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三章 大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三章 大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司馬冰心的想法,溫去病可以理解,自己如果再年輕十歲,想法也會是一樣,這不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而是明知道有風險,拚了命也要干,幹不了也不能留給敵人,不過……

「妳還真是不曉得厲害啊,知不知道天神兵是什麼意思?如果讓它完全蘇醒,放到玉虛真宗,你們玉虛真宗就直接滅派了……哪怕只蘇醒到天階一級的地步,妳碰一下,就直接成灰了。」

正是因為這麼危險,天神兵從來就沒有被強奪、被竊取這回事,現在會靜靜放置在此,一副完全無害的模樣,只能說「六道封靈鎖穎強到變態,但即使如此,也是強行拉來狼王廟中所有先靈的力量,這才維持住封櫻

六道封靈印鎖,輝煌的戰績,可以說是神魔難破,但自己恰好有技術解開,所以最困難的一步,已經不是問題,所需要思索的,反而是更根本的一點。

……那個人,為什麼放把天神兵在狼王廟,又為什麼引眾多祖靈的神力,來聯合鎮壓天神兵?

……這麼做,針對的目標是哪邊?是想對付天神兵?還是想針對狼族祖靈?

又或是同時處理雙方,一箭雙鵰?但……動機又是什麼?

沒搞清楚這些之前,自己實在不敢貿然動手,一件天神兵、一個自己可以解開的封印,構築成的巨大誘惑,簡直就像那個人站在面前,對著自己招手,呼喚自己來跳坑、上當……

「呼……呼……有點喘……真喘……」

「你怎麼了?臉色糟糕成這樣?」司馬冰心訝異道:「你們怎麼了?一個個都不是小人物,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怎麼一個天神兵,你嚇到臉色發白,那女人連刀也嚇到掉地,刀在人在,那是武者的命耶,我都不明白你們怎麼會這麼丟臉,還不如我呢1

「……是啊,我也不太明白。」溫去病摸著下巴,武蒼霓的行動,自己看來也很意外,但以自己的了解,她絕不可能被天神兵嚇到,震驚的理由只會是因為賈伯斯。

……不過,她沒在認出封印來歷,心理衝擊最強烈的那一瞬間掉刀,卻在隔了老半天之後,回過神了才失手,這實在很說不過去,但反正……女人的心理都古怪,自己向來也猜不透的。

……只是,哪怕有顧忌,自己也必須要打破這道封印,取出天神兵,帶去英靈殿,完成任務,現在不過是爭取時間,多點思考而已。

……幸好,還有三天的時間,自己還可以在這裡多觀察個幾天,等三天一到,外頭社稷圖一打開,自己馬上要破壞封印,接引被釋放出來的神靈之力,發動傳送陣,進英靈殿去。

腦中念頭一轉,溫去病望向司馬冰心,正色道:「妳既然什麼危險也不怕,又願意為了家族自我犧牲,我可以試著幫妳一把,但在那之前,給我幾天時間研究一下。」

「行!反正不怕你跑掉,剛好有些事,我也想問你。」司馬冰心說著,朝外頭看了一眼,也不刻意壓低聲音,反而高聲道:「你不用害怕什麼,我知道有人威脅過你,不能與我親近,這些你都不用聽,我很樂意親近人,別把我和那些愛端架子,自命清高的女人混一談。」

這話差點讓溫去病笑到嗆著,這丫頭似乎完全沒意識到,這番話就是南熗煉光,「冰絃謫仙」馳名帝國,冷若冰霜的形象,拒人於千裡外,裡頭可沒有任何的平易近人,要講愛端架子,帝國內比她架子更大的女人可不多。

司馬冰心也察覺到失言,瞪了溫去病一眼,道:「你真是不識好歹,我是在幫你說話耶,你還挑我的刺?知不知道平常時候,像你這樣的商人,別說跟我做朋友,就是和我說一句話都沒資格的1

「是是是,我雖然是干政府核准的合法行當,但冰心小姐是王侯之家,我不過一介人販子、小商家,就算有幾個臭錢,又怎麼能與司馬家累世將相相比?」溫去病說的是實話,司馬冰心卻總覺得裡頭有份揶揄意味,聽得渾身不自在,道:「也、也不是那樣啦,各行各業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何況你是在為民除害,誰能看不起你?對了,你怎麼獵殺那些碎星者的,我想聽聽。」

「呃,這個……不太妥當吧?」溫去病一怔,往外看了一眼,狼王廟又不隔音,自己與司馬冰心的交談,肯定已引來了武蒼霓,當著她的面說這些,簡直就是挑釁。

「……怕什麼?碎星團是帝國欽定的叛逆,你為國殺賊,殺得再多也是應該的,誰能說你半句不是?」司馬冰心說著,也朝外看了一眼,「你如果顧忌某人的話,完全不用操這個心,滿世界都知道她最恨碎星團的人,你殺得再狠,她只會越開心……如果她真有那麼恨的話。」

這下是被小美女拿來當槍使了,溫去病心中自嘲,但自己努力所建立的形象,遇到這種場合,只能盡量表現冷血兇殘,不能退縮,否則更容易被看出破綻。

當下,只能懷著如履薄冰的心情,故作張狂,把自己已經翻來覆去,說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得意戰績,重新說給小美人聽。

司馬冰心一反冷漠常態,像個愛聽恐怖故事的小女孩,托著雙腮,不住追問,催著講下去,不但想聽那些碎星者是如何被獵殺,還對被俘虜之後,是怎樣遭到嚴刑拷打,種種酷刑,問得尤其仔細,邊問還邊往外看,意義不問可知。

……這丫頭聽故事的最終目標,就是激得武蒼霓進來砍人吧?反正也不會砍她,真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喂,痴佬溫,照你這麼說來,你又抓又拷打,一定撈了很多對吧?」

「……也不能這麼說啦,其實,可以看成一種黑吃黑,他們努力積攢的東西,辛苦那麼久,最後自己沒用著,全部落到我手裡,成了我家的搬運大隊長。」這句話,之前也說過很多次,每次說完,身邊的人就會會心地笑起來,自己則露出得意獰笑,與他們一同把酒「嘿嘿嘿」,過足奸角的癮。

但這一回,知道武蒼霓正在身邊聽自己說話,這些話說得格外苦澀,出口的每個字,都彷彿滴著苦汁,有些自己始終用狂笑、賊笑帶過,不願停下一秒去觸碰的東西,被強行攤到面前。

「嗯,我聽教御們說過,碎星團自命救世,其實和真正的名門正派,根本就不能比,那只是一批披著救民旗幟的兵匪、強盜!打完妖魔,就急著搜刮戰利品,搜刮不夠,就搶百姓,遇到不從的,就連燒帶殺,把帳算在妖魔頭上。」司馬冰心道:「碎星臭賊垮台後,帝國查抄他們家宅,搜出來的東西,堆出好幾座金山銀山,有些腦子長了漿糊的白痴女,說什麼這是栽贓嫁禍,對,就是那個笨蛋司徒小書,真可笑,鐵證如山,這許多民脂民膏,是可以狡辯的嗎?」……那確實是,一筆很難計數的帳!

帝國展示的那批財物,絕對有栽贓,負責經辦這工作的就是密偵司,自己砸了不少錢,把來龍去脈查清楚,更從那些財物中,認出了一小部分屬於皇室的收藏。

碎星團可沒能力把黑手伸入皇宮收藏,純粹是李家為了效果,特別動用皇室珍寶來湊數,顯得碎星團確實累積偌多財物,強取豪奪,罪大惡極。

但那批財物中,有沒有自百姓身上掠劫而來的?

………怎麼可能沒有?

身為四大武神之首,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一點,這是無法面對,卻又切實發生的椎心之痛。

打從碎星團草創之初,這個「軍紀嚴明」的組織,就只奉行一條軍規,不遵團長令者,必遭天譴!

這條軍規,敢觸犯的都沒好下場,但那個人似乎壓根沒考慮過「對百姓秋毫無犯」這方面,為了作戰積極性,更鼓勵團員劫掠,累積財富,每次討伐完妖族、獸族,他領著所有人,搜刮光敵方身上每個銅板、每件珍寶,連屍體都剮得零零碎碎,有價值的部分,寸軀不留,讓戰利品豐厚到極點。

自己也曾為此瘋狂,搶在所屬部下的前頭,對妖屍剝皮、剁骨,不亦樂乎,沒怎麼留意到,在所有人狂熱的同時,那個人始終在旁冷靜地看著……

後來,碎星團規模漸大,人數越來越多,妖魔節節敗退,能夠分到的戰利品越來越少,早已被養大的胃口,根本沒有縮回去的可能,當貪慾從敵人不會動的屍骸上滿溢出來,沾染到無力抵抗,形同屍骸的弱者身上,一切就停不住了……

更何況,那個人從來就沒想過要制止這一切……

自己為了要止住這失控的洪流,做了許多的努力,不得不把拳頭轟在部屬身上,殺人威嚇,但面對鋪天蓋地壓來的「大局」,身為第一武神,自己能做的事卻那麼少……

帝國展示的查抄財貨,內容絕對有灌水,但碎星者之中,確實有那麼一部分人,如果查抄了他們的家產,將比帝國堆出來的那座金山,還要高很多!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