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一章 小金剛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小金剛陣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c_t人生往往在意想不到的時候,與意想不到的人,或是為敵,或是為友,這點龍雲兒之前只是在書本中看到,如今,卻隨著自己踏入所謂的江湖,深有體悟。。更多最新章節訪問:ww.。

早先在小村外,與武戰豪『交』手時,真是作夢都想不到,那麼短的時間裡,就有機會與對方結成生死戰友,不過,世事變化就是那麼奇妙,讓人沒得選擇。

飛雲綠洲外的一場戰鬥,著實打得天翻地覆,龍雲兒、司徒小書與武戰豪等人聯手,打了獸族部隊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人少,但武戰豪、司徒小書都是星榜前列的戰力,龍雲兒、司馬路平也是這級數,四名星榜前列的戰力,絕對是『精』銳,要不是還有一堆拖累,別說殺出重圍,就算反過來殺得獸族屁滾『尿』流,都不是沒可能。

無神鋪的人馬與獸族聯手,雖然為數眾多,卻僅有高階戰力,對龍雲兒這邊有壓力卻無威脅,而當『激』烈戰鬥驚動整個飛雲綠洲,內中一堆地階氣息出現,無神鋪的高手們顯得驚惶,心慌意『亂』。

這反應讓龍雲兒不解,照理說,這裡是人家的地頭,驚動了人家的高手,大隊援軍將來,這些人應該士氣大振,怎麼聽到綠洲內的『騷』動,竟然像賊見了兵?

這實在不合理。

但無論如何,這個變化,讓龍雲兒等人壓力頓輕,四人團結一氣,要藉機殺出包圍,但一個灰衣童子離奇現身,一掌就重傷了司馬路平。

「誰?」正與狼人武將爪拚爪的龍雲兒,大吃一驚,司馬路平修練的也是寰宇咒武,戰力還在自己之上,怎麼一招之間就被人打飛,身受重創?下手的人是……

一個矮小的灰衣身影,似是孩童,身形縹緲不實,乍然出現,卻具有驚人的威煞,隨手一擊,轟飛司馬路平,隨意又一掌,衝上前想救援的司徒小書,如紙屑般被遠遠掃出去。

兩名高階中的高手,如此輕易被擊倒,來人肯定是地階,龍雲兒心頭狂跳,暗叫糟糕,這是自己藝成以來,首次越級遇上地階強人,雖不是沒有心理準備,但這孩子似乎不是普通的地階。

……法相?地階武者該有的法相去哪裡了?法相未現,還有這麼猛的戰力,這是什麼狀況?

龍雲兒還沒反應過來,武戰豪已掄刀衝出,怒吼一聲,「不老仙!吃我一刀。」虎禪殺絕,橫掃千軍,一掌雷絕,橫拍擊刀,紫度絕刀更添橫霸,兇猛一刀斬下,爆發出高階巔峰,距離地階只差半步的戰力,雷刀一斬將灰影殛滅半邊,剩下半邊迎風一晃,若有似無,一下回復完整,跟著一掌,將武戰豪轟出二十餘米外。

打從聽見武戰豪的那一吼,龍雲兒就知這結果毫不意外,雖然自己對江湖事近乎無知,可來此的路上,司徒小書已經替自己惡補過,飛雲綠洲是無神鋪的地盤,而無神鋪之主,就是惡名昭彰的「長『春』尊者」不老仙。

九外道中的一派之主,親身降臨,來對付自己幾個小輩?

這別說沒有勝算,根本就是沒有活路,隨著同伴一一被打飛、打倒,龍雲兒查覺到,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間隔的距離雖遠,下一擊卻隨時會落在自己身上。

別愣在那裡發獃!妳是出來丟人的嗎?

嬌嫩的『女』聲,在龍雲兒耳邊響起,令她又驚又喜。

……香雪?

不及細想,龍雲兒縱身躍起,身法輕靈,矯健如龍,避過了將地面整個爆開的一擊,身法之敏捷輕快,令一擊失手的灰『色』童影,眉頭微皺,訝異自己的失算,身形連著兩閃,直『逼』龍雲兒而來。

地階的氣息,還未出手已壓迫過來,如附骨之蛆,讓龍雲兒身在半空,已覺凝滯,但打氣的鼓勵,也在耳邊響起。

怕啥?他本人又沒來,只是投影遙控,連法相都展現不出,更不是那種斬出來的大能分身,不要被這嚇住!

知道有香雪在惻,並沒有讓龍雲兒感到安心,但曉得敵人並非真身,只是地階強人的投影,這確實大大增加了信心,龍雲兒沒有進行反擊,卻在半空凝運起金剛身,耀眼金芒,照亮黑夜。

灰影童子冷哼了一聲,飛雲綠洲內已有其他的地階氣息朝這邊過來,這似乎令他頗為忌憚,不過料理區區幾名小輩,還不在他的眼裡,完全可以在其餘人趕到之前,殺光這些礙事的,隨手清理現抄…

龍雲兒完全沒有硬拚的念頭,運起金剛身之後,抖手揚起一個紙包,撒出一片飛灰,這包灰……不是溫去病所留,而是離開雲崗關之前,枯榮大師囑咐,此行如遇兇險,便運金剛身,撒出這一包粉塵,可避災厄。

粉塵飄揚,與金剛身散發的佛光一觸,如遭點燃,瞬息大放光明,幾乎閃得令龍雲兒睜不開眼,而漫天金粉灑落,先是凝化出一個中年僧人的形象,鐵骨錚錚,金光燦然,跟著,僧人形象炸開,而遠方的雲崗關,一道聖氣如同狼煙,飆空而起。

灰『色』童影『露』出震動之情,怒哼一聲,「聖灰?這群老禿,把手伸進飛雲綠洲來了?」僧人形影雖散,金『色』聖灰仍在,更在遠方聖氣加催下,顯出四尊金剛之影,俱是橫眉怒目,咬牙切齒的法相,身披簡陋僧袍,形象近似碼頭苦力,但威猛霸氣卻衝天驚神。

聖氣蓋天,灰『色』童影『欲』躲,但四尊金剛之影一現,法陣立結,璀璨金光如網、如雨,封禁天地。

小金剛陣!

灰影左衝右突,卻是離不開金光網羅範圍,四大金剛同出一掌,若崩天之雲,四掌層疊鎮壓,灰影逃脫不出,只聞「轟」的一聲響,金芒盛極而滅,連帶那寄存意識的灰影,都被滅得一點也不剩下。

天地之間,一片寂然,但飛雲綠洲已被驚動,大批人馬朝這邊趕來,龍雲兒飄然落地,扶起最近的司徒小書,叫道:「我們撤!所有人跟著我走。」現場的獸人早被殺得抱頭鼠竄,沒人阻攔之下,龍雲兒等人成功逃之夭夭,無神鋪的高手雖然能追上,卻因為狀況不明,沒人願意以身犯險,由得他們就此離開。

飛雲綠洲地下千尺的密室中,一個端坐在石『床』上的矮小身影,驟然嗆噴出血,臉『色』大壞,急急運功鎮傷順氣,好半晌才緩過氣來,恨恨出聲。

「金剛寺的賊禿!此仇不報非君子1除了憤恨,心裡更多的情緒,是暗叫倒楣,自己閉關練功,正在緊要關頭,如若順利功成,天階近在眼前,照說不該為任何事分心,偏偏飆狼族這邊有所行動,自己不得不配合,而且還在押解人質這個多餘環節上,節外生枝出了事,『逼』得自己親自出手。

出手分心也就算了,幾個不知死活的小輩,本是隨手可滅,不成想其中一個竟帶著佛灰!

所謂佛灰,是修行有成,功德圓滿的僧侶,火化之後,燒出舍利子,而舍利子以外的殘餘灰燼,則為佛灰,蘊藏著僧人生前的修為與意志,堪為聖物,素來不輕易外流,不料那『女』子身上竟然有,而金剛寺的僧眾更藉此傳來力量,組成小金剛陣。

若以真身出戰,區區佛灰所凝成的小金剛陣,自己可以輕易破解,但在分出神魂投影的情形下,這類法陣簡直是要命的剋星,一擊滅度,分魂投影化無,更傷及本體。

平時挨上這一下,養上個把月的傷,倒也沒什麼,可練功正到關鍵時刻,挨了這一下,險些走火入魔,經脈俱受創傷,想要養好這些傷,重整旗鼓,再來圓功,沒有半年一年時間,絕對休想……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就是不知道飆狼族那邊進行得如何?那個日漸威脅到自己地位,必須要拔除掉的眼中釘……拔掉了沒有?

相同的問題,也讓辛苦逃出一大段距離的眾人,異常困擾。離開飛雲綠洲沒有多遠,傷得不輕的武戰豪,就想委託龍雲兒、司徒小書,把傷得最重的司馬路平與其他眾人一起送回雲崗關,他有事必須提前離開。

意外的委託,龍雲兒沒有答應的理由,特別是自己也身負委託,必須要去飛雲綠洲找人,現在連綠洲的大『門』都還沒進去,就惹出偌大『騷』動,估計再回去便會被無神鋪立即格殺,這其中緣由,還得向武戰豪問個清楚。

在龍雲兒、司徒小書的要求下,這個武家的大漢無奈搖頭,『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今次我來西北,是因為得到消息,家姊武蒼霓被拔除元帥之職,離開雲崗關,不知所蹤,此事震動武家上下,為了不讓外界知曉,由我代表家族前來,先要找到家姊,了解狀況。」運氣不能說差,強出雲崗關后不久,就捲入事端,與武蒼霓見面,只是還沒來得及問話,就被姊姊連刀帶鞘,一擊打暈,待得醒來,身為副將的司馬路平告知了狀況。

「近幾年,家姊化名夜鶯,潛身於飛雲綠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