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六章 大雷音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六章 大雷音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伊萬可夫鼓足勁道的一爪,不只貫『胸』,還把安德烈的狼心給抓出,一擊致命,還要殺得威風,這素來就是獸族奉行的規則。.訪問:.。

安德烈的身體搖搖晃晃,跪倒在地,渙散的眼神朝溫去並司馬冰心看去,內中蘊藏著歉意,似在致歉將他們牽扯進來,不過,眼神中存著一絲安慰,自己的犧牲……能**兒平安。

包圍在外的一眾飆狼戰兵,忽然集體動作,搶站上前,全面爆發,對著安德烈的武衛聯合出手,多個盯一個,既組成戰陣,又搶佔先機,反觀安德烈的手下,見王子身亡,心驚『肉』跳,戰意全消,整個落在下風,甫一接陣,就有幾名獸人被斬殺。

「別放走一個!全都殺掉1

伊萬可夫威風八面地下令后,對站立在旁的部屬招手,「把兩個小王子帶來給二殿下。」

一名拎著布袋的狼牙戰兵上前,抖起了手中的袋子,兩顆血『肉』模糊的小小球狀物,滾落地面,無法閉上的兩雙眼瞳,帶著痛楚與疑問,遺憾地凝視著倒啪地上的父親。

伊萬可夫狂笑道:「二王子,我們遵守承諾,你一個,換他們三個,但你兩個兒子早在『交』易前就死掉了,你承諾之後,我們沒再碰他們一根指頭,你該死得瞑目了,嘿嘿嘿,哈哈哈哈」已經氣絕的安德烈,沒有任何回應,軟倒在地上的狼頭,看著在前方滾動的兩團球狀物,無言、無聲地流出淚水,血一般鮮紅的淚……

場上僅余的聲音,除了伊萬可夫的得意狂笑,就只有米婭肝腸寸斷般的悶聲悲鳴,還有……一聲發自司馬冰心,彷彿理智之弦徹底斷裂的撕心尖叫。

這些聲音里,不包括溫去病,他冷眼看著一切的發生,似曾相識的情景,讓素來冷靜的他,心裡很不平靜。

六年前,帝都驚天動地的那一夜,碎星團的主要成員一一殞落,當時的情景就與這相似,敵人用盡各種手法,暗算、偷襲、狙擊、下毒,其中當然也沒少了拿家人要脅,最終結果,與眼前這幕沒有絲毫例外……他們原本就不可能放走任何活口。

安德烈太過天真了……自己曾點醒過他,勿輕信於人,就是想告訴他,勒索犯九成不講信用,不管人質,強行殺出,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如果把主動權拱手讓人,到頭來,可能一敗塗地,誰也活不了……可惜,他沒有醒悟。

相比之下,這些獸族已經純樸得很可愛了,六年前的那晚,密偵司那些鷹犬從頭到尾,哪怕都已經把目標人物幹掉了,嘴上還在說什麼必換得人質平安,貫徹假仁假義的假面具……

整個情勢驟變至此,已經徹底失控,自己想藉著安德烈的幫助,潛入狼王廟之事,顯然是不可能了,對方明擺著不留任何活口,就算繼續偽裝狼形,也沒有任何意義,好在這些狼人不知道自己底細,有心算無心,殺出重圍的機會不小,比較麻煩的……就是樵峰書呆的笨妹子。

依情勢推算,伊萬可夫必將殺盡這裡的所有敵人,自己和司馬冰心是必然目標,連那個沒有戰力的狼王妃,都難逃一死……自己與安德烈算不上『交』情,更沒理由冒險救他老婆,徒增負擔,反倒要小心,別讓司馬冰心衝動誤事。

不過……愛狂笑的獸人多了,自己還真沒有聽過這麼討人厭的笑聲,簡直已經到了公害的程度,自己倒是不介意在走之前,偷偷放一記冷槍,把這畜生給一槍爆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矮」司馬冰心的尖叫聲,到了震耳的地步,滿溢著極度的驚恐與悲憤,但那聲音……不太像狼族,溫去病估計這些狼人很快就會發現有異,正要先發制人,眼前畫面陡然一『花』。

尖叫聲,忽然變得很遙遠,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伊萬可夫、司馬冰心的動作,全都慢了下來,天地萬物彷彿凝滯,時間被放得很慢……

奇異的變化,換了其他人,未必能理解,第一個會想到的,就是有神人、大能停住了時間,但走過神魔大戰的溫去病,第一時間排除這個可能,確認了真實的狀況。

問題是,自己體內體外,甚至腦里都作了防護,想把自己拉入幻覺,或者讓自己『精』神受控,那真是談何容易?即使是天階強人,也未必能夠,可這回事先全無預兆,自己的神識就被入侵,這……怎麼可能?

意念一動,溫去病把握到唯一的那個可能,同時,一個聲音,恍若天雷,重重轟響在溫去病耳里。

寶簽模式,支線任務追加:搶救狼王妃米婭脫險,存活五日夜,任務完成,獎勵金葉五百,翻倍一千。

居然是太一!

自己與太一系統是以神魂締結命約,有命約存在,其中一方要傳幾句話來不是問題,也算不上作什麼手腳,但突然拋來一個臨時追加任務,這還真是意外。

至於為何會有這個目的,自己並不想去理解,很久以前,那個人說過,太一是萬神、萬魔的分靈共構,內中代表著各方神魔的利益,彼此間時有衝突,更經常有自相矛盾的狀況。要在這上頭細思,只會讓自己越來越『亂』……

一千金葉,換算成一千金幣的話,溫去病還真心不放在眼裡,但若問吸引力,卻比幾千金幣都還要大,因為狼王廟主任務進展不順,不能不考慮任務失敗的可能。

太一對主任務的限制,如果任務失敗,就倒扣金葉,若金葉數額不足,『性』命將被抹煞,自己目前帳上只剩一百七十金葉,一被倒扣,馬上就沒命,這一千金葉的進帳,對自己太重要了。

……現在倒真是後悔了,米婭已經重傷,如果早接了這任務,一開始就想辦法保住米婭,安德烈也能穩住,事情大有回天餘地,此刻安德烈已死,米婭重傷,形勢無比險惡之際,太一這才扔來任務,坑人坑太大了……

如雷震耳的聲音消失,太一勾連神魂的效果消失,溫去病的意識重新接管『肉』身,第一個入耳的,就是司馬冰心的那聲尖叫,還有幾名狼人,正對米婭下殺手,還有一個吼著要送她去「全家團聚」的伊萬可夫。

溫去病行動不便,瞬間已掏槍在手,正要動手,卻驚覺司馬冰心身上氣機涌動,似乎要發動搶攻,自己有必要轉為配合。

兩個可能『性』在腦中閃過,溫去病考慮著該如何配合,忽然,周圍溫度瘋狂下降,早先曾出現過的玄冰寒氣,自司馬冰心體內滲出,源源不斷往外發散。

溫去病一驚,這股寒冰之力,是司馬冰心後天鍛煉,更明顯牽涉到一些機密,如今忽然發動起來,她是想要用這股寒勁來戰鬥?還是……

一股奇異的『波』動,無聲透發出來,獸族對這感覺不明顯,溫去病卻立刻認出來,那是血脈覺醒的力量!

司馬冰心終於發動了血脈力量,這是她從未在人前使用過的力量,隨著沉睡的血脈蘇醒,翻湧起來的力量,迅速由低階、中階,攀升上了高階。

血脈覺醒一過中階,就會在**上具體顯形,大多司蘿,都能在中階時,變化出與飆狼族相同的狼爪,但氣血翻騰,急速拔升到高階的司馬冰心,**沒有半點變化,只是額前隱約浮現紫紋。

忽然,司馬冰心結束尖叫,雙眼一睜,原本明亮的雙瞳,此刻亮度『激』增,紫芒閃耀,彷彿有大量雷電蘊藏,一片雷海滾滾,生出一股無聲的恐怖。

司馬冰心手驟然一翻,一道光華閃動,一把碧『玉』琵琶出現在手上,她身上本就有空間類的儲物裝備,裡頭除了一雙鵰蛋,就是放著她的成名兵器。

碧『玉』琵琶上,四根絲絃,形態奇特,既似固體實物,又像水『波』液態,時而化為四條騰龍,在白『色』煙霞中起伏幻化,展現諸般異象,任誰都能看出,這把琵琶堪稱神物。

水蔥般的白皙五指,撩撥過水絃,四龍躍動,煙霞瀰漫,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高階以上的武者,全都感到一陣心悸。

琵琶聲未發,少『女』凄厲的怒嘯,如同戰鼓,擂在每個人耳里。

「一群畜生!我殺盡你們1

五指撥絃,水絃化四龍,清澈如水的絲絃,忽然間亮成四道紫光,在下一刻,紫光散成無數電蛇,竄向四面八方,滾滾電海,滔滔翻湧,瞬間吞滅周遭所有的獸人。

………冥府魔道流。大雷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