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八章 當時冷月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八章 當時冷月在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論見識、軍略,武蒼霓絕不在溫去病之下,溫去病所看出的東西,她基本也看得出來,當感應到外頭越來越明顯的濃烈血煞,確認獸族進行過血祭,她很快聯想到,獸族必然出兵了。

……打就打吧,雲崗關多年經營,又有金剛寺奧援,諸般布置,可不是那麼簡單能夠打下的。

……以百族大戰時的神魔為假想敵,雲崗關的防禦,不是隨便來幾個天階,上一群地階,就那麼容易可以打破的,自己多年苦功,豈同泛泛?

……過往與獸族的大小戰,都證明了這一點,大多數時候,獸族甚至還沒碰到雲崗關,就被掃回老家去了,能打到雲崗關下的幾回,則讓獸族付出了更慘重的傷亡,狠狠踢在鐵板上,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敢離職他去,執行更長線的計畫。

……但為何自己心頭,仍有一絲憂慮,縈繞不去?

武蒼霓心念閃動,騶牙刀平平揮出,彎折輕薄的奇形刀刃,能削鐵如泥,斬石如切豆腐,但加持「不殺之戒」后,威能轉化,揮出的刀,如同獨腳銅人、狼牙棒之類的重兵器,在自己手裡,更如攻城的戰槌。

「賤婦!別人怕妳,我可不怕1一道魁梧身影,張開雙爪衝來,勢若摧山,殺意如熾,「我乃虎族逐日王!且看誰才是虎中……」騶牙橫掃,仁刀無匹,穿過虎王的攻勢,閃電般斬中他頸項,彷彿戰槌砸落,將白額虎王打落地上。

「……逐日妖王我也斬過,你這獸王又算甚麼?」武蒼霓身形閃動,本就位移快速的躡影形絕,揉合無神鋪的詭秘步法后,益發神出鬼沒,斬落虎王之後,看也不看,騶牙刀往後如扇揮展,將一雙來襲的熊爪擋住,跟著便一掌拍過去。

虎錄七神絕.紫度雷絕!

一記神掌,直逼千斤體重的熊王,被震飛倒退,渾身電流繚繞,冒起了青煙,若是人族的地階,挨上這一掌,不死也去掉半條命,但這名熊王連退數步后,便即站定,怒吼一聲,又撲了上來,防禦力之強,令人身武者瞠乎其後。

如此鋼軀,並不是這名熊王所獨有,在場的其餘獸王,也都有相若,甚至更強與此的抗擊力。

獸族、妖族的修練之路,與人族不同,邁入地階后,不凝結法相,而是追求肉身的極度強大,提前修出法身,走肉身成聖的路子,在肉身攻擊力、抗擊力方面,無須爆發,就強過人類不是一點半點,大佔便宜。

若只是單對二、三,武蒼霓早已斬殺獸王,但五六名獸王聯手圍攻,甫才得手一招,馬上就有其他殺著攻至,不得不出手拆解,纏鬥上一段時間后,早先的傷口隱隱作痛,氣血翻湧不休,卻未能對獸王們造成太大傷害。

但獸王們也個個顏面無光,長年為敵,他們素知武蒼霓之能,這回聯手為戰,以眾凌寡,想將她一舉打殘、殺斃,自認勝券在握,哪知這女人影如鬼魅變形,這邊的攻擊,她每每在間不容髮之際閃開,一下飄在左,一下飄在後,捉摸不定的刀,總從難以防禦的位置攻來,力道還重得嚇死人,連素以力量為優勢的獸族,都討不到絲毫便宜。

以眾敵一,對方是女子力弱之身,卻猶自占不到上風,這對雄性為尊的獸族,是**裸地打臉,顏面無光,更何況,對方法相未現,純憑體術與刀技,就把他們壓在下風,傳揚出去,後頭怎麼有臉身居高位?

開戰至今,他們都沒有使用「爆發」,因為這個血脈異能的發動,是以傷損肉體作為代價,每用一次,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消耗掉的氣血,永遠也無法回復。

獸族的修練,走肉身成聖的路子,爆發的次數越多,肉體傷損越重,後頭不但實力停滯不前,早病多殘,嚴重的甚至壯年暴斃,名符其實是拿命去換力量。

能修成獸王,都是萬中選一的資質,更不欠努力,誰都想更進一步,還要長命永霸,沒到不得已,誰都不願自斷後路……

「顧不得了!就是賠上往後,也要幹掉這賤婦1一名犀角獸王怒吼提勁,發動血脈異能,周身幻彩流光,氣勁往四面衝擊,白色霧幕吹散,地面翻掀炸裂,氣勢無雙。

其餘獸王見狀,也不再保留,紛紛催動血脈異能,集體爆發,本已碩大的獸軀,血肉激變,體型足足大了兩三倍,周身鼓盪的氣勁,更撼動大地,如同擂鼓,周遭數百米地面,都在劇烈晃動。

地階力量,經爆發鼓催,陡然提升到地階中、末段,一股沒法形容的單純暴力。

相若的五股力量同時擊出,如同五道不可摧的堅牆,向內推擠,一直憑著詭秘身法瞬動游擊的武蒼霓,終於被逼出,在白霧中顯現身形,更受這暴力所激,一縷鮮血出現在嘴角。

獸王們聯手催勁,要再發一擊,卻同時臉色劇變,身上的某處,血肉痙攣,扭曲成一團,而後,爆炸開來,猛烈電流,由傷處直透血肉,貫入經脈。

先前的混戰,武蒼霓的騶牙刀,殺傷威力不強,倒是紫度神掌的電勁,著實不好招架,電得周身發麻,但誰也沒料到,在電流的表象之下,紫電悄然凝結的「雷丹」,植入血肉,一待血肉激變,吸收到足夠的能量,雷丹立即引爆!

「唔1「哼1這等若是以獸王們爆發的力量,猛力回擊一記,又是從內部爆發,什麼剛勁都承受不起,五名獸王之中,有四名都給炸得不輕,踉蹌跪地,就只有一名通體生著青刺,形如刺蝟的獸王,仗著渾身尖刺,先前武蒼霓未有近身,沒挨著紫度神掌,此刻不受影響,連忙衝上前去,想要牽制強敵,爭取時間。

卻不料,他才剛要動,武蒼霓就朝著他直飆過來,不顧已被觸發的內傷,無視其他更好的對手,身形一閃,分光幻化,如影似夢,再一清晰,竟已來到自己身後。

……豈有此理?當我是好欺負的嗎?

毒蝟獸王怒從心起,滿身毒刺突起,根根閃著青光,光接觸到地面,立刻將地面腐蝕掉,他確認了敵人的位置,飛身倒撞,更有部分尖刺先飛射出去,強逾勁弩,含帶破岳碎嶺的大力,甫一射出,勁風便將大氣撕裂,附近地面被瘋狂破壞。

武蒼霓看見眼前數百根毒刺,密集射來,後頭更有一名獸王的鼓勁衝撞,將自己的退路完全封死,欲避無從。

……但我何曾想過要躲?

……如要逃避,我打一開始就不會在這位子上!

沉靜如水的氣息,瞬間變得剛猛熾烈,一道金色強光,自紗裳麗人身上綻放,如花嬌軀,似若披上一套金色甲胄。

虎錄七神絕.金甲禁絕!

千刀萬劍,我令禁絕,俱不能傷!

七絕貫通之下,金甲禁絕發動,不只是如披金甲,刀劍不傷,更爆發出一股大力,武蒼霓的速度爆炸性提升,悍然撞向數百毒刺,兩邊互撼,毒刺不住撞得筋骨劇痛,全沒有一根能夠破皮、入肉,全給金身氣甲彈開,她本人直撞向毒蝟獸王。

驚覺敵人悍勇無匹,竟頂著毒刺雨,正面衝來,毒蝟獸王驚出一身冷汗,腦中卻生出一個奇怪的疑問:這賤婦手中有刀,為何不出刀格擋,要以身硬挺?她留著刀不出,是因為要掩飾什麼?還是有什麼目的?

念頭橫過,乍見………冷月一閃!

自始至終,除了手中騶牙,武蒼霓還有一柄得自無神鋪,懸挂在腰間的彎刀寶兵「冷月」,刀芒乍現,清冷月虹橫過,一道血色噴撒,染入周圍漸散的白霧,綻開一片艷紅。

鋼鐵般的身軀、爆發強化后的堅體,赫然擋不下這月虹般的一刀!

被分劈開兩半的獸王殘屍,墜落兩旁,武蒼霓閃電伸手,在屍骸墜地前,抓住了其中一顆飄浮起來,青光閃爍的圓珠,那是獸王元丹,有了此物,就能解開刺上的劇毒……

……追擊、殺敵,遠沒有救護同伴重要,自己營造種種形勢,迫開所有獸王,就是為了斬殺此獠奪丹,不讓他有機會自爆毀丹,不讓其他獸王插手阻攔。

……貪狼之心的貫體一擊,傷害極大,強壓下去的傷勢,經過高強度的戰鬥,已到了崩潰邊緣,不過,總算成功搶到獸丹,能夠救人了。

……打那一日之後,自己就不願再看見任何同伴倒在面前,這是一生一世的椎心之痛!

緊握獸丹,武蒼霓胸中氣血翻湧,眼前陡然一黑,腳下踉蹌,就聽見附近齊聲獸吼,如雷轟炸,不只四名獸王,後頭還有數千獸軍精銳,也終於趕至了。

「一起上!今天絕對要殺掉這賤婦1吼聲震動,狼王廟中,溫去病心頭一震,莫名的悸動,讓他停止飛快動作的手,朝外望了一眼,跟著,劇烈暈眩,一口鮮血噴洒在尚未完全開啟的封印上,人往後倒下。

「老溫1冰白色的身影飆至,將人撐住,司馬冰心情急之色,溢於言表。

「你別死啊!這裡沒你不行的1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碎星物語》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