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七章 全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七章 全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司馬家人喜音律,幾乎人人都玩得一手好樂器,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獨『門』絕活,因此,音殺戰素來是司馬家人的強項。。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音殺之術,有兩大流派,或是主攻心神之變,影響神魂,製造幻覺或入侵意識,連天階武者也非常忌憚,但司馬家人大多心思單純,思慮直線條,擅長此道者萬中無一,主要流行的,還是運氣於音內,發音而震殺的威力路線。

溫去病本以為,司馬冰心也是走這條路子,畢竟以這丫頭的思維模式,要練成摧魂傷神的心音,實在不是那麼容易,卻沒想到她是少之又少的第三型,具備元素屬『性』的音殺技。

作為種子菁英,司馬冰心手中的琵琶是上古神物,原是一名大妖的亡骸,經歷萬古,殘存部件只剩這一小塊,封印於『玉』虛宮中,由鯤鵬學宮的高手匠人,配上龍筋水絃后,重化為兵器,超越尋常寶兵,遙指神兵等級。

正常狀態下,要充分發揮這把琵琶的威能,起碼地階,唯有地階以上,才能凝聚法相,發磅大力,揚動四龍水絃,化『激』昂音震殺敵,但司馬冰心的血脈之力,別開蹊徑,隨著雷電吐發,四絃共鳴,琵琶不但聲響,更發散出一**的雷音電『浪』。

司馬冰心五指揮揚,一道電光漣漪,前後勁分五重,五『波』電『浪』,一『波』強過一『波』,往前方掃去,那些飆狼『精』銳一開始還沒當回事,憑著爆發之後,短暫迫上高階的力量,直衝過來,被電『浪』掃個正著。

首『波』電『浪』,殛得他們渾身酥麻,通體無力,獸『毛』捲曲,仗著身軀強悍,繼續往前沖了一段,正好迎上第二、第三『波』電『浪』,澎湃電勁入體,創傷筋絡,殛裂腑臟,狼人勇士們雖仍前沖,嘴角卻噴出血沫,身上也冒起煙來。

當最後的第四、第五兩重電『浪』,『交』疊而至,這些五癆七傷的飆狼『精』銳,難承雷音之威,勉強提升至高階的爆發,無力為繼,力量跌落回去,更是不堪,迅速在雷音電『浪』之中被吞噬,由體內竄出青煙,殘破身軀無火灰化。

「什麼玩意兒?」

突來的意外,伊萬可夫大為吃驚。

司馬冰心的大雷音曲在首『波』電『浪』發出同時,也將她裝配的掩形裝備破壞,連同溫去病所施加的易容偽裝、刀疤,全數灰化散去,展現出真面目來。

一名長發飄揚的清麗少『女』,周身煙霞,儘是極凍寒氣與常溫接觸,所化的冰塵,沾落衣上,遠遠看去,一身布衣盡轉雪綃,一塵不染,清麗脫凡,冰藍『色』的髮絲與眼瞳,猶如遺世之仙,抱著碧『玉』琵琶,一步踏出,雷音滌俗,足下即是仙界。

忽然冒出了一個天仙般的美『女』,狼人們無比震驚之餘,也是戰意沸騰,嗷叫著沖了出去。

美貌的人族『女』子,素來能讓各方獸族瘋狂興奮,不能自己,雖然不曉得這個小美『女』的身分,卻無論如何都要將之擊倒、拿下。

「居然有人類?這小妞是我的1

伊萬可夫發出狂嘯,率先撲衝出擊,爆發催迫的高階力量,全凝聚在強悍的狼軀上,狼爪閃爍寒芒,一爪揮出。

這一撲來勢洶洶,滿身冰綃的雪裳少『女』,全無懼意,眼中只有鄙夷,嬌叱一聲。

「畜生!你也配1

手揮四絃,雷音電『潮』凝聚,最終發出的,是一道如弦月般的紫燦光虹,凄『艷』如刀,斷空橫過。

伏羲人皇正法。五雷刀!

高度凝聚發出的電刃雷刀,殺傷力驚人,瞬息飆過,先斬斷襲面而來的狼爪,再將飆狼族的首席戰將一分為二,攔腰斬斷。

伊萬可夫雙眼圓瞪,至死仍無法相信,身為首席戰將的自己,居然這麼簡單地被一擊斬殺,不久之前,國師還誇獎過,自己足以搏殺人族的星榜前列武者,怎會如此沒用,一招就……

不服輸的意志,燃燒最後一絲戰意,伊萬可夫拚盡餘力,打出另一爪,想拚個『玉』石俱焚,但新的一『波』雷音電『潮』又至,將他殘破的身軀,化灰潰散。

領隊的首腦被誅,在場的其他飆狼『精』銳,也幾乎都死傷在電『潮』之下,處處是焦屍殘塊、飛灰餘燼,一片殘破景象中,只有一名藍眸少『女』,手抱琵琶,白衣勝雪,遺世而獨立,飄飄似要仙去,既美得令人屏息,也讓人心驚。

一大群中階、高階戰力的飆狼『精』銳,如果單對單打車輪戰,司馬冰心未必能撐上多久,爆發后的伊萬可夫,更是她不能力敵的對手,可當發動血脈力量,配上碧『玉』琵琶,竟然在短短數招之內,被她全部清場!

……司馬家苦心栽培出的種子,其威若斯,如果投放到戰場上,傷亡人數何止十倍計?絕對是收割生命的大殺器!

溫去病在旁觀視,著實想稱讚一聲,而這一番觀察所得,絕對比那些親身體驗的獸人要多很多。

司馬家要打造的目標,自己大概看出端倪了,司馬冰心繼承的血脈,恐怕是某種與音律有關的雷獸,能把音殺之術發揮到極致,更透過與『玉』虛真宗的合作,把一些很具實驗『性』的技術,融入其中,透發而出。

冥府魔道流,是魔『門』一個極厲害的派『門』,百族大戰時,與『玉』虛真宗『激』戰,令上仙殞落,更不知死傷多少教御,『玉』虛真宗居然把強敵的絕學偷藏、研究,轉了個方式,授予司馬冰心,內中不知存著什麼樣的期望?

至於伏羲人皇正法,那更不得了,是『玉』虛真宗收藏的上古秘傳,持咒修練后,受到的限制不是普通多,一堆繁瑣要求,難以滿足,可只要練成,由人族施展,對獸、妖都有威能加成,傷害加倍,在對異族的戰場上,簡直就是殺敵的輾碎機。

這些法『門』,相信『玉』虛真宗所得也殘缺不全,又有違正統道『門』路子,習之有害無益,將之大批打包后授予司馬冰心,無論這顆種子開出什麼『花』來,都將是意外之喜,倒是穩賺不賠的投資,但在計畫大成之前,就務必要保密了。

溫去病目光如炬,一早就看出司馬冰心音殺技的幾個缺點,首先就是不辨敵我,一打出去,影響範圍內的人與物,集體遭殃。

連著幾『波』電『浪』掃過後,不光是伊萬可夫那一掛飆狼『精』銳,就連安德烈的手下都差不多死『精』光了,甚至連安德烈的屍身都被『波』及,這明顯是根本控制不了的技法。

至於米婭,如果不是自己一見苗頭不對,立刻放冷槍打倒兩名狼人,搶著把米婭按倒,又拋了個簡易護盾出來,短暫抗衡住掃過的電流『浪』『潮』,那別說救人,恐怕連自己都要被電焦了。

除此之外,另一個糟糕問題,則是所有猛招的共通點,自身負擔的問題。

五雷刀輕斬伊萬可夫,雷音電『浪』團殲前方的飆狼『精』銳,看似殺傷力強悍,無可偏遍地屍骸卻暴『露』了問題,假若音殺大成,電『浪』掃過,周圍除了焦灰,什麼也不該剩,現在卻有大量焦黑屍塊,就是能量駕馭不住的證明。

無法充分駕馭的能量,往往反噬自身,司馬冰心連發幾道電『浪』后,臉『色』煞白,眉宇間有一股痛意,只不過旁人為她威勢所懾,不敢細看,誰也沒有察覺,到了她一刀斬殺伊萬可夫時,五雷刀竟不能一擊致命,還讓對方有臨死反撲的機會,不得不補發一道電『浪』,徹底摧毀敵人。

演繹著毀滅的無匹威勢,固然驚人,卻掩飾不住她負荷不住這猛招的現實,尤其是她昨夜自擊成傷,現在是背負著內傷,強催猛招,雖然掃場成功,卻成強弩之末了。

……不過,環顧滿地殘屍,不得不承認,這個地圖炮的掃場威能不是普通好,倒減了自己不少麻煩……唉,這丫頭該不會腦殘到要殺人滅口吧?那……還好自己手裡有人質,可以接著用!

溫去病看了米婭一眼,自己所會的急救手段、『葯』物,強效的有,沒後患的就真沒有,為了不糟蹋人,只好用上了從太一那邊換來的伸『腿』瞪眼丸。

這顆『葯』對未到地階的凡俗『肉』身,基本是近乎起死回生的靈『葯』,除了那種死透的之外,只要一息尚存,都能搶救回來,米婭的傷勢雖重,現在卻已穩定下來,內外傷口還在迅速癒合,再過片刻,搞不好司馬冰心的傷還比她重,真不愧是神魔等級的相關物……

司馬冰心看了溫去病和米婭一眼,『露』出非常複雜的眼神,理智上,她曉得自己衝動壞事,用了不該用的力量,把應該深藏的機密暴『露』人前,可在情感上,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半點後悔的感覺都沒有……

「你……」

輕吐一字,卻是『胸』口劇痛,氣血翻湧,司馬冰心正要平復氣息,卻見溫去病忽然舉起一支長長的黑管,對著自己,跟著,那根讓自己心驚『肉』跳的黑管,噴吐出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