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八章 蝕之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蝕之刻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太一所『交』付的任務,進入狼王廟是必需要的,以狼王廟的重要程度,姑且不論怎麼進去,怎麼在狼族先靈眼皮子底下把寶物盜走,單是事後離開這一項,溫去病可從不敢奢望,自己偷完東西還能不引起注意,大搖大擺從狼王廟走出。。wщw.更新好快。

百萬軍中來去,殺出重圍,這種事情說來快意,真正要干,連當年的山陸陵都會腳軟,溫去病更抵死不從,所以,如果沒有事先準備好偷跑的方法,潛入這裡搞事等同自殺。

「……幸虧有備無患,乙木青光旗還能再用兩次,不然就只能裝屍體被運出去了。」溫去病伸手入懷,確認乙木青光旗的存在,這是從太一那邊兌換來的異寶,能遠距離傳送,還不受大多數的結界限制。

不過,兩支乙木青光旗之間的傳送,有距離上限的問題,想從這裡直接傳到英靈殿,距離無疑是遠過頭了,幸好,這裡有特殊地利可以佐助。

……藉助神靈之力,貫入乙木青光旗,就能和英靈殿產生呼應,直接跨越距離,傳送到英靈殿內。

神靈之力可不是那麼好借用的,尤其是那些主神等級,踏在天階頂上的存在,要向祂們借力,比與虎謀皮兇險千倍。

然而,神明也分三六九等,這種靠累積祭祀次數來刷靈格的香火神靈,在自己眼中,猶如處處是『洞』的『乳』酪,借用是不行了,卻有可能趁祂們仍沉睡,建構術式,將神力竊取出來。

不用多,只要微量便已足夠……在祂們追溯過來前,自己早就用乙木青光旗遁走了。

從懷中取出預備好的靈石、朱粉,溫去病雙掌合十,預備建構法陣,才剛一動,馬上發現不妥。

……不對勁,神靈之力太微弱了!堂堂王廟,靈氣匯聚,怎麼神靈之力會如此之弱的?

……這麼弱的神靈之力,根本無法啟動傳送陣,但為什麼會那麼弱的?

……難道,自己的行動已被察覺,那些祖靈已經蘇醒,禁絕了力量外泄?

……不可能!如果是這樣,祂們直接出手對付自己等人就好,哪還需要封閉力量?

計畫出現意外,而且還是最關鍵的一步出問題,溫去病心驚神不『亂』,分析各種可能,而來自外部的一絲『波』動,讓他察覺到了。

「……來得好快啊!已經發現進不來了嗎?乖乖等上四天吧。」外部傳來的震動,顯然飆狼族已經試圖藉由王族血脈,呼應祖靈,打開江山社稷圖進入,但自己把江山社稷圖維持在強制開啟的模式,他們的血脈感應難以傳入喚醒祖靈,即使喚醒,也無法打開江山社稷圖。

讓一群人類跑到祖廟去,自己偏偏只能在外乾瞪眼,可以想像,那群獸人是何等焦急、狂躁。

四天!

自己起碼有四天的平安時間,在這期間內,必須要擺平怎麼出去的問題。

心念甫動,溫去病注意到裡頭似乎有吵鬧聲,暗嘆倒楣,三個『女』人一台戲,自己一個被扔外頭,她們不曉得鬧出什麼事了。

急急忙忙撐起拐杖,溫去病朝內趕去,經過幾個殿堂,十多個奉祀祖靈遺物的房間,直趕到聲音源頭,狼王廟最深處的那個大殿。

大殿空曠,內里除了一個祭壇似的石台,就只有一面石『門』,石『門』造型簡單,就兩扇大石封閉,沒有雕刻裝飾,遠不如那個祭壇『精』美,除此之外,殿內別無他物。

祭壇上,橫擱著一些破損的衣甲、兵器,明顯是人類使用,還有些骨骸,也是人類,司馬冰心就跪在那些骨骸前,雙眼通紅,雙拳握得死緊。

獸族有尊崇強者的習俗,凡是在戰鬥中贏得他們尊重的強敵,他們都會收其屍骸,供奉起來,既表示對強敵的尊重,也更彰顯自身的武勛。

石台上的這些遺物,明顯是司馬氏先人所留,司馬冰心一看就情緒『激』動,國讎家恨湧上心頭,要不是這裡沒有獸人男『性』,她搞不好當場就會和人家決鬥。

然而,找不到敵人,叛徒似乎更加可惡,司馬冰心的目光不住瞥向武蒼霓,似乎隨時都要發作,在這之前,兩人已經又有過口角了。

武蒼霓無意與小姑子再起爭執,一見溫去病進來,便走上來,「這個石『門』,與綠洲底下的元氣鎖一致,你說過你能開的,開吧1

「哇,話別記一半可以嗎?」溫去病道:「我說過開那道鎖要等七天的,現在起碼還剩五天半,時間沒到怎麼開?」

武蒼霓道:「時間緊急,沒有時間讓你裝神秘、充氣勢,擺高人架子了,立刻打開1

「說得好像妳都懂一樣,妳又知道我在裝高人架子了?」溫去病哂道:「要是認為那麼好開的話,妳開啊1

確認溫去病不是裝腔作勢,武蒼霓皺眉道:「為什麼要等五天半?你在等什麼?」

「問人之前,自己的事要先『交』代吧?」溫去病道:「妳為什麼要開這石『門』?

裡頭有什麼?妳不像是有閑工夫尋寶的。」武蒼霓沉默不言,雙方一時對峙,旁邊的米婭開了口,「只是傳說,但裡頭除了收藏本族的王者之證,還有……王族的元命心火。」

「什麼?」溫去病嚇了一跳,『摸』『摸』下巴,饒是玩味地開口,「百族大戰後,你們搞起了這東西?這可說不上進步啊1元命心火,是分裂神魂的咒術產物,比較低等的,人死則火滅;較為高等的,則是火滅人亡,火不滅,人雖百死,仍能一息尚存。

這種太走偏鋒的技術,如果心燈由自己收藏,那就是冒險賭一把,可若心燈收在別人手裡,那就是徹頭徹尾的控制,飆狼族王脈的心燈,收藏在這石『門』之後,等若全被控制在祖靈手上。

服從於祖靈,則在外衝殺拚命,無所畏懼,縱使身死,只要屍身不損、祖靈庇佑,都還有一絲生機,若觸怒祖靈,就算成就再高,也立刻身死命消。

百族大戰時,這種技術主要存在於人類一方的部分邪派,獸族不來這一套,不料戰後,獸族居然也學起這一手來了。

「……難怪托爾斯基能使用貪狼之心,原來他用了這方法減輕反噬。」溫去病搖搖頭,對武蒼霓道:「妳倒想得周到,滅元命心火,兵不血刃地幹掉托爾斯基,然後手持狼族王證,扶植與妳共謀的狼族成王,穩住獸族。」……這不是一個守邊軍人的應有作為,是必須跳脫軍人身分,甚至跳出正面卻相互對立的身分,才能實行的計畫。

……不能不說,這方法有很高的可『操』作『性』,只要按部就班實現,在沒可能滅盡獸族的前提下,可保往後數十年西北邊境和平,刀兵不興。

溫去病心裡佩服這個『女』人的作為,不靠任何人協助,她純憑一己才智「蠻幹」,把這個計畫推行到快要完成的地步,這是真正在解決問題,她的眼界、她的能力,依然是那麼強到讓人睜不開眼……

「現在可以說了吧?」武蒼霓冷冷道:「必須等五天半的理由……咦?五天半,那天該不會是……」「妳發現了。」溫去病微微一笑,這點說穿了毫不值錢,只是普通人沒有相關知識,不知究竟,但為將帥者如武蒼霓,知天文、識地理,這點她沒理由想不到。

「日蝕?」武蒼霓問道:「五天半后,應該有日蝕之象,你要藉著日蝕來開『門』?」溫去病道:「蝕之刻,日月『蒙』蔽,天地元氣反轉,神靈昏昏,元氣鎖會出現短暫的破綻空檔,在那時切斷與地脈的綁定,配合得好,就是開『門』的機會。」原本,自己的打算,是趁著那天潛入狼王廟行竊,天地昏昏之時,香火神靈的力量也會被消減至最低,自己準備周全,進來為所『欲』為後,揚長而去,現在『弄』成這樣,完全是出於無奈。

「五天半……」武蒼霓沉『吟』,「看來是真的沒法提前了,要在這邊撐五天,你說社稷圖能撐四天,那還有一天半……」武蒼霓在思索,溫去病也在觀察四周,雖然老戰友的圖謀重要,可自己也有本來目的要完成。

貪狼之心、神兵天譴,這兩件神物中,貪狼之心已經被托爾斯基取走,要入手非常麻煩,但神兵天譴難道也不在了?

狼王廟中的祭祀房間,自己剛才經過時都瞥了一眼,裝飾、供奉簡單,內中並沒有見到特殊器物,這裡也空『盪』『盪』的,什麼都沒有,難道……貴重物品都收在石『門』裡頭,自己必須要開啟石『門』才能取寶?

又或者……也如貪狼之心一樣,天譴已被取走,那千辛萬苦打開石『門』,在裡頭找不到東西的自己,豈不專程跑來搞笑的?

各自存著不同心思,一時陷入沉默,驀地,一聲裂響,是壓抑不樁激』動情緒的司馬冰心,一掌打在石台上,竟然硬生生將石台打裂,出現一個大裂縫。

司馬冰心不以力量見長,一擊斷石不易,但在『激』憤忘我下,也不是不能理解,然而,石台一裂,內中釋放出一股氣息,溫去病如遭電擊,險些跳起來,還沒來得及喊出口,武蒼霓已經率先驚呼。

「……六道封靈鎖印1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