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十二章 獸族大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二章 獸族大軍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被人破壞好事,香雪的眼神不善,似在質疑,怎麼有膽子來干涉她的好事?

然而,事關大義、溫去病的安危,龍雲兒心中雖有些膽怯,眼神中卻是分毫不讓,承受住香雪的威懾,令那雙碧綠眼眸從揶揄、冷笑,漸漸增添一絲欣賞,最後,兩手一攤。網,最新章節訪問:.。

「好吧,我承認居心不良,但那傢伙為了買妳,砸了一萬金幣下去,我給了他兩萬填帳,給得超級『肉』痛,當然要找地方干幾票大的,撈點回來啊1香雪『插』腰道:「武蒼霓那個死『性』子,一口氣過不去,這銀票九成會給她直接撕了,橫豎也是要撕,不如便宜我,別『浪』費了。」

「我不管那些,溫家哥哥呢?」龍雲兒急問道:「妳說的那些,全都不是真的?那溫家哥哥呢?」

「鬼才知道啊1香雪兩手一攤,「那傢伙先是被關,一堆人跑來救,我看那邊人超擠,就沒去管了,等回過神,他人早不知跑哪去了,從感應來看,大概到獸族去了吧。」

「真去了獸族?」龍雲兒急得跺腳,「妳怎麼不追過去啊?他那身體妳又不是不知道,他孤單單一個深陷獸族,很危險的啊1

「……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卻一點也沒有危險自覺,我覺得妳的處境比他要危險多了。」香雪話剛說完,臉『色』忽變,轉頭望向西南方,深深凝視,跟著,『露』出一抹冷笑。

「一群畜牲,來得好快礙…」「什麼?」「抱我回去,順便讓那群獃子全部趴下,藏好氣息,想死也別累街坊。」語氣慎重,卻比之前的哭哭啼啼更有說服力,龍雲兒不敢怠慢,抱著香雪就往回跑,讓眾人儘快躲起。

武戰豪、司徒小書都一臉錯愕,全然沒發現有什麼不妥,只是為了安全起見,依言照做,帶著所有人一起趴下藏好,遮掩住氣息,足足過了一刻鐘多,甚麼也沒發生,眾人的神情越來越怪。

司徒小書低聲問龍雲兒,「是哪方人馬?無神鋪的追兵嗎?」龍雲兒心想我哪知道,又不好當面問香雪,只能含糊道:「也可能是獸族的巡邏兵,幾十個,數目不多,走得不快……」

「禁聲1武戰豪一聲低喝,司徒小書、龍雲兒同時察覺有異,目光轉去,在地平線的那一端,先是沙塵揚起,跟著,一道細細的黑線,迅速地往左右延展,先是變成一道長長黑線,再迅速變成面,密密麻麻的黑點,全是剽悍的獸族士兵。

不光是飆狼族的狼人,那些獸頭中有虎、有豹、有猩猩、有熊,雖然不是百獸,但數十種野獸絕對在列,是一支名符其實的獸族聯軍。

最怪異的是,這麼大批獸族軍隊,狂奔疾馳,撼天動地而來,踏得地面搖晃,塵沙喧天,聲勢無比驚人,卻沒有一絲聲音泄出,甚至連氣息都感應不到,若非親眼看見,壓根就不會相信。

眾人之中,大多數都覺得驚奇,只有極少數人心下震駭。

……超大範圍的集體匿蹤術!

雖然還沒到集體隱形那麼誇張,但眼前黑壓壓一片的軍勢,數以萬計,一口氣全籠罩在內,半點聲音、氣息不『露』,這隻有大量血祭后,由天階的特殊術者發動,並一路維持!

浩『盪』的獸族大軍,遮蔽動靜,天階術者在其中……這不是小規模的試探襲擊,而是大軍強攻!

如此軍勢,志在必勝,如同海嘯怒濤,即將拍上蒼涼山,直擊雲崗關,關內的眾人,準備好了嗎?

司徒小書、龍雲兒對看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驚恐,掌心滿是冷汗,雖說雲崗關日夕枕戈待旦,更集中了大批高手、『精』兵,還有地利之便,可對上這支百族大戰後,便再不曾出現過的獸族聯軍,內中有大批獸王,連天階獸尊都出手壓陣……雲崗關,擋得住嗎?

……擋不住,又當如何?

無論勝負,再可以看到的不久后,一場血劫將臨,無數人、獸的血『肉』,將染紅蒼涼山!

意識到這一點,兩『女』的心情都筆直下沉,之前所接下的任務,似乎全部變得不重要了……

其他的人也沒好到哪去,特別是那些世家子弟,雖然眼界不錯,看了不少高階武者,也和獸人戰鬥過,卻是首次見到大批獸軍的驚天威勢,此刻遠遠一看,感受那份即將擇人而噬的兇惡,他們手酸腳軟,身上全被冷汗打濕,趴在那裡顫抖,有些連頭都沒法抬起。

龍雲兒將這些看在眼裡,沒有太過苛責,因為自己的心情也平復不下來,百族大戰結束才六年,自己以前也是見過軍隊的,現在居然心驚『肉』跳成這樣,和平時代真是讓人墮落……

不過,在那些獸軍里,不光有大批獸王,還有天階獸尊,只要想到這些,確實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現場那麼多人裡面,就只有一個人還能行動自如,膽『色』令人『激』賞,那是……

龍雲兒一下瞪大眼睛,看著那道小小的身影,與其說是躡手躡腳在移動,更像是一抹妖異的黑雲,左飄右晃,無聲無息地來到一名軍士之後,從他身上將一個信封『抽』了出來,動作很大,他竟全然無覺。

那名軍士,就是負責保管銀票的那一個,之前武戰豪只差一點,就要從他手中取過銀票,現在香雪是逮著機會,自己飄過來取了。

「妳……」龍雲兒想要阻攔,卻慢了一步,香雪已經把銀票拿到手裡,而一旦東西落到她手裡,龍雲兒真心認為,世上恐怕很難有什麼人拿回來。

取了銀票在手,香雪的周身,忽然冒起一層淡淡的薄霧,吸血鬼的霧化異能發動,跟著就會消失在霧中,龍雲兒這才明白,這『女』孩到這邊來,真是單純為了奪取銀票,壓根就沒想過和這裡的其他人同行、並肩。

拿了錢就走人,龍雲兒覺得這樣超不負責任,卻不知道怎麼把霧化中的吸血鬼攔下,最奇怪的是,除了自己,在場竟然沒其他人往這邊看一眼,要說這不涉及『精』神影響,真是打死都不相信。

……真祖的血脈異能,強大到讓人敬畏,以香雪目前的低微力量,居然能把『精』神力影響發揮到這神乎其技的程度。

龍雲兒讚歎著,驀地,白『色』的薄霧消失,香雪一度淡化的身影,重新清晰顯現,拎著手中的銀票,左看看、右看看,似乎這張銀票有什麼問題。

香雪不會無故有這樣的動作,最可能的解釋,這張銀票……有古怪!

「……真奇怪。」香雪凝視著銀票,似想從中看透些什麼,伸手摳了摳腦袋,目光一下恍然。

「原來如此,居然玩這一手1一聲冷笑,香雪想也不想,隨手便撕了銀票。

狼王廟中,溫去病抓著頭髮,猶自納悶,自己明明把一切都想好,準備了滴水不漏的回答,哪知武蒼霓放著正事不問,岔開問了幾個詭異話題,一下把溫去病打懵。

……我家裡有什麼人?我有沒有婚娶?這些……與妳武大元帥有一『毛』子關係?

……大戰當前,放著正經事不問,作起身家調查,這口『吻』是像家長?還是媒婆?

……不要我和司馬冰心接觸,又急著要替我作媒,什麼心態?

溫去病瞠目結舌,好在這類話不是第一次被人問,早就有回答模板,不過,這『女』人現在對自己印象不好,高調回答「獸族不滅,何以為家」,恐怕會被她用不屑眼神瞪,還是別裝『逼』好了。

「哈哈哈哈,大丈夫何患無妻?妳去力夏達港打聽打聽,赤壁大街里,我夜夜換新娘啊1本想說,這麼坐實奴隸商人的形象,可以回歸問題本身,卻不想她聽了這話,沒有冷笑,沒有鄙夷眼神,卻像被人捅了一刀進心窩似的,閉上眼睛,沉默片刻,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

……搞、搞什麼礙…

看著武蒼霓的背影,溫去病抓著頭髮,搞不懂這又是什麼狀況?

自己不知見過多少大場面,碎星團覆滅后,不知和多少強敵勾心鬥角,一路鬥智鬥力上來,雖然不敢說像韋士筆那樣善謀能斷,卻也算得上謀士之才了,可要捉『摸』『女』人心……真是舉手投降了。

「哇!你到底說了什麼?居然能把她氣成這樣?真是大快人心!幹得好1武蒼霓前腳離開,司馬冰心來到溫去病身後,拍了他一把,眼中滿是喜『色』。

「我哪知道?好像我一開口,不管說什麼,她都氣炸,可能就是天生犯沖吧!唔,妳三更半夜不睡,跑來這裡做什麼?」溫去病隨口問著,忽然生出一絲不妥的感覺,道:「妳該不會是沖著這手杖來的吧?」

「那當然。」司馬冰心道:「大戰在即,每一分力量都很重要,這可是天神兵啊,我們都到這裡來了,不把東西『弄』走,難道留給獸人用嗎?」

溫去病苦笑道:「想法可以理解,但這封印可不是那麼好打破的,即使打破了,後頭……」

「可以用你之前使的那股力量埃」司馬冰心眼中滿是熱切,「我們聯手吧,用那股力量,一定能把封印打破,取得天神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