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四章 飛雲綠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飛雲綠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各有目的,一行人很快分道揚鑣,龍雲兒跟著司徒小書去雲崗關,為了安全起見,她特別拜託司徒小書,不泄漏自己的身分,再加上外形偽裝,沒人會把她與溫家出現的女性高手聯想一處。

溫去病不無擔憂,什麼事情都有風險,眼下雲崗關中高手眾多,龍雲兒跑到那邊,確實不安全,但有司徒小書幫著遮掩,也不失為一個磨練的機會,如果一直把龍雲兒留在身邊,沒有考驗機會,也沒法成長起來。

雙方各行各路,很快便拆夥而行,龍雲兒等人前往雲崗關,溫去病和香雪則連袂北行,前往飛雲綠洲。

目的地在數十裡外,兩個人一體弱、一稚童,腳程都不快,但有溫去病在,弄出個獨輪車,踩在上頭,不快不慢地朝飛雲綠洲行去。

香雪道:「沒有更先進一點的辦法?你不是有噴射動力的工具?」

溫去病笑道:「能近距離窺探妳我的,少之又少,但遠距離就不好說了,隨便露了底,後頭就不是我拿東西嚇人一跳,是人家準備好克制的東西,來取我狗命了。」

香雪微笑不語,很能理解這份防備,這本就是碎星團的基礎守則,絕對不讓人摸清楚自己的底牌,哪怕親如父母兄弟,一但被人曉得自己底細,戰場上就等於把命丟了一半。

從初始的四大武神,到底下的成員,團里一直鼓勵每個人,除了規定的必修技能外,還留一些壓箱底的驚喜絕活,即使是自己,平常跟溫去病過命的交情,願意為彼此赴湯蹈火,沒一句廢話,卻也不是什麼新開發的技巧都告訴他,他也是一樣。

香雪道:「你覺得狀況如何?我是說,被你幹掉的那票,你覺得他們是怎麼來的?」

溫去病道:「無神鋪的那些人嗎?確實有不尋常的地方,莫名其妙追殺,又莫名其妙離開綠洲幾十里,他們平常活動如果這麼猖獗,別說司馬家容不下他們,她也絕對忍受不了……」

香雪道:「偏偏是她先出現打了人,這些傢伙就出現追殺,等這些傢伙被幹掉,我們的老朋友又現身,太巧了,這之間……恐怕有點什麼吧?」

溫去病瞥了同伴一眼,「真要說巧合,妳前腳把村子燒了,她後腳就出來背鍋,我覺得這才叫巧咧,妳們兩個以前根本算不上朋友。」

「是你誤會了,我們當然是朋友,交情還很好,只是交流的方式特別點。」

「妳砍她,她砍妳,你死我活的這種交流?」溫去病道:「妳想去飛雲綠洲查這件事?但我們的任務怎麼辦?」

香雪道:「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屁也不知道,怎麼跑任務線?不去飛雲綠洲買點資料,難道就這麼傻呼呼跑去獸族領地喊投誠嗎?」

溫去病道:「類似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沒幹過,至於情報什麼的,妳也知道,我都是負責讀完情報書,悶頭衝鋒的,蒐集什麼的……不是我強項。」

兩人談談說說,越走越遠,倉促製造的獨輪車,不耐久用,但也正如溫去病一早所料,隨著綠洲的接近,途中旅人多了起來,很快兩人就遇到一隊商旅。

局勢緊張,獸族兵鋒壓境,飛雲綠洲雖然號稱是無神無法之地,可敢在這時候去趕集交易的,都不是普通人,那隊商旅雇了一堆保鑣,確保安全,看到這迷途似的青年與女童,都是一愣,卻也不敢大意,先問來歷。

這隊商旅看來客氣有禮,不過能在西北之地行走,更在這時候往飛雲綠洲去,溫去病絲毫不懷疑,若自己答得有什麼不妥,商旅隨時變強盜,轉眼把自己給宰了賣,或是捉了賣,因此,如何回答就是關鍵。

邊境之地有邊境的規矩,七家八門勢力雖大,未必在這裡鎮得住人,即便抬出司馬家的名頭,一不小心可能死得更快,溫去病雙手交叉,兩掌按在肩上,彎腰一禮。

「我們是先知的使徒,要去無神無法的罪地,散播恩主榮光,尋覓地上的天堂。」

帶著宗教氣息的一番話,所代表的卻不是普通教派,而是一個明明除了眼前的享樂,什麼別的也不信,偏偏開口閉口,處處以天堂為號召的組織,極樂堂。

九外道之中,極樂堂的高手數目不明,具體實力很不好說,但絕對難惹,裡頭出來的狂徒,個個樂於赴死,從不要命,別說是江湖正道,就連同為九外道的邪派,對之也退避三舍,當溫去病打出極樂堂的招牌,這支商旅中的人們全都緊張起來,既不敢得罪,也不想靠得太近。

溫去病向他們買了馬匹,與香雪同騎,絕塵而去,一點也不在乎身後謠言開始流傳:極樂天堂的使徒,來到無神鋪,預備有所作為。

有了馬匹,速度變快,底下所踏足的地面,越來越是堅實,從黃土慢慢變成一般地面,再過不久,前方陡然出現一大片連綿不絕的帳篷,還有寶藍色的泉水與青蔥綠意,耳目頓時一新。

飛雲綠洲是凹陷的盆地,遠遠看不清楚,但從邊緣往中央看,核心部位是著名的飛雲潭,水色寶藍,潭心部分卻由地底往上噴出,形成一道十餘米高的水柱,形如白龍升天,雲霧繚繞,飛雲綠洲因此得名。

潭水是整個綠洲的心臟,周圍建造著燒黃土為磚,堆疊起的土房,最高的建築不過三樓,而在中央的一圈黃土房外,則是數以千計的帳篷,所組織成的帳篷海。

五顏六色的帳篷,硬生生在這片土地上,開出一片燦爛的海洋來,特別是當長風吹來,無數棚頂翻揚,嘩啦啦的聲音,景象壯闊,成為周邊近千里土地中,最鮮艷的一筆。

側耳傾聽,綠洲之中,似乎處處是集市,操著各種口音的人聲,還有牛羊嘶鳴,顯然在這裡交易的牲畜也不少,整個綠洲充滿著旺盛的生命力。

香雪雙眼發亮,道:「好地方啊,我們當年駐紮的時候,可沒有這種好所在,看到這種好地方……我想殺人了1

溫去病哂道:「正常人的反應,通常是說想喝一杯。」

「嗦,你知道我不喜歡喝酒的。」

「那也不用殺人啊1

溫去病護著香雪,一起進入飛雲綠洲,雖然是首次前來,但兩人對於這地方不算陌生,因為他們是各地暗市場的常客。

「丹嵬有一個區,幾條街都是暗市場,不分白天黑夜,幾乎無視王法在公然營業,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但和這裡又不能比。」

溫塞個都市,完全無法無天,什麼禁忌貨物都能擺上面,當所有光明都被染黑,世上就再也沒有黑暗角落了。」

香雪道:「這才無聊咧,暗市場的一大魅力,就是背德違法的犯禁快感,如果在暗市場買東西不犯法,那還有什麼味道?」

溫鵲到買東西,妳打算怎麼蒐集情報?我們在這邊可沒人脈。」

香雪笑道:「只要錢能買到就行,剩下來就是錢的問題……有沒有興趣繼續一下以前的遊戲?」

溫去病揚揚眉,道:「很久沒接過這樣的挑戰,一試何妨?不過要限定個時間,我看……四個小時后,一起找地方晚餐,如何?」

「一言為定1

香雪舉起小小手掌,與溫去病互拍一記,跟著就跳下馬去,小身影左奔右拐,一下子沒了蹤跡。

溫去病看著她的消失,啞然失笑,以前碎星團草創時期,除了戰鬥,找資金也是重要問題,韋士筆雖然手眼通天,還是常有顧不過來的時候,前線的戰鬥團只能自力求生,盡量設法在不殺人放火的前提下找飯吃。

那確實是對領導人能力的大考驗,不管被扔到什麼地方,都要想辦法儘快變出錢來,還不能違法犯紀,受到的限制很多……雖然不易,自己倒從來沒有讓團員失望過,不像最差勁的褒麗妲,有過兩次所轄團員餓到嘩變,最終全滅的不名譽紀錄。

漫步走進帳棚海中,溫去病沒有左顧右盼,而是精準地判斷周邊區域的主營項目,選擇出手的機會。

閑逛中,溫去病並不特別去看附近的人,卻知道越來越多的人正看著自己,雖然飛雲綠洲各路人馬都有,可戰爭一觸即發,生面孔特別引人注目,不用人來解釋,自己也曉得在別人眼中有多可疑。

……開始有人跟著自己了,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出手試探,必須要在那之前有所行動,阻住他們出手的念頭。

四個小時,時間太短,要倒賣東西賺錢不易,進貨與出手的時間算不準,還可能大虧一票,過程中被人打劫,也是一個不能不考慮的問題,因此,最理想的賺錢方法,還是打工作任務。

暗市場中,各種人力任務,尋人、殺人、坑人的都不少,但一定規模以上的暗市場,就會有許多五花八門的選擇……

帶著微笑,溫去病在一面布告牆前面站定。

「……有趣,開鎖比賽埃」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