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一章 平陽城內的騷動(周一求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一章 平陽城內的騷動(周一求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百族大戰的起源,原本是大地上各種族的爭端,在最開始的時候,大地上各種族混居雜處,彼此間時有摩擦,不只是和人族,非人者彼此間也算不上和睦,流血衝突每日都會發生。

一場大戰,把人族與非人者徹底打成仇家,戰爭結束后,帝國肅清非人者,將國內的其他種族,逐往境外,雖然沒有明令禁止異族進入,但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非人者離開帝國,被趕離家鄉,到境外立足生活,所處之地,若非是西北荒漠,就是西南大山,生存條件不算好,為了過活,時常擾邊劫掠。

帝國基本將這當成治安事件,交由各郡自行處理,不欲大動干戈,把事情提升到戰爭層次,破壞太平盛世的局面,但隨著雙方摩擦日增,衝突的規模擴大,誰也知道這一戰難免。

一個半月前,飆狼族突破邊境,奔襲綠洲草原,身為狼翻郡之主的司馬家,依例出兵,預備將這些三不五時入境劫掠的異族盜匪驅趕,卻不料,飆狼族一改往日來去如風,掠劫后便離去的準則,攻掠為虛,伏擊為實,大破司馬家的剿寇部隊,五千將兵,全軍覆沒。

這堪稱是百族大戰後,人族所遭遇的最慘傷亡,司馬家為之震動,飆狼族在綠洲掠劫一番后離去,司馬家未敢追擊,卻得到消息,多個獸族的部隊,正會師於飆狼族,預備聯合東進,攻城掠地,其數已逼近十萬。

晴天霹靂似的噩耗,一下將司馬家打懵,這已經超過了尋常劫掠行動的層次,完全就是戰爭。

十萬獸軍,當中不知有多少獸王、獸尊,這數目可能還在迅速增加中,超過了司馬家的扛負範圍,等到獸軍之海湧來,踏破平陽,司馬家必滅。

為了渡過這一劫難,司馬家精兵盡出,除了請動境內金剛寺的高僧,組成僧兵團參戰,更飛報帝都,各種告急文書如雪片般飛至,希望帝國上下同心,齊人族之力打贏這一仗。

自從百族戰後,人族獨興,這些坐在權力寶座上的人們,就轉而內鬥,六郡七家在各自發展實力的同時,也從沒少給彼此使絆子,努力使競爭者摔下去,今次獸族進攻狼翻郡,司馬家緊急求援,於理應當齊心患難的各郡,基本態度都很冷淡,如果不是帝室出面統籌,下令出錢出力,各郡各大派肯定只會做壁上觀,樂見司馬家除名人間。

不過,雖然各郡各派態度冷漠,可單位放小到個人,這次獸族入侵,卻引起不少武者挺身響應,尤其是年輕一輩,對這場戰爭尤其顯得摩拳擦掌,熱血激昂,帝國各地都能看到青年少年振臂高呼,拔劍明志,組隊前往西北參軍。

「……真扯,一堆腦袋發熱的天真東西,明明乾的是笑話,卻當自己是英雄劇的主角了。」

酒樓廂房內,看著街頭巷尾,人馬喧鬧,到處都是年輕面孔的景象,溫去病搖了搖頭,說出的話在這情境下格外刺耳,龍雲兒短暫皺眉,隨即一笑。

換了是以前,自己聽到這種言論,就算溫雅自持,不會多說什麼,卻肯定要氣個老半天,偷偷記下這個「壞人」的模樣,以後有機會,必給他穿小鞋。

或許現在自己也會這麼做,可說話的人一旦換成了他,自己的想法就不同了,畢竟,溫家哥哥經歷過了那麼多,胸中的不平與怨忿難消,看什麼東西不滿,偶爾能發泄個幾句,那也是好的,千萬別什麼都悶在心裡,最後成了香雪那樣的殺人狂,那才真是危險!

「個人有個人的想法嘛,他們有義勇,付諸行動,希望能成為英雄,那也是很好的啊1

帶著微笑,龍雲兒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一切都以不惹這個男人生氣為前提……並不是害怕他,而是知道他肩上扛著的事太多,片刻耽擱不得,不能再拿自己的小性子,去給他添麻煩了,,,不久之前,進入平陽城時,溫家哥哥的神情一度變得古怪,像是想起了什麼,而且……很多。

當初他曾經率領著隊伍,在這片土地上狼狽逃亡,又大破敵軍,整個過程之中,應該有許多難忘的記憶,或是……傷痛,如果可以,希望能愈療他的心,讓曾經照耀整個人族的戰神,重新回到榮光之中,取回他應得的東西。

「……又在想些有的沒的了。」

透過眼神,溫去病將龍雲疾輪釁順桑搖頭道:「覺得是我看不起這些英雄豪傑嗎?那你何不試著回答我,為什麼他們是三三兩兩結伴而來?不是隨軍、不是隨隊,看樣子連一路上的花銷都是自費?這些又代表什麼?」

龍雲兒思索了幾秒,喃喃道:「是代表帝國財政狀況不佳嗎?但一直聽說國內風調雨順,府庫充足,應該……難道是地方財務缺口大?」

她認真思索,卻引來旁邊香雪一陣狂笑,小手捶著桌子,差點連嘴裡的花生都笑到噴出去,龍雲兒覺得不好意思,又不知自己哪裡說錯,只能紅著臉抓了抓頭髮。

「說真的,這回我支持她1

一輪狂笑后,香雪正起表情,認真道:「別因為打過幾年仗,就一副又臭屁又跩的樣,人家年紀搞不好還大過你,什麼小屁孩?你才中二咧!為了不讓別人誤解你,當你是自暴自棄,窮極無聊的牢騷嘴炮男,我認為你有必要站出來。」

溫去病微皺眉,「香雪,別瞎起鬨,你不是不知道……」

香雪道:「是你搞不清楚狀況,我們是要求你吃屎了嗎?是要求你像個人樣,符合人民群眾期待,當個英雄,像你以前干過的那樣,別整天就一猥瑣人販子的嘴臉。」

說完,香雪對龍雲兒道:「摸著胸口說良心話……對,就是那裡,捏大力點……你想不想看他像個英雄的樣子,為人族挺身而出,拯救弱小?」

被說出心裡埋藏許久的渴望,龍雲兒根本不及想,下意識地便道:「想的。」

話出口,才覺得這樣說可能不妥,香雪哪有可能這麼體貼自己?但猶豫片刻,終究沒有把這些話收回。

香雪道:「看吧,她超想的,就當是為了她,配合一下,可以嗎?」

「喂,你這……」

「不然,為了我,可以嗎?」

香雪轉了語氣,插腰說話時,整個人氣勢都不同了,雖然是小小身軀,龍雲兒卻彷彿看到一個艷麗的大姊姊,一手插著腰,尊貴有若女王。

溫去病還未有回答,街上忽然鬧了起來,馬蹄聲起,路上人群紛紛讓道兩旁,就看幾道騎影飛飆而來,身著軍服,大嚷大叫。

「封關了!封關了1

「郡公有令,即日起,非軍方人員,不得西出平陽城,違令者斬1

「平陽城中所有非本地人士,儘快前往城中各兵所登記,三日之內,未登記為軍,又非本地戶口者,一律以姦細罪論處。」

邊騎邊叫喊,類似的傳令兵,以最快速度把這些命令傳遍平陽全城,溫去病喃喃道:「司馬家終於動起來,這是真的預備要一戰了……」

龍雲兒一怔,還未能琢磨出這幾道軍令的意義,卻見香雪舉起雙手,捂住了耳朵,跟著,外頭街上滿滿的人眾,哄然大亂,到處都是叫罵之聲。

「怎麼可以?」

「我們是為了抗敵而來,為什麼不讓我們出城殺敵?」

「爺是天府姓王的,來這裡是為人族出力,不是要當司馬家的手下!逼爺去搞什麼鬼登記,萬萬不能1

「不錯,我們武家男兒,鐵血錚錚,可以為人族斷頭,卻不屑舔司馬家的腳趾,姓司馬的欺人太甚,這是以權謀私!無恥之至1

群眾鼓噪出聲,這些都不是普通的百姓,個個自負豪勇,身具武力,一番叫喊越喊越怒,到了最後,陸續有人拔出兵器,對天吼叫,場面迅速沸騰。

「往郡公府討說法去1

不知是誰喊了這麼一聲,混亂之中,挑動人們的情緒,一呼百應,附近幾個街區的人們,叫嚷著往郡公府前去。

不久前還擠滿人的街道,一下子就空了,龍雲兒臨窗看了看街上,回頭問道:「我們怎麼辦?」

溫蠕然這封關封不到我們,但也挺麻煩的……誰給我們麻煩,我們就看誰的熱鬧,先看看去。」

說走就走,三人帶上東西,離開客店,隨著人潮,前往郡公府。

平陽是狼翻郡首府,平陽郡公府就在城中,雖然還說不上龍潭虎穴,卻也不是泛泛之地,但這邊人潮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多,足足幾千人,浩浩蕩蕩涌去,很快就把郡公府的大門圍住,堵得水泄不通。

郡公府駐紮著精兵,見了這陣仗,神經緊繃,全神戒備,與幾千人潮發生推擠,連大門都要給轟開,忽然,數聲錚然樂音,拔空而起,掃過附近幾個街區,剎時,天地無聲,只餘一個輕柔溫婉的聲音劃過。

「退.下1

蓮足纖纖,一個身披太極袍的妙齡少女,手抱琵琶,態擬謫仙,從郡公府內步出。

p.s又到周一了,由於還沒上架,不能拚訂閱,為了增加能見度,讓作品可以寫下去,請大家用紅包來支持打榜,集中在周一投紅包,讓碎星能上榜久一點,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