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七章 爾等刁民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七章 爾等刁民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蒼涼的荒漠中,放眼看去,儘是塵沙飛揚的黃土地,雖然沒有到沙漠那麼誇張,卻也是乾燥得沒有半分水氣,或許數百年後,這裡最終仍會成為沙漠。

遠遠,可以看見蒼涼山的輪廓,十幾座孤零零的帳篷,在寂靜夜裡,遙對蒼涼山,帳篷外的立柱上,系著一匹匹高大的駱駝,牠們靜靜默立著,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周邊唯一的聲音,發自其中的一個帳篷,裡面有一個高及兩米的身影,語帶威壓地說話。

「……看在大家合作那麼久的份上,這是我們給出的最後機會,請好好把握,以免自誤。」

匆匆一句話撂下,這個高大的巨影掀開帳門,長身而出,月光之下,赫然看清,這就是一個獸人,狼首人身的飆狼戰將。

離開營帳后,飆狼戰將殺氣騰騰,驚得附近的駱駝鳴叫、蹄亂,飆狼戰將眼露得色,卻聽見一下重物頓地之聲,發自帳內,彷彿重重敲擊在心口,令他眼前一黑,險些全身發軟,登時收起驕意,急忙忙地離開,消失在黑夜中。

營帳之內,隱約可以見到兩道人影,一個是剽悍的大漢,臉頰有疤,腰配雙斧,身上有著軍伍之氣。

另一名……身形隱沒在帳內最深的黑暗中,手拄著一把連鞘長刀,鞘上刻著「騶」字的銘文,雖然一語不發,卻讓人生出一種喘不過氣的沉重感。

「……勾結外族,是彌天大罪,你或許不把罪罰放在心上,但人生於世,要有底限,要對得起天地良心1

大漢沉聲道:「收手吧!我已勸過你多次,這已是最後一次,現在收手,還來得及1

在他的對面,那片沉重的黑暗中,沒有任何聲音發出,對方不願回應。

大漢喝道:「大丈夫有所當為,有所不為,你現在要做的這件事,百分百是為了異族,出賣自己同胞!一旦干出這種事,你讓眾兄弟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有什麼臉立於青天之下?」

說到後頭,聲音控制不住地放大,附近十多座帳篷都被震動,裡頭有人影竄出,但沒人敢闖到這邊來。

好半晌過後,一聲長刀頓地之音,如雷霆擊鼓,敲在所有人的耳邊、心上,他們不約而同地眼前一黑,更感受到這一聲中所蘊含的決絕。

她意已決!

誰若攔擋在她的道前,立斬不赦!

接著,帳棚翻掀,一道颯爽儷影,從中緩步走出。

只從第一眼開始,她便讓人無比驚艷,從深邃的五官輪廓,高佻的身形,修長的雙腿,無一不是一等一的美女,但只要與她閃爍神光的雙眸一對,所有讚歎親近的念頭,就全數化為莊重、禮敬,沒有人膽敢輕慢,因為那就是一雙滿溢軍威的眸子!

雖然,此刻的她,無復過往輝煌,曾經指揮千軍萬馬的人物,落魄到手下無兵無將,追隨者寥寥,可無論如何,她人還在這裡,名列神兵譜上的騶牙刀仍存……

……只要這一人一刀不離西北,就沒有人敢無視她隱藏的能量,小看她曾創造的傳奇。

「……難得今夜良辰美景,就該幹些讓列祖列宗長臉的事1

素甲麗人沉聲一喝。

「整隊,出發1

帳棚很快被收拾起來,一對駝影在荒漠中賓士,趕向目標所在。

幾個時辰后,在微亮的天色中,蒼涼山腳下的這個小村,迎來了嶄新的一天,忙了大半晚,一夜無眠的溫去病,像是睡飽了個香甜的覺一樣,走出房門,伸個懶腰。

「哎呀,空氣真好,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啊1

沒有一句真心實話,一如往常,每天早上的第一句話,都是以謊言開始,欺人也欺己,不能讓人知道自己昨晚幹什麼,不能讓人知道自己昨晚沒睡覺,越是精神不好,就越要裝得精神奕奕,不留破綻給人……

溫去病瞥了一眼,龍雲兒所在的岩洞,看看那邊沒有任何動靜,暗暗一嘆,顯然這個夜晚,那邊沒發生什麼事,如果有哪個人稍微干點衝動的事,自己現在就可以省很多事了。

「……還說俠咧,一群只會嘴炮的女人……」

溫去病擺了幾個姿勢,做個簡單的早操,拉拉身體,與路過的村民微笑寒暄。

新的一天開始,村民們開始煮茶、做飯,需要鮮肉,就有人往岩洞而去,在那邊越聚越多,與守在那裡的龍雲兒,開始起摩擦。

溫去病遠望著這一切,正預備朝那邊走去,忽然動作一頓,有些不解地望向西北,從那個方向……有些奇特的聲音傳來。

意外的狀況,溫去病感到有異,索性停了動作,靜觀其變,沒過多久,一列騎影在黃沙飛揚中出現,高速賓士而至。

這支隊伍,風塵僕僕,黃沙滿面,乍看之下並不起眼,但溫去病卻一眼看出他們的剽悍,那是一種不同於江湖游勇,專屬於軍武之士的銳氣,而當這些人掀開披風,履軍服,溫去病更險些吹起口哨。

十多名騎士,以一個臉上有疤的大漢為首,如疾風般入村,對像傻瓜般站在村口的溫去病看也不看,在村內搜索。

不少村民都在岩洞那邊,與龍雲兒起摩擦,動靜不小,這些騎士聞聲而去,到了現場,發現除了本地村民,還有其他的世家武人、江湖散修在此,為首的大漢登時皺眉。

這些江湖人物、世家弟子,代表著一股武力,讓事情變得複雜,特別是當司徒小書表明身分,刀疤臉漢子的眉頭皺得更緊,怎麼都想不到,封刀盟的小公主居然跑到這裡來,有她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就難以遮掩,平添不必要的麻煩,但如今已經沒有後退的餘裕了……

村民們見到這支騎隊,倒還是相當興奮的,不管怎麼說,來的是人類,又是本地人,是保衛疆土的官兵,知根知底,怎麼都好過那些懷著不同目的,腦子發熱就來胡亂插手的外地武人。

「我是狼翻軍偏將,司馬路平,奉將軍令,充公你們私下買賣的獸人奴隸,暫不追究刑責。」

刀疤臉大漢一段話拋下來,猶如炸雷,炸得村民們一陣嘩然,紛紛叫嚷起來,指責官家沒有權徵收他們的私有財產。

「混帳!武威元年,皇帝陛下在帝都與各族使者簽訂和約,明文禁止買賣、食用彼此族民,一切於法有據,你們的所作所為,已經嚴重違法,少那裡裝無知1

司馬路平怒斥出聲,這些衣衫襤褸的村民面面相覷,連站在旁邊聽的一眾外人,都有些愕然。

要說和約這東西,那還真是有的,當今天子即位登龍后,詔令大地百族共會,簽定和平約定,被傳為盛事,舉國歡騰。

不過,那些冠冕堂皇的東西,其實沒什麼人當真,姑且不論與獸族的邊境,向來不和平,大小紛擾不斷,單就說和約中不得買賣、食用彼此這一節,當時便被許多人質疑。

帝國本身法令,允許奴隸買賣,如果允許買賣人類為奴,卻不允買賣其他各族,那豈不是貴他而賤己?這一節怎麼也說不過去,當時便輿論嘩然,百官紛紛上書,要求修訂,但事涉多族共盟,哪能單方面說改就改?後來還是因為這些部族彼此間有了摩擦,片面撕毀和約,帝國才找到空子,增補了條文。

這些事,哪怕是這些讀過書,知曉時事的世家武人,也只是「曉得有這件事」而已,要問起條文怎麼修改、後續如何,那就一問三不知,更別說邊境的普通民眾了。

「帝國法明定,非戰爭情形下,不得私抓獸族為俘虜買賣,除非當事獸人自願放棄權利,你們有他們或他們監護人的同意書嗎?」

內容聽來荒唐,這名軍漢卻說得一本正經,在場的各方人馬,雖然各階層都有,卻真心沒什麼人看過帝國法,對法條有印象,聽了還有這節,無論世家武人、江湖散客,全都怔怔說不出話來。

只有村民們開始上竄下跳,一下說官家不能搶走他們的私有財產,一下說偏遠地方,鄉野之民哪知王法,不知法者應當無罪,何況法理不外乎人情,難道要用苛法逼死百姓嗎?

連串質問,就連司徒小書都覺得為難,不知自己易地而處,該如何面對?好奇的目光,一下都落在司馬路平臉上。

「大膽刁民!爾等法盲,一句不知,就想推託卸責?那要王法何用?將軍有令,姑念你們生活不易,我們收繳獸人之後,暫不追究你們的罪責,你們不磕頭謝恩,還在那裡絮叨什麼?」

司馬路平道:「另外,狼族大軍將來,你們村子首當其衝,之前幾次遷村令,你們都私自跑回來,這回也不遷村啦,你們收拾家當,由我等護送你們入關避難,事後想回來就回吧。」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