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四章 意外的小村支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四章 意外的小村支線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的話剛說完,忽然看見司徒小書的眼神一下亮了起來,詭異的情況,他心裡犯著嘀咕,自己難道誤判了什麼

司徒小書道:「話我已經帶到了,所託已了,但你們的任務還在進行吧我想幫你們一把,共同為國效力,大家一起把任務完成吧。」

溫肉可不是大家一起組隊打打小怪獸,我們肩負帝國的機密任務,怎麼能隨便和人走一道」

司徒小書道:「機密除了不知道你送的東西是什麼,現在全帝國都知道你要送東西到月煌城,恐怕連獸族的探子都知道了,如果沒有人幫忙,單靠你們,恐怕非常危險。」

龍雲兒驚道:「全帝國皆知怎麼會那麼誇張」

溫去病無語,自己倒是不懷疑司徒小書的話,但一時就判斷不出,到底是挖這坑的敵人能量太大,還是自己為人太差,情況居然惡化成這樣

這樣看來,獸族那邊恐怕也得到消息,這趟任務變得極為複雜,平陽城、雲崗關相繼封鎖后,要送這鐵盒去月煌城,便已難上加難,更別說還有後頭的真正任務。

身歷百戰的經驗告訴自己,這不是應該逞強的時候,為了完成任務,就該利用手邊所有資源,哪怕是友人或敵人的資源

「也行吧。」溫去病點點頭:「封刀盟在西北也說得上話,你能想辦法拉支隊伍出雲崗關嗎我們可以藏在你們的隊伍里混出去。」

司徒小書道:「你們身負軍部的任務,天下皆知,為什麼要躲躲藏藏地出去只要正式提出申請,司馬家必定放行的埃」

溫去病道:「承你貴言,現在不知道多少人盯著雲崗關,我們大搖大擺出雲崗關送貨,連飛雲綠洲都走不到,就會給人幹掉,如果藏在你們的隊伍里,就會穩當得多。」

雖然自己曉得一條偏僻小徑,可以翻山繞過雲崗關,通往綠洲,但罕有人知不是絕無人知,又事隔多年,有什麼意外變化也未可知,相比之下,借封刀盟的大旗來掩護,無疑安全得多。

「原來如此」司徒小書道:「如果是擔心這個,那你們運氣不錯,我們剛剛遇到一個本地居民,他說有一條偏僻小徑,可以繞過雲崗關,直通飛雲綠洲,從這條路走,比直接出城、出關要隱密得多。」

「哦。」

溫去病應了一聲,心中好笑,結果居然是繞了一圈,又繞回頭,不過,也證明自己的擔憂無誤,那條小徑已經有人知道,不是那麼安全

「我把他叫出來,你們見見。」

司徒小書拍了拍掌,要叫出封刀盟的人員,但掌聲一落,應該從林中各處跑出來的封刀盟好手,群聚一堆,簇擁著一個小女孩走出來,讓司徒小書當場傻眼。

「你們」

只發出了這麼個聲音,司徒小書就說不出話了,自己從沒見過長得這麼漂亮的孩子,金髮雪膚,細緻得彷彿娃娃,容顏秀美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雖然是個未長成的孩子,假以時日,必定會是個把什麼帝國十大美女都踩在腳下的天仙絕色。

不過,這麼一個漂亮的孩子,怎麼會忽然出現在平陽城外

司徒小書還沒說話,就看那美麗到不可思議的小女孩,搖搖晃晃跑過來,一把抱住溫去病的大腿,奶聲奶氣地喊了一聲。

「爹爹」

嬌嬌嫩嫩的一聲,卻如在全場放了個炸雷,不但司徒小書目瞪口呆,就連溫去病本人都有一瞬間的臉色發青,身體僵直,然後,才臉上堆起「慈父」的笑容,蹲下來摸摸孩子的頭,貼耳低語。

「不好笑,這是怎麼回事」

「那八個人,基本都在我的控制下了,為期四天。」

「我是問你的那個稱呼」

「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你要不喜歡的話,我就叫你是戀童猥褻魔人,每晚對我不要不要的,你自己選吧」

在兩父女深情相擁的同時,八名封刀盟好手,基本都是中階、低階實力,則向司徒小書解釋,他們如何在林中遇到這名小女孩,哭著要找爸爸,他們本於俠義精神,帶這女孩過來找爸爸。

龍雲兒旁觀兩邊的狀況,卻留意起了一人,那人似是平民,衣衫襤褸,臉有污垢,皮膚粗糙黝黑,看得出是苦日子出身的,站在封刀盟眾人身旁,格格不入,看來就是司徒小書所說的本地人。

雙方都說完話以後,司徒小書望向溫去病,仍有些不敢置信地問道:「這孩子是」

溫去病一派從容,道:「世人都知我風流倜儻,赤壁大街是我家,以我的為人、我的名聲,有一個這麼大的孩子,是非常合理的。」

司徒小書點點頭,二十來歲的人,有一個歲的孩子,雖然荒唐了點,但套在一個本就荒唐的人物身上,確實也說得過去,只是看來自己肩上的任務,比預想中更沉重啊

香雪浮現一個俏皮天真的笑容,放開溫去病的手,踏著小步子走向龍雲兒,姿態嬌俏可愛,惹人想擁入懷中,但看在龍雲兒眼裡,靠近過來的每一步,都像是末日浩劫逼近。

尤其是,自己已經能看懂那微笑眼神當中的不懷好意,看她這樣過來,真怕她當著眾人的面,開口就是一聲「娘」,自己清清白白,被這樣喊一聲,以後怎麼做人

看香雪一步步逼近,龍雲兒表面鎮定,心裡急成熱鍋上的螞蟻,求神拜佛,只要香雪大姊別當眾喊出那個稱呼,其他什麼都好,什麼都行

就在心驚肉跳中,嬌嫩的童稚嗓音終於喊了出來。

「小三阿姨,幫我綁辮子。」

入耳瞬間,龍雲兒如釋重負,大大鬆了口氣,伸手出去想摸摸孩子的頭。

太好了諸神見憐,她沒喊娘

她喊的是

觸摸孩子頭頂的手,剎時僵住,龍雲兒表情凍凝,直接給跪了下去。

這個惡魔我不行了早知命運如此,就不逃避了

在女孩的後方,溫去病一臉淡定,對著猛皺眉頭的司徒小書道:「考慮到我們家的職業特色,有這種情形出現,其實也是很合理的。」

「你們的家庭狀況,看來很複雜埃」

司徒小書不住搖頭,著實納悶,溫去病身負危險任務,居然還把女兒帶來,難道真把這當成遊山玩水了

「進入正題吧。」溫去病揮揮手,明顯不願多談,「這位就是知道捷矩人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出發。」

「這個有點小問題要先解決。」

司徒小書為難道:「我們是在入平陽城之前遇到他,他向入城的武人攔路求援,沒人搭理,就我們應承了他帶我們通過小路后,我們要解決他們村莊的問題。」

「村莊」

溫去病揚揚眉,有種很不妥的感覺,自己的任務還沒著落,莫名其妙又扯入別人的任務里,更何況,考慮到本地的民情,這人會請求的援助估計是

「大俠各位大俠」

那名村人一下跪在溫去病眼前,「請救救我們的村子,村子里百多口人,百多口人,救命氨

村人眼中滿是驚恐,連連磕頭,溫去病嘴角一抹淺笑,一閃而逝,連忙蹲跪下來,將那人扶起,「有話起來說,沒事,把你的困難告訴我們。」

說起自己村落的情況,村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把已經不知道重複過多少回的話,又說了一次。

他們的村落,在飛雲綠洲邊緣,都是些不夠身家進入綠洲的窮苦人,在邊緣地帶掙扎求生,平時過日,最大的生存威脅,除了缺水乾燥的惡劣環境,就是偶爾出現的獸族劫掠。

過往,獸族到附近燒殺搶劫時,他們只要遠遠看到,就會立刻飛報雲崗關,請守軍出兵保護,憑此安度殺劫,但最近獸族蠢蠢欲動,雲崗關卻因為下了封關令,所有兵將不得出關,關門更不得輕啟,他們別說請不到救兵,連關門都不得而入。

不得已,唯有從小路翻越過來,想到平陽城求救,哪知平陽城中大亂特亂,裡頭的官員全神處理物資轉運,以及大批武人聚集城內的問題,壓根無暇分神這等村落小事,將他趕了出來。

求救無門,這名村夫眼看城中那麼多好像很厲害的武者,唯有逢人便跪,希望能請一些厲害的俠客回去,哪怕請不到官兵,若有十幾個中、低階人物陪同回去,也就能拯救村子了。

「原來如此。」溫去病望向司徒小書,「城裡的那些高手,都只顧著殺怪、奪寶、建功立業,誰會想要拯救村落他運氣不錯,除了你,大概很難找到第二個人願意管這種事。」

司徒小書道:「習武不濟世,就是練到天下第一又有何用既然被我撞上,那就不能不管溫家主無利不起早,恐怕很看不慣吧」

「真沒想到溫某被人這樣看待,其實我也熱心公益的。」溫去病看了龍雲兒一眼,迎上她滿懷期盼的目光,「我沒意見,進行任務之前,就先去拯救村民吧,偶爾,也是要噹噹英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