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八章 綠洲夜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綠洲夜鶯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乍聞否定,朱顏天回頭怒瞪,也不知為什麼,他第一個瞪的,就是那個站得老遠的大鬍子。。

迎著那個目光,溫去病兩手一攤,表示不相干與莫名其妙,說話的不是自己,是之前領路開陣的那名金袍中年人,怎會輪到自己被瞪了?

不得不承認,朱顏天才能卓越,仿神器並非人人能用,他透過算陣,把仿神器充份揮,手段猶勝一些大師級的人物,再配上真木血脈輔助,短短三天內就能計算到進出路,就算自己來做,也不可能比他們做得更好。

……如果用同樣思路的話。

金袍中年人搖頭道:「三天解陣,九龍寨確實有了進步,但這仍與我們的要求有段距離。」

朱顏天怒極反笑,這話聽在耳里,根本就是什麼都不懂的外行人,雞蛋裡挑骨頭,「那以閣下看來,應該多少時間內才算合格?」

「一個時辰1金袍中年人斬釘截鐵道:「起碼……不能過一個時辰。」

「荒唐1

朱顏天憤怒揮手,將仿神器與地上算籌一併收起,「無神鋪愛做什麼白日大夢,請便,我等不奉陪了。」

說完,朱顏天拉著師弟就往回走,商君書試圖勸阻,「師兄,先別急,事情或許有什麼誤會,我們應該先聽聽他們的說法。」

「哼,一群自以為是的外行人,指手畫腳,有甚麼好說的?」

朱顏天怒火中燒,卻還是聽進了勸言,回看無神鋪的那名金袍中年人,後者沉吟片刻,道:「我方無意冒犯,確實是誠意相邀,如若兩位能在時限內解陣通過,無神鋪將致以重酬,以表感謝,但時限……必須是一個時辰。」

「無理取鬧1

朱顏天拂袖而去,卻被師弟拉袖勸住,兩方一陣拉扯,中年人也出言再勸,卻堅持不讓步,朱顏天氣炸,無處泄,看見溫去病站在一旁,沒事人一樣的,心頭更氣,便伸手一指。。

「這種荒唐要求,我九龍寨幹不了,你何不找那位閑雜人等問問?說不定會給你驚喜1

「這就是說笑了。」金袍中年人道:「我們出重酬,委託九龍寨解決,九龍寨派了兩位來,如果不能解決,那就是九龍寨不行。」

「哼!隨你們怎麼說。」

朱顏天毫不相讓,雙方硬碰硬,氣氛火爆,忽然,一個聲音插入。

「喂,你們的重酬是多少?」

溫去病的一喊,沒有引起雙方的重視,甚至沒人理睬,溫去病揚了揚眉,旁邊拓跋金忍不住說話。

「若先生能在一個時辰內,通過這殘陣,打開柜子……」拓跋金正色道:「酬金就翻十倍,五百金幣1

「五百金幣?」

溫去病心中好笑,雖不知無神鋪出什麼代價請動九龍寨,帶五百金幣這個價碼,恐怕連那報酬的零頭的零頭都不到,搞不好是拓跋金這老頭自掏腰包。

當下,溫去病斜看老人一眼,「你知道在傳說中,江山社稷圖號稱是上古第一後天迷陣?」

「知道。」

「百人以上的菁英團隊,尚且還要算上幾十日的大迷陣,就我一個,你還要我在一個時辰內算出來?」

「不光如此,先生還必須打開陣后的那個法櫃1

「九龍寨的天才精英,加上億萬中無一的特殊血脈,都無法克服,你們認為天底下還有別人能辦到?指望我這個無名之輩能做到?」

「……坦白說,現在也沒人指望你埃.?。c〔om」

「呵,坦誠以對,是一個好的開始。」

溫去病朝周圍的黑暗掃過一眼,除了拓跋金,似乎沒人在留意自己,爭辯中的雙方沒有,暗中窺視的無神鋪眾要人也沒有。

「……那你們就準備好錢吧!我只收現金,單表你們自己留著。」

「單表?這是甚麼意思?」

拓跋金詫異問,雖然奇人異士都有怪脾氣,說話高深莫測,但這話還是太怪了點。

但溫去病沒有解釋。

「老頭子,你應該關心的是,我真能賺到你的錢嗎?」

「你真有信心?不是說笑?」

拓跋金失聲叫道,拔高的聲音,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金袍中年人、九龍寨雙傑都往這看來。

「如果讓我這麼赤手空拳去解陣,那當然沒有,不過,如果你們能提供道具和設備……」溫去病聳肩:「問題就不大。」

「好!他要什麼,你們就給他。」

朱顏天斜眼睨視,覺得事情哪有如此巧法,忽然冒出一個大鬍子,能做到自己做不到的活?九成是無神鋪故意安排個人在此,裝模作樣,要給自己難看,說不定還是同門競爭者想坑害自己的陰謀。

金袍中年人皺了皺眉,問道:「你真的可以?」

「……或者,我只是虛張聲勢,實則另有所圖。」溫去病笑道:「為了減少損失,你們可以現在就作罷,相信我,我有個預感,此刻若停手,你們以後會很慶幸的。」

「哈哈哈,先生真是愛說笑。」拓跋金道:「無神鋪能在這裡立足,也不是被嚇大的,先生要什麼材料裝備,儘管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有紙筆嗎?」

溫去病接過刀衛遞來的紙筆,揮毫如飛,頃刻間就寫了一堆,拓跋金接過一看,表情變得非常奇怪,「先生,你這……沒搞錯?」

「無神鋪捨不得花這點小錢?還是湊不齊這些東西?」

「先生說笑了,這些能值幾個錢?湊齊也不是難事,但……」

「信我,就給我這些;如果不信……你對在這裡的其他觀眾說一聲,大家趁早回家睡覺吧。」

溫去病自信到不容懷疑,拓跋金揮揮手,一名刀衛接過紙條,往外走去,經過金袍中年人時,他取過單子一看,又一皺眉,朱顏天忍不住好奇,瞥了一眼,看見單上的內容,眼睛一下瞪大,跟著就是一聲狂笑。

「哈,買,照著單子買,他要什麼,你們都給他,這樣要是能開陣,我這輩子再不碰術數機關之道1

朱顏天慨然助成,一切就此定案,無神鋪的人員整個動起來,處理清單上的所需物件。

如果在西北其他城市,哪怕是平陽城,物資未算充裕,清單上所列的這些東西,真未必能夠迅弄來,可飛雲綠洲不愧是西北最大的黑市,溫去病所列的貨品雖然繁多,量也極大,但片刻之後,一車車貨物先是運到地上入口,再由人飛快扛入地下,堆得有如小山高,陣陣甜香,薰人慾醉。

「先生,你要的東西,我們全都備齊了。」

拓跋金看著前方這大量堆疊的蜜糖、蜂蜜、甜酒,滿滿的甜食,數量多到一定程度,連他這個嗜吃甜食的人,都有些反胃,更不知道此人要這如山高的甜食做什麼。

在大量甜食運來時,溫去病也沒閑著,著手在地上畫起法陣,短短時間,沒尺沒量,一個六角法陣畫得又快又工整。

朱顏天、商君書遠遠觀看,後者不時輕「咦」兩聲,前者的眉頭從頭到尾都是皺著,似乎有著一堆想不通的謎團,兩人望向溫去病的眼神也都變了,開始帶幾分慎重。

拓跋金自然看不懂,但耳邊傳來金袍中年人的傳音,這個法陣的符文,形似一些古老門派的傳承,太過久遠,他們無法辨認,此人的來頭恐怕不校

溫去病沒有竊聽,卻能料到身旁這些人的反應,但其實他們的解析全被自己引上歧途。

法陣中所繪的那些古字,全是障眼偽裝,半點屁用也沒有,自己煉成陣的運作,魔紋全數隱藏在線條中,與現今各派的法陣形似而神異,除非是九龍寨那群數理怪物親來,否則……這兩個後輩沒那本事看穿。

「行啦,料已備足,但為了儘快見效,我還要個幫手,清單里列明了,我要一個高階的……」

「就由我來為先生服務吧。」

一個沙啞的女聲,從黑暗中傳來,隨之步出的,是一個身披黑紗,體態婀娜的女郎,年紀看不太出來,似乎三四十歲,臉上戴著一個鳥形的面具,遮掩容貌,但罩體的紗衣、沙褲很薄,黑暗中隱約可見肌膚滑膩如脂,踏出的每一步,耳環、腳踝上套的響鈴,都叮噹作響,非常好聽。

溫去病心中一凜,這女子雖然抑制住本身氣息,但舉手投足間給自己的感覺,起碼也是個地階,又來得如此突然,恐怕是無神鋪中的大人物。

「二、二當家的,妳怎麼來了?」

拓跋金慌忙施禮,金袍中年人也欠了欠身,向這個年紀比自己低得多的女郎彎腰,而他們所喊出的稱謂,更讓溫去病一驚。

……無神鋪的第二把交椅?

雖然無神鋪在九外道中排名靠後,更遠不能與七家四門這樣的大勢力相比,但想要成為這裡的前幾把交椅,也不是普通高手,或是普通地階所能夠的。

「我叫夜鶯,綠洲之中的夜鶯。」

夜鶯的嗓音低沉,並不婉轉美好,卻另有一種魅力,「事情鬧得這麼大,我怎能不親來一會,見見這位先生的手段?無神鋪禮敬來客,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先生儘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