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二章 冰心謫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二章 冰心謫仙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平陽城作為一郡首府,就如其他五郡一樣,是精兵、良將之所聚,最精銳的高手,全數集中在首府,哪怕因為提防獸族進攻,過半精英調赴最前線,守護雲崗關,城防有損,但也不是別人能隨便過來撒野的。

然而,聚集在平陽城中的這些武人,可不是普通人。沒有過人實力與自負,絕不敢在這節骨眼上,跑來這邊參戰,除此之外,許多武者身分尊貴,都是世家子弟,甚至王親國戚,隨便傷到這些人,不等戰爭爆發,就要出大問題。

顧慮多多,平陽城內的治安隊、郡公府的衛隊,自然綁手綁腳。投鼠忌器之下,這股憤怒的人流,突破封鎖,逼近郡公府,甚至衝撞郡公府的大門,一名健壯的漢子,舉掌便拍向大門。

在一眾人群里,這漢子算不上特別高大,也不顯眼,但當群眾與正門的衛兵發生推擠,衛兵們拔刀出竅,他卻從人群中排眾而出,輕描淡寫一掌擊出。

一掌擊發,無霸烈之威,卻有風雷之勢,電流釋放,前方的衛兵稍微觸及,便即栽倒,如同割草,本來正在推擠、碰撞的混亂場面,剎時間,倒了一票人,令這漢子的身影挺拔出眾。

「第、第六級力量?」

「紫度神掌?虎錄七神絕?」

「我認得,這位是……武家的大少爺,武戰豪1

人的名,樹的影,這個名字喊將出來,分量可不一般,武戰豪不但是本代武家人的精英,更位列星榜十三,戰績彪炳,是那種平地掀巨浪,於理不該出現在此地的人。

就看武戰豪一掌放倒數十名衛兵,紫度神掌勢道未盡,他左掌一掄,又是一記紫度神掌,血脈之力激發,一聲虎嘯震動四方,這氣勢攀到極點的一掌,轟在兩扇大鐵門上。

紫度神掌,是虎錄七神絕中的雷絕,掌威如同雷擊,這一掌之威,兩扇尋常鐵門,縱使厚重,又如何當得?巨響聲中,鐵門扭曲變形,如風中薄紙,武戰豪一聲大笑,再補一掌,眼看大門就要應聲而開。

驀地,幾聲錚然樂音,劃破全場喧鬧,如同雲間清音,滌塵靜心,聞者如同被仙霖灑下,煩躁盡去,所有攻擊動作登時頓住,愣在當常

武戰豪心神一震,也感到靈台失守,這一掌的威力隨著戰意瓦解,迅速減退,轟在門上的,已不足五成。

雷掌轟門,就在轟中的那一瞬,武戰豪驟覺門后一股異勁生出,承接自己的雷掌,讓自己這一掌如同打在空處,最具殺傷力的雷勁,源源不斷地泄出,登時心頭一驚。

「雙極輪?」

一下驚愕,紫度神掌的雄渾勁道,已經從門的那一側轟來,伴隨碎門之威,將武戰豪轟得倒退數步,險些就從台階上一路退回人群中。

星榜十三名的高手,一招之內便失利後退,這結果既讓人震驚,卻又不是太意外,堂堂郡公府,不可能沒有地階坐鎮,星榜高手雖強,卻還沒到能在地階面前,如入無人之境,武戰豪被擊退,是早晚會發生的事……

然而,當看到那個擊退入侵者,跨步出來的嬌美身影,所有人都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那是一個十五六歲,白衣白裙,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人間煙火味的美貌少女,藍發、藍眸,彷彿從冰雪中踏出,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帶著一絲寒意,讓看的人在驚艷之餘,也感到一陣沁心涼。

「退.下1

少女一手抱著碧玉琵琶,一手揮揚,皓腕上套著銀環,環上綴著五顆鈴鐺,隨她揚手的動作,叮叮噹噹,甚是悅耳動聽。

在她身後,大批執戈、持刀的衛兵湧出,殺氣騰騰,全都是上過陣、見過血的軍人,陣仗一擺開,威壓自生,底下眾人戰意已消,見這架式,登時餒了,但更吸引他們注意的,還是這名不似身在凡間的冰雪少女。

「……司馬冰心,星榜二十六,帝國十大美人之一……」人群中,香雪啐了一口,「幸好我不在那名單里,這也美人,那也美人,太掉價了。」

溫去病笑道:「和你比起來,普通的美人是有些名不符實,不過,司馬家這是真被逼急了?司馬冰心是他們好不容易送入玉虛真宗的種子,這回居然招了回來……不怕多年努力一朝廢?」

簡短的交談,沒有引起身邊人的注意,而在郡公府的門口,司馬冰心率軍步出,立在台階上,先是淡然掃過下方所有人一眼,跟著,落在武戰豪身上。

「武世兄,你大老遠跑平陽來,就是為了侵門踏戶,來踏平我家的嗎?」

語氣冷漠,卻不知為何,話聲暗合某種音律,一聲一聲,猶如樂曲演奏,聽在耳中,就是好聽,附近群雄不由自主地面帶微笑,提不起厭惡之心。

司馬家的血脈根源,是狼族一系,但不知為何,流傳到近代,所有司馬家直系血脈,都好音律,也擅長撥弦弄管,司馬冰心尤其是這一代的佼佼者,天賦異稟,拜入玉虛真宗門下時,與神器發生共鳴,驚動上仙,轟傳帝國。

「原來是冰心小妹……你自真宗歸來了?」武戰豪疑道:「一節道韻,妙用至斯,你帶了什麼神器在身?」

武戰豪的目光,沒有停留在碧玉琵琶上,而是掃視著司馬冰心,他的話也讓群雄恍然,無怪司馬冰心一出手,先鎮住在場群豪,又擊退星榜排名高出她十多位的武戰豪,原來是倚仗器物之威。

不過,世上的神器寥寥,玉虛真宗家底雖厚,要說會隨便授予地階以下的弟子神器,那是誰也不信,武戰豪這一說,多少有些臉上貼金的味道……

司馬冰心道:「武世兄真是愛說笑,這裡是平陽,我是司馬家的人,就算我父親、叔伯不在,難道我沒有神器,就壓不下你?」

武戰豪搖頭道:「若是你幾位師兄在此,武某不敢逞強,但只憑你……不是武某自視過高,就算你持寶兵來戰,也不是我的對手……長你十多歲,總不會是白活的。」

「那世兄今天是要仗著修為,在我平陽城中橫行了?」

「不敢!司馬家有那麼多高手、強人在,哪到我一個小輩橫行?」

武戰豪不提平輩,言語中自有一股傲氣,「但我們長途跋涉趕來這裡,為國效力,為人族殺敵,是天下大義!司馬家想強納我等入麾下,以權謀私,萬萬不能1

說到了主題,群豪又鼓噪起來,紛紛叫嚷,一度平息的場面,又重新亂起來。

司馬冰心秀眉微蹙,冷笑道:「什麼大義帽子,亂七八糟的?既然是來參戰協防,就該聽從調派,彙集群力,與敵人一戰才是,你們一個個自逞勇力,不願加入團隊,共同行動,反而聚眾滋事,你們是來這裡搞笑的?還是來這裡造反的?」

「造反這個罪名從何說起?司馬家血口噴人,須知天理昭昭,不是你一家人蠻橫霸道,可以隻手遮天1

一名天府王家的年輕高手,如此喊著,周圍類似的聲音不少,眾口紛呼,讓場面亂上加亂。

身在人群中的溫去病搖搖頭,打個手勢,讓香雪、龍雲兒跟著走,離開人群。

龍雲兒訝然道:「就這麼走了?但……事情沒解決啊?」

溫去病道:「不會解決的,這些人吃准司馬家大敵當前,不敢強勢,在這裡瞎鬧,起碼還能鬧上幾天,我們沒時間在這裡看戲。」

龍雲兒道:「我看不太懂,兩邊……好像說得都對,司馬家雖然是地主,卻也無權強征所有人入軍,這是帝國的大忌,但……既然是過來協防,一個個單幹總不好……唉,我都不知道才是對的。」

「……慢慢想吧,這東西不是別人能告訴你的,只有靠自己想,想通了,你就會看出哪些傢伙是荒唐的,天理與公義,可都不是隨便喊喊就代表有的,常常什麼喊得越大,就缺得越凶。」

溫去病道:「奇怪,司馬家沒人了?找這麼個小丫頭回來主持大局?這不合理。」

龍雲兒低聲道:「可能……是冰心妹妹自己回來的,她看似冷漠,其實性子很激烈的,非常心繫家人,司馬家有難,她不可能不回來。」

一句話壓低聲音說出,卻讓溫去並香雪見了鬼一樣回瞪她,溫去病揚眉道:「你……認識那小丫頭?」

龍雲兒點頭,「以前她到滄溟作客,我和她一起學樂,她資質好,學得快,我就不行了……」

「行行行,別說了,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溫去病道:「本來想要多待個一兩天,看看情況的,現在不行了,趁著這邊正亂,我們立刻出平陽城,從旁邊山區繞過去,我記得有條小路,可以繞開雲崗關,進入綠洲。」

三人火速出發,預備翻山越嶺,穿過西北第一關,然而,才剛東出平陽,就看到天上一道煙花炸放。

龍雲兒訝然道:「好眼熟,這和我們溫府常放的煙花很像呢,怎麼西北也有做這煙花的師傅嗎?」

「有,就是我,這煙花是我親自做的。」溫去病皺眉,仰望天空,「怪了,我給在叔的求援煙花,怎麼會在這裡放的?」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