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三章 殺人的正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三章 殺人的正義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一衝進岩洞里,龍雲兒立刻知道,司徒小書為何搶著進來。這個岩洞里,有生命的氣息,還有活人在裡頭,這點實在重要,此時此刻,自己非常需要看到一些活人,無論是獸人或是活人,都無所謂。

岩洞比外面看起來要深,而且還彎彎曲曲,是花了不少力氣特別開鑿,用來藏匿某些事物,龍雲兒沖入,閃過那些懸挂起來的滴血鮮肉,進入五六米后后,便看到裡頭有個人影,體味很重,赫然是一個獸人。

看到獸人身影,龍雲兒吃了一驚,暗運金剛身護體,但這獸人已被先通過的司徒小書一腳踹倒,龍雲兒到來時,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這獸人好矮、好瘦。

最初,她以為這是由於獸人坐倒在地上,看起來矮半截的關係,但很快就知道不對。

黯淡微光中,可以看見,這是一個飆狼族的狼人,但脖子、雙手雙腳,都套著鋼環,連著鏈子,被鎖在土壁上,只能在有限距離,做著有限的動作,周邊都是屎尿臭味,已不知道在這裡鎖了多久,數月?一年?兩年?

狼人與外頭那些戰兵,有著顯著不同,非常瘦弱,如果說那些戰兵的四肢,粗得像樹榦,那這個狼人的肢體,比人類還細,形同樹枝,毛色黯淡,全身滿布傷痕,有新、有舊,有的正在淌血,哪有半點狼的威武樣?完全就是一隻長年受虐的狗!

在全身的大小傷口中,龍雲兒注意到,他雙腕、雙踝處的傷痕,尤其新舊交錯,頻頻切筋斷肉,削減力量;喉嚨也被割傷,阻止叫喊;偶然張口,裡頭沒有半顆牙,而眼睛……被挖掉眼珠的雙目,只剩下兩個深深的窟窿。

除了這些,龍雲兒更發現,雖然這狼人毛色無光,身形枯瘦無力的模樣,像是一隻垂死的老狗,但他其實非常年輕,應該是個狼人青年或少年,相當人類十三四歲的年紀。

這麼年輕的一個狼人,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他也曾是飆狼戰兵嗎?外頭那些飆狼戰兵,好像沒看到這麼年輕的?他是來攻打村莊,被村民俘虜,而後被監禁服勞役的嗎?

但,即使這樣……即使這樣……他的遭遇是不是也太……

龍雲兒腦里亂糟糟的,一陣陣莫名的恐懼,自心底湧出,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但這恐懼……與面對強敵、遭遇生死險難時,微帶興奮的感覺不同,是那種徹頭徹尾,令自己想要瘋狂尖叫的懼怕。

眼前沒有殺傷力的狼人,在龍雲兒眼中,彷彿化身最恐怖的妖魔,她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怕,卻雙腳發軟,一下跪倒在地上。

跟著,她聽到腳步聲,看見司徒小書的身影,看見自己剛才那些疑問的最終答案。

「龍姊……」

司徒小書的聲音乾澀,卻聽得出正在抑制情緒,那略帶哽咽的嗓音,彷彿隨時都會哭出聲來。

她並不是獨自走出來的,在她手上、懷裡,分別牽著、抱著一個狼人,或者說,狼孩子……約莫人類七歲、八歲年紀,兩個的手腳筋都已經挑斷,鮮血垂流,有一個的左眼被挖出,剩餘的那隻眼睛,看人的眼神滿是驚恐,更帶著仇恨。

「裡面……裡面還有幾隻,都是這個歲數,有男有女,女的都有被……的痕……」

司徒小書胸口劇烈起伏,呼吸不暢,彷彿要用盡氣力,才能把這些話說下去。

「有一個已經被剖半、斷開,缺的那一大塊,那個刀痕,就是……應該就是……」

司徒小書心情激動,半天也沒把話說完,但龍雲兒知道,她要說的話,就是「切給我們用的那一塊」,村民們似乎因為禮遇客人,沒有拿成年獸人的肉出來,而是活宰了最嫩、最優質的小狼,割肉來獻。

話沒說清楚,卻已經有人聽了明白,跟著衝進來的封刀盟好手與別派武者,有幾個立刻調轉頭衝出去,經過岩洞口那一段滿掛肉條、肉塊時,忍受不住,跪地大吐。

先前那個被煉在在牆上,雙目失明的獸人少年,像聽不到身邊紛擾,搖搖晃晃地又站起來。

在他的身前,有一張三腳桌子,桌上橫放著帶血的肉,他慢吞吞地舉手拿刀,分切著骨與肉,傴僂身體,動作雖慢,卻很熟練,不知道已經做過多少次,不知道……已經被煉在這裡,反覆做這些工作多少年了,從驚恐、崩潰,到麻木,最後成了如今的行屍走肉……

桌上擺放的肉,估計就是切好后,放到外頭腌制、懸挂的,早先那個衝出去的屠夫,應該就是在這桌旁一起幹活,可能沒事還往這狼族奴隸身上補個一兩刀,確認削弱的。

至於桌上肉的來源,沒有人想問,但也每個人都清楚……

忽然,司徒小書牽在手裡,那個滿身是傷的狼孩子,像是從眾人擠站的縫隙,看見了什麼,發出一聲悲痛的嗚嚎,如同斷腸,聞者變色。

人們不自覺地朝外看去,順著那狼孩的目光,看見一顆斜滾在地的狼頭,那是早先被斬殺的一名飆狼戰兵,圓瞪的雙眼,似有無窮不甘、怨怒,帶著生前未了遺憾,朝這邊看來。

……看到同族慘死,獲救的希望斷絕,難怪……這個狼孩子如此悲傷……

這個念頭剛生出,就看那個狼孩奮力想掙脫司徒小書的手,不停地朝那狼頭叫呼著某個音節,聲音撕心裂肺。

「喂,他在叫什麼?」

「好像……西瑪……不明白,只是狼嚎吧?」

「看到同族的屍體,所以傷心吧?」

「那用得著傷心成這樣?我們在獸族看見同胞屍體,也不是這反應吧?」

眾皆不解中,不知從哪怯生生地冒出一個聲音來。

「……我……懂一點獸族語,在那邊……西瑪是……爸爸的意思……」

一語入耳,有人稍覺驚愕,然後聳了聳肩膀;有人卻是耳邊如同響了個炸雷,把靈魂都殛得內外皆焦。

「……是……這樣嗎?他們……是來這裡,想救回自己孩子的礙…」

司徒小書失魂落魄,眼神空洞,踉蹌跌走了幾步,忽然回過神,蹲下身來,握住那個狼孩的雙肩,「他們……是你們親人、你們的爹爹,是不?我殺了你們的爹,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為了救人,把你們的爹都殺了……我居然……還以為自己在救人……」

聲調忽高忽低,似笑似哭,司徒小書控制不住本身激蕩心情,理智已經到了失控邊緣,龍雲兒想去安慰一聲,因為,自己可能是最能體會她心情的人。

早先,全殲飆狼戰兵時,自己與她都感到驕傲,一身武功沒有白練,更沒有像那些拿武功當晉身工具的人一樣,沉溺於武,忘了為人的根本,而是將這份武力用在保家護民上,俯仰不愧天地。

但……真是怎麼都想不到,這個理想、這份自豪,破碎得如此輕易,就在轉眼間,自己就從保家衛民的英雄,變成了監禁、虐殺異族幼童的幫凶,還連來解救孩子的親人也一起殺光……

自己……不是英雄嗎?不是行俠嗎?為什麼……會變成大壞人呢?自己學武、練武,不是為了做這種事情用的礙…

龍雲兒怔怔出神,聽著司徒小書的狂笑,想要勸慰幾句,可當這個念頭付諸行動,她所做出來的,卻是摟抱住那個被挖一眼的狼孩,眼淚止不住地滾落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小小的哭聲,隨著淚水奔流,一下放大,除了哭泣、除了抱著這個狼孩,一個勁地道歉,龍雲兒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忽然,左肩一痛,那個被摟在懷裡的狼孩,用儘力氣,結結實實咬在龍雲兒肩膀,釘穿咬入,痛徹心肺,鮮血……很快就染紅雪膚,流淌了下來。

龍雲兒很痛,之前就算戰鬥,也沒受這樣的傷,但這痛楚比起心頭的難受,根本算不了什麼……就算受了傷,自己又有什麼理由去責怪?這孩子感受不到自己的善意,不識好歹,自己這兇手……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眼淚不住流下,兩名狼孩的悲鳴、咆吼,在岩洞內迴響不停,停留在洞內的眾人,承受不住這股壓力,紛紛想往外撤,這時大批村民也都趕來,聚集在洞口,場面一下大亂。

喧鬧的人聲,刺激到了洞內的人,司徒小書雙眼通紅,手都顫抖起來,雖然有短暫的遲疑,卻仍一咬牙,拔出了刀,就往外沖,勢道猛得嚇人,沿途中的所有人全給她撞開,無人能阻,由她直衝向聚集在洞外的村民。

「人族的恥辱!我殺盡你們1

司徒小書厲吼一聲,力量飆升,狂暴卻失控的一刀,直直斬向岩洞口的村民們,雄猛威勢,嚇得村民們屁滾尿流,忘了逃跑。

眼看將要斬中,一隻手從旁伸來,畫了一個又一個連接的圓圈,奇特的手法,似曾相識。

……雙極輪?

司徒小書微怔,這一刀的力量已被化去大半,那個臉色蒼白的病弱男人,在化勁之後,手法有若翩翩蝴蝶,一下飄來,重重摑了她一記巴掌。

「瘋了嗎?砍殺平民,就是你的俠道?」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