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八十七章 一刀在手.神魔無視
小說:| 作者:| 類別:

八十七章 一刀在手.神魔無視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香雪回憶起陳年舊事,也是感觸良多,在碎星團崛起初期,不但身分低微,許多非碎星者,卻在後來攀升上顛峰高度的人物,當時也才初起步,雙方時有往來,關係甚至頗為友好,其中就包括司徒無視。

「刀尊」司徒無視,一刀在手,神魔妖佛,盡無視

這是後人對他的推崇與解釋,但在最初的,他只是一名自幼瞎到老的盲刀客,十二年前,他都已經六十好幾,古道熱腸,堅持俠義,是個眾所周知的老好人,率領著新成立的封刀盟,時時與碎星團聯手作戰。

「無珠刀」司徒無視,這稱號本是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包藏惡意所取的諷刺汙言,他也不在乎,就這麼嘻嘻哈哈地用下去

「那老頭,當時最中意的就是你,說你忠勇無雙,臉和身體像石頭,心和血卻比誰都熱,是鐵錚錚的好漢子,總要找你一起喝酒,,,」香雪笑道:「我記得他說,你是個好人,可惜他沒有女兒,不然一定要你做他女婿我那時覺得超好笑的,他兒子都三十幾了,你變身之後的那張石頭臉,在他眼裡到底是幾歲啊想收個不到十歲的小鬼當女婿,年紀差太大了吧」

「寶相金身的術士武裝,肌肉僵硬,臉上沒什麼表情,看起來是比較成熟點,也不只是他,很多人都當我是四十幾歲的怪叔叔」

「更好笑的是,他沒女兒,後來卻有一堆乾女兒,常常跑來想收你當乾女婿,弄到你總」

香雪笑道:「還想說你都死了,他這念頭也該絕了,結果居然把孫女都抓過來推,他到底是有多想收你當司徒家女婿氨

「嘿」

溫去病笑了笑,「又如何再怎麼有好感,我們完蛋的時候,他也沒有站出來過,難道要感謝他沒有補一腳,落井下石嗎」

「倒也是,頂多以後不殺他全家,就算是顧全當年交情了。」香雪點點頭,道:「那小丫頭被你這樣一整,銳氣盡折,心靈缺損,打磨中的刀心被破,恐怕從此刀道止步,這樣子好嗎」

「極剛易折,她現在走的路子,勇猛精進,不留餘地,把自己得太緊,雖然這歲數就能打入星榜前列,地階在望,卻難承打擊,而且一敗恐怕就是死,現在提前將她刀心摧破,她若能站起來,就能找到路上地階。」

溫去病道:「如果站不起來刀道止步總比沒命好,她爺爺可從來就不認為武道爭雄是人生的全部。」

「你還真是溫柔咧,把人家打傷了還說為人家好,要是後頭出了什麼事,人家還不來找你負責氨

「她只是傷了,實力下跌,不是重傷到沒有自衛能力,又跟著一票人,能出什麼事」

溫去病沒好氣道:「別管什麼封刀盟了,真有閒情逸緻,過來幫我搞定這套裝甲,神經組件的傳導部分,是壓縮空氣能轉化地階衝擊波的關鍵,要靠乙太屍蠱來構築,只做到一半,還不快來幫把手」

火焰、電光,此起彼落地閃動,大半天時間,溫去病和香雪就在底下消磨時間,忙活到最後,又被緊急傳訊給打斷。

「天殺的就不能消停一下嗎」

工作在關鍵時刻被叫停,溫去病氣到兩眼通紅,拿著鐵鎚,就想要衝到外頭去。

「停一下很好啊,我體內酒精濃度快超過五成,手開始抖了,再幹下去,說不定就要炸了。」

香雪往上方看一眼,道:「你說在叔會不會是叫我們上去吃飯的剛好我也有點餓了」

「妳那是吃人不是吃飯。」

溫去病搖搖頭,放下手裡的鋸刀和鐵鎚,與香雪一同上去,才出密室,就聽見外頭馬聲嘶鳴,人聲鼎沸,已經入夜的天色,被大片火光照得有如白晝。

「哇喔,痴佬溫,你家被人團團包圍了耶,上次有這種滅門架勢,是什麼時候的事」

「豈有此理一向只有我帶隊滅人家的門,哪容得別人來我這裡玩滅門」

「別這麼說嘛,有往有來,這才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氨

「真有報應,第一個就先滅了妳」

溫去病沒好氣地說著,就看龍雲兒匆匆趕來,報告了狀況。

雙聯幫忽然大舉前來,包圍了溫府,雖然溫府院落佔地廣大,七進宅院帶花園,但雙聯幫數千之眾,規劃周詳,一出現就把這裡圍得水泄不通。

吃了早先的虧,這回雙聯幫每支分隊都有術數專員,持著工具進行演算,要破解溫府的防護法陣、機關,這已超乎尋常黑幫尋隙的規模,完全就是帝國要對武將抄家滅族時擺的架勢。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充滿激憤的叫聲,喊得讓溫去病莫名其妙,自家的人有死傷,還沒來得及採取報復行動,龍雲兒宰了他們一個護法,他們居然殺上門來,這真是嫌自己不夠手狠心黑,被人看不起了

「還是那個黃毛丫頭用這來報復」溫去病皺眉道:「我看錯了她的器量司徒老頭怎麼教孫女的一塌糊塗」

「呃,溫哥哥,其實」

龍雲兒緊張地把事情簡短交代,溫去並香雪一下都愣了。

司徒小書一行人,沒能回到雙聯幫,而是在回幫的路上,遭遇襲擊,司徒小書失蹤,余者無一生還,事件直指溫家,雙聯幫得知血案后,全幫憤然,立刻起精兵包圍溫府,要殺姦邪,報血仇,救公主

「靠,憑什麼說是我乾的溫家又不是世代武門,沒有家傳武學或標誌兵器,難道每具屍體上都被潑了我家的醬油嗎」

溫去病惱火中略為思索,大致也猜到端倪,「該不會牆上或地上有留書,說什麼溫府壞蛋到此一游之類的這種東西也能當證據」

龍雲兒道:「你也曉得,對方是幫派,底下那些幫眾素質不高,都是講幫規,不**律的,和他們能講什麼證據啊在叔一早開了防禦法陣,阻著他們進攻,但那邊攻得很猛」

「一群王八蛋維持結界的耗材很貴啊事情結束以後,我要他們十倍賠償給我」

「你先想辦法過眼前這關吧。」

香雪道:「這裡地下伏藏的一堆後手,發動起來,擺平這些雜碎不是問題,但這應該不是你要的吧」

「先出去看看狀況。」溫去病看了龍雲兒一眼,「準備一下,等會兒就是妳上場了。」

溫府之外,數千雙聯幫眾,連同來自朱門的術數人員,擺出正規軍陣的架勢,十面攻襲,雙聯幫主韓祖,與朱鼎宇站在一起,對於膠著的戰況,異常惱火。

陣師,屬於術者的高端分支,養成不易,小幫小派根本養不起大量的陣師,這些陣師是市長朱濤急調軍中人手,趕過來支持的,初到時姿態不是一般高,個個眼高於頂,看不起人,覺得攻打一個奴隸販子的私宅,也要他們到場,簡直大材小用。

但情形還不到幾分鐘,就出了問題,這些陣師交頭接耳,開始出現緊張神色,偶然泄出的幾句言詞,就是這個看似普通的豪華宅院,法陣結界設得不是普通繁複,完全就是一座堡壘的規模,型態還具有古風,似是一些大戰時失傳的驚世古陣。

更有甚者,一些見聞較廣、資格較老的本地陣師,還從中辨識出了異國風情,牽涉到一些流傳於海外,卻基本不見於帝國的技術,其中機巧之處,發前人所未見,令他們瞠目結舌,不知如何解起。

「這陣不知何人所布要是我再小個幾歲,真想拜入門下,學習學習。」

類似這樣的耳語,傳入韓祖耳中,令他為之氣結,揮著手中馬鞭,很想鞭幾個人,大罵廢物,丟人現眼,但這些借調來的專業人才開罪不起,只能隱忍。

忽然,整座溫府一震,無形震波從中釋放,所有攻襲之中的隊伍,被震波一掃,紛紛失足滑倒,摔成一片,只有中階以上的人物能站穩,還沒等他們有所反應,緊閉的溫府大門便打開來,一個臉色蒼白的俊秀青年,就站在大門口,正是溫去玻

正主現身,整個場面不只是騷動,一下沸騰了,朱鼎宇搶在其他人之前,率先反應,飛身飆出,閃電衝向目標,心急如焚下,他顧不得陷阱的可能,要搶著擒拿溫去病,掌握局面。

眼看將要得手,前方陡然一花,一個人影搶站在溫去病身前,卻是那日與司徒小書交戰的龍氏女子,士別三日,她身上的氣息完全不同,朱鼎宇感受到威脅,還想先拚個一刀,將人逼開,對方卻先動手了。

不是拳,不是掌,不是朱鼎宇正提防的金剛寺功法,卻是一爪直探面門,來勢巧妙,雖然只有第四級力量,殺傷力已不容小覷。

朱鼎宇這才憶起,對方不但是金剛寺傳承,也是出身滄溟龍氏,龍氏的爪功馳名天下,六朝雲龍爪更是罕逢敵手的絕學,變幻莫測。

高階壓中階,動兵器未免有失顏面,但空手既是對方強項,急欲擒人的朱鼎宇不敢託大,手緊握,名刀出鞘,刀芒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