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七章 上古第一迷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上古第一迷陣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這人是什麼東西?這裡為什麼會有閑雜人等的?」

朱顏天是急急忙忙趕來飛雲綠洲的,才剛抵達,連杯水都沒來得及喝,就直接來到地下密窟,此行身負師門密令,也事關自己能否更上層樓,得到師門、家族認可的關鍵,重要性不言而喻。

哪知,到了地窟,這邊居然有閑雜人等在場,特別是一個流浪漢般的大鬍子,看來格外礙眼,無神鋪就算想偷技術,好歹也找些精英來,弄個這種閑雜人等,簡直是對自己的侮辱。

拓跋金回看溫去病,表情歉然,還未開口,溫去病就先道:「九龍寨的大師到此,我只求有一角位置,旁觀旁聽,只要能學上一點,就夠我這輩子受用不盡,拜託拜託。」

「這……」

拓跋金回看朱顏天,後者傲然抬頭,不屑目光交接,但他身旁的那名白衣青年,搶上來低語幾句,朱顏天揮了揮手,白衣青年踱步而來,朝拓跋金、溫去病拱拱手。

「兩位,在下商君書,我師兄有些心急,也是為了工作,請別介意。」

態度謙和,商君書非常客氣,「我們急著解陣,兩位請自便,如果要旁看,只要別出聲就好,謝謝。」

說完,商君書連連拱手,簡單的言行,已讓溫去病看出很多東西。≠

……朱顏天身出名門,無論在朱家或是在九龍寨,都被捧在手上,而商君書這人……沒有世家背景,學習過程不難想像,態度自然也親人和善,不過,看這架勢……

……如果無神鋪請九龍鋪派人過來,是來解決難題,怎麼來者不是同等級的寨中要人?朱顏天雖然是年輕一輩的矚目精英,論學養、技術手段,都還無法與那些大師相比,九龍寨為何派這兩人來擔大任?

情況古怪,溫熱し炊被勾起來,當下繼續裝沒事路人,冷眼旁觀。

商君書一番話說完后,拱手想要告辭,但看了看這個大鬍子,還是有些放不下心,客氣問道:「先生,請問如何稱呼?」

溫去病笑道:「這時候來飛雲綠洲的,誰沒有些隱衷?老兄也不用這麼問吧?」

商君書臉上一紅,道:「先生說得是,在下孟浪了。」

「還在那邊和不相干的人說什麼?快回來幫手1

朱顏天在那邊不耐煩,商君書匆忙回去,拓跋金看了溫去病一眼,饒有深意道:「先生原來是個有故事的人。」

「……只要肯花時間寫日記,每個人都很有故事。」

溫去病不咸不淡地應答著,目光往黑暗深處看去,試圖看出一些端倪來。

領著九龍寨兩名精英進來的一名金袍中年人,朗聲道:「好!兩位請。」

金袍中年人手一揮,黑暗之中有光亮起,非燈非火,卻是一座四十米長、寬的大型法陣,東、南、西、北,四角各自光,往中央匯聚,沿途閃現無數密密麻麻的光紋,在數秒之內,整座法陣動,碧綠光紋交織,凝為實體。

一根根、一塊塊,彷彿積木般的物件,此起彼落,組成一片木、石建構的山河,數十米空間彷彿一下被拉長,化為山巒河川,隨著內中木石位置錯移,變動不休,猶如天衍造物,大千演化。

溫去病的口微微張開,冷靜的態度一下鬆動,對著眼前所見,短暫呆。

「這是……」

溫去病聲音里有掩不住的驚愕,「早在上古就斷絕傳承的江山社稷圖?」

……實在想不到,飛雲綠洲底下,居然藏著這種變態東西!無神鋪從哪裡弄來這誇張玩意兒的?最該死的是,自己居然一無所知?

……這可不是花錢就能買到的東西!十有**,是百族大戰的遺產,九龍寨里的那班老怪物如果看到,肯定會瘋狂尖叫!

「好眼力!居然認得這幾不存於記載中的古物,先生見識果然淵博。.」

拓跋金又看了溫去病兩眼,想不到這個大鬍子,居然有此眼力,「此陣蘊天地造化,窮機關土木之變,能困、能鎖,可殺、可伏,是上古先天十絕陣的演化,曾一舉困殺十萬兵甲……」

「老頭子你真厲害,話只撿一邊說的。」溫去病笑道:「這陣是上古青木妖聖,推演十絕陣所生,曾經困殺十萬天兵神將……雖然這些都是神話故事,不過從哪方面看,這東西對人族都不友好埃」

「時過境遷,現在世上無妖亦無魔,哪還有什麼忌諱?」拓跋金道:「此殘陣是我們意外挖掘現,一經觸,罕有人能通過……」

溫去病摸著下巴,「所以,本來你是要我過到對面去開鎖?」

「是,只要先生通過江山社稷圖,到對面打開那個上鎖的柜子,就能得到五十金幣……」

「去!如果真是完整的江山社稷圖,我給你五十金幣,你去過給我看看!但既然只是殘陣,這價錢勉強啦,就是要花上一年半載計算……」

溫去病又看了一眼陣圖,木石山巒,起伏不定,陣法變幻之繁複,似乎還在自己預期之上。╳.com

江山社稷圖是後天創製的陣勢,不比先天大道,難以推估,這個時代的數學比起上古進步不知多少,這僅是迷陣、困陣,只要肯花時間去計算,安全的通路並不難找。

「先生要一年半載?」

「我才一個人,一年半載算快了!哪怕這只是一角殘陣,變化剩不到原本的百分之一,但要排出安全路徑,也牽涉到過億條計算,其中只要錯一個數字,就前功盡棄?」

「確實如此,以往能通過這陣的,全都是百人以上的精英團隊,計算數十日,才找出解答。」

拓跋金喃喃說道,聲音中有著明顯的遺憾與焦急,溫去病留意到了這點,看來……無神鋪不滿意於這樣的度。

但,想要比這更快,不是單純加多人手和工具就行的,人多嘴雜手也雜,一出錯就前功盡棄……除非,九龍寨肯拿出他們鎮宗的神器,但那是不可能的。

朱顏天站在陣圖外,來回走動,手中掐算,嘴裡念念有詞,不住盤計,商君書則是站在原處,閉著眼睛,似在感受著什麼。

半晌,朱顏天取出十多根算籌,揮手射在地上,組成一個小陣,陣中奇光流轉,是九龍寨獨門開的算陣,每一道奇光流轉,都是一道輔助計算完成。

這套技術,九龍寨視若拱璧,江湖上未有流傳,外人也看不懂,溫去病卻是例外,但看了幾眼后,他心中暗忖,幾年時間,九龍寨的技術又有提升,這算陣被修正多處,幾乎比得上自己用的舊版煉成陣了。

「起1

朱顏天開啟算陣,連打幾個法印后,從懷中取出一個木匣,雙掌一拍,木匣迸破,一個五角、五色所組成的金輪,形似船舵,浮空飄起,迅飆轉,勁風刮過輪上的空孔,出或尖銳,或低沉的聲音,無數光紋、浮字,從中甩泄出來,將周圍的黑暗驅散,亮如白晝。

溫去病瞳孔一縮,手都不自覺地緊握,那群老怪物這回果然下了本。

九龍寨鎮寨神器。歸零輪鑰!

一切的算術,起自於零,無窮大的反面是無窮小,所有大與孝正與負,加減乘除的中間點,仍是零,以零為鑰,通向每一個算式最終的結果,九龍寨的術數之寶,歸零輪鑰。

這件神器,關係到九龍寨的存續,不能輕易離寨,但世家大派自有秘法,打造寶兵,承接由神器分出的一絲靈氣真意,在短時間內,擁有近似,甚至等同神器的能力,就如朱顏天手裡的這一件。

仿神器動,結合底下的算陣,無數光符幻化成數字海,朱顏天神情肅穆,彙整演算資料,進入一種神出物外的狀態。

演算中,商君書跨前數步,進入算陣的範圍,一踏進去,身上陡然生出一股清新氣息,腳下所踏的石地,赫然生出一堆青草,迅往旁邊蔓延,源自血脈的力量,蘇醒動。

這股力量,雖只是中階,可當氣息蔓延開來,卻與江山社稷圖生呼應,社稷圖中的木石山河,覆蓋上一層氤氳色彩,起落變動的度慢了下來。

溫去病看懂了九龍寨這一雙精英門徒的搭配,喃喃道:「居然是真木血脈,人族之中有這妖血流傳的,億萬中無一,難怪……九龍寨拿這來當底牌。」

真木之血,屬於妖族精怪,在人族中極其罕見,有這血脈在身的,雖然戰力沒有什麼加成,卻往往擅長機關之學,更重要的是,江山社稷圖由青木妖聖所造,真木血脈的氣息,大大有助於控制社稷圖,只要把陣圖演法的度降慢,演算就能少上八倍十倍,甚至百倍。

兩人一番嘗試后,收功停歇,朱顏天點點頭,道:「有我師弟配合,三日之內,可以找到出陣入陣的路。」

淡然說話,語氣中有著掩不住的驕傲,之前九龍寨整團大師級人馬,要花百日以上才能算出的解答,被自己壓到三日內,這是何等成就?從今後,寨內這一世代再無人能與自己相比,晉級大師就在眼前。

但這個夢想,卻被一聲嘆息給打斷。

「唉……還以為九龍寨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原來……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