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六章 西北戰地八點檔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章 西北戰地八點檔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黃土地上,陣陣長風冷冽吹過,在場的人與獸人,一時都陷入靜默,司馬冰心像被定住了一樣,愣在那裡,獸人們相互『交』換目光,不敢確定剛剛入耳的那話,有沒有聽錯?

面對這片尷尬的沉默,始作俑者聳聳肩,跨前一步,道:「不然我在上面好了,反正平常也都是我在上面。棉、花『糖』挾說』,最新章節訪問:.。」

受人們集體點頭,『露』出瞭然的神『色』,司馬冰心大窘,也怒火中燒,一個箭步竄上前去,怒道:「你、你胡說八道什麼?」

「難道妳想在上面?要妳剛剛又不說,平常妳……喔,對,這不是家裡。」

一派正經,溫去病轉頭向狼人們道:「我們在家裡合腌醬菜的時候,都是要分上下的,這是人類習俗,你們……可能不太了解吧?」

神情太過自然,溫去病的表演,連司馬冰心都覺得彼此間像老夫老妻,那些獸人更咧嘴而笑,集體『露』出瞭然神『色』,安德烈也笑得曖昧,道:「獸族不腌醬菜,但也懂文化,只是誰上誰下,確實不太講究,沒你們人類這麼麻煩。」

「那我們就都省點事,一起不麻煩了吧。」

溫去病笑著看看箱子,丈量了一下尺寸,道:「勉強夠了,我看你們本來是打算在上頭蓋珠寶什麼的,能改為絲綢嗎?我夫人皮嬌『肉』嫩,上頭墊些絲綢什麼的,她應該就能接受了。」

「誰說我……」司馬冰心抗辯出聲,溫去病道:「想要製造麻煩的人,請立刻離開。」

被這麼一說,刀疤小美『女』無言,只能硬著頭皮道:「進就進,難道我還怕了嗎?」

被情況一『激』,司馬冰心硬氣起來,昂首抬頭,踏『腿』跨步進了箱子,溫去病笑了笑,也跟著一起進箱子,獸人們隨後放下暗格,再將一堆絲綢類的布料,堆疊其上,把兩人藏好。

箱子的份量不輕,再算上裡頭的兩個人,更是吃重,但獸人們個個力大,渾不把這點分量當回事,更還從地下挖出十七八個同樣的箱子,裝著不一樣的貨物,讓木藏於林中。

做完這道手續,一行人立即上路,這些獸人紛紛解除偽裝,展『露』真面目,朝著目的地月煌灘直奔而去。

身在木箱中,司馬冰心情緒緊繃,這裡空間極窄,硬塞了兩個人,不可免地貼身相觸,這對素來潔身自愛的她來說,是從未有過的體驗,光只如此都已很難忍受,假使對方心懷不軌,要趁這機會伸出魔爪,想更近一步,那自己……自己……該如何是好?

值得慶幸的是,溫去病沒有『亂』動,箱子一閉,他就用手指不知沾了什麼染料,在能接觸到的箱壁、暗格頂上,描繪一些繁複的幾何圖形,隨著這些圖形越來越多,司馬冰心漸漸覺得,與這男人的距離拉開,箱子里好像也沒那麼擠了。網

「你、你這……」

司馬冰心大吃一驚,這種效果,明顯是空間放大,而無論是裝備或武技,凡是牽涉到時空之道的,全都是最高端的終極課題,若非神器,就是天階,這男人怎麼到了如此境界?

「這是簡單的封禁,能隔絕外頭的探測,聲音、熱度、靈『波』全部封住,不備外頭所察覺,同時……」溫去病笑道:「還能讓這空間,看起來好像放大了。」

「看起來好像?那實際……」

「實際當然沒有!牽涉到時空之道的技巧,全都是最高端的終極課題,我就一個偷『蒙』拐騙『混』江湖的,哪可能會這麼高端的東西?」溫去病哂道:「妳小心點,別太靠過來,不然看起來好像還隔老遠,實際可能已經貼在我身上了。」

「你作夢!才不會給你這種機會1

小美人杏眼圓瞪,哪怕臉上刀疤破相,在溫去病眼中,還是非常可愛。

環顧帝國內外,冰絃謫仙的響亮名頭,恐怕還在一些月榜的地階之上,誰都曉得,西北司馬家為了打入上流社會,『花』費重金,讓一名天賦異稟的么『女』拜入『玉』虛真宗,傾全家族之力,打造出一名降世謫仙來。

就算不去刻意調查,也會聽得到她的芳名,人們都說,這是一個完全不染俗塵煙火,通體透著仙氣的『女』孩,由於所修練的功法特異,連帶腳下踏出的每一步,都把冰雪仙氣帶到人間,如夢又似幻。

江湖傳聞多不可信,這些描述肯定有誇張的成分,卻應該沒有根本『性』的差別,平陽城中,自己見司馬冰心飄然登場,藉助護府大陣擊退武戰豪時,展現的形象就是如此。

不過,打從在崖底救鵰,自己認出黑衣少『女』的身分來,就真心覺得奇怪,這丫頭的個『性』非但不冷漠如冰,還像個標準的司馬家人一樣情感『激』烈,很是個『性』情中人,現在甚至自作主張,跑來飛雲綠洲,還冒險想和自己聯手潛入獸族,膽大無畏的程度,令人咋舌,兩種形象之間的差距,更令溫去病好奇。

「,,,妳的言行形象,和冰絃謫仙這個外號,差很多礙…」

「這不是你該問的。」司馬冰心皺眉道:「這次的事情結束后,你最好把與我有關的一切全忘掉,否則……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好吧,那妳為何到飛雲綠洲?妳要查什麼?」溫肉件事情與我切身相關,我總有資格問吧?」

「你一個男人,哪這麼多長舌問題?」

「長路漫漫,總要找些話來打發時間吧,不然這麼一路過去,妳不悶嗎?」

溫去病笑道:「妳之前說,雲崗關內,有人勾結外族,還和飛雲綠洲有關?雲崗關基本都是妳司馬家人,這和獸族、無神鋪,根本是三方不相干的人,怎麼會攪在一起的?」

司馬冰心斜眼看了溫去病一下,「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好吧,如果這趟我們……有個什麼萬一,我所追查的情報,也需要一個人替我傳回去,不能就此掩沒……最開始是這樣,之前我在師『門』學藝時,家裡有人到訪,帶來老家的消息,說雲崗關的人馬調動,有些不尋常,關內有部分物資,說是消耗掉了,卻被懷疑可能流往飛雲綠洲,牽涉盜賣軍物。」

沒有任何人比自己更清楚,西北苦寒之地,財源、物資的窘迫。和帝國的另外五郡相比,西北狼翻郡的稅收、物產,都遠遠不及其他五郡,特別是最為富庶的鷹揚郡,與狼翻郡的稅收幾乎可以一比十。

偏偏最為窮困的狼翻郡,要承受最為沉重的軍事負擔,月煌灘外的幾個獸族部落,不時蠢動侵擾,司馬家獨力支撐抵抗,中央和其餘五郡既不出錢,也不出人,總在冷眼旁觀看好戲,讓司馬家越陷窘迫,不知多少男兒熱血空灑在黃土地上。

雲崗關號稱不破雄關,可裡頭士兵吃的每一粒米,都是司馬家拚命節省出來的,自己打小就看父親、爺爺,明明身分無比尊貴,卻為了樽節,挖空心思去省錢,穿著舊衣,能省便省,還必須到處向別郡的商人低頭募資,其中辛苦處,思之都『欲』落淚。

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卑鄙小人盜賣軍資,自己聽到這消息時,氣到差點想放火燒房子,也顧不得什麼師『門』任務,就想儘快回西北,揪出『奸』徒,查清弊案,讓該受懲罰的人碎屍萬段。

「我趕回西北,恰逢戰事緊急,我父兄他們分身乏術,就……就委託我進行調查。」

司馬冰心正『色』說著,自有一股凜然之情,別人看了,多半會佩服小姑娘一心為家國,但熟悉司馬家狀況的溫去病,卻知道她肯定在撒謊!

世代守邊,司馬家確實稱得上鐵血忠魂,可昭日月,但這樣的一個世家,同樣也有個『性』上的缺點,他們重男輕『女』,哪怕是資質不凡、實力超卓,能夠立下赫赫戰功的『女』『性』,在家族中也受冷落,閑言閑語不斷,難以獲得應有肯定。

在這種前提下,司馬家會『交』付任務給司馬冰心,讓她擔起重任,獨自行動,『私』下調查如此大事,那就有鬼了!這種破格任命,就算是真的,也會派大量人手配合,若連人手都沒有,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小丫頭撒謊!

觀其言行,她擺明就是『私』下行動,估計司馬家根本就沒有要她回來,更沒有要她進行調查,如果讓身在雲崗關的司馬扶他得到消息,肯定會把她直接抓了,送回『玉』虛真宗去繼續修行……

看來,自己還真是帶了一個大拖累在身邊……

溫去病皺眉道:「想不到西北居然出了這麼大的事,軍隊鬧弊案,這種事太讓人寒心了,不過,其他地方也就算了,雲崗關……那不是天南武鳳的轄地嗎?有她治軍,怎麼會鬧出這樣的事?妳沒有『弄』錯吧?」

「我、我會『弄』錯?」

像是被點燃了火『葯』的引線,司馬冰心握緊拳頭,憤怒的聲音在狹小箱中迴響。

「你們這些外地人,除了聽傳說之外,還懂得什麼?那個『女』人……根本不是你們所聽到的那樣,打一開始,她就包藏禍心,想替武家在西北奪權,為此還勾結外族,我哥……我哥就是被她害死的1

司馬冰心的『激』動,讓溫去病有種不妙的感覺,問道:「妳哥是哪一位?」

「司馬樵峰1

「……喔,這個……還真想不到。」

溫去病為之愕然,曉得剛剛那種不妙之感是從何而來,這畫風明顯不對,大戰在即,自己怎麼莫名其妙捲入別人家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