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第三章 太一的任務模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太一的任務模式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與太一打交道數年,溫去病熟知太一的大概報價,還有交易時一些該要注意的大小細節,但其中有些禁忌,自己打一開始曉得是禁忌,就沒有碰觸與深究,其中一個要命的禁忌,就是任務模式。

當初,初次開啟與太一的連結,是那個人親自主持的,他向眾人解釋,太一可以由己方佔據主動,單純交易物件,也可以開啟任務模式,但

任務模式,是從神魔手中接工作,雖然報酬豐厚,卻受制於神魔,完成任務的獎勵越高,受其束縛的程度越深,與我們主目的有偏,不能捨本逐末,因此,大家便不用理會了。

那個人平常說話都帶著坑,向來不是老實人,但這段話中的警示意味,誰都是聽明白的,無論是誰,也不想往自己脖子上套圈,既然知道任務模式會受制於神魔,自然誰也不願過去沾碰。

不過,怎麼也料不到,這回重新接續太一,自己才剛換完東西,就聽見任務模式開啟的宣告,當下恍然大悟,香雪恐怕一開始就打這個主意了。

星河深處,一道奇光射落下來,將香雪籠罩在其中,溫去病快步跨去,在整個光柱固化之前,搶入其中,就看到香雪飛起一腳,要將他踢出,卻被早已有備的他閃躲開去。

「神經病,你來做什麼」

「一世人,兩兄弟,有今生沒來世,你作什麼事,我不能不管。」

溫去病道:「別廢話了,大家一起闖到這裡,後頭的路,誰也不能一個去走,什麼風風雨雨,你我都是同路人。」

「我可不要你這麼多事。」香雪道:「到時候又會有人說,你作什麼事都是為了女人,被女人逼著幹事,不夠英雄。」

「別說笑,什麼為了女人」溫去病正色道:「你我是兄弟,這輩子我就沒當你是女人過。」

「喂你真的想死嗎」

香雪斜睨溫去病,星河中轟然一響,朦朦朧朧中,有一個模糊的形影,一閃即逝,雖然短暫到連具體身形都沒現出,可那獨有的氣息,卻讓溫去病與香雪驟然回頭。

「是他」

「只是氣息遺留,但確實是那個人」

香雪斬釘截鐵,拳頭握得緊緊,溫去病沉默下來,盯著那身影消失的方向,劇烈的心跳一時難以平復。

氣息不是最近留下,恐怕是數年,甚至十年以上,換句話說,那個人當初曾開啟任務模式,執行過某些任務,並且在其中留下了氣息

「這臭賊」香雪怒道:「讓我們不能做,結果他自己就做得肆無忌憚」

「這確實是他的風格。」溫肉是個好開頭,我們沒找錯地方,只看怎麼深掘,我有預感,這不是他唯一被留在這裡的訊息。」

一句話說完,眼前光影浮閃,無數閃著玄光的竹片、木片、玉片、金片出現,環繞周圍,一眼望去,成千上萬,每個上面閃現的光字,都是一件任務。

「一堆鬼畫符,寫的都是什麼東西」

香雪看了部分任務懸賞,卻發現上頭所寫的文字,自己過半不識,這麼不便民的舉措,死鬼太一還作什麼生意

「征天元犀角獸之千年角、懸賞六面神魔之心核、求冰雪天河之初雪水、解救九鷲妖峰第七洞中幼雛」

溫去病博學多識的程度,遠超過其他人的理解,香雪瞠目不識的神文、魔文,他一眼掃去,能辨認個七八分。

「研究工作和考古差不多,通識古文是能力的基礎,連這都不行,我就不搞鑄造,直接去收廢品了」

溫全這些任務,看得到吃不著,所要求的東西,都是神、魔、妖界的專屬,人間無蹤,我不曉得你要怎麼接這裡的任務。」

太一系統,本就是神魔妖仙諸界,跨界聯組的協議,與人族無涉,這裡根本是強行開後門,連接插上去的,裡頭的工作項目,沒有人間環境,這也是應有之理。

「哼妖魔仙神那麼了不起,還要征伐人間幹什麼我就不信,他們完全沒有覬覦我們的地方。」

香雪抬頭,對著星海大喊,「凡是和人間無關的,全部給我消失,你這個無能的黑仲介」

一句話喊完,這邊的情景陡然生變,大批竹、玉、木、金片消失不見,空蕩蕩的星海之中,僅余寥寥數十片,上頭所書寫的文字,還基本都是人族語言,一望可知。

香雪點點頭,道:「這還有點樣子,看看還剩下些啥盜取李家麒麟印,也就是玉璽這哪有那麼好偷取得渾天鼎見鬼了,那是玉虛真宗的鎮觀寶,拿了后道觀會塌的追查碎星團長賈伯斯下落這是存心玩我們嗎我還想找他咧」

幾十個任務,有難有易,容易的居多,可報酬寥寥,幾十、幾百金葉,給龍雲兒練手挺合適,但以兩人的地位、眼界,實在看不上,隨便搞點東西來交易,就能換到,比累死累活去作任務划算得多。

至於難的那些都難得太過頭,自負如香雪、溫去病,也一看就傻眼,別說超過本身能力範圍,恐怕放眼天下,都未必有人能作到,真的只有神魔層級動手,才有可能完成。

「每一道懸賞,背後都是神魔,哪是這麼好打發的總不成,讓你香雪大家出來唱一場就算完」

溫去病笑著打趣,心裡卻笑不出來。

太一的懸賞中,居然真有人間相關任務

這代表,即使神魔封斷,空間阻隔,彼側仍在窺探人間,仍嘗試用種種方法,把手探入這個世界來。

封神台的存在,是封斷境界,卻不是連通太一的必須物,換句話說,除了自己之外,若說大地上有其他人族、非人種族,能夠聯通太一,接任務供其驅使,自己並不會覺得意外,若這些人活動起來這人間,暗流夠多了。

香雪卻顯然不願想那麼多,瞥了一眼周遭任務清單后,仰頭叫道:「別盡來些虛的,你們不是喜歡玩什麼魔鬼的誘惑嗎那開點夠誘人的東西出來啊,儘是讓人看了就倒胃口的,誘惑個屁氨

這是非常大膽的與神魔叫板了,除了香雪,敢這麼作的人確實不多,而這麼一吼完,整片天地頓時寂靜,無聲無息,連最後浮現的那些任務牌,都一一消失不見。

本以為,惹惱了太一,任務模式就此終結,卻不料,一片寂靜之後,前方忽然亮光一閃,一個寒玉圓筒,忽然出現,漂浮在兩人眼前,當中點點星彩,凝化為簽,赫然是一個抽籤的簽筒。

「這搞啥」香雪插腰道:「作任務而已,居然還要抽籤的這任務是抽生死簽的嗎」

「寶簽模式」

太一宏亮的聲音,來自星空深處。

「簽筒自動測量參與任務者的能力、屬性,列出符合參與者能力的任務,由系統補助資源後進行,一經進行,參與者不得推拒,不得半途而廢,完成任務,獎勵照普通模式一倍起跳,毀諾退縮者,遭系統處決」

一番說明,帶著明顯的肅殺氣息,這確實是生死簽,所列的任務,都是符合參與者的能力,不會出現超過能力太多的誇張任務,彼此以這共識為大前提,若完成任務,獎勵加倍,要是沒能完成,或是臨陣退縮,直接賠上性命。

「高利潤,高風險啊這也算名符其實的願者上鉤了。」溫全進行任務前,還有資源補助,這倒是不錯,我看那些普通任務,好像沒有這麼好的待遇。」

說歸說,溫去病可不認為這便宜好占,太一從來就不大方,這麼一個斤斤計較的交易對象,主動提供資源,這些資源拿都拿得讓人冷汗直流。

不過,還沒等到溫去病表露憂心,香雪便想也不想,伸手往簽筒伸去。

「就只是這樣對吧好,我幹了」

香雪出手去抓,溫去病本想阻攔,話到嘴邊,終究沒能說得出去,看香雪從簽筒中隨意抽了一支,簽筒帶著所有光簽,一起消失不見,香雪抽中的那支簽,一下飛起、展開,太一的聲音再次響起。

「人間風波難平,西北戰事再起,狼族屢出荒漠,襲殺人族,西北武力以金剛寺為首,號召集結,共抗狼軍。」

「任務主線:深入狼王廟,取得天神兵天譴,取得貪狼之心,任務完成,獎勵金葉四千,翻倍獎八千,授予千靈血珠一顆,或同級物件,任務失敗,加倍扣除金葉,金葉不足、陣前逃亡者,處決」

「支線任務:協助狼軍破雲崗關,攻入平陽城內,贏得戰爭,任務完成,獎勵金葉五千,翻倍一萬。」

連著宣布主支線任務,溫去病聞言,忍不住吹了聲口哨,太一素來吝嗇,要從他手中拿到一萬金葉,但真是說說都想掉淚的不易,可自己也不至於因此就興奮忘形,高報酬的任務,風險肯定不是一般高,更何況,主支線任務明顯有衝突,兩者不可能一起完成。

又要打人臉,又要幫人,這種自相矛盾的任務,聽來就是坑人,不過,還沒等自己提出質疑,香雪身上泛起火焰般的金芒,那是她抽籤領任務后,完成契約的印記,有這印記在,雙方契約正式成立,想逃想躲,一定賠命。

「喂有好處別一個人占氨

溫去病笑著伸出手,按在香雪的肩頭,金芒立刻延伸,蔓延到他身上,契約之光同時籠罩住兩人,轉眼間就完成了契約。

「你這人怎麼講不聽又多事了我說過要將你扯下水嗎」

契約甫成立,香雪便對溫去病怒道:「這種任務,你自己明明討厭的,為什麼還要跳下來」

「因為你是我兄弟,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溫去病仰望星空,悠然道:「再說,如果真想找出那個人,我們就不能總被限制在框框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