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八章 瘋子或倒楣蛋的運送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瘋子或倒楣蛋的運送任務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山腹中的秘密石室,圓桌之旁,幾道似曾相識的詭暗身影,重新聚合於斯,進行著討論。

「這次我們的行動,基本成功。」

亢金龍滿具威嚴的聲音,迴響於石室之內,這一回在座的,仍是四人,先前沒出現的三人,這回還是缺席了。

距離上次聚會未久,這麼快又碰面,不合死曜組織的慣例,但他們有必要重新確認一下此次成績與方向,而亢金龍一開始,就替整個行動定調了。

奎木狼仍一派陰沉,之前他被推派為此次行動的監視者,但在溫府之外,被溫去病鎖定氣息后,為了安全起見,就從第一線退下,沒待在赤壁大街,避免露了形跡。

原本是想,暫且退居第二線,遙觀一夜,隔日就由趕來的柳土鷹接手,諒一夜時間,正焦頭爛額的溫家、封刀盟,翻不起什麼風浪。

不曾想,溫家的反應果決狠辣,幾個時辰內就摸上赤壁大街,大破星月湖的據點,將駐點人員幹掉,司徒小書也被救出。

奎木狼怒火中燒,預備要出手阻撓,卻不料遇著司徒無視的神念鎮壓,自負修為的他,踢到了大鐵板,要不是護身裝備厲害,滿載殺念的腦袋,恐怕不會只口吐白沫就能了事

鬧出這等洋相,儘管奎木狼不會逢人嚷嚷,其他同伴也不難料想,這明明應該是一次失敗的行動,亢金龍一開始就定調為「基本成功」,在座另外三人的表情,登時各自精采。

「呵呵呵,說得不錯,試探目的基本達成,這確實是成功。」

矮胖如木桶的參水猿,笑眯眯地說著話,伴隨他的聲音,周圍就是一大片嗡嗡聲響。

「這也能算是成功硬生生被人把臉都打腫了」

「死道友,不死貧道,真正邪魔本色,這怎麼不算成功了」

「這裡幾個人是沒事,星月湖可被坑慘了,請問誰去解釋」

「白日夜鬼修練離魂控身之術,將近大成,是星月湖重重培養的人才,這回聽說他也賠上了,聶老鬼氣得差點炸關,隨時會找上門來,這算哪門子成功」

「如果這裡沒有星月湖高層存在,事情可不知怎麼收拾旁門邪道還死要面子,真不愧是死曜組織」

連串碎語,交相錯落,讓人心煩不耐,參水猿恍若未聞,笑道:「過程雖然有些波折,但基本上,行動成功,這點肯定沒人有異議,呵呵。」

語氣肯定,似乎非常堅信這想法,百分百支持亢金龍,但參雜在那連串雜音里,任誰都感覺這話言不由衷,甚至充滿諷刺。

柳土鷹揮了揮纖纖五指,道:「至少目前看來,我方沒有損失,利用司徒小書,影響司徒老頭的計畫雖未成功,可刺探溫家、碎星團的基本計畫,卻得到驚喜,基本成功是沒錯的。」

在場的都是明眼人,溫家這趟為了震懾宵小,高調行事,連家主溫去病都首次在人前出手,所展露出來的實力,正被各方勢力詳加審視。

對真正的大勢力來說,溫家多一個高階,甚至多幾個高階,都還沒到值得小心的程度,反倒是經此一事,溫家分別與封刀盟、天斗劍閣都搭上線,隱隱約約,這兩大勢力還欠了點人情,從原本各方覬覦的危局,一下變成微妙平衡,這些轉變,全繫於溫去病的幾著落子,扭轉乾坤於反掌間,事後思之,令人驚嘆。

「先前確實小瞧了這位溫家主,只知道他是一個能做事的人,沒想到還是一個策士的料,實力深藏,連藏不住了,都還能用來發揮最大的價值」

柳土逾手本事,與其說他不愧能盪滅那麼多碎星餘孽,不如說你們難道不覺得,他身上有點那個人的影子」

「不只是影子」

奎木狼陰沉道:「我沒能親眼看到,但神念感應,他用了一種奇妙的兵器,一擊殺掉女魃。」

參水猿笑道:「那溫剝皮手段是厲害的,可從沒聽說他會武,各種報告倒是都說他天生體弱,不能修練他用什麼兵器戰器寶兵一個沒修練的普通人能用」

柳土鷹嬌笑道:「矮鬼你在裝啥奎木狼都那麼說了,他用的東西,肯定不是戰器或寶兵,而是不屬於現有兵器體系,曾在大戰初期出現過的那種奇兵。」

參水猿的笑容一下止住,愕道:「你是說」

「就是曾在碎星團初崛起時出現過,幾次大破妖軍后,就從此無蹤無息的奇妙兵器」

柳土鷹道:「那些奇兵,與武者修為無關,就算力量低微,也能發揮極大的殺傷力,與戰器、寶兵增幅力量的法門截然不同,非常奇妙,但那幾仗過後,碎星團就再不曾使用,一直到團滅,成了一個沒人知曉的謎團。」

奎木狼冷冷道:「我擒殺過幾個碎星餘孽,嚴加拷問,他們對那些奇兵一無所知,說前輩們講述,那些奇兵是上面發下,事後,損壞的回爐,沒壞的也被收走,下落不明」

一直在旁沉默的亢金龍,冒出一句,「李家肅清碎星團后,對囚犯拷打逼問,所得出的口供也是如此。」

碎星團的主要幹部,在帝都被擒殺后,未死者囚於大獄,日夕拷打,逼問情報,但所得出的口供,俱是絕密,無人知曉,亢金龍能一語道出,如果不是能力過人,就是身分驚人

不過,關於這點,其他三邪也沒表現出過多的震驚,自從麒麟失蹤,死曜組織的活動,基本就以亢金龍為首,要是沒有出類拔萃的通天之能,原也坐不穩這個位置

參水猿道:「也就是說,與這些奇兵有直接相關的,就是那個人了,能持用類似兵器的,就是與那個人有關但」

柳土鷹搖頭道:「也不能排除,從哪處碎星遺藏中獲得,這個可能性同樣存在,姓溫的靠捕殺碎星者發家,也是一路拷問過來的,手上不知拿了多少遺產,裡頭藏了奇兵線索,不足為怪。」

參水猿道:「那麼,我們怎麼確認是哪種可能呢」

柳土鷹道:「只有進一步試探了姓溫的小子是狠角色啊,反應動作快得嚇人,我們才設局,他立刻破局,差點連奎木狼都被找出來,幾個時辰內就上門反殺要設局試探這種人」

「終究是個小輩,手上的籌碼與資源太少,暫時還只是我們手中的玩物,不足為懼。」

亢金龍道:「直接強勢上門,擒人逼問,拷打搜魂,這是最簡單的作法,但估計我們當中,沒人願意干吧」

石室內,一片沉默,沒人願意出聲,雖然人人都自負本身實力,與所能調動的力量,滅殺溫家不過反掌之勞,但誰也不願讓旁人佔了便宜,更不願為此露了形跡,增加了暴露身分的可能。

「那就還是依照往例,借刀行事。」

亢金龍沉著道:「姓溫的和天斗劍閣達成協議,要往西北執行軍務,溫家人正四處活動,想花錢買安全」

參水猿怪笑道:「那我們怎麼做讓他們心想不成,把人扔到西北戰場上,讓那些獸族替我們試探」

「不,我們要助其一臂之力。」亢金龍道:「恰好,說到借刀,西北那邊有一把很適合的刀」

一語方落,三邪各有反應,或是拍掌,或是身軀一震,被這話給點醒。

「是了,武蒼霓,那傢伙還在氨

「曾為碎星者的她,現在是最仇視碎星者的人,所以才能逃過清洗」

「在那種地方,能算逃過但是讓她見到姓溫的小子,這確實有趣。」

「這會是一個有趣的計畫,但完成它,需要眾人的聯合使力。」

亢金龍道:「讓軍部下達命令,派姓溫的小子去月煌城,這件事一個時辰之內要完成。」

話聲中,帶有些許惡意,這是對溫府的回應,溫去病短短几個時辰內,就破局反殺上門,為了還以顏色,死曜將會證明,這邊的回應只會更快

沒超過三個時辰,就在隔日天亮拂曉時,一道命令傳送至溫府:二十五天內,將指定物資送至西北月煌城。

伴隨這命令一起送來的,還有一隻鐵盒,在東西甫送到時,溫府眾人面面相覷,覺得事情有些怪異,卻沒人意識到這指令所蘊藏的危險,直至溫去病結束工作,從密室走出來。

「月煌城」

溫去病揚了揚眉,神情古怪,「那個地方還有人活得下不,那鬼地方建城了」

「家主知道那個地方」

溫璽鴻小心問著,西北邊境幅員廣大,人煙稀少,對大多數的帝國百姓而言,西北簡直就是異世界,溫璽鴻自負博聞,也是首次聽到月煌城這個地名,更不知有何特別。

「當然,以前我還算了,不是重點,那地方很偏啊,而且如果戰爭爆發,那裡應該」

溫去病沉吟半晌,忽然,表情變了,急問道:「那地方建城了誰是城主哪個倒楣蛋或瘋子守在那裡我總覺得那會是個很大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