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九章 岩漿洗臉的豪華待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九章 岩漿洗臉的豪華待遇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短短時間內的驟變,司馬冰心覺得自己恍若身在夢中,看著托爾斯基如斷線風箏般被打飛,老半天沒法相信這些是事實。

……那個男人,用等同地階的力量,把幾秒前還不可一世的托爾斯基,就這麼血灑長空,凄慘敗走,這……這是真的嗎?那個實力深不見底的狼王子……

還沒回過神,身邊傳來連聲氣爆,剛剛拉絃的那隻手掌,從五指指尖開始,連串爆響傳出,沿著指頭、手掌、手臂,一路爆開,不見血、不見傷,但那套活像稻草人似的怪衣服,卻出現多道裂痕,崩解飄散,回歸早先的那件奇怪風衣。

溫去病忙不迭地脫去風衣,彷彿連遲一秒都會燙手,急急將戰衣卷纏成團,收入腰間袋裡,在整個動作中,嘴角一動,將險些流出來的鮮血咽回去。

戰衣一收,溫去病取出一顆藥丸,不由分說,塞進司馬冰心嘴裡,喝道:「吃下去,走1

莫名藥丸塞進嘴,司馬冰心第一反應就是要吐出,哪可能把不明來歷的東西吃下去,但看溫去病又掏出一顆相同的藥丸,一口吃掉,就默默把藥丸吞了。

藥丸入喉,馬上化為一道熱流,跟著,體內就像爆出一團火焰,渾身發燙,那些因為內外傷而造成的疼痛、寒冷,一下都被驅走,精疲力盡的元氣,更迅速恢復過來。

「走1

溫去病又喊了一聲,扛起半昏迷的米婭就跑,對於被打飛出裙基看都不看,腳下跑得極快,司馬冰心見狀,連忙跟上,腳下幾步一跑,源源不斷的氣力,從體內湧出,傷疲盡去,不由得又驚又喜。

「喂,你的葯……怎麼那麼神?」

玉虛真宗有諸多煉藥的好手,但自己入口的這顆丹丸,不光強效,而且作用又快,比玉虛真宗的九成丹藥都優秀得多,表現出來的特性,完全適合在戰場上使用,司馬冰心非常想要替自己家族取得此葯。

溫去病道:「不要高興太早,這顆救命丸用了多種珍稀材料,貴到嚇死人,大規模使用沒望的,九分鐘內,止血、止痛、補氣,多重複合效果,但九分鐘一滿,體力透支,除了癱在地上呼吸,什麼屁事都做不了……運氣不好,還會失禁。」

「什麼?」

司馬冰心幾乎尖叫出來,神完氣足之下,叫出來的聲音也特別大,「九分鐘?一下就會到了,我們……我們怎麼辦?」

托爾斯基雖然被打傷遠墜,可獸族肉體強悍,那樣的傷牽制他不了多久,很快就會追殺過來,自己吞服這葯后,狀態好轉,本擬發動血脈力量,重新與托爾斯基拚個勝負,可一聽說藥效有時間限制,本質還是透支,心裡登時亂了。

「你、你給我吃這種葯之前,怎麼不先問我一聲啊1

「閉嘴,跟著我跑吧1

溫去病冷淡回應,趁著體能被藥力提升到巔峰時,儘可能地快跑,連腳上的凍傷都全然不覺。

急救藥的副作用,確實風險很大,不過自己手上還有「伸腿瞪眼丸」這個高級貨,就算到時候真的癱了,也能重新吃這葯回復,先拿低檔貨出來用,才是合成本的作法。

「我們……要跑哪去啊?這裡是獸族領地……」

司馬冰心著實困惑,唯一清醒認識到的,就是三人絕不可能就這麼殺出獸族地盤去。

溫缺然是去一個距離不遠,又讓普通獸人,甚至連王子都沒法隨便進出的地方。」

「哪來的這種地方……」話說到一半,司馬冰心陡然醒悟,「難道你想……狼王廟?」

驚愕的語氣,就像聽見自殺的要求,但眼下已沒有選擇餘地,因為後方傳來一聲極其憤怒的狼嘯,大意敗仗的托爾斯基,重新追殺過來,更動了真怒,高速飆沖,司馬冰心立刻判斷出來,避無可避。

「跑不掉了,拚吧1

「……還未到時候。」

溫去病冷笑著伸手,將司馬冰心一下攔腰摟過,打橫抱起,司馬冰心一下驚叫,「你……這時候你還……」

「坐穩1

素來體弱的溫去病,在救命丸藥力催動下,肩扛狼女,懷抱司馬冰心,百多公斤的重量,壓得他呼吸一滯,腳步也停頓,後方狼嘯一下逼至近處。

「你們跑不了」崩山一爪打落,絲毫沒有留手,要將司馬冰心也一起打碎,司馬冰心在男人懷裡掙動,想出來抵抗,但溫去病在腰間拍了一下,腳下所踏的布鞋,忽然生出八個輪子,之前拿在手上拄地的拐杖,末端噴髮長長的火焰。

托爾斯基高速追來,一爪正揮下,眼看要得手,近距離火焰噴出,連閃都來不及閃,被這偷襲噴個正著。

獸族體魄強悍,托爾斯基更是罕有匹敵,別說被火焰噴著,就算被火油澆上,焚身幾分鐘,都不會當回事,但杖端噴出的這團火焰,卻不是那麼回事。

火焰焚燒,瞬間激發出的高熱,遠超托爾斯基的想像,迎面潑來的這團光焰,像是一大片岩漿,過千、焚燙,強悍的狼軀都承受不住,托爾斯基痛嚎出聲,雙臂護著臉面,全面發勁,抗拒這股熱力。

不知多久未曾有過的感受,死亡的陰影,一下籠罩心頭,十數秒過後,托爾斯基驚怒交集,看著自己皮毛盡焚,臂肉焦黑的慘況,除了狂怒,更還有一絲難以承認的恐懼。

剛才只差一點,如果沒有事先「爆發」,沒有鼓足強大的護身勁,沒有及時舉臂擋架,只要稍差一點,雙目就要損毀,甚至殞命。

多強大的人族高手,都被自己輕易撕殺,居然被一個宵小暗算,險些賠上性命,偏偏放下痛徹心肺的傷臂,那個宵小早跑得沒了影,托爾斯基怒不可抑,仰頭狂嚎。

「人類!你們死定了1

怒雷般的吼嘯,隔著老遠的距離,傳到溫去病的耳里,他雙臂抱撐司馬冰心,拐杖夾在腋下,杖端仍在噴火,持續給予推進力,讓溫去病踩著腳下滑輪,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飛躍著。

原本做好同歸於盡打算的司馬冰心,又驚又喜,「你……你剛剛那一手……」

溫去病道:「鋁粉、氧化鐵、氯酸鉀混合成液態,然後通過鎂引燃……好吧,這麼說有點難懂,妳就理解成我直接潑一桶岩漿上去吧。」

「你身上居然還藏了這種東西?」

「我腿都被打跛了,不趕快作點傢伙防身,難道真等著被人打斷另一腿?」

「你剛剛變得像稻草人一樣……」

「沒有建構術式,純粹戰衣化武裝,這樣已經很華麗啦1

說著司馬冰心聽不懂的話語,溫去病並不是滑行在開闢好的山道上,而是直接沖入周圍的樹林中,順著山坡陵線,忽高忽低地滑行。

比起在山道上滑行,速度稍微慢一點,但隔著濃密的大片樹木,任何人想要追來都沒那麼簡單,而他抱著一個,扛了一個,腋下夾著推進器,不時閃躲迎面而來的樹木、樹枝,所表現出的反應、肢體協調性,就連身為星榜前列的司馬冰心都為之咋舌。

好幾次,當前方樹木或險坡到來,自己都本能地想彈跳起來躲避,可這個男人都及時一閃,輕描淡寫地避過臨頭兇險,讓人驚嘆,幾次以後,自己也安下心來,甚至……好像有點習慣他的摟抱。

細想來實在很好笑,自己為了維持冰雪仙子的形象,對於妄想玷染自己的男子,全都冷淡回應,今次給這男人又摟又親又抱,基本都是出於無奈,可到了現在,自己似乎逐漸習慣他的擁抱,甚至……有點依賴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後方狼嘯之聲,又一次逼近,溫去病聽在耳里,暗皺眉頭。

……這個飆狼族當前的第一號人物,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只是為了殺滅親弟?

……發怒的傷獸,戰力只會激增,看情形,托爾斯基會在「爆發」失效之前,追上自己。

……剛剛未曾「填裝」的戰衣,強行化為武裝,使用飆風晶鑽,偷襲打傷托爾斯基,卻也造成內傷,戰衣更因此受損,若再來一次,戰衣就會損毀。

……要承受飆風晶鑽的連續使用,必須要靠術式武裝。

……龍雲兒不在,自己填裝的「冥界屍龍」失效,術式武裝無從發動。

溫去病抬眼瞥看,前方不遠處,一個大斷崖出現,絕壁孤懸,立於雲上,崖下千米就是彩光衝天的神廟。

司馬冰心也看見了彩光,看溫去病沖勢未停,狼嚎又越來越近,驚愕道:「你該不會想……想……」

「置諸死地而後生,只能冒險了。」

溫去病的表情,前所未有地嚴肅,司馬冰心也明白,這是要當機立斷的生死關頭,不容質疑。

「要過這一關,需要妳的協助,我要向妳借一件東西,妳願意把妳的性命、靈魂交給我嗎?」

話有些古怪,但情勢危急,司馬冰心只能點頭,不能拖累同伴。

「好……」

承諾之後,本來要加一句「你跳吧」,卻怎麼都想不到,這話剛說完,嘴唇被溫去病一吻印下。

司馬冰心雙目圓瞪,下一刻,三人的身體一同騰空而起……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