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三十二章 術式基本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二章 術式基本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打從由許都回府後,溫去病就不斷在研究強化自身,投入作戰的技術,讓自己的殘破身軀,重新擁有戰力,而最接觸到相關研究的人,就是全程陪同的龍雲兒、提供大量幫助的香雪。

想要近乎無中生有地變出強大力量,對普通人來說,這就是不可能,但對於溫去病,沒什麼不可能,因為當初碎星團專干這樣的事,而自己就是負責幹這種事的人。

當初碎星團的四個主要幹部,各自被那個人委以不同任務,外人基本不知道,有那個人在,碎星團根本不需要軍師,一直套著軍師頭銜的韋士筆,實質工作就是個大管事,打理團中所有後勤、總務工作,讓大家有飯吃,有錢使,需要什麼便弄來什麼,團中的戰利品也都由他處理,只須向團長負責。

碎星團的軍用倉庫、秘庫,還有各種物資的收藏,全部由他負責,李家翻臉整肅時,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第一個對他下毒,如果他不殞落,帝國便可以接收碎星遺產,但他一死,那些秘庫別說密偵司查不到,連同為碎星團最高幹部的溫去並香雪,都只能用猜的。

不過,即使韋士筆還在,知道所有倉庫的位置,卻也不可能開啟倉庫中的所有秘藏,因為事關技術的部份,全由溫去病一手負責,有些禁制、秘鎖,全團除了團長、溫去病親至,就無人能解。

這是碎星團的分工體制,看似有意制衡四大武神,但溫去病從不這麼想,因為……四大武神由那個人一手捧起,真要處理,以那個人的本事,也是翻掌即滅,哪需要什麼制衡?後來碎星團的覆滅,正應證了這點。

但無論如何,因為這樣的設計,溫去病得以總攬碎星團的技術工作,靠著對乙太屍蠱的研究,解讀許多團長交付的書籍、文件,成為這塊大地上獨一無二的鍊金術師,在自身**殘破后,另闢蹊徑,開發出術式武裝。

「……這東西的概念,源自構成山陸陵形象的寶相金身,我不是說金剛寺的初版,而是根據那個初版,重新建構的術式,以一個虛幻的武神形象,引動人族百姓的崇拜、景仰,說穿了,就是把他當神拜,彙集意念願力,類似香火之效,塑成金身,發不可思議之力。」

溫去病聳肩道:「這套技術,修練是其次,重在宣傳,形象擺第一,所以要少說話,說多錯多,還不能敗,否則形象一破,信眾願力潰散,力量馬上打回原形,非常要命……」

「難、難怪你那時候都不說話……」

「很多時候也是因為身上有傷啦,痛得要死,一張口萬一哭出來,給人發現我不是鐵漢,武功可能一下就廢了,那些信眾發現自己上當,偶像破滅,以後想再哄他們就難了。」

溫去病道:「回想起來,這條路當初能走通,打完封神之戰還沒被拆穿,簡直是奇,但相對的難度太高,所以我根據裡頭的原則,將之簡化,建構新的術式武裝。」

術式武裝的基本概念,捨棄原先寶相金身,匯聚萬民願力,塑身展神通的道路,轉而採用締結咒約,分享力量的作法,構築新術式,新的戰鬥模式。

開發過程中,溫去病就與龍雲兒締結咒約,只要完成條件,遵守咒約,就能分享龍雲兒的力量,恃之戰鬥。

「……效果還可以,但還有很多地方要加強,正式發動之後,我才發現作用範圍比預期中更小,如果你我相隔超過五里,術式就會崩解,除此之外,戰衣的負擔也過重了,照剛才的戰鬥規模,最多撐個十五分鐘……」

身為技術的開發者,溫去病對首次實戰的表現,諸多不滿,全沒因為幹掉兩名高階而滿意,但在一輪歸整后,他望向龍雲兒。

「剛剛你用金剛身,與那傢伙拚的一記,力量衰弱,差點回落中階,什麼狀況?」

「我……我也不知道。」

龍雲兒回憶當時感覺,「就是忽然手腳無力,雖然已經用金剛體固本鎮壓,卻止不住氣血流失,頭暈得厲害,和他拚的那一記,我整個人都在發軟。」

「看來……問題還很多埃」溫去病道:「術式武裝,是以血脈力量的發動為核心,照理說,術式發動的時候,你不能發動血脈力量,自身修練的真氣卻不受影響,可現在……」

溫去病思索著問題的源頭,這一點如果得不到處理,那就非常麻煩,自己發動術式,必須在旁的借體就力量狂跌,若是處身混戰之中,借體因此受傷或是給人殺了,自己的術式也會崩解,這技術等若存有致命缺陷……

「也許……多找幾個借體,戰鬥中切換,減輕損耗,這是一條路,但多重術式加身,戰衣帶給桑更重,戰鬥時間又必須縮短……這很不實用埃」

一邊說,溫去病在一本小冊子上抄抄寫寫,記錄本次的數據,直到香雪出現在旁,「我說啊,你是不是該先注意一下別的事情?你是不是在什麼拍賣會上欠債了?怎麼會惹上無神鋪的人?」

「……忘了。」

溫去病搖搖頭,收起研究狂的表情,正色望向龍雲兒,「你們怎麼搞的?這裡離飛雲綠洲還很遠啊,怎麼會遇到他們的人?」

龍雲兒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帶小書回來,路上遇到這些人,莫名其妙就打起來了,無神鋪和飛雲綠洲有關係的嗎?」

溫去病笑道:「當然有關係,新帝國成立后,和平盟約中本來說,要與外族通商的,帝國執行的時候,經營不得法,首年就虧損嚴重,言官上書一通亂罵,帝國索性把開好的榷場扔了不管,自生自滅,就是現在被稱為飛雲綠洲的地方……官方撤出后,那裡不知怎麼搞的,落入江湖勢力手裡,就是九外道中專搞拍賣會的無神鋪。」

「……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飛雲綠洲這地方好怪,明明是帝國領土,但每次說獸族入侵,司馬家緊閉雲崗關禦敵,就從沒在乎過這片領地……」

「帝國官方撒手不管后,飛雲綠洲漸成無法之地,聚集在那裡的,都是一些在新帝國混不下去,有今天沒明日的亡命徒,他們不信神,不拜佛,不盼將來,只貪今朝,只看這一刻的交易,故名無神鋪。」

溫去病道:「無神鋪是九外道中的新興勢力,反正在這時代,手上有一批敢玩命,不拿死當回事的狂徒,別人就會當你是回事,送你上恐怖組織的排行,不過……在飛雲綠洲外,他們通常只為了別人欠債而出手,怎會忽然找你們的麻煩?」

龍雲兒答不上這問題,自身也一頭霧水,香雪直接越過她,去確認司徒小書的狀況,冷靜而專業的神情,讓龍雲兒嘖嘖稱奇。

「香雪姊,你懂看傷嗎?」

「不懂。」香雪一本正經道:「但我會驗屍,以前在老公司,我是這方面的權威1

「呃!那小心點……她還沒斷氣的。」

「安啦!她死不掉的。」

無須搭脈,香雪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司徒小書全身氣脈混亂,是受到外力震蕩,以「氣」震「氣」,打亂一身氣機運行,震蕩腦部,雖然昏迷不醒,卻傷勢不重,但……

「有點討厭……這一擊,不光是氣的震蕩,還有直貫腦部的精神波……」

「啊1龍雲兒驚道:「那不就表示,動手的人……是地階?」

香雪道:「差不多吧,雖然也有少數高階,開始修練精神力,培練元神,但要有所成就,基本都要地階……這丫頭運氣不好啊,看到年紀大的,怎麼不掉頭就跑?星榜排名可不是護身符。」

星榜高手,無一例外是實力打出來的戰績,無有虛名,但當中也存在一個誤區,就是年紀。

年滿三十五,無論修為如何,直接移出星榜,到難度更大的月榜去苦苦掙扎,所以,十幾、二十幾歲踏足高階,位列星榜,是光芒萬丈,天之驕子,被各方勢力禮遇,被自家人捧在手掌心上。

但年滿三十五,仍只踏足高階,那就悲催下半生,曾經有多榮耀,後頭就有多悲慘,偏偏這樣的人物所在多有,能從星榜平步踏上月榜的,十中無一,這些被現實淘汰的高手,添了年華,少了掌聲,實力仍在,對新生代下手就特別狠。

星榜人物通常都有個共識,就是自身的力量,可以穩壓同輩,可如果碰上超過三十五歲的高手,就須加倍小心,如果因為自己名列星榜,就自認無敵,見誰踩誰,不把前輩放眼裡,一旦遇上那些「前」星榜成員,往往就落得提前殞落的下常

溫去病皺眉道:「追一批官兵,怎麼追出地階來了?有地階坐鎮,除了武戰豪,其他人還不夠一招掃的……」

香雪道:「不好說,地階可不是稀有動物,眼下戰雲密布,雲崗關中的地階人物,就算沒有上百個,起碼也有幾十個,但那批官兵……不該和雲崗關有關,咦?這丫頭醒了。」

  • (快捷鍵:←)
  • 碎星物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