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四章 燈下黑的正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四章 燈下黑的正義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錢,並不是唯一的問題,奸淫擄掠,燒殺搶劫,這八件事情總是一起來報到,對於全體團員的行為失控,自己曾非常著急,如火之煎,但在這些問題上,別說那個人總當沒看到,連四大武神之間的意見也不統一。

褒麗妲認為,碎星團目標是救世,團員整天拿命去拚,絕對沒有人是活該拚命,也絕對沒有人是可以在那邊爽快納涼,等待拯救的,既然不願意去和妖魔拚生死,那麼做出一點「奉獻」,也是被拯救者所該付的應有報酬。

尚蓋勇堅信,仗義每多屠狗輩,連那些名門大派,都約束不了所有弟子,各地抗魔勢力都難免用掠劫來調集物資,何苦猛唱高調,自尋煩惱?眼前一切以抗魔為先,後方當以安定為主,什麼事情都別在這節骨眼上鬧。

韋士筆不在前方,沒直接面對,在這類事上大多態度曖昧,避免介入,但當各方面壓力衝突大了,他終於也有了動作,私下找來,委婉地表示「大局」為重,抗魔第一優先,為了戰勝,些許代價可以、也必須容忍,有什麼不妥之處,戰後再一一處理。

自己則是擔憂,碎星團救世的目的,不是為了用一群形同妖魔的人類,來取代妖魔統治,這是該守的基本,不是理想、不是唱高調,假若連身為義軍的這個「義」字基礎都不存,戰後……還有碎星團的立足點嗎?

團員中,為此發生的衝突、紛爭也不少,以武蒼霓為首的一批幹部,堅持要清正團風,安內不成,何以對外征伐?而相對於此,有更多的團員將這看為故作姿態,如果不掠取戰利品,自己拚命戰死了,何以慰妻兒家人?徒留一世清名,狗屁不值!

這個爭執,隨著衝突,迅速惡化,變成陣營之分,世家門閥出身、草根出身,相互看不過眼,火藥味越來越重,幾乎就要爆發內戰,還給妖魔鑽了空子。

鬧到這個程度,自己已不得不退讓,但感覺……非常糟糕,糟糕的感覺,並不光是被迫讓步的屈辱,或是辜負了武蒼霓等人期待的頹喪,真正最難過的一點,卻還是……自己已不知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自己到底……為何而戰?

……這種先見之明,沒甚麼好值得誇耀,因為自己確實不曾想過,事情最後會糟糕成這樣。

封神一戰後,早已對整個團隊失望的武蒼霓等人,憤然與碎星團割袍斷義,而凱旋榮歸,齊赴帝都,預備大享榮華富貴的碎星團,一夜驚變,悲慘覆亡。

這些年來,自己潛伏暗中,藉著獵殺碎星者,掩藏身分的機會,進行清洗,凡是通過自己測試,通過挑選的人,就藉死退向海外,而那些沒能通過,或自己壓根沒給他們機會去測試的,就用他們的人頭,堆積自己獵殺碎星者的功績,完成……自己早在許久之前,就應該要堅持完成的事。

那些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戰鬥,用盡手段所聚斂的財富、物資,最後全都落在自己手上,成為溫家崛起,碎星團再興的資本。

香雪說,自己這樣可說得償所望,既懲戒了叛徒,又行俠仗義,應該大大滿足了,然而,沒有在應該站出來的時候,做應該做的事,這種行為……根本算不上行俠,甚至連亡羊補牢都不是,無非就是黑吃黑而已。

午夜夢回,自己經常夢到往日的同伴,其中也包括這些人……

「為什麼?為什麼殺我們?我們拿的,都是我們應得的1

「不是說好了只要能破城,就隨我們怎麼搶的嗎?」

「別人就可以等著保護,我們就要拿命去拚?不是為了搶錢搶女人,鬼才和你上戰場1

「我們隨時會死,家裡也有父母妻兒,想留點東西給他們,想讓他們活得好一點,難道這也有錯?」即使在夢中,怨魂們也是異常聒噪與憤怒,自己更時時為此驚醒,輾轉難以成眠。

……自己的心,還不夠靜,不夠堅定!

還有人在旁邊窺看,自己不能讓人看出什麼來……

幾下呼吸,將心跳平緩下來,溫去病臉上不曾有分毫變化,聳聳肩,笑道:「確實無從抵賴,那些人侵吞民脂民膏,手上不曉得染了多少無辜百姓的鮮血,死有餘辜,從他們手上搶錢,事後超有滿足感的1

「理解1司馬冰心大聲道:「又行俠仗義,又有錢收,這種事情簡直超爽,下次再干這樣的好事,請千萬叫上我,我也和你一起為民除害!殺盡那些碎星惡賊1

「其實我偶爾也會擔心,不曉得自己這麼做對還是不對……」

「百分之一百是對的,你要堅持相信自己的正確1看溫去病出現動搖,司馬冰心有些焦急,「帝國中,大多是夸夸其談之輩,如你這樣勇於實踐的人,已經太少了,你要堅持下去,我會透過真宗,奏請朝廷,為你表揚正名。」

「但是……我殺了很多人礙…」

「你是為了大義而殺1司馬冰心鼓勵道:「不要有心理負擔,你為民除害,殺得越多,造福越大,為了正義,不得不染黑自己的雙手,我明白你的苦處,將來天下人也會明白的。」

溫去病點頭道:「聽妳這麼說,我心裡好過多了,謝謝,下次我去獵殺碎星賤賊,也通知妳吧。」司馬冰心滿意道:「好,錢我可不要,只要有親手擊殺他們解氣的機會就夠,凡是最危險的任務,全都由我來吧,逼供我也有一手的1

「那成啊,將來抓到人,拷問他們老婆孩子,老爸老媽的時候,就妳上場吧,這工作很危險的,妳願意來,我也鬆口氣了。」

「好,我一定……等一下1司馬冰心眼中有迷惘,也有震驚,「你說什麼?不是拷打碎星賊嗎?怎麼會牽扯到家人的?」

「但很多的碎星賊,都是硬骨頭,打斷幾條鞭子,他們還不鬆口的,你只能拷打他們在乎的人,讓他們聽那些人哀叫說什麼也不知道,他們才會哭著把一切告訴你。」

「這、這也太過分了。」司馬冰心愣道:「那些人裡頭有婦孺老弱,欺負這些人,算不上正人君子1

「那些碎星者之中,還有病有殘咧,也不見妳同情他們,戰爭打了那麼多年,有份在戰場上衝殺的,誰沒病沒痛?誰家沒老沒小,妳關心過嗎?」溫去病一笑,淡淡月光下,整個笑容顯得非常邪異,「我本來也覺得這樣不太好,但謝謝妳鼓勵,現在我明白了,為了正義,我不得不染黑自己雙手,天下人雖然暫時誤解我,但將來有一天,他們會像妳一樣,理解我,尊敬我的,對嗎?」

「不,我覺得這……這事……好像……過火了1司馬冰心支支吾吾,因為前面說得那麼慷慨激昂,現在認輸,自己豈不是糗到不行?可如果要把心一橫,維持立場地誇獎下去,自己又怎麼都誇不出口,甚至,有股怒意油然而生,別說英雄豪傑了,這他媽是人該乾的事嗎?

「妳好像在生氣啊,那不是很奇怪嗎?」溫去病道:「妳不是一向看重立場,多過大道理的嗎?現在我明明和妳是一個陣線的,我就算有什麼小錯誤,看在大家一個陣營的份上,妳也該支持我,而不是扯我後腿啊1

「我……我是……」「這麼容易就動搖了,以後怎麼和我一起去獵殺碎星賊呢?」溫去病搖搖頭,譏嘲笑道:「我本來還很看好妳,很想誇獎妳咧1

這句話拋出,司馬冰心愣了幾秒后,像是一隻炸毛的怒貓,憤然道:「誰要你誇獎?你這種人的看好,我才不稀罕咧1奔騰的熱血,小美女本來還想採取點實際行動,但長年修練冰音咒,到底是有效果的,一句話出口,人也迅速恢復理智,跺了跺腳,轉頭就走了。

溫去病靜靜地看著眼前,那藍光流轉的封印,默不作聲,過了半晌,凄清的月色下,一個白色紗裝的曼妙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

……自己原本以為,她會靜靜離去,沒想到她卻現身出來。

「……謝謝你。」出乎意料的一句話,溫去病不解抬頭。

「謝我什麼?殺了那麼多的碎星者,替妳出氣?聽說,不但妳與他們鬧到翻臉,尊夫樵峰大俠也是死在他們手上。」

「是因他們而死,不能說死在他們手上,他們之中,有幾個人……」武蒼霓斬釘截鐵道:「只要有那幾個人在,我絕不信他們能主動對我夫君下毒手。」

「……哦。」溫去病只能這麼回答,下意識地摸了摸胸口。

……時間還真是個好東西,當年妳聽聞喪訊,氣到在我胸前砍這刀的時候,還真看不出妳有這種想法……

「我是代冰心謝你,這孩子天分絕佳,但這些年所接受的培育,所走的道路,如果我夫君仍在,絕不樂見,我有心勸她,可她絕不會聽,今天你的點撥,或許能讓她明白那些問題,我要代她、代我過世的夫君謝謝你。」武蒼霓道:「相對的,我也有個問題想請教。」

「什麼?」

「你殺人奪物之後,那些人的親屬,你怎麼處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