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六章 自古英雄不寂寞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六章 自古英雄不寂寞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龍雲兒待在岩洞口,不敢離開,怕自己走開一步,就會有人到這裡來滅口兼屠宰;但自己也不能進去,裡頭不是每隻狼孩,都能接受善意,如果自己又被咬一口,接下來還怎麼保護他們?

進不得也退不得,這輩子從沒碰過這種窘境,一方面,覺得自己好像真的瘋了,跑到人家的豬圈、牛棚,喊著愛護生命,不讓人宰豬宰牛,可自己平常不也吃雞吃鴨?

但另一方面,心裡又不停有個聲音在呼喊,獸人不是畜生,獸人不是畜生,雖然外型很像,但野獸不等於牲畜!

這個聲音喊得很大,不過跟著的問題又來了,兩者的不同點在哪?為什麼這個可以,那個就不行?

越想越是頭暈腦脹,龍雲兒的心情煩躁,更令她擔憂的是,自己沒辦法待在這裡,幫著解決整件事,自己是跟著溫家哥哥走的,他天亮了一走,自己也得離開,而他顯然不會參與到這件事里來,那些狼孩……會怎麼樣呢?

原來,行俠仗義真不是那麼容易……別說堅持照著心中的理念走,光是要釐清所謂的理念,沒有一絲猶豫困惑,都有很高的難度,比悶著頭練武要難多了。

不遠處,幾個村民遙遙盯著,似是怕自己帶著肉畜私逃,,,打倒他們,不是難事,但那些其他世家名門的武者,應該不站在自己這邊,衝突起來,勝負難料……

正想得出神,忽然看見司徒小書遠遠走來,不遠處的那些村民站了起來,緊張這邊有什麼動作,但司徒小書只是走過來,遞了一卷葯布與藥粉。

「龍姊,我看你肩膀有傷,這是我們封刀盟的傷葯,對外傷很有好處,你先將就著用吧。」

雖然沒精打采,司徒小書的態度卻出奇親切。

早前,司徒小書喊的那聲「姊」,只是守禮尊長,客套成分居多,不過經歷過岩洞中的那幾幕,發現龍雲兒與自己的想法近似,是一路人,此刻的這聲「龍姊」,就真心實意,帶著敬重之意。

龍雲兒接過傷葯,沒用藥布,就單純把藥粉撒在肩口傷處。其實,有血脈力量護體,狼牙雖然咬傷,出血卻不多,也沒什麼痛楚,若不是司徒小書送葯,自己都差點忘了肩頭有傷,這……真是要命的體質。

「你辛苦了,龍姊。」

司徒小書在龍雲兒對面,席地坐下,一臉疲倦,「你是好人啊,和你們家的那一位,差太多了,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甘心當他手下的?」

「這個……也是有很多故事的。」

龍雲兒側著頭,腦里閃過許多的畫面。

……那個被轟打出去,怒瞪著龍府大門的男孩。

……那個用蒲扇大手摸著自己腦袋,咧著嘴笑的溫柔巨漢。

……那個在拍賣場上,一擲萬金而不動容,瀟洒帥氣的蒼白青年。

這許多的事,交纏糾結,成了因緣,彷彿命中注定,自己這輩子就該歸於這裡……

想著這些往事,龍雲兒不覺微笑,司徒小書看在眼裡,感覺格外奇特,忍不住道:「龍姊,為什麼你的表情……好像,好像很幸福,很陶醉的樣子?」

「啊!是嗎?失禮了。」龍雲兒連忙用手捂住臉頰,「我的樣子沒有太露骨,沒有流口水吧?」

「這……倒是沒有。」

司徒小書搖頭道:「看來龍姊你是真的對溫家效忠,認同溫家主的作法,不然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呃,關於這個……」

「也或許,是我沒有看人的眼光,沒發現溫家主的過人之能。以龍姊你的性情,會願意替溫家賣命,還心甘情願,溫家主一定有我所不知道的優點。」

司徒小書道:「我現在發現,其實我根本沒有看人看事的眼力……我認知的事物,我曉得的事,全都和我理解得不一樣。」

龍雲兒道:「也不用這樣想,雖然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卻不用完全否定啊,我覺得你是很棒的人,在我見過的這些武人中,你最有俠心,是最好的一個。」

「……好有什麼用?我之前一直以為,只要堅持俠道,哪怕走得再辛苦,都是有意義的,現在……我都不知道該堅持什麼了。」

司徒小書嘆道:「這次來西北之前,我本來非常期待的,一直我就想往西北走一趟,這裡有我很多的夢想,有很多我憧憬的英雄……百族大戰期間,那些偉大的戰役,大多都在西北。」

龍雲兒點點頭,「司馬家人雖然性子急,一向橫衝直撞,又看不起外人,但在人族大節上,真是不含糊,當初蒼峰俠侶重建雲崗關,血戰滅妖族的大勝,激勵人族,我那時年紀不大,聽了也都興奮到睡不著……」

雲崗關大捷,是一場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盛事。

當時的西北,在獸族、妖族的長期蹂躪下,一片殘破,尤其荒涼,雲崗關早就被摧毀,連平陽城都被佔領,放眼所見,滿目瘡痍,根本談不上什麼戰況,只是苟延殘喘。

在其他地方打響名號,立下不少戰功的碎星團,帶著人們的期望進入西北,卻讓人大失所望,甫一接陣,就被妖族打得落花流水,威名赫赫的第一武神山陸陵,個人武勇難以挽回頹勢,率部屬逃亡,各地妖族、獸族紛紛追擊,相競比試誰能先一步將之毀滅,把這批逃亡者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這只是人族一連串西北敗仗中的小小一頁,沒引起各地多少注意,當這消息傳到各地,人們倒數著時間,等著那支孤軍被殲滅的消息傳來。

結果,卻等到了一個炸翻天的捷報。

那支孤軍到處逃竄,大兜圈子,把西北地方有頭有臉的獸族、妖族勢力都引出,同時,碎星團在蒼涼山暗築法陣,秘密重修雲崗關,當那支孤軍最後跑回蒼涼山,被滿滿的妖、獸族包圍,也成功將他們全數引入陷阱內。

最後,新建成的雲崗關上,那個一手負責搶修起關壘的碎星團女將,手執名刀,一聲呼喝,震動千里,開啟法陣,將陷於陣中的獸兵、妖將,全殲於一役,自此乾坤重定,西北大勢為之扭轉,人族重奪這片土地的掌控權,而在那之後,直至封神,妖族、獸族再也沒能在西北組織起像樣的攻擊。

捷報在大地各處瘋傳,碎星團又一次以實力證明,他們專打別人認為不可能贏的勝仗,哪怕是被公認為不可能翻盤的西北地區,也不例外。

此戰中,碎星團的兩名將領,率領那支殘隊到處逃亡的司馬樵峰、率隊搶建雲崗關的武蒼霓,尤其光芒四射,震動天下,後來,兩人在戰爭中結為連理,合力守關,鎮住西北地方,傳為佳話……

直至如今,大地上各方人族,即使對司馬家沒什麼好感,但提起這對守關護人族的蒼峰俠侶,仍會豎起大拇指贊聲好。

「……我啊,一直就想來看看,能誕生出那兩位的土地,是什麼風土人文?沒想到……看見的是這樣。」

司徒小書感嘆道:「這裡是蒼涼山腳下,雲崗關還在上頭呢,樵峰大俠英靈不遠,要是他看見底下的人變成這樣,不知是什麼感覺……」

龍雲兒想要勸說兩句,忽然,夜風吹動,一陣酒氣飄來,她吃了一驚,再看司徒小書,發現少女臉頰微紅,有幾分醉態,「你、你喝酒了?」

司徒小書有若未聞,喃喃道:「這些人礙…總說什麼環境所逼,總說什麼為了生活……我知道我這麼抱怨,聽起來很像是不知民間疾苦的大小姐,但難道拿窮當藉口,就可以沒有底線,就可以隨便愛幹什麼幹什麼了嗎?」

「小書妹妹……」

「身而為人,總有些與禽獸不同的地方,是禽獸可以做,我們不能做的,如果一句窮了沒辦法,就什麼都可以不顧,人還是人嗎?天底下當賊當強盜的,也都說自己窮,如果窮了就能偷能搶,那我們……我們抓賊幹什麼?我該砍的人,難道是那些捕快和刑官嗎?」

酒意上涌,司徒小書越說越快,甚至揮動手臂,像是想要跳起來,龍雲過於激動,想勸撫兩句,她卻反過來抓住自己手臂,道:「龍姊,其實關於樵峰大俠,有些秘密你不知道,是爺爺告訴我的……」

「披老人家說了什麼?」

「他說,蒼霓女俠修築雲崗關,背後有古歌雅虎在主持,樵峰大俠率領殘隊誘敵,也只有前半程,到了一半的時候,他就受傷,帶著那些傷勢太重的成員脫隊,提前回到蒼涼山,真正從頭到尾帶隊在那裡死撐的,是碎星團的山陸陵。」

司徒小書憤然一拳,轟向岩壁,打得碎石飛濺,「帝國整肅碎星團后,為了淡化影響,在這些事情的宣傳上,只提蒼與峰,抹煞了山陸陵的苦功,後來甚至連他們兩位都不提了……真正的英雄,卻沒人知道,太不公平了,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呀?」

意外聽到的一段話,在龍雲兒心裡掀起漣漪,她看著司徒小書,沒有說話,心中卻涌著暖流。

……有人知道的!自古英雄不寂寞,溫家哥哥,你的好,還是有人記得的…

…真好……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