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九十六章 諸惡莫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六章 諸惡莫作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普通的高手,以威煞施壓,通常都是一打便一大片,廣域型的施為,其中能夠做到指向性,單純針對某個目標施壓的,那都是一等一的高人,通常也被人用來炫耀能力。

但在這天晚上,籠罩住整個力夏達港的那股威煞,卻打破了所有人的常識,讓人看見了神

這道威煞,中正平和,如同淡水,其實並沒有傳統意義上,滿帶各種殺意、煞氣的特性,極為異常,普通人被其浸潤,甚至沒什麼感覺,更不覺得這有什麼殺傷力。

然而,凡是腦中存著殺念、惡念者,這道威煞便立即生出打擊效果,念頭越強烈,受到的打擊越強,腦中意識消失,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

短短數秒內,港市內所有人趴跪成了一片,還能維持站姿的寥寥無幾,更不知有多少人成了螃蟹,噴著白沫,兩眼翻白,暈死在地上,屎尿噴流。

這恐怖的打擊威力,影響範圍甚至是無視等級的,小從販夫走卒的普通人,大至武者,結果全都同樣,半步地階的雙聯幫主,全無抵禦之能,直接成了噴白沫的暈死者,後頭其他雙聯幫眾,基本也都是這下常

近十年裡,韓祖都是港市內數一數二的高手,他的糗態,讓人們答驚,卻不曉得真正值得正視的事,是發生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

港市周邊,無論山區、海邊,都有幾道淡淡身影,朝著港市中心飆去,速度快到嚇人,身上散出的氣息更是強大,明明是人身,卻像是什麼猛獸,高速朝目標飆去。

「動作快點,如果讓那小子有什麼萬一,血脈至親,袁老鬼會把我們全活剝了」

「潛藏半天,收割的時候到了,可真是讓人好等。」

「北面有地階氣息,也在朝目標處高速靠近,不是我們的人,是封刀盟還是九外道中人」

「管他是誰,有劍在手,來誰便斬誰」

幾個聲音,幾乎都是女子,也全是天斗劍閣潛伏左近的地階武者,得到袁健之的信號,急急趕去,途中有人忽然覺得不妥。

「北面疑似封刀盟的地階,停止前進了,為何」

眾人疑惑剛起,答案很快便清楚,一股特異的威煞,猶如漲潮時的海水,迅速蔓延過來,速度之快,連地階的她們也來不及閃避。

「這是」

「不好」

來不及說完話,幾名天斗劍閣的精英地階,輕則頭痛欲裂,蹲跪在地,臉色蒼白,重則兩眼翻白,倒在地上噴白沫。

堂堂地階,武者的巔峰存在,此時醜態百出,較諸港市中的普通人,一點也沒有好到哪去。

而當她們之中,有人終於能抬起頭來,習慣性地用眼睛來確認發生何事,卻看見一道淡淡的白色身影,白髮、白色短須,套著一件洗得發白的長衫,彷彿一尊萬古巨神,頂天立地,籠罩住整座港市。

巨大的影像,頭頂蒼穹,腳鎮九地,雖然不見面目,但獨樹一幟的特有氣派,卻早成標誌,讓人一看便能認得出來。

「是司徒無視」

這並不是普通的地階撞上天階

封刀盟始創者,九重天階,天下第一人

封神之戰後,這個名字在大地上,是如同神魔般的存在,哪怕只是他留下的一抹神念在此,也是不許任何人挑釁的。

天斗劍閣的數名高手,至此止步,即使心裡沒多少畏懼,眼前的現實也讓他們不能再進,失去意識的同伴,未能恢復清醒,還保有意識的,也手酸腳軟,站立不穩。

所有人戰意盡失,即使心裡仍有不甘,但看著罩住整座港市的那道巨神之影,只多瞥一眼都心驚肉跳,想不知難而退都不行。

「走吧想不到司徒老兒還有這後手」

為首的一名中年女劍客,無奈嘆息,「這一回是我們栽了」

天斗劍閣的高手,還未踏入港市,就狼狽退走,這一點,港市內的人們無從知曉,光是成千上萬人暈的暈、倒的倒,就已是一場災難、浩劫,沒人再有閑心去管別的事。

而在事發現場的中心,不管是什麼星榜高手、青年菁英,都在威煞橫掃之下,面無人色地蹲跪下去,龍雲兒也站不直身體,就只有溫去病一個,像什麼也感覺不到,仍笑嘻嘻地站在司徒小書身後。

頂天而立的巨神之影,在清除周邊所有威脅后,最終冉冉隱沒,但在徹底消失前,司徒小書本身的生命氣息,重新旺盛起來。

強大的內息運轉,將體內創傷壓下,不是治傷,僅是救急,雖說如此,天階出手的鎮傷急救,就不是普通層次能比,司徒小書的氣息一下回復正常,沒入體內的金針,全數倒射出去,雙眼一睜,恢復了意識。

「唔,我」

輕輕吐出兩字,司徒小書一陣暈眩,往後暈跌到溫去病懷裡,這畫面引起一陣騷亂,但所有人都暈得一塌糊塗,就是想要搶上來扶人的朱鼎宇,腳都軟得站不起身。

幸好,溫去病看來並不像想要趁機佔便宜的色鬼,他的直接反應,甚至是想要鬆手後退,讓小美人直接跌在地上,只是不知身上有什麼問題,慢了一下,這才很無奈地被小美人跌進懷裡。

剎那之間,郎才女貌,彼此出眾的外表,看來確實像一對璧人,只不過,女方輕蹙著眉頭,男方不知何故也表情抽搐,破壞了這美好的畫面。

龍雲兒急忙搶上來,扶起了司徒小書,她個性淡泊,雖然身在戰局中,卻是現場抱持殺念最小的一個,被威煞鎮壓,所受的影響也最少,能搶在朱鼎宇、袁健之前頭站起。

步入高階后,力量也強得多,龍雲兒將一股力量輸入,想讓司徒小書好一點,不料力量才輸入,馬上就被反彈出來,只覺得司徒小書經脈中,內息奔騰如川流,雖然傷重,真氣仍旺盛到嚇人,龍雲兒不知這是司徒無視神念的遺助,只是佩服司徒小書的修為。

「司徒小姐,妳還好嗎」

「我我沒事」

撫著額頭,司徒小書竭力重整腦中破碎的記憶,當那些錯亂的印象綜合起來,她迅速恢復了理智。

從小被當繼承人培養,司徒小書算得上將門虎女,鎮定下來以後,她馬上判斷出自己該做什麼。

「全、全部退回去」

司徒小書強行抑制住天旋地轉的煩惡,一字一字道:「所有一切都是奸人陰謀,與溫家無關,他他們救了我出來,別錯怪好人。」

此言一出,大事基本底定,就算在場的雙聯幫眾,還對此事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異議,可幫主韓祖還意識未復,司徒小書又這麼說,就算不想善罷甘休,也不得不甘休。

司徒小書迅速率眾退走,臨行之前,她看了龍雲兒、溫去病一眼,較諸之前,眼神異常複雜,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後仍是這麼走了。

「喂,老溫,你行啊,連封刀盟的小公主,你都能泡上手」

袁健之支撐起身體,苦笑道:「你該不會是要告訴我,今晚大家打生打死,忙活半天,就是在幫你泡妞吧泡妞泡到這麼驚天動地,你也算是下足本了。」

「別鬧了,我看起來像是想泡妞的嗎剛剛我槍殺了一個老相好,正心痛到想流淚咧。」

溫去病同樣在苦笑,只不過他所說的理由,沒有任何人相信,但他邊說邊掉下淚來,倒讓袁健之愕然。

「不是吧那妖婦真是你相好你還真下得去手」

「誰說不是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埃」

溫去病勉力擠出微笑,笑到像是快要哭出來,似有撕心之痛,龍雲兒本也擔心他的心情,直到過去攙扶,發現他為何一直動作怪怪的理由,這才曉得自己該擔心他的身體。

拍入司徒小書體內的金針,手法甚為隱密,除了近在尺尺的龍雲兒,就沒有旁人看見,而司徒小書逼出金針,過程只在一瞬,同樣也沒人看到,沒有引起麻煩,不過,被逼射出的金針,沒有亂射,卻是站在正後方的溫去病直接遭了殃。

幾支金針迅捷無倫地射來,躲都沒處躲,全數沒入體內,有兩根還釘在骨頭上,痛到想飆淚,偏生還要硬撐,讓封刀盟與雙聯幫退走,這才真是有苦難言。

龍雲兒匆匆護著溫去病上了馬車,回歸溫府,袁健之則先行離去,雖然沒說去向,但溫去病心中有數,天斗劍閣的漂亮算盤被砸爛,現在恐怕亂成一團,袁健之勢必會被喊去聽交代,後頭就看他會帶什麼消息來了

「溫家哥哥,你的身體沒事情吧那幾根針」

「拔掉就是了,常有的事,早就習慣了。」溫去病搖搖頭,道:「等一下妳好好休息,我還有事要辦,就不陪妳了。」

「你都受傷了,還要」龍雲兒想要勸阻,但看對方的模樣,知道勸也沒用,轉念一想,問道:「今晚的事你早知道小書小姐體內藏著這股力量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