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九十七章 連夜拔樁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十七章 連夜拔樁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取來吸鐵石,把體內易於取出的幾根金針吸出,微笑道:「妳在底下開萬古江山震,她也在影響範圍內,明明神智迷亂,不能自護,卻只受這麼點傷,一看就知道是體內有其他力量保護,如果不是護命靈寶,就是高人神念藏功了。」

「居然是這樣子香雪姊姊一早就看出來了吧所以」

龍雲兒猜想,香雪目光銳利,恐怕一見司徒小書,就看出了她有高人留藏神念,所以才大膽讓自己發萬古江山震,藉機測試,最終果然證實了這一點當然,這也可能只是自己一廂情願,香雪說不定壓根就只是草菅人命,想到什麼便幹什麼

「袁公子來的時候一派輕鬆,剛剛走的時候,表情有些凝重,怎麼了嗎事情不是都解決完了為何」

「嘿嘿,事情確實是完了,不過對天斗劍閣來說,也是完蛋了,現在找他過去訓斥兼商量,賞他一頓排頭吃,臉色當然不會好看。」

「天斗劍閣」

龍雲兒初時不解,想了一想,驚道:「天斗劍閣也想吞掉我們他們」

思路一開了頭,後面就止不住,天斗劍閣顯然是想要當黃雀的,所以才在封刀盟之後出手,採用的方法更巧妙得多,先讓與溫家有交情的袁健之介入幫手,事成之後,自然可以脅恩相逼。

假若溫家不念恩惠,想要過河抽橋,那天斗劍閣到場的地階人物,也不會坐視,屆時這些地階人物看不慣溫家的「劣行」,出手「教訓」,溫家又如何扛得起幾名地階高手的憤怒

事後回看,天斗劍閣的這一手,快、狠、准兼備,下足了重本,對當前的溫家來說,是一個無可破解的必死之局,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這個十拿九穩的局,還未正式發動,就支離破碎了

「原來天斗劍閣也包藏禍心埃」龍雲兒感嘆道:「還以為他們是來真心相助的」

「只有真實的利益,哪來的真心其實妳也不必把這看得很黑暗,本來天斗劍閣就不欠我們,不會平白無故幫忙,要作什麼,自然是為了他們本身的利益,如果能顧全雙方的利益,才有合作為友的基矗」

溫去病道:「世事都是如此,不用為此呼天搶地,憤世嫉俗,這樣的人做不了事,整天覺得世界黑暗,全天下的人都欠了自己,這除了得憂鬱症之外,起不到任何效果,也推動不了任何事,就只是個以為拋棄世界,其實被世界給邊緣化的廢人。」

「倒也」

沒料到會忽然被「教育」,龍雲兒隨口應了一句,卻忽然愣住,想到一事。

剛才的那些話,與其說是「教訓」,倒不如說,是這個男人無意識間流出的感慨,因為,要感嘆世界黑暗、要咒恨全天下的人,這個為人族出生入死,救了無數人命,最後卻落得如此下場的男人,無疑是最具資格的。

龍雲兒一直覺得,溫家哥哥善於隱藏情緒,就算有什麼想法,也不會說出來,哪怕他心裡懷著滿滿的怨毒,想要毀滅帝國,甚至人族世界,他表面上也都只會笑得雲淡風輕,不會漏口風。

可他現在說的這些,又代表什麼是他內心的真實情感反映嗎他對於這六年的慘痛經歷、對這些過往、對這個世界,到底存在怎樣的想法難道他不想復仇

「溫家哥哥,你」

龍雲兒想問,但溫去病似乎也意識到失言,擺了擺手,道:「說了些無聊的話,全都忘了吧。」

「是」

龍雲兒很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但溫去病顯然是不會說了,當下便把話題轉向,「對了,香雪姐姐呢後頭都沒看見她,去哪裡了」

「她另外有她的事做,正在進行,我也還有工作,等會兒我要忙一陣,妳自己休息一下,把境界穩固下來,等我忙完,我要問妳這一戰的感悟。」

溫去病道:「能這麼快突破**極限,開通五竅,進入高階,妳的進境比我預期要快很多,這件事福禍參半,但既然踏上去了,就爭取把境界穩固,避免其他的後遺症。」

龍雲兒點了點頭,想問問溫去病忙的事情,有否需要自己幫手,但他揮了揮手,沒多解釋,想來應該是什麼重要的研究或修復工作,這一仗自己突破上高階,或許他也有了什麼靈感

夜色,漸漸深沉,這個晚上鬧出的事端,讓整個港市雞犬不寧,天翻地覆,到此似是告一段落,然而,對於某些人來說,這一夜尚未過完

港市內的一間荒廢倉庫,周圍門窗結滿蛛網,鎖著大門的鐵煉製與鎖,都已朽,不曉得多少年沒人碰過,整個看來就是荒涼破敗,無人問津,加上地處偏遠,誰都不會想到,一直有人利用這地方進行連絡。

「這回真是失算,本來目的是想窺探溫家暗藏多少力量,結果鬧了個霧裡看花,還被姓溫的摸上門來拔樁,本教在力夏達港多年經營,損傷慘重」

一個朦朧的身影,對著一個古老的水盆說話,盆中水波搖晃,隱約浮現不存於此屋中的投影,將這些話傳往另一頭去。

「溫去病這人確實心狠手辣,手段也驚人,事發前,我們還估算他三日內必成無頭蒼蠅,哪知道他幾個小時內就找到司徒小書,還反殺上門,河梟斷臂重傷、女魃身亡,我也挨了一下,元神有損,幾個月內狀態難復,這回試探的代價太大,得不償失氨

滿是懊悔的嘆息,白日夜鬼請求總壇,儘快讓自己師父聶嘯月出關,別讓星月湖在港市的經營不保,更質疑這回的任務有否必要

一輪通訊結束,白日夜鬼離開這座廢倉庫,走的不是正門或窗,而是地下暗門,出來就是旁邊矮樓角落的短木叢。

這樣迂迴的出入,避免被人跟蹤,也讓廢倉聯絡點能保持秘密,過去十多年都沒出過問題,但白日夜鬼仍相當謹慎,出入小心,藏匿著行蹤,帶著術式道具,出入之際,形影模糊。

附近整片都是荒地,不見人蹤,但若有誰靠近,遠遠就會被看見,白日夜鬼很確定這點,也確信自己身上的朦朧披風,能夠提供安全掩護,在天亮之前,根本沒人能看清自己。

驀地,白日夜鬼瞳孔放大,在二十多米外的前方,三道身影飄蕩著,有三個人,兩女一男,正在前頭,似等候著他。

三人並不是站著,而是被掛吊在三根無旗的空旗杆上,繩索套掛住脖子,高高懸挂起來,早已斷氣的**,沒有生命跡象,被夜風吹得飄飄蕩蕩,倍添凄慘、邪異的氣氛。

一名未滿四十的中年婦人、一個少年、一個女童,三具屍首弔掛飄蕩,繩索與旗杆摩擦,發出「呀呀」怪音,已死的人,沒有殺傷力,但對白日夜鬼而言,這一幕比任何強敵堵在前面,更讓他絕望、恐怖,因為他們是他的妻子、兒女。

身在左道,他有表面身分掩護,事事小心,妻子兒女都不曉得他還另有這邪惡的一面,其他與白日夜鬼共事者,也都不曉得他明面上的身分,兩邊看似全無干涉,以保安全,他想不通為何妻子、兒女會被抓來,弔死懸屍在此

關鍵時刻,應該要冷靜,應該要鎮定,這明顯是敵人的陷阱,幾十年的江湖經驗告訴自己,敵人定然潛伏左近,等著自己露出破綻這些他全都心裡有數,但撕心的劇痛,讓他終是忍不住,裂肺般地喊出來。

「夫、夫人」

熱淚盈眶,白日夜鬼發狂沖向旗杆,沖向自己已喪命的妻兒,睚眥欲裂,更故不得什麼陷阱。

就在快要衝到時,旗杆底下忽然一人翻起,手上一根黑管,遙遙對著他,電光一閃,轟擊過來。

早料到敵人會趁機偷息,白日夜鬼並不意外,而看清敵人形貌,讓狂怒欲癲的他,發出一聲悲痛已極的怒吼。

「溫賊」

心情劇烈震動,牽引今晚受的內傷,白日夜鬼口鼻溢血,卻不顧傷勢加劇,強行打出一掌。

掌勢如山,更兼具刀的威猛,所推動的力量,超越先前所表現的中階,展露高階頂峰,半步地階的驚人威能。

這雄渾的一掌,不僅將轟來的電光打滅,更破空直去,襲向溫去病,後者不及逃躲,慌忙中舉槍一擋,就看那支槍爆閃出強光,猶如一面光盾,擋住了白日夜鬼遙擊來的一掌。

然而,即使因為內傷、心情激蕩,戰力受影響,但半步地階的力量,仍是強大,按理能擋高階全力一擊的光盾,瞬息扭曲,出現裂痕,跟著,粉碎開來。

巨大的力量,碎盾湧來,溫去病的雷槍已毀,右臂承受巨力,不自然地扭曲起來,卻以正常血肉之軀,不可能做到的柔韌度,在不住圓轉彎彈中,把這股巨力卸去大半。

余勁仍猛,溫去病踉蹌后跌,但沒跌出幾步,悲怨的身影就飆至他面前。

「溫賊」

暴喝之聲,震動四野,白日夜鬼恨極舉掌,在盛怒之下,他再顧不上隱匿,真面目展露出來,赫然是一個主導今日九成事件的人物,雙聯幫主韓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