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六章 風雷戰雙鵰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章 風雷戰雙鵰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意外發生得突然,溫去病眉頭略皺,伸手往腰間一掏,拿出一疊巴掌大的墊子,其薄如紙,分別往司徒小書、龍雲兒處拋去。

「接著」

兩女分別接過,甫抓著,就發現那些墊子有著奇妙的吸力,而且兩面吸力不同,一面吸附血肉,另一面竟然與石壁呼應,像遇著吸鐵一樣,與石壁相互吸扯。

「好奇妙」司徒小書一怔,「從來只聽說有吸金屬的,沒看過還能與石質相吸的物品,有這種裝備怪不得他敢走在我們前頭。」

明白了身無修為的溫去病,何以能在狹窄小徑上迎風快走,司徒小書連忙將這些吸墊,快擲給身後的眾人。

時間抓得正好,這些軟墊落在封刀盟眾人的手裡,成了救命物件,他們雙手各拿了一個吸墊,及時與石壁吸附住,當上方大量砂石砸落,他們緊緊貼著壁面,沒有跟著被砸下去。

「別傻站著,這裡不安全,往前頭動氨

連串落實轟響聲中,溫去病的吼叫格外刺耳,所有人登時醒悟,這裡的岩石長年受強風吹蝕,早已脆化,若是整片岩壁脆裂滑落,這些吸石墊效果再好,也是死路一條。

頂上數聲尖嘯傳來,伴隨著一股威壓,遙遙掃來,所有人心頭一震,灰眼雕似乎不只一隻,從威煞感知,恐怕是中階,甚至高階等級的妖獸,就算平常無懼,可若在這地方交起手來

「走快走」

司徒小書一聲催促,所有人瘋狂往前逃命,那些平時重視形象的封刀盟好手們,幾乎手腳並用,就恨爹娘少生了一條腿。

命懸一線的時刻,逃亡關鍵除了裝備,就是個人功底,這是溫去病的弱項,他雖跑在前頭,速度卻顯然不行,龍雲兒憂心如焚,想衝上去幫手,可小徑窄成這樣,容不下兩個人并行,自己就是趕去了也不知怎麼辦

才在焦急,司徒小書竟然鼓動力量,展開輕身功夫,腳踩著石壁,斜著狂奔衝出,一下趕過龍雲兒,就朝溫去病衝去。

「腳別停下,我來幫」

司徒小書想幫溫去病一把,但還沒等她靠近,溫去病手腕一抖,一條不知是什麼物質的絲索,飛射飆出。

索雖然細,黏性與延展性卻非常驚人,一射就到十五米外,沾著一塊岩壁,彈性反拉,溫去舶颼」的一下,就從眾人眼前消失,司徒小書一把抓空,就看溫去病騰雲駕霧似的,順著絲索的拉力,直盪出快二十米外,把眾人甩在後頭。

「這這個怪物,他身上到底有多少東西氨

司徒小書一愣,險些腳下不穩,連忙回神,踏壁急躍。

此時上方墜落的碎石更多,司徒小書揮刀斬石,才能繼續前行,但看自己手下人跑得異常驚險,她毅然躍高,搶上了一個高點,斬石開道,掩護封刀盟眾人奔行。

提氣踏在石壁上,無視地心引力在跑跳,是以高階修為硬幹的極限行為,撐不了太久,司徒小書一面掩護,一面關注著溫去玻

就只見,這男人扯著絲索,每次一盪之後,絲索斷去,重新射出,借力又是一盪,就這麼連續幾盪,貼著山壁掠出好遠,轉眼間,就快從這段險途脫出了。

說時遲,那時快,當溫去病又一次高高盪起,要越過一處山崖裂口,一聲鳴戾驚破長空,一道超過十米長的巨影,高速掠來,灰黑的雙瞳,金色羽翼,額頂有肉冠,彷彿駕馭山風而來,快得嚇人。

看到飄蕩在空中的溫去病,牠就像看見了蟲子,眼中閃過一絲凶芒,厲鳴一聲,張嘴就往半空中的人體叼去。

事情發生得太急,這邊的人看見了也不及搶救,就連溫去病自己,一時也呆住,暗嘆自己的運氣夠衰。

那個人當年勸我別當火槍手,因為這職業攻擊力強,運氣值卻是負數,這話還真是沒錯意外情況糟糕,卻還未算無法應付,溫去病一手抓住絲索,借力彈起,身體猛轉,間不容髮地從灰眼雕的身旁擦過,避過了這一啄。

灰眼雕一擊失利,兩翼張開寬達十米的身軀,靈活得超乎想像,脖子一轉,就要繼續追咬這隻「蟲子」,但目光才剛轉過去,就看見這隻蟲子的手裡,多了一件黑黝黝的事物,電光竄閃。

電芒破空,灰眼雕發出哀鳴,鮮血噴濺,染紅額上肉冠,卻僅只如此,沒有太嚴重的傷害。

只要能冠上「妖」字,這類凶獸的**強韌度,就不是普通野獸能比,就是司徒小書也沒把握一擊斬殺灰眼雕,溫去病一槍無功,可說毫不意外。

灰眼雕尖聲怒鳴,利嘴持續啄向溫去病,後者借勁盪至高處,斷索墜下,整個人竟直直落向灰眼雕,性命就在頃刻間,司徒小書腳下加速,龍雲兒也如箭飆出,都想搶著去救援。

一人一雕,眼看就要近距離接觸,溫去病舉起了槍,電光噴出,燦爛紫芒打中了灰眼雕的前額,情形與早前一槍相似,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結果,沒有人看見,溫去病空著的另一手,高速吸扯周遭空氣,一擊同時轟出。

電光子彈,能擊殺中、高階的存在,但飆風晶鑽壓縮透發的衝擊震,卻是地階以下莫能當,電光為障眼法,掌心補上一擊,灰眼雕的腦額「轟」一下炸開,紅白之物四濺,跟著,失去生命的軀體直直墜了下去。

強悍的妖獸,被體弱的溫去病獨力幹掉,這是沒有人料到的結果,更是難以置信的破壞力,封刀盟的那些好手們,差點嚇到直接摔下山崖去。

溫去病也鬆了口氣,使用飆風晶鑽的問題還沒解決,這一擊之後,手臂廢掉,痛到不行,必須要進行修整,眼下只能用僅余的那隻手,重新飛射絲索,先出了這段路再說。

剛這麼想,溫去病忽然看見,一直趴在龍雲兒背上的香雪抬起了頭,而龍雲兒也是一副震驚到不行的表情。

怎麼了

頭頂上的天空,忽然之間黑了,溫去病錯愕地抬頭看去,便看到又一道巨碩雕影,遮蔽蒼天,只不過,正筆直朝這邊墜落下來。

那是一隻無首的灰眼雕,腦袋不知被什麼斬掉了,失去生命的軀體,高速懸滾著,從半空中墜下,上頭好像還夾著什麼,不過那些都不重要,因為,廢去一隻手,又身在空中的自己,就算絲索彈性再好,也不及把自己拉出去。

「靠,運氣值負得厲害埃」

就在眾人眼前,溫去病被墜落下來的灰眼雕砸中,一起墜往底下的千米深谷去。

溫去病墜下,龍雲兒心膽懼裂,幾乎第一時間就想跟著衝下去,卻被司徒小書猛力一把拉祝

「瘋了嗎」

話剛出口,一道勁風飆空而來,似在追擊那具雕屍,龍雲兒生恐溫去病遭到波及,不假思索,凌空一爪擊出,就要把那道掌勁阻截下來。

兩股勁道對撞,龍雲兒驚覺遭遇的力量大得驚人,連忙催勁,化為大力金剛拳擊出。

這邊的加勁,也讓對面的人感到詫異,加催掌力,雄渾的第六級力量,伴隨著滔滔雷勁,一同襲來,龍雲兒登時重壓臨身,支撐得異常辛苦。

刀光乍閃,司徒小書從旁發刀,一刀化三勁,配合著龍雲兒的金剛擊,三王斬反削回去。

兩名女性高手合力,共抗對面的第六級力量,金剛身、乾坤刀,兩大絕學配合,來人雖然技高,也不敢凌空硬接,一掌連接帶打,雷勁如潮,虎嘯迴響,一記紫度神掌,將兩女震退,同時借勁躍起,落至山徑上。

山徑太窄,這一拚,龍雲兒仗著金剛身的剛猛,一步不退,卻險些從山徑上摔下去,全靠香雪暗地裡扶了一下,才沒有摔墜。

司徒小書橫踏在山壁上,承受著大半雷勁,退了三步,踩碎岩壁,身形猛晃,幾乎站立不祝

來人踏在山徑上,與龍雲兒相隔四米,體格健壯,一襲武士服,背著一柄厚背長刀,正是早前在平陽城中大大露臉的武戰豪。

「司徒小書」

武戰豪瞥了一眼身前的兩名女子,還有她們身後的一群封刀盟好手與村夫,皺起眉頭,這是個意外的偶遇,兩邊還交上了手,雖然自己無懼,可封刀盟勢大,之前司徒無視以神念出手,震壓南方,驚動整個帝國,卻是萬萬惹不起的。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平陽已經鎖城、封關,你們怎麼會到這裡來又為何阻止我獵殺灰眼雕這些妖獸兇狠異常,我有好幾名朋友剛剛都命喪爪下了。」

「阻你你在獵殺灰眼雕」

司徒小書聞言疵這個誤會大了,雖然知道此回趕赴西北的武人,恐怕有七成是想趁著參戰,獵殺獸族取寶,甚至直接到周邊區域採集、獵寶,用意不純,卻沒想到這位武家的菁英,也跑出來干這等事

龍雲兒無心關注這兩人的交談,只是不停地往腳下看,急得快掉下淚來,溫去病與雕屍早不知摔到哪去了,溫哥哥若不在,自己還在這裡幹什麼

正自憂心,身後香雪輕輕拍肩,無聲的眼神,示意她安心下來,似乎摔下去的人,很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