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五章 西北的危險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西北的危險任務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回憶起司徒小書走前的眼神,龍雲兒自嘲一笑,覺得自己是想多了,她送如此大禮,應該只是單純的感謝,沒有什麼其他意思。

可惜……送禮這回事,如果只顧著自己想送什麼,全然不顧人家想要什麼,那是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廢物!扔了。」

溫去病看也不多看一眼,隨手一拋,這本刀尊親手所寫的修身之書,飛了出去,準確地落到旁邊的垃圾桶里。

「山陸陵死掉,如果說有什麼值得慶幸的,就是不用再聽老傢伙的嗦,活著的時候聽他嘮叨了幾年,死了還要聽他教誨?我又不是腦殘了找虐的1

一面抱怨,溫去病一面踏出門去,還不忘扔來一句,「不許撿回來給我啊!少自作主張1喊停了正要伸手去垃圾桶中撈書的龍雲兒。

香雪一手插腰,道:「不許撿啊!阿山最討厭愚蠢的女人自把自為了,什麼撿回書,放到他桌上這種事,他肯定不要不要的……」

一番話說完,趁著溫去病前腳出門,香雪低聲加上一句,「但他沒說你不可以把書撿回,自己留下……明白吧?」

說完,香雪笑著出了門,原本覺得非常惋惜的龍雲兒,一下會意,微笑著從垃圾桶中將書撿起,擦拭后收好。

前腳出門的溫去病,走沒兩步就被溫在乎擋下,告知有貴賓到訪,不得推辭,溫去病點點頭,「司徒小書都跑了,這邊還剩下的貴客……只有健之了吧?不是帶一群地階過來的吧?」

溫在乎道:「倒是沒有,健之公子一個人來的。」

「一個人來的?那……有沒有物盡其用啊?」

「照家主您之前的安排,直接帶璽鴻、青衛去向他挑戰,已經被他虐上大半時辰了……」

「非常好,能有這樣的鍛煉機會,還不用花錢,儘管挨虐去,只要不斷手斷腳,就盡量往死里虐。」

溫去病非常滿意,袁健之能入星榜,手下全是真材實料,兼具兩家之長,能夠得他指點、與他切磋,普通人求也求不來,自己能硬拖他過來當教師,對溫青衛、溫璽鴻非常有好處,他們兩個也有志於星榜,步入高階后,衝擊星位近在眼前,讓他們預習一下,應該是很好的。

「痴佬溫!給我滾出來1

一個聲音,由遠而近,溫去病抬頭遠望,就看見一道劍光,沖開大氣,高速朝這邊撞來,一人腳踏劍上,赫然就是袁健之。

在他身後,一名精壯漢子**上身,揮刀追擊;一名青年文士,不住打出暗器,身法靈動,都在試圖將他截下,第五級力量的氣勁橫掃,震飛附近的屋瓦、門窗,聲勢很大,卻始終沒能將他截下。

溫去病淡看這一幕,喃喃道:「同是高階,沒入榜的,和排名四十二的,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溫家的實力,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埃」

雙方進入三十米距離,袁健之竟不停歇,劍光凝聚,由點點繁星,凝為流星一道,劃破長空,瞬間釋放出的銳氣,勢不可擋,不住試圖阻截的溫青衛、溫璽鴻,一下全給迫開,無能靠近。

眼看這流星似的一劍,就要擊中溫去病,一道窈窕倩影搶出來,擋在前面,金剛身燦發強芒,要硬擋這一記。

乍見夠分量的對手,袁健之目光中的戲謔盡去,換上認真之色,足下催勁,流星似的飛劍,暴閃出最璀璨的光華。

蒼穹閃.流星變!

天斗劍閣的「蒼穹閃」絕學,正面硬撼金剛身,在對撞的一瞬,龍雲兒只覺一股大力湧來,推得自己直往後移,但除了單純的破壞力,這股力量又似乎和自己的金剛身有共鳴,兩股力量之間,震出某種漣漪,似有淵源,卻沒有關聯,你震你的,我震我的。

……這是寰宇萬咒武卷相互克制的效應!

龍雲兒、袁健之心中,都閃過這樣的明悟,更知道金剛身、蒼穹閃這兩套絕學,在相生相剋譜上,處於不相干的對角,激蕩不出太多的火花,而撇除這加乘效應后,龍雲兒的金剛身善守,袁健之未動殺念下,七成力量的一劍,就如蚍蜉撼樹,起不到任何效果。

一擊無功,袁健之翩然撤劍,那麼猛的攻擊勢道,他說撤就撤,動作迅捷無倫,更無半分窒礙,眨眼間,劍便回鞘,人瀟洒踏落地上,反倒是之前守牢牢的龍雲兒,強力抵禦的勁道忽然消失,胸口一陣氣悶難受,更險些被引得踏前一步,失了平衡。

「你這金剛身不行,還練得不到家。」袁健之道:「戰技運用跟不上力量進境,如果可以,早點把金鋼印學了,一個女孩子家,靠金剛身整日挨打,不是辦法。」

「……謝袁少爺指點。」

龍雲兒欠身一禮,衷心感謝袁健之的建言,他系出名門,見識不凡,指點的方向肯定不錯,彼此非親非故,他願意這麼提點,已是大人情了。

「不用謝,痴佬溫連綽號都叫剝皮,對待朋友是怎樣的,大家都知道,我要是不把他手下要將都點過一遍,他哪肯交出貨來?」

袁健之嘿嘿一笑,對溫青衛、溫璽鴻道:「你們家主夠行啊,誰都以為他手下無人,他就真變出個高手來,還一下就從中階跳到高階,比你們兩個更成器,你們沒感覺的嗎?」

溫青衛滿面慚色,拱手道:「慚愧,我等……自當苦練。」

「袁少這就太小覷我們家主了。」溫璽鴻輕搖摺扇,淡然笑道:「家主每次外出,經常就能撿高手回來,仁德服人,如風行草偃,似我與青衛這樣的,不值一哂。」

「……還是你會說話,就可惜沒幾句老實的。」袁健之轉向龍雲兒,「以前我見過你嗎?有點面熟。你金剛寺傳人的身分是假,龍氏血裔這個不是吧?但我偏又想不起在哪見過你……奇怪,你這麼特別的,照理我不該記不起……」

「妾身平庸之姿,如何能入袁少法眼?」

龍雲兒不敢說多,怕真讓袁健之回想起來。當初,身分尊貴卻特殊的自己,為了不被指指點點,早早躲在人群裡頭,隨著其他龍氏族人,遠遠看了他一眼,他甚至未曾回望,照理說,他不該對自己有印象才對……不過,對於人中之龍,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來看待。

「有勞袁少辛苦兩場,和我到裡頭取貨吧。」

溫去病沒打算讓龍雲兒、袁健之接觸太久,直接把袁健之往內庭領去。

氣氛像是兩名好友的私下相處,連龍雲兒都不知該不該跟著去,卻誰也不知,這兩人才剛從他們視線中消失,彼此間的氣氛就立刻生變。

袁健之拔劍出鞘,抵著溫去病的喉嚨,將他壓到牆上,後者雖然被利刃抵喉,卻不見慌亂,甚至還笑得出來。

「喂,拿貨而已,用不著亮劍吧?我又不是不給……」

「老溫,別廢話了,立刻收拾家當,逃命去吧。」

「呃……這哪招?什麼狀況?」

溫去病皺眉,看著袁健之如臨大敵的表情,查覺到事情的不妥。

「……怎麼了?」

「這次的事,你爽了,溫家威風了,我們衰了,那一堆師姑師奶的氣炸了,不肯干休,我去見她們的時候,她們氣到差點直接殺過來……」

「……天斗劍閣堂堂名門,這也太沒品了,吃相怎麼比封刀盟還難看?」

溫去病不無訝異,自己估算天斗劍閣的事後反應,雖然被自己陰了一把,但封刀盟的人還在,又有金剛寺這層煙霧在,層層顧忌之下,照理沒有蠻幹的本錢,可她們卻採取了強勢的做法,這簡直不可理喻,實在……

……唉,自己真是搞不懂天斗劍閣的那班女人……下回自己還是改去當一個專門販賣婦女的人販子吧……

「吃相難看?老溫你這麼說,就太不了解狀況,她們氣起來的時候,哪還管什麼吃相?」袁健之道:「這回她們氣炸,有三個師叔直接被擔架抬回去,責任全算在你頭上。」

「那道神念是刀尊閣下的,就算傷了誰,也是封刀盟的事,她們不找司徒小書,找我作啥?」

溫去病道:「把劍先拿開,然後……等等,她們想怎麼作?讓溫家加入天斗劍閣,交出一切資源?我要是不答應,她們就血洗我家?」

這種事情,怎麼想都沒可能發生,天斗劍閣還遠遠說不上獨霸江湖,如果這麼蠻幹,必然引起眾怒,不過,如果對方不講什麼理智,那就不能用常理分析。

「明面上自然不敢,可她們提出一大筆數額的賠償,即使你有錢,這筆錢也會剝掉你一層皮。」

「……成死要錢的了?」溫去病皺眉道:「天斗劍閣最近很缺錢嗎?」

袁健之道:「缺啊,都是為了西北的那些糾紛,帝國施壓很重,本派要嘛承擔危險任務,要嘛……就得負擔大筆軍費,天斗劍閣的財務狀況一向……唉,別說了,這回她們就是要宰大戶,你扛不住的,不管那些什麼亂七八糟,你先逃吧1

「等等1

溫去病揚了揚眉,表情非常有趣,「你剛剛說什麼?需要有人去西北,承擔危險任務?多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