,偏生自己身上沒帶什麼匕首、短刀之類的,如果直接往小美人的臉上、耳上舔一道,搞不好真把這小屁孩嚇出永不痊癒的心傷

「喂,娘子」

溫去病輕輕喊了這一句,卻沒料引起失神的司徒小書激烈反應,先是一記頭槌死死撞在他額上,痛到腫包,跟著,小美女使盡身上每一分力氣掙扎,試圖把身體挪開,哪怕能多離開一分也好。

「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你」

司徒小書淚流滿面,激吼道:「我的未來夫君,才不是你這種人渣你殺了我吧殺了我」

頭痛兼腦暈,溫去病揉額道:「我有啥不好又是帥哥,又有錢,家裡寶馬騎不完,店鋪算不清,連遊艇都數不盡,還連霸三屆赤壁大街上,最想和他發生的票選冠軍,妳那朱師哥,看來也就和我半斤八兩吧。」

「不是你們你們不配」

「哦妳的公主病看來不輕氨

「爺爺說,他一早就替我選了夫婿」

「咦這倒新鮮,沒聽他沒聽人說過。」

溫去病猶自揉額,漫不經心地說道,而在另一邊,司徒小書的眼神狂亂,如癲如瘋,情緒全然失控。

「爺爺說,能配得上我的夫婿,是天下無雙的鐵漢子、真英雄,他豪勇俠義,武威無敵,百萬軍中取妖魔首級,易如反掌,還有一顆熱誠而善良的心,對朋友不用機心,關心弱小,不管哪裡有無辜受災受難,他刀山火海都會衝去解救,他是那個時候最好的人碎星團里最正氣的好人」

司徒小書哭叫道:「他已經不在了,但他仍然是我心裡最好的男人你們根本不配跟他比,被你碰一根指頭我都寧願死」

斬釘截鐵的哭叫,把滿腔悲與怒都宣洩出去,心頭稍微好過一點,也恢復了一些理智,司徒小書本以為,那個卑劣到極點的男人,會獰笑著撲向自己,而自己也做好準備,拚著粉身碎骨,也要同歸於盡,保全清白。

然而,預期中的情景,沒有發生

那個前一秒還在汙穢獰笑的男人,活像見了鬼一樣,嘴巴張得老大,眼睛瞪得像是銅鈴,整張臉都垮了下來,顫抖嘴唇,隔了好半晌,才終於發出聲音。

「靠」

聲音飄飄蕩蕩,溫去病臉上笑意不再,似乎很疲累地道:「妳說的那個人,其實妳從來就沒見過,對吧」

絕對沒有自己敢肯定

「那又如何」司徒小書堅就如同太陽,所作所為,整個大地都蒙受其光,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不,妳不知道。」

彷彿用盡了身上的力氣,溫去病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沒多往這邊再看一眼,逕自離去。

「妳說的那個人早就不在,從來就不存在少發白日夢了」

聲音軟弱無力地傳來,像是天地間的一抹遊魂,司徒小書莫名其妙,就看著那人的背影消失,沒再出來,時間分秒過去,麻木的肢體稍有感覺,卻仍難以動彈。

這張網所附的麻藥,竟如此厲害,把自己克得死死,更聞所未聞,不知是什麼東西

時間又過一陣,空寂無人的大廳,又響起腳步聲,聲音不重,是個女人,司徒小書被扶正身體,從那張黏網上剝離下來,再被拍個幾掌,氣血通透,麻木的手腳,一下回復了行動力。

司徒小書站起來,有些不敢看身旁這女人的臉是當日的那個龍氏女子,取巧讓自己敗了一招,自己再見面時,本該給她好看,卻落得這樣凄慘光景,幾乎抬不起眼看人。

「司徒姑娘莫怪,我們家家主個性是有些不莊重,但他其實不是個壞人,也不是存心侮慢司徒姑娘的。」

輕聲細語,龍雲兒說得異常心虛,自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回家門,就被揪來收拾善後,這邊一個大姑娘被捆成人球,衣衫凌亂,臉上掛著淚痕,嘴角還有血,怎麼想都是最不好的那個聯想

但唯獨這點,自己有信心,溫家哥哥殺人或許連眼都不用眨,卻不是那種強逼強幹的淫徒,這無關乎道德,那個男人他心裡有很強烈的傲氣,讓他死都做不出這種行為

司徒小書失魂落魄,回復行動力之後,她沒有任何言語,默默整束儀容,擦抹去受傷的痕,讓自己看來好一些后,這才抬起頭往前走。

「還有外頭的貴盟下屬,我們也將之釋放,請私徒姑娘一併帶回。」

龍雲兒溫言說著,司徒小書點了點頭,雖然想說自己與他們不是一路,但誠如溫家人所說,雙聯幫確是封刀盟下屬,難道自己能撇清與他們的關係,留他們在此自生自滅不成

領著這些人,將離溫府前,司徒小書終究沒有忍住,低聲道:「為什麼就這樣讓我走」

沒有受話對象,似自言自語,但龍雲兒卻能明白,微笑道:「為什麼不讓司徒姑娘離開家主他本就沒想過要對司徒姑娘做什麼氨

司徒小書咬了咬唇,沒再說什麼,毅然率眾離開,龍雲兒站在大門口恭送,而在地下密室,溫去病也正檢視戰利品。

「你又不是練刀的,拿這刀幹什麼」

香雪看著溫去病檢視手中刀,忍不住出言相譏,司徒小書的那把短刀,在戰鬥時脫手墜地,她蘇醒自由后,扯不下臉來索回,自然成了溫去病的戰利品,這柄短刀分量奇重,以特殊奇金鑄造,的是利器。

「妳管我,我拿去給太一換金葉都好,浪費太可惜了。」

「人家小女娃娃,算起來還是你晚輩,你搶人家小孩子玩具不還,這格調也太低了吧」

「只要有必要,從三歲小孩子手上搶棉花糖這種事,我都做得出來,她得罪長輩,我替她家長管教,只收這點家教費,算很便宜了。」

「還說,這又是一個把你當偶像,夢想長大以後嫁給山叔叔的,你這樣踐踏少女心」香雪笑道:「真不怕遭報應」

這是一個太過有力的嘲弄,溫去病嘆了口氣,雙肩一垮,兩手無力地撐在桌上。

「那個老傢伙,居然是認真的我以為他開玩笑而已,他還真不怕禍害子孫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