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五章 逆向思考之王(周一求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五章 逆向思考之王(周一求紅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c_t這個問題,溫去病實在厭惡,過去有許多人問過,每次自己都是一臉獰笑,或是笑得高深莫測,拋一下一句「你說呢?」,然後與會意的對方一起「嘿嘿」壞笑。。更新好快。

眼前,自己應該要繼續這反應,但不知為何,心頭生出了罕見的抗拒,或許是因為……發問的人是武蒼霓,她顯然不會與自己一起嘿嘿笑。

「嘿,這話不是問得好笑?我仇家那麼多,妳猜我把他們都怎麼了?」笑聲中蘊含著一絲殘忍意味,但這卻是首次,自己說了實話,只不過正常人不會聽出來。

武蒼霓一怔,驚訝道:「你把他們都偷偷放了,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向你尋仇?所以你仇家一日多過一日?你瘋了1

瞬間愣住,溫去病愕然抬頭,「武帥,妳腦子裡在想什麼?有正常人是像妳這麼想事的嗎?」……這樣妳也聽得出弦外之音?這『女』人是逆向思考之王嗎?如果所有人都是這樣,自己乾脆直接找密偵司自首算了!

雙方一陣對望,最終是武蒼霓搖了搖頭,「是我『弄』錯了,你不可能會這麼作的……之前,你讓我想起一個人,不過,你們差得很遠,如果是那個人,絕不可能為了黑吃黑而沾沾自喜……你不如他,遠遠不如……」

一句說完,似乎再也難以承受那股失望,武蒼霓轉頭便走,溫去病看著她的背影,冷冷冒出一句,「樵峰大俠是當世名俠,與他相比,恐怕世上沒幾個人能與他並論,遠遠不如,這理所當然吧。」

武蒼霓腳步一停,回頭看向溫去病,眼中沒有怒意,只有深深的失望與悲哀,淡淡道:「我說的不是樵峰,當然,你與樵峰也是不能比……」拋下了話,武蒼霓不回頭地走了出去,溫去病皺著眉頭,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如果她指的不是司馬樵峰,那又會是指誰?

……不太妙啊,自己似乎掉進一個蜘蛛網裡了,再不儘快從這裡掙脫出來,恐怕就要被困死了。

溫去病看著前方的藍光,悄然計算六道鎖印的缺口,情勢對自己越來越不利,恐怕沒有時間再等下去了。

這一夜,各方無話,隔日一早,溫去病睜著滿是血絲的雙眼,仍在盯著沉睡的天神兵,過不多時,來到身邊的,卻是狼王妃米婭。

米婭非常擔憂,雖然大家躲在狼王廟,一時安全無虞,但食物、飲水都是問題,而且一段時間之後,江山社稷圖重新打開通路,外頭的兵馬衝進來,這邊仍是死路一條,死守是完全不可能的。

「溫先生,請問你有什麼出路嗎?」這話問到重點,司馬冰心、武蒼霓也都現身在殿堂一角,要聽溫去病的打算,更相信這個男人絕不會不留後路,貿然入險地。

溫去病抓了抓頭髮,道:「我有一個高等的傳送法寶,只要發動起來,就能把我們傳送出去,到時候……」

「不可能1

「沒有這麼簡單。」

溫去病的話還沒說完,司馬冰心、武蒼霓便雙雙出言打斷,這兩人都見識不凡,曉得傳送陣之類的東西,看似好用,其實受到的限制、干擾,非常嚴重,想一口氣傳送到安全地方,基本不可能。

司馬冰心走過來,搖頭道:「狼族先靈的神力雖然受制,狼王廟的層層封鎖仍在,你怎麼傳送出去?能傳多遠?我們深陷獸族領地內,你怎麼傳都還在這裡,傳送時的靈『波』一被捕捉到,我們才現身就會掉進重圍了。」

溫去病不多解釋,從懷中取出乙木青光旗,米婭瞠目不識,司馬冰心卻一把奪過,來來回回審視數次,這才驚喜道:「乙木青光旗,千里之內,自在傳送,不受大多數的結界干擾,這是好東西啊!你真不愧是道具王1

「溫家主確實準備周詳。」武蒼霓緩步踱來,看了一眼青光旗,確認無誤后,道:「青光旗需要一組對接,才能發動,你把另外一支『插』在哪裡?雲崗關?還是飛雲綠洲?這距離可不近,跨度那麼大,又要突破狼王廟的封禁,真出得去?」如果有那麼容易,早就有人直接傳送炸『葯』過來,炸毀狼王廟了……

「這點……是個比較麻煩的地方。」溫去病尷尬道:「如何突破封禁的技術問題,我有辦法解決,不過,傳送過去的那個地方……」話不好明說,閱歷豐富的武蒼霓卻已明白,「看來是一處不好讓人知道的『私』密所在,傳送時,溫家主該不會希望我們遮眼、捂耳吧?」

司馬冰心一下瞪眼,如此屈辱的要求,她從來就沒遇過,「你是在西北建了什麼秘密基地?還是秘密倉庫的?這麼見不得人?這裡可是我家的地頭礙…算了,事急從權,不管你搞了什麼,都免你無罪吧!我家那邊我會去說,傳送時,要是給你碰壞什麼東西,一律照價賠償好了。」

溫去病哂道:「朱家說這話也就算了,司馬家財政窘迫,大小姐妳『花』錢這麼豪氣,恐怕不好吧?」

司馬冰心怒道:「你這人真不識好歹,我司馬家就算再窮,也不會欠人,這是為了給你保障才校你不需要,那我們強制徵收好了1武蒼霓在旁冷眼看著這一切,腦里忽然冒出一個想法,這男人是南方的鉅賈,在北邊沒什麼根基,要說他事先在西北建了一個秘密基地,官方不知,無神鋪也不知,這絕無可能。

然而,他的崛起,是踩著碎星者的屍骨,接收舊日碎星團的資源起來,如果說,碎星團在西北有什麼秘密倉庫或資源,落在他手裡,這是完全說得過去的。

當初,碎星團的一切庫藏,都是賈伯斯親自規畫,『交』由韋士筆這個大總管來統籌,某些技術『性』的難關,好像還是由某個神秘人物來處理,整體一堆秘密,哪怕是在碎星團中位置不低的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現在……那些資源都落到這男人手上了?

「可以!溫家主如果有什麼顧慮,我可以配合。」武蒼霓淡然道:「如果只是阻絕眼、耳就夠了的話……」溫去病聞言苦笑,這『女』人的見識、想法,都不是年輕一輩可比,一語命中核心問題。

一身修為練到武蒼霓這樣,耳目的用處已非絕對,就是遮住眼睛、封閉聽覺,只靠靈覺感應,她就能感知許多事物,這些手段根本封她不祝

這也是讓溫去病頭痛的地方,原本自己的後路,是留給自己與香雪專用,沒預計會出現閑雜人等的,把這麼多人帶入英靈殿去,米婭、司馬冰心兩個也還罷了,不難哄『弄』,武蒼霓卻是極難騙得過去,必起疑心,後頭怎麼都難以收拾。

幸好,還有幾天時間,能慢慢琢磨一下……

「唉,我們被困在這裡,外頭的戰局不知怎樣了?」司馬冰心氣悶地說著,她隨身有儲物袋這樣的空間法寶,裡頭為了這趟離家行動,帶滿了零食、乾糧、飲水,倒是意外省了溫去病不少麻煩,但說起戰局,小美『女』仍相當憂心。

溫去病道:「如果沒有意外,我們應該已經幫雲崗關一個大忙了,狼王廟是獸族等同『性』命的重地,被我們一群外人闖到裡頭,還把結界陣關上,妳說他們能不能安心坐視?我們一日佔據狼王廟,他們就不可能放心出征。」

「有點道理……」司馬冰心點頭,武蒼霓卻一臉奇怪的表情,介面道:「尋常時候,應該是這樣,但此時此刻,他們知道我被困在這裡頭,難以馳援雲崗關,難道不會趁機行動,一面把我困在這裡,一面發動大軍攻關?」

「妳少臭美了1司馬冰心道:「妳早就棄職……不,妳早就被解職了,哪還需要妳回去?別把自己說得好像少了妳就不行1

話說出口,司馬冰心好像察覺什麼不妥,皺起眉頭,喃喃道:「好像有什麼奇怪雜音……『挺』吵的,你們都沒聽到嗎?」溫去病和武蒼霓對看一眼,眼中均是不解,並沒有聽見什麼,或是感覺到什麼不妥,更何況,狼王廟受神力覆蓋,萬籟俱寂,而外頭又有社稷陣封鎖,什麼外人都進不來,哪來的雜音?

「你們都聾了嗎?」司馬冰心看兩人沒反應,怒得直接跳起,朝外頭衝去,溫去並武蒼霓連忙追趕過去,兩人都想起一事,司馬冰心天生的音感過人,對極微小聲音的感知,也在正常人之上,自己沒聽見的東西,她未必就聽不見。

跟著跑了出去,一到大殿入口,只見司馬冰心愣然止步,殿外大片白『色』光幕瀰漫,遮擋住前方景物,看不真切,江山社稷陣仍在隔絕,溫去病卻瞬間『色』變。

「不對!陣在瓦解1話剛喊出來,一道青『色』邪光,由白『色』光幕中飛飆『射』出,貫穿光幕,直『射』向站在最前頭的司馬冰心,來得太快,她不及反應,武蒼霓站在旁邊,伸手急拉,想把她拉扯過來,卻仍是慢了一步。

時間,彷彿在瞬間停頓,青『色』邪光『射』來,司馬冰心剛剛生出躲避的念頭,臉上也顯『露』驚恐的神『色』,武蒼霓的急拉,明顯已經趕不及……

驀地,一道身影,從司馬冰心的另一側撞來,配合武蒼霓的急拉,及時把她撞離開青『色』邪光範圍,幸運脫險,她臉上的驚恐,化為愕然,正要脫口的尖叫,也成了一個斷字。

「你……」血『花』迸散!一蓬血雨乍然灑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