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六章 大廈將傾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章 大廈將傾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依稀是在眼前,那個帶著濃烈書卷氣,甚至有點書呆傻氣的青年,誠誠懇懇地這樣說著。

「隊長,這次任務,我可能沒命回去,如果我真的回不去了,請你替我照顧蒼霓,她性子倔,連我的話她都基本不聽,更不會接受別人的照顧,唯有你,如果是你的話,她一定不會拒絕。」……但我不想答應,你如果真那麼放不下她的話,平安回來,自己好好去照顧她!

「……還有,不曉得好不好這麼說,但我有一個小妹妹,用我這個做哥哥的眼光來看,真是很可愛很可愛的,如果我有什麼萬一,請隊長你幫忙照顧她……拜託你了,隊長。」……夠了沒有?一個以後又扔一個,我不是專門幫你照顧人的,要不要把你全家都扔來壓死我算了?

「隊長!拜託你了,我祝願你武運昌隆1……到最後,這個男人沒有回來,不是這一次,但碎星團天天刀口舔血,不是這次,遲早也會是下一次,最終,他回不來了,只有他的囑託,言猶在耳,偶然回蕩於耳邊。

「……拜託你了,隊長1……我早就說過了,書呆,自己在乎的人,自己去保護,你他媽的別總是吵我啊!

陡然睜眼,前方青色邪光飆射而來,不是箭矢,似乎是某種獸角,又尖又細,形態如針,而在這一邊,司馬冰心神情駭然,雖然武蒼霓急拉搶救,但彼此都心裡有數,已躲不過這一角的貫穿,除非……

……媽的!

飛身躍上,溫去病狠命一撞,把司馬冰心給撞出去,配合武蒼霓的急拉,司馬冰心成功脫險,但取而代之的,就是破空而來的這支角,直貫溫去病身軀,插穿左肩,將整個身體帶得飛出去,貫釘在後方石牆上。

「嗚1強烈劇痛中,肩頭彷彿火燒一般的灼燙,溫去病可以肯定,這支角帶著某種生物性劇毒,如此厲害的火毒,自己大概可以猜得到,是什麼生物射出這種鬼角來。

還好,是插在自己身上,換了正常的血肉之軀,換了司馬冰心挨上這一下,現在恐怕要命危了。

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自己肩頭上挨的這一下,而是為何會有這下?江山社稷圖,原本已完全封閉,別說沒有人能通過,應該是根本沒人能進入,怎麼有人能攻擊過來?

不過,自己已經看出來,整個江山社稷圖,正在迅速崩解,防護再不存在,而在越來越稀薄的白色光幕之後,大量的野獸氣息,如同燎原野火,迅速蔓延逼近。

「溫家主1

「痴佬溫,你……你不要有事啊1兩個美女分左右趕來,司馬冰心急著要替溫去病拔刺,溫去病的意識已有些模糊,見她這動作,仍低喝道:「別用手碰,有毒1司馬冰心連忙縮手,武蒼霓一抖手,騶牙刀斬落,長刺斷成兩截,溫去病被釋放下來,武蒼霓重指刺在溫去病肩上,指力到處,出血盡封。

「深呼吸,我先替你逼毒!這毒恐怕不簡單,要立刻處理。」武蒼霓看著傷處附近的出血,滿面憂色,出掌要為他逼毒,卻被溫去病阻止,「別、別動……備……備戰!獸王要殺來了!第一陣,只能靠妳來擋住1

江山社稷圖的變化,兩名美人也都感覺到了,武蒼霓知道嚴重,沒多說多問,司馬冰心則追問道:「你不是說,怎樣都能撐上四天?現在第二天還沒過完咧,為什麼會……」

「……錯算了,他們……不是通過,是強行關閉了江山社稷圖,這方法一用,正常情形,社稷圖起碼幾十年沒法重新發動,真狠……而且……」毒力發作,溫去病喉嚨幹得說不出話,心裡則擔憂著最麻煩的那一點。

自己之前的篤定,並非無來由,想從外部強行關閉社稷圖,那不是簡單能做的事,以術力基礎來說,起碼要千人血祭,以此推動,更還要天階術者主持,獸族為了突破進狼王廟,居然做到這種程度了?

「帶他進去!交給妳了1武蒼霓一聲低喝,手握騶牙,鳳眼之中,冷冷煞氣發散,身形一閃,高速沖入僥白色光幕中。

江山社稷圖瓦解,外部的獸兵群起殺入,但在結界將消未消之際,尋常的獸兵還過不來,能強闖過來的,全都是獸王級數,個個鼓盪著地階力量,發出震天獸吼,高速迫近。

武蒼霓的身法也是極快,卻沒有赫赫之威,瞬間隱沒在將散的白色光幕中,短短數秒,白色淡霧中,就傳來一聲憤怒已極的獸吼,半途便轉化為慘嚎,短短數秒內,一名地階的獸王就此殞落。

其餘的眾位獸王,大吃一驚,朝著慘叫聲響處趕來,在霧中與武蒼霓交手,氣勁交擊聲、金屬碰撞聲,在霧中一下急促,一下間斷地響著,每一下對碰,都是力與力的碰撞,鮮血在白霧中噴洒著。

響起的不光只有聲音,氣勁交擊的震波,更往四面八方掃去,震蕩空間,正扶著溫去病往廟中深處趕的米婭、司馬冰心,都暗自心驚。

獸族不同於人族,地階級數的武者沒那麼多,平時更難得碰頭,米婭貴為王妃,這輩子也沒見過多少獸王,司馬冰心見過的更少,此刻感受著背後的風壓,暗自心驚。

「別……別扶我,有事情要妳們幫忙……」溫去病喘著氣,制止兩女把他繼續往裡頭扛,用自己所剩的氣力,作著臨危不亂的囑託。

「……妳……去宮殿西北角,我在那邊,準備了一個法陣,妳……把同樣的法陣,在東南、東北、西南,各複製一個,快!性命攸關1著實慶幸的一點,在這裡的人有司馬冰心,她出身道門,對各類術數略有涉獵,自己交付的工作,唯有她才能完成,同樣工作扔給武蒼霓去做,自己就能準備自殺了。

司馬冰心匆匆應命而去,米婭扶著溫去病進入最後殿堂,重新又回到天神兵之前。

看著沉睡中的天神兵,溫去病心中暗嘆,真是太輕忽大意,明明身處險地,居然還天真到以為還有數日能慢慢思考,自己的這輩子,向來沒什麼機會得到充裕時間的……

天幸在這裡的戰友是武蒼霓,她不但武功高絕,地階之內,已是少有人及,更重要的是能打,即使對上實力相若的敵人,也能善用天時地利,以種種戰術、策略,力爭上風,甚至以一打多,不在話下。

當別人以為,憑著數目優勢,就能強行將她壓倒,結果可能被她直接反殺,這種事情,百族大戰時已出現過多次,碎星團主要幹部都有這種能耐。

有武蒼霓在外把關,別說五六個獸王,就算十個八個,她若意在拖延,也能拖上一時半刻,甚至趁機幹掉幾個,而一群地階武者的混戰,排場大、牽連廣,那些小兵絕對闖不過來。

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沒有武蒼霓在,敵人兵鋒將勢如潮水般湧來,己方連反應時間也沒有,勢將一敗塗地,然而,情勢發展至此,一切並不樂觀。

首先,江山社稷圖被關閉,外頭的氣息隱約傳過來,自己依稀可以感受,那濃得化不開的血怨之氣,正不住濤涌而來。

在己方被封閉於此的時間,獸族施行了血祭,犧牲者為數逾千,甚至數千,這絕對是很大規模的血祭,平常時候,自己肯定想不出,獸族如何湊到這樣的犧牲品。

但現在就不是問題了,托爾斯基與無神鋪若暗中聯手,直接買賣人口過來,可以弄到大批奴隸,再加上安德烈垮台,托爾斯基將與安德烈親善的那些獸人,全部推去血祭,大量祭品一次搞定,而自己才不相信,他們滿足血祭條件后,會簡單隻關閉江山社稷圖就算了。

數千人規模的大血祭,等同一個超大的魔力池,配合天階術者,可以干出很多平時想像不到的事,尤其是在大範圍、集體施放的術式上。

……他們……肯定趁機攻城拔關去了!

西北戰事終於正式爆發,雲崗關血戰進行,己方再沒有時間繼續閑耗著,但不得不說,己方几人搶佔狼王廟的事,還是起到作用,光是牽制住部分獸王在這,就讓雲崗關減少了相當壓力。

說到底,武蒼霓這三字太具引誘力,她不但武功高絕,更能振臂一呼,激起雲崗關乃至西北的軍魂、民氣,是非除不可的人物,獸族縱使攻城,也要分出部分人力物力,把她先解決掉,以絕後患。

而武蒼霓目前的狀況,絕對不妙,她雖然強,身上卻帶著傷,托爾斯基造成的傷害,這麼短的時間內絕難痊癒,獸王那邊不但人多,也尚未爆發變身,如果集體爆發了,她更難支撐,最重要的……

敵人那邊,可能有天階獸尊!

假若施法的那位獸尊,沒有隨軍攻打雲崗關,而是留在這邊,冷眼待機,那武蒼霓的處境就非常危險了,而能夠助她一臂之力的人,只有自己!

「扶我起來,我……我要解除六道鎖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